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历史 → 雷霆战将张云龙高伟光赖雨濛小说

雷霆战将张云龙高伟光赖雨濛小说

张云龙高伟光 著

完本免费

雷霆战将电视剧原著小说,雷霆战将全集在线观看,雷霆战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电视剧《雷霆战将》是由张云龙、高伟光和赖雨濛领衔主演的一部年代战争剧,该剧改编自都梁的热门小说《亮剑》,即将在芒果TV播出,书中主角是王云山、郭勋魁和韩岩。讲述了他和朝夕相处的战友们一起热血奋战,阻挡敌人前进和侵略的步伐,并成功的切断了邪恶武装力量的援助。最后王云山在淮海战场策反郭勋魁,并在郭勋魁的帮助下带兵解放四川。

20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19

在线阅读

雷霆战将电视剧原著小说,雷霆战将全集在线观看,雷霆战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电视剧《雷霆战将》是由张云龙、高伟光和赖雨濛领衔主演的一部年代战争剧,该剧改编自都梁的热门小说《亮剑》,即将在芒果TV播出,书中主角是王云山、郭勋魁和韩岩。讲述了他和朝夕相处的战友们一起热血奋战,阻挡敌人前进和侵略的步伐,并成功的切断了邪恶武装力量的援助。最后王云山在淮海战场策反郭勋魁,并在郭勋魁的帮助下带兵解放四川。

免费阅读

  王云山醒来后一吸气,肋骨就疼得受不了,凭经验判断,是左胸第五、第六两根肋骨被打断了,他想起在淮海战役那次负伤时,这两根肋骨曾被弹片打断过,是旧伤了,这次不知是从旧茬上断的还是新处断的。他觉得头晕得很厉害,这是一个战士揪着他的头发把他的头向水泥地连连撞击造成的脑震荡。这些狗娘养的,下手够狠的,他不恨这些无知的战士,他们从入伍第一天开始就受这种教育,“对同志要像春天一样温暖,对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扪心自问,他王云山也没少这样教育战士,想到这里,他禁不住苦笑起来。他思索的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些无知的战士用对付敌人的手段毒打了他,这不难理解。问题是,究竟是什么人教会了他们去虐待别人,去侮辱别人?难道是敌人就可以去虐待、可以侮辱人格吗?他为此感到震惊,同时也感到愧疚。

  他想起二十多年前他枪毙了受伤的日军俘虏,政委赵刚得知后大发雷霆,他从没见过平时温文尔雅的赵刚发过这么大的火。赵刚吼道:“咱们是人,是正规军的军人,不是野兽,不是土匪,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放下武器,我们就应该以人道的方式去对待他们,你这样做,和日本鬼子有什么区别……”

  事后,赵刚找他谈心,说过几句话,使王云山铭心刻骨,至今不能忘怀。赵刚说:“每个正常人身上都同时存在着人性和,或者也可以称为善良和邪恶,如果不善于调整自己,随时加强自我修养,那么的、邪恶的东西随时都会抬头。”

  王云山懊悔地想:要是时光能倒流,他一定会拜赵刚为师,好好学学做人的道理。那时他对文化人有种莫名其妙的反感,经常以大老粗为荣,现在想起来真有些可笑。多少年过去了,赵刚的智慧、宽容、深沉和人格的魅力仍使他感到神往……

  马天生和黄特派员研究王云山的问题,他们一致认为,王云山这个家伙已经是不可救药了,他是那种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的人,对他的问题,从正面突破似乎是不可能了。此时需要的是迂回进攻,从他身边的工作人员身上打开缺口。他的警卫员是没什么希望了,这个吴永生是个从农村入伍的士兵,脑袋像榆木疙瘩,除了他的老首长,他谁也不认,你和他讲革命道理讲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等于是对牛弹琴。这种人属于王云山的死党,没什么挽救的必要了。王云山的司机老常,马天生认为这是个老滑头,他总拿自己没文化说事,装傻充愣,一问三不知,你给他做工作,指出王云山的罪行的严重性,老常作出一副不懂的样子,傻乎乎地问马天生:“政委,我咋听说李军长是台湾派来的特务?这就是你们当领导的不对了,咋让台湾特务当了军长呢?咱共产党挺机灵的,咋让台湾特务给蒙啦?”马天生一怒之下把他轰走。

  马天生也找了一些师团级干部和司令部的几个参谋,向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他们能配合专案组,揭发王云山的罪行。但这些军官的回答都差不多:军长的职务是中央军委任命的,谁当军长他们就听谁的,这也是组织上的一贯要求。换句话说,就算刘少奇来当军长,他们照样也得服从命令,因为除了伟大领袖毛**,谁能有这本事识破刘少奇的反动嘴脸呢?对于这些王云山的死党,马天生一时还没什么办法。

  看来王云山身边的工作人员中,只有郑波是个突破口,他是大学毕业分配到部队工作的,这种书生气十足的军人往往比较软弱、胆小。前些日子听说郑波执行命令不坚决,被王云山撤职,现在正在干部部等待重新分配工作。马天生认为,在准备召开的对王云山的批斗大会上,除了造反派们的血泪控诉外,还应该有王云山身边工作人员的反戈一击,这才有说服力和教育意义,用这个事实教育群众,只要是对毛**的革命路线采取对抗态度,哪怕你功劳再大,职务再高,也会众叛亲离。当年张国焘的职务够高的了,他叛逃时警卫员都拒绝跟他走,这些例子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马天生认为郑秘书有文化,熟读中**史,这种人对党内的政治斗争是很熟悉的,此时王云山在政治上已经彻底垮台,一个有头脑的人是不会甘心为王云山殉葬的,响鼓不用重槌敲,此间道理应该是一点就透。

  郑波进门来,规规矩矩行了军礼,然后拘谨地坐下等待训示。马天生温和地说:“小郑呀,不要拘束嘛,随便点儿,我来了这么多日子,还没找你谈过心呢。听说你前段时间表现不错,拒绝执行反革命分子王云山的命令而遭到了迫害。你做得对,有觉悟,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很有前途的好干部。我看你的分配问题就这样定下来,去海防团当政委怎么样?职务升一级,正团级,对你这样的好干部,党是不会忘记的。”

  郑波有些诚惶诚恐,他手足无措地站起来感激地说:“感谢首长们的信任,我的能力低,思想改造得不彻底,只怕是辜负了组织上的信任。”

  马天生大度地挥挥手说:“组织上信任你,你大胆地干就是,出了什么问题还有我嘛。我今天找你来,是想和你谈谈王云山的问题,你在他身边工作的时间不短了,应该是了解他的,对他的反革命言行是不是早有察觉呢?”

  郑波知道这个问题是早晚要提出来的,虽然当他听到王云山被捕的消息时,曾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感到庆幸,同时他也感激老首长对自己的保护。他承认自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但他绝不想做个落井下石的小人,若是这样,他的良心永远不会安宁,这和他做人的准则相违背,这些念头已经折磨他很久了。他只好顾左右而言他:“马政委,您知道,我只是个小小的秘书,只做我分内的工作,比如说,抄抄写写之类,我的路线斗争觉悟不高,阶级斗争的弦也绷得不紧……”

  马天生皱了皱眉头打断他的话:“小郑,你跑题了,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郑波觉得后背已经有冷汗在慢慢渗出,他仔细斟酌着词句:“当然,首长,我明白您的意思,如果我真发现什么反革命言行,不用您说,我当然会坚决抵制和斗争的,这点儿觉悟我还是有的。可是……如果我没有发现,也不能乱说,这也是对组织上的不忠诚。”

  黄特派员见郑波说话吞吞吐吐,甚至坐在椅子上的身子都在一点儿一点儿地蜷缩起来,心里便有些厌恶。他也看不起这种精神上的萎靡,于是他不耐烦地厉声打断郑波的话:“郑秘书,难道你就这样报答组织上对你的信任?难道你就不为自己的政治前途多想想?小郑,在路线斗争的问题上,绝没有调和的余地,中庸之道是行不通的,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是站到毛**的革命路线上来,大胆揭发王云山的反动言行,在批判大会上公开作出揭发批判,以求得组织上和革命群众的谅解。党的政策你比我清楚,‘首恶必办,胁从不问,受蒙蔽无罪,反戈一击有功’嘛。反革命分子在没有公开跳出来之前,必然要有蛛丝马迹,必然要有所表现。这是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你在王云山身边工作多年,不可能没有察觉嘛,现在是党考验你的时候。坦率地讲,如果你执迷不悟,不听劝告,那么我只能认为,你是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党,你决心为反革命分子王云山殉葬,这就是另外一条路了。请你考虑,我给你五分钟时间。”

  马天生是个善于观察的人,他喜欢通过直接观察,发掘对方心灵深处的思想活动,他知道黄特派员刚才的话,每个字都带有常人无法承受的巨大压力,他不怀疑自己的判断,郑波会合作的。谁也无法知道郑波在这短短的五分钟里都想了些什么。马天生只是发现,郑波刚才蜷缩着的身子渐渐地膨胀起来,弯曲的腰板也慢慢地挺直了,整个身子犹如一面鼓满的风帆。他脸上刚才的拘谨和顺从的神态一点儿一点儿地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决绝。他腰板挺直地坐在椅子上,两个膝盖微微叉开,双手自然地放在腿上。这种标准的军人坐姿使马天生和黄特派员感到一种破釜沉舟的气势,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果断,一种军人就要走上战场的凛然。五分钟没到,郑波就开口了:“我刚才忽然想起一个外国政治家的名言:‘就人性来说,唯一的向导,就是人的良心。’我了解自己,我是个崇尚英雄而自己又缺少勇气的人,我承认,作为男人,我是个糟糕的男人,自私、胆怯,就像契诃夫笔下的那个小公务员,我身上缺少的东西虽然很多,但唯一还有的,也就是良心了。如果连这个也失去了,那我可真要成穷光蛋了,一无所有。所以,我不打算再失去它。马政委、黄特派员,没能满足你们的要求,我很抱歉,现在,我还是回去听候处理吧。”郑波站起来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走出房门。

  正在主持专案组会议的马天生听秘书通报,说外面有个女人找他。马天生来到会客室,一看是田雨。田雨看见马天生没有任何客套,只是冷冷地直呼其名:“马天生,我要见我丈夫。”

  马天生略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快,以他的职务和地位,很少有人对他直呼其名。眼前这个女人和她的丈夫一样,也是这样态度傲慢,你明明是来求我的嘛。他毕竟是个有涵养的人,不会把不快带到脸上。他和颜悦色地说:“啊呀,小田同志,这件事可不好办,王云山现在正在接受审查,他的案子是中央‘**’小组点名的,我个人无权批准家属会见,请原谅。”

  田雨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你太谦虚了,别说这点小权力,我家老李的生杀大权也是握在你手里嘛。”

  马天生以一个男人的眼光饶有兴味地端详着田雨,她体态丰满而不失苗条,不太讲究裁剪的制式军装仍遮盖不住她浑身柔和的曲线,白皙的皮肤保养得极好,尤其是脸上没有任何皱纹,一双黑多白少的眼睛沉静如水。这是个极成熟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是容不得任何轻视的。

  马天生暗想:王云山这个赳赳武夫,居然有这么个相貌与气质俱佳的老婆,这样的女人可不多见。他岔开话题:“小田同志,我早听说你们夫妻感情不太好,这是真的吗?”

  “难道这也是专案组必须审查的吗?”

  “当然不是,请不要误会。我想说的是,王云山的问题已经定性了,现行反革命分子。这个案子恐怕永远也翻不了了,这是中央领导同志定下的,作为他的家属,你考虑过和他划清界限的问题吗?有什么需要组织上出面的事你可以和我说,我会帮助你的。”

  田雨冷冷地打断他的话:“我不明白,专案组为什么对别人的婚姻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我的路线斗争觉悟低,请你指点一下,我和王云山离婚与否和你们革命的事业有关系吗?是不是如果离婚,毛**的革命路线就胜利了?的胜利成果就保住了?或者,世界革命就成功了?如果我们的离婚能带来这么大的好处,那我们当然可以试试。”

  “你看,你看,小田呀,你的情绪很不正常呀,这种态度不好,分明是一种抵触情绪嘛。说心里话,我个人对王云山绝无成见,他这个人除了脾气暴躁一些,和他并不难处,在部队中也有一定的威信。问题是,王云山的问题是直接对抗,对抗毛**的革命路线。我以前多次和他谈过,苦口婆心地请他站过来,对要端正态度。可老李对我的劝告置若罔闻,一意孤行,最后发展到对抗中央‘**’小组,镇压革命群众。你想,死伤这么多人,全国震惊呀。不客气地说,就是枪毙他王云山100次,也抵偿不了他犯下的滔天大罪。这怨不得别人,是他自己主动跳出来表明了他的立场,是非要和无产阶级专政较量一番了,这是咎由自取,谁也没办法。唉,我曾经是他的战友、同事,他犯了罪,我很痛心,我没尽到责任。”马天生说的是心里话,他不是个虚伪的人。

  田雨默默地听着,她心里有些厌恶,马天生喋喋不休说了半天,好像没有什么观点是他自己的,几乎是从报纸上照搬下来的,那个关于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话题实在令人乏味,像是被嚼过100遍的口香糖。田雨本是个对政治缺乏兴趣的女人,对于复杂的政治,她只是简单地凭女人的直觉去判断,她认为大人物们有些无聊,动不动就是两条路线的斗争,有这么严重吗?都是一起打江山的老战友,谁是无产阶级?谁又是资产阶级?非要人为地划出党内的两个司令部,非要整得你死我活,要是个人行为倒也罢了,还要把几亿老百姓也拉上,天下能不乱吗?田雨感慨地想,理论真是个要命的东西,世上大多数人都不大重视这东西,因为它看不见摸不着,似乎是文人之间玩的东西,充其量也只属于学术范畴。“二战”结束后,当人们面对上千万犹太人和斯拉夫人被杀戮的结果时,才发现,希特勒的种族灭绝理论早在若干年前就明白无误地写在《我的奋斗》中,他没打算蒙骗世人,早向世人宣告了自己的理论,并准备一步步付诸实行了。世人终于明白了,理论问题是忽视不得的。谁忽视了它,必然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想到此,田雨不禁看了马天生一眼,她有点可怜这个人,这家伙倒不是什么太坏的人,只可惜他读了一肚子的书,装了一肚子的理论,说到底,没有一点他自己思考的成分,连这点起码的道理还没悟透,他不是当政治家的材料,缺乏俯视众生的高度。他舞剑时大概把自己当成杜甫笔下的公孙大娘,自以为把剑器舞得水泼不进,其实随时会把剑锋舞到自己脖子上。

  此时马天生可没觉着自己可怜,他倒有点可怜田雨,这女人真是红颜薄命,这么出色,这么富有魅力的女人怎么就嫁给王云山这样的人了?这次王云山可是没什么希望了,他不愿意看到这个出色的女人陪王云山一起殉葬。他要挽救她,帮助她。他开导道:“小田同志,王云山现在态度非常恶劣,拒不交代自己的问题,当然,有个别工作人员出于义愤,行为过火了些,我们也给予了批评教育,但王云山是什么态度呢,他咬牙切齿地声称,有朝一日要宰了这个工作人员。你看,他的气焰太嚣张了,这是向无产阶级专政反扑嘛,这是自取灭亡。我看,王云山这个人是没什么希望了。小田呀,你要好好想一想,为这样一个死不悔改的反革命分子去殉葬,值得吗?”

  田雨态度缓和地说:“老李的脾气暴躁,好冲动,这是老毛病了。马政委,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去劝劝他。毛**不是也说过吗,‘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对反革命分子也要做到一个不杀,大部不抓’。在中央没做出正式决定之前,是不是还应该以教育为主,批判为辅?马政委,请给我一次机会,我相信我能说服他,至少能使他配合专案组的工作。”

  田雨的诚恳态度颇使马天生感到意外,他不太相信王云山这种人能软下来。不过,若是真能使王云山认罪,这倒也是专案组的一大收获,这不妨试一试。他考虑了一会儿,终于同意了。当王云山慢慢地、一瘸一拐地走进会客室时,田雨几乎惊呆了,她没想到才几天的时间,像牛一样壮实的王云山成了这副样子,他穿着一身没有领章的二号军装,军装就像挂在衣架上,里面空荡荡的,消瘦之快令人惊骇。

  王云山一见田雨就显得不大高兴,他哼了一声说:“专案组不是规定不准会见家属吗?怎么破例了?你求他们了?怎么这么没出息?”

  田雨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抱住丈夫,王云山肋骨伤处的剧烈疼痛使他的身子猛地颤抖起来,冷汗立刻渗出来。田雨看到丈夫脸色惨白,连忙扶住他,失声痛哭起来:“老李,这是他们打的?告诉我,伤在哪里?”

  王云山说:“没事,那群浑蛋没有半点儿勇气,好几个打我一个,有本事咱们一对一地交手,我不宰了他狗日的就不姓李。”

  马天生一看这情景心里就有了点儿上当的感觉,这田雨分明骗了他,这哪里是协助专案组做工作?他大声训斥道:“王云山,你不要太嚣张,这样下去对你和你的家庭都没有好处。”

  王云山瞪起眼:“你什么时候养成这种毛病了?我们两口子在这里亲热,你瞪着眼看什么?要不要脸?去去去!出去!”

  马天生尽量使自己不生气:“王云山你不要搞错了,是我批准你们见面的,这是对你的挽救,如果你坚持这种恶劣态度,我可以马上停止你会见家属。”

  王云山丝毫不领情:“我又没求你,是你把老子请来的,老子不领情。”

  马天生显出良好的涵养:“好吧,我不想和你吵,你们可以谈,但我必须按规定坐在这里。”

  田雨轻轻抚摸着丈夫的脸,恨不能把满腔的柔情一下子倾泻出来。她柔声道:“家里的事都安排好了,没有后顾之忧,你放心。现在我来陪你,我只想让你知道,无论你在哪里,我都在离你不远的地方陪伴着你。我知道,以后咱们单独相见的机会恐怕不会有了,但你要时时感受到,我无时无刻不在你身边……”

  王云山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不善于表达情感,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句:“小田,要是你觉得压力太大,要和我划清界限,我一点儿也不会怨你。这辈子让你受委屈啦,就算我想弥补,也没有机会了,等下辈子吧,我还会娶你做老婆。”

  田雨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按在丈夫嘴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然后把脸贴在丈夫的胸膛上轻声说:“以前曾经后悔过,不过早就不后悔了,而且越来越爱你,你知道吗?在咱们这个时代,真正的男子汉越来越少了。身为女人,我算是够有福气了,我为你感到骄傲,唯一后悔的是,这辈子没能为你多生几个儿子,要是有下辈子,我发誓要替你多生几个。老李啊,你知道吗?我们女人命苦啊,婚前一旦没选择好丈夫,就要痛苦一生。而我是多么幸运,上苍垂顾,把你给了我,我太知足了,只想告诉你,这一生,我很幸福,真的,非常非常幸福……”

  就算马天生涵养再好,这次也忍不住蹦了起来。在他看来,这田雨是个善于制造氛围的女人,看看这对夫妻诀别的样子,就好像电影里经常出现的那样,共产党员慷慨就义前的镜头。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中央“**”小组的要案专案组,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专政的地方,这不是中美合作所,你们也不是江姐和许云峰,摆出这么悲壮的姿态给谁看?他再也忍不住了,猛地拍着桌子吼起来:“王云山,你非要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那谁也没办法,现在停止会见。来人!把王云山带回牢房。”

  田雨抱着王云山不松手,几个战士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两人生生拉开,田雨挣扎着向王云山喊:“老李,将军有将军的尊严,可杀不可辱!要硬就要硬到底,这才是我丈夫。老李,要是有一天你不在了,我绝不苟活在这世上。云龙啊,你是龙,我是云,龙和云是分不开的,我们生是夫妻,死也是夫妻,谁也不可能拆散我们……”

  王云山被拖下去,田雨说完了她要说的话,心里平静下来,又恢复了冷漠的神态。她冷冷地对马天生说:“多谢你的帮忙,我没什么事了,现在,是不是该给我腾出一间牢房了?”马天生也恢复了常态,他摇摇头说:“既然你要说的话说完了,那可以走了,监狱可不是旅店,不是谁想进来住就能住的。”

  田雨冷笑道:“别打官腔了,谁不知道进天堂难,下地狱容易?在这个时代,什么都难,就是进监狱不难。马天生,你听仔细了,如果王云山的言行被称为是现行反革命,那么我告诉你,我永远和这个现行反革命站在一起,我同意他的观点,支持他的观点,你可以把我也称为现行反革命分子,这些,够不够住监狱的资格了?要是还不够,我就再说几句,你听好,我反对、我厌恶你们那个,这绝不是什么无产阶级专政,这是纯粹的法西斯专政,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幕,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人性、传统和美德都要毁于一旦,它造成的破坏力和恶劣影响绝不是几十年能够恢复的,它是幽灵、是瘟疫、是噩梦,历史会永远诅咒它。”

  马天生听得浑身颤抖,他厉声喝道:“田雨,你赢了,你刚才的话已经取得了住进监狱的资格,你的要求可以满足了。现在,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田雨向房间角落指了指说:“行李我已经带来了,你派人检查一下。另外,我已经自己解除了我的军籍,不用劳你们的大驾了。”她指了指自己摘掉领章的衣领。

  马天生这才发现,这个女人今天是带着行李的,她根本没打算回去。

  特种分队的队部,队长段鹏和政委林汉正面对面地坐着抽烟,桌子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屋子里腾腾的烟雾已经使人睁不开眼了,这两人却一动不动地相互对视着。副队长梁军“砰”的一脚踢开房门闯了进来,见两人在沉默,便不问青红皂白地咆哮起来:“妈的,你们还在这儿坐着?我去看了地形,批斗大会的会场已经布置好了,明天他们就要把军长押来了,机会已经送到咱眼皮底下啦,再不动手就没机会了。你们要是怕事,就别管了,我来办这件事。”

  段鹏和林汉觉得梁军的话有点儿不对味:“什么话?老子们什么时候怕过事?这不是他妈的狗眼看人低吗?”

  段鹏斜眼瞟了梁军一眼哼了一声:“你懂规矩不懂?我这队长还没被撤职呢,用你来瞎掺和?去去去!给老子一边儿凉快去。”

  梁军一听更是火冒三丈:“你他妈的少拿队长牌子来压人,老子不喝这一壶,我就看不惯这个,有什么呀?大不了就是搭条命进去,老子不稀罕这条命,不像有些人似的,关键时刻就想当缩头乌龟……”

  段鹏怒道:“你小子骂谁?怎么跟疯狗似的,逮谁咬谁?”

  “啪!”梁军把手里的茶杯摔在地上,碎玻璃和茶水溅得到处都是,他轻蔑地挑衅道:“谁认就是骂谁,怎么样?老子什么都怕,最不怕吓唬,老子不喜欢斗嘴皮子,谁有种就去后面找个场子练练去。”

  段鹏蹿起来吼道:“操!给脸不要脸,走!老子和你讨教几招,咱们分队也真他妈的邪门啦,是个人就觉得自己是什么武林高手。”

  林汉也火了,站起来吼道:“我说你们有完没完?事情当然要干,这不是正商量着吗?都他妈的什么时候了,还有工夫切磋拳脚?怎么火气一个比一个大?都他妈的坐下!”正剑拔弩张的两个人一听,又一屁股坐下不吭声了。

  林汉说:“我看也别商量了,这事用不了几个人,我带几个人去就行了,你们俩就别去了。”

  段鹏不爱听了:“废话,凭什么你去?你是三头六臂咋的?”

  林汉说:“问题不在这里,我想的是,把人抢出来怎么办?1号的脾气你们都知道,他不会躲起来,反而会臭骂咱们一顿。还有行动时不能伤人,这也增加了难度,那些警卫都是些不知深浅的愣头小子,要是和咱们胡搅蛮缠,闹不好会一怒之下宰了他们。”

  段鹏说:“算啦,咱们也别争了,干脆谁也别叫了,就咱们三个行动,再有几个人配合一下,一会儿咱们仔细研究一下计划,要一环扣一环,绝不能出岔子。我可说清楚,这是他妈的掉脑袋的事,谁有顾虑现在就说话,要是干,将来天塌下来咱们三个顶就是。”

  梁军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这话才算条汉子。老段,刚才对不住啊,别怪我脾气急,我听说1号在里面受了不少罪,咱再不动手,老头子怕是活不了多久啦。管他娘的,先干了再说。党籍、职务、身家性命算什么?咱不要啦,凭咱们几个到哪儿混不上口饭吃?事情要干得不漂亮怨不得别人,只能怨咱自己笨蛋,大不了咱弟兄几个一起去投奔我二叔去,那边天高皇帝远,还能饿着咱们?”

  段鹏一拍桌子,下了决心:“干吧!咱们尽量做到不伤人,可要是哪个王八蛋不识相,就算他倒霉啦。现在各人都回家安顿一下,这不是件小事,一定要把家属妥善安置好,事情要是顺利,将来怎么办咱们听1号的,要是办砸了,那这兵咱不当啦,给他来个脚底抹油儿,反正不能让人家抓鸡似的把咱们抓进监狱,老子住不惯那地方……”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