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武侠 → 教主属下无能小说九三宿诸

教主属下无能小说九三宿诸

安乡 著

连载中免费

《教主,属下无能》是作者安乡所创作的一本架空古代武侠纯爱小说,主角是九三和宿诸。九三的命是教主给的,所以九三这辈子最喜欢的人是教主,最信任的人也是教主,这次要不是九三的失误,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篓子,能被教主亲自责罚,九三没有怨言。

2.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31

在线阅读

《教主,属下无能》是作者安乡所创作的一本架空古代武侠纯爱小说,主角是九三和宿诸。九三的命是教主给的,所以九三这辈子最喜欢的人是教主,最信任的人也是教主,这次要不是九三的失误,也不会出现这么大的篓子,能被教主亲自责罚,九三没有怨言。

免费阅读

  空气中散发出浓郁的血腥味,整个房间似乎都浸泡在了暗红的血水中。

  一个身影略有些踉跄着翻身轻轻跃进了房间,恭敬地对着对窗而立的男人道:

  “教主…属下前来复命。”

  “十鞭。”

  “……是。”

  “唔……”

  九三完全没想到这次会是教主亲自惩罚他,直到男人手握住狰狞的长鞭看似漫不经心地一鞭甩在他身上。

  一向依靠施刑人内里高深而决定鞭打程度的疼痛几乎深入骨髓。

  九三这次任务不利,漏走了一个重伤的叛徒幸亏其他人及时抹杀,否则等待自己的不会只是几鞭而已。

  两鞭下来就体力不支的险些软在地上,

  果然教主亲自惩罚就是…这样可怕……

  “怎么?两鞭就不行了?”

  宿诸冷眼瞧着身下跪着的人儿浑身颤抖着再度勉强跪起,他自是知道他伤的有多重,若十鞭下来还真的不一定能撑住。

  “属下…可以……”

  “那就受着。”仍是那般清冷的声音。

  “是…呜!”

  似乎是要尽快结束似的,宿诸不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一鞭接一鞭毫不停歇地狠狠抽打在已经疼得抽搐的肩背上……

  果然,第七鞭时他终于还是意识涣散着晕了过去。

  宿诸放下鞭子,心情极好地抱起了倒在地上的伤痕累累的九三——虽然人儿痛得狠了些,回去后还是要上药免得留疤。

  一身黑衣面目俊美的青年突然低头蜻蜓点水吻上了九三坚挺的鼻梁,声音极尽柔和:

  “乖,不让你受些伤怎么能抓住你呢?”

  那一句叹息随着修长的手指撩开他汗湿的额发,转眼便消散在带着凉意的夜风中。

  “跟我走。”

  梦里下着鹅毛大雪的街道上立着一个身穿白袍的少年。

  他在说话,清冷的声音,却语气温柔。

  九三一时忘记这一切只是一个梦,直到看见自己踉跄着被少年抓住手拉起来。

  他低头问他:“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我叫九三…我……我十岁”

  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呢?

  想今天的这场雪下的可真美,纷纷扬扬地要把一切丑恶都埋葬。

  想面前的这个少年很好看,微弱而惨白的阳光照在他背后竟像白晕。

  那是他第一次回家,

  跟一个黑发上沾了落雪的俊美少年,

  回一个可以称作家的地方。

  -----

  梦境就在他起身的那一刻猛地虚幻。

  视线所及之处一片血肉模糊,玉砖已经被血液浸染成黑红色。

  永行台吗?

  决定排名与生死机会的厮杀。

  他在那一批杀手中脱颖而出,当他伤痕累累地站在死尸中央的时候,他看见了那个人。

  带自己来到这里,又将自己扔下的人。

  ……十年没有再见过他。

  双手已经染血,

  他坐在那样高而洁白的位置上以俯视众生的姿态静静与自己对视。

  有一滴液体顺着眼角一路流下沾染了血水,落在衣襟上时他低头看着——注定了永远永远都不可能再配的上他。

  -----

  肩背上突然一阵剧痛——反射性地强迫自己睁开眼反手就是一掌——直到被中途截住。

  “教主!”

  自己的里衣已经被解下褪到了肩胛骨处,一只微凉的手在往见血的鞭痕上涂抹什么东西。

  “教主,属下自己来就好。”

  愣了一秒后迅速转过身低头:暗卫绝不能轻易逾矩,这类涂药的小事怎么可能让教主亲自为自己抹。

  宿诸没表现出什么:

  “那我先走了,这个月就暂时住在这。”

  说着也真的就站起身,走时还留下了一句冷淡的话:“剩下的三鞭下个月找我来领完。”

  “是,教主。”

  走了吗?

  自己为什么要有期待和喜悦呢,明知道教主和自己是云泥之别。

  大概十二说得对,暗卫不需要有心。

  或许曾经也是有的,

  当手中握着的利刃一个又一个利落杀死无数生命时,心也迷失在了血肉飞溅中。

  那些残忍可怖的东西会把纯洁美好的东西侵蚀。

  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这种名为心痛的感觉。

  “听说是你亲自下的手?”

  男子习惯性露出一个足以魅惑人心的微笑,手指不自觉的缠绕上自己的银发。

  “对。”

  宿诸紧紧注视着远处那个正在厮杀的身影利落地一个转身刺入背后黑衣人的胸膛,又反手抽出黑红色的剑割断另一个人的脖颈,

  清晰地看到血液汇聚成滴状欲要落在地面上时又随着极快的动作迅速和更多的血液融合。

  极快也极狠,已经足够做自己的贴身暗卫。

  “你也真是下的去手。怎么,不心疼?”吐息间杀戮结束,九三猛地跪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右手紧紧捂住挣裂开来的伤口——这次任务并不难,可他……力不从心。

  “心疼。”

  -----

  九三拖着虚弱的身体回到院中时,一个暗卫正站在院门口:“教主命你过去一趟。”

  教主吗……

  “好。”

  尽管已经疲惫不堪,但他还是跟着暗卫进了教主宫室中的浴池。

  “教主,九三到了。”

  “下去。”

  “是,教主。”

  那人俯首退了出去,隔着一池氤氲的雾气,宿诸的声音甚至染上了几分虚幻甚是好听。

  “教主。”

  他习惯性地单膝跪地。

  “起来,过来。”

  “是,教主。”

  “帮我脱衣。”

  “教主…这些事属下……”无权做。

  “怎么。”

  九三敏感的察觉到了男人的不悦,又赶紧改了口:“是,教主。”

  他走进里间,手微微发着抖解开了宿诸腰间的系带——握刀时无比干脆的双手却连一件衣服都脱不了,眼睑轻轻颤动着。

  宿诸低头看了看人儿慌张无措的样子,难得弯了弯眼角抓住他的手:“衣服不会脱?”

  九三的耳尖已经可爱地红透了,像一个小孩般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是张了张嘴又赶紧低头:“属下会。”

  待到衣衫终于彻底脱完,他额头上已因为紧张而出了薄薄的一层汗,头也不敢抬地想要退下——“去哪。”

  “属下在外面候着。”

  “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

  “……”

  “教主……”

  宿诸平日冷漠的双眼充满了笑意:“和我一起,你身上全是血。”

  怎么能,会玷污了教主的身体吧…自己这么肮脏……

  宿诸就这么赤裸着走近他利索地撕烂已经被浸湿的黑衣,连带着将里衣也扒掉。

  九三常年进行训练的精瘦身体白皙但免不了有好几道陈年旧疤毁了美感,宿诸却并不觉得有什么,手指贪恋着故意摩挲了几下他腰间的敏感处才俯下身吐着热气低声道:“进去。”

  胸前两颗可爱的小红珠和伏在双腿的毛发间沉睡的事物看得宿诸眼神一暗,指甲深深掐住皮肉才阻止了欲望的蔓延

  ——现在还不行,太早了,要慢慢来。不然会吓着他。

  “是。”

  九三僵硬着身体缓缓踏入温水里,身上的血液混入水中显现出红丝,又顷刻便被流动的泉水带走。

  好舒服……

  微微眯了眯眼倚靠在池壁上休息,一时间忘记了身边的教主大人——直到他被一双有力的手搂进怀里。

  “教主。”

  两具身体在水下紧紧贴住,宿诸却仿佛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妥似的手掌搭在他的小腹上,温热的内力在自己的丹田内游走整理紊乱的内息。

  一声暗含了蛊惑与情欲的声音响在耳边,莫名令人心安:

  “别动,我帮你疗伤。”

  “累吗?睡吧。”

  睡吧……

  很……累啊。

  他突然有些委屈地抓紧了小腹上的手,像一个没有安全感而需要他人安慰的孩子。

  他双腿无力起来,真的闭上了双眼沉浸在温柔的语气中慢慢睡过去。

  宿诸在他滑下的那一瞬间及时抱住了他:“我的九儿好乖……”

  ——美丽的猎豹进入了狡猾的猎人的猎网。

  ——他等着他长大,再将他的心彻彻底底困在自己的怀中。

  九三成为教主贴身暗卫的事,还是没能瞒住十二。

  初晨春光尚好,

  一根银针撕裂空气直直从九三面前飞过,入木三分的将雕花木栏穿了一个微不可查的小孔。

  面无表情地继续穿上衣服,才转过身对上十二那一张笑眯眯却又眼神冰冷的脸:“九小三~”

  “你要问的是真的。”

  “九小三你就这样抛下我不管了!”十二继续走近了他几步,三根细长的针尖抵在他的脸颊下方威胁性的抚了抚。

  ——他要是当了贴身暗卫,以后谁还和自己一起住一个房间?分到的肯定又会是刚训练完成的菜鸡——这些人睡觉打呼磨牙梦游、脚臭的要死、整日冷着一张脸,自己还怎么活下去!

  “我是来挽回你的。”

  银针又加重了几分力道挪到九三的脖颈处。

  “这样挽回的么。”

  一双冷淡的眼里难得染了一些好看的笑意,九三微微挑了眉侧着头又道:“你可以住过来啊。”

  “九小三~~~”果断拔剑。

  -----

  于是十二光荣的被扔出了他的院子。

  在众卫睽睽之下。

  对于平日里只能整日冷脸朝天的闷骚们来说,好歹还算有一些东西可以聊以打发自己值班的无聊时间。不到一个时辰,便出现了如下对话——

  “九三和十二又怎么了?”

  “相爱相杀。”

  “相爱你的头!受死吧!”十二杀气腾腾的向那个蹲在屋顶上的两个暗卫冲去……

  -----

  “教主,九三到了。”

  “更衣。”

  “教主,属下真的不…”

  “不服从命令,下个月的惩罚加到五鞭。”

  “是,教主”

  宿诸明显不满地微微眯起眼,语气细听的话还有几分愤怒。

  ---那是经过训练后每个暗卫都具备的完全的服从,可他要的不是这个,从来都不是。他只想要他的爱,光明正大的爱。

  宿诸拧住眉克制住了自己要将他一下子扯进怀中的冲动,现在还不行——他太没有安全感、太患得患失。

  ---不能急。

  “过来,吃饭。”

  “是。”端正地坐在凳子上垂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暗卫从来都没有直视主子的资格。

  “抬头。”男人再次强硬地命令他。

  “是。”

  “下个月再加两鞭。”

  “是,教主。”

  “教主,属下吃饱了,先退下了。”

  “坐在那不许动。”

  “是,教主。”

  “不行,坐过来一点。”

  “是,教主。”

  “再加一鞭。”

  “是,教主。”

  “……”

  -----

  一顿饭吃的宿诸极其窝火,极其生气,可他什么都不能显露出来。很明显人儿没有察觉到他发怒,就算察觉到了也只是觉得莫名其妙。

  直到九三正要退下,教主大人才终于将筷子掰断,

  一声压抑了许久都没问出口的话终于说出来——

  “你很喜欢十二吗。”

  “教主…?”

  什么意思?十二怎么了吗?

  “你喜欢他吗。”

  “我们是朋友 ”九三不知怎的抬起头直视着宿诸墨绿的双眸认真的回答他。

  “明天和我一起出一个任务。下去。”

  ——不是吗?这么说十二和三儿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那就好……

  三儿……不要逃啊,既然你不是,那你就是我的。

  “是。”

  ——自己可以把这扭曲为…教主吃醋了吗?

  就算不可能,可是还是…很开心的呢。

  -----

  “开心了?”一身骚气的红衣男子坐在窗前。

  明显心情不错的某人:“恩。”

  “行,那那个人。”

  “你自己看着办,我不插手。”

  “好。”男子嫣然一笑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祝你成功,祝我成功。”

  ——唔,既然宿诸这件事进行的还不错。那自己家的小狐狸是不是也应该…抓紧一下?

  一想到平日妖孽又狠辣的那个人被自己压在身下哭着喊着求饶的场景,就险些下腹一热。只是他的敏感地区是哪呢?

  脖子吗,锁骨吗,还是那最可爱的喉结?

  “阿十~起来了。”

  十二皱了皱眉翻了个身,顺脚向那个吵醒他的人一脚踢过去——意料之中的没有踢中,倒是脚踝给人给握住了摩挲脚心。

  “放开……”有气无力的声音略显沙哑,他的身体明显地颤了颤,不轻不重的瘙痒拿捏得他甩着脚想把脚挪开。

  “阿十要是不起来,我就不放开哦。”

  就算自己闭着眼睛也几乎可以想到那个男人脸上露出了怎样的笑容——昨晚自己在他怀里毫无防备地睡了过去,以至于如今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

  除了日异教,只怕他不放心把自己困在其他地方。

  若拼尽全力也不一定能逃的出去……

  江子城似乎知道他现在正在想什么似的,扳过他的下巴,热气吐在十二的唇边:“不要逃,你逃不出去的。”

  “是吗?”银针已经刺进江子城颈边脆弱的肌肤,血丝顺着针尖渗了出来,他却毫不在意的愈加用力往那边靠——“你若愿意,可以杀死我。”

  十二此时却有些慌了,平素杀人不眨眼的残忍已经不复存在,拿着银针的手细微颤抖了一下又归于平静“你想激怒我。”

  “是吗?我愿意死在阿十手上呢~只要阿十愿意的话~”

  “你知道我不会杀你。”

  若杀了他,自己恐怕会更加危险,整个日异教内所有暗卫必倾巢出动,到时候自己讨不到半分好处。

  为自己寻找了一个动摇的理由后,他的呼吸平稳了许多,淡淡地收回银针扭过头没再说话。

  小狐狸心软了吗,江子城捕捉到了那一瞬间他眼中隐隐的顾虑和挣扎。

  单是这样看着他就感觉自己要硬了。

  既然现在他完全被自己控制,那么总是要尝到一些好处才算值得。

  “阿十~我可不可以和你做~”捏出害羞的腔调压制住十二的身体,手不老实地伸进他衣服的下摆——“滚!不行!”

  他用了全部的力气推开他下床,一个踉跄之后腰被扣住又按回到了床上。

  “啊**!”里衣被掀开之后直接抓住了因为凉意而颤抖的欲-望——他怎么能…这样!

  “**!不要动我!”十二是彻底不能保持镇静了,上一次做时身下的惨痛让他心有余悸,而且他压根不想和江子城再来一次。

  白皙却布满刀疤的身体在江子城的轻抚下剧烈地颤抖着,不知是因为羞耻还是敏感。

  十二如同一个待主人拆开的美味礼物,单是看到这样的诱人外表就让江子城险些把持不住直接进入他的身体。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