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欢乐颂3刘涛蒋欣王子文小说

欢乐颂3刘涛蒋欣王子文小说

杨紫乔欣 著

完本免费

欢乐颂3电视剧原著小说,欢乐颂3全集在线观看,欢乐颂3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电视剧《欢乐颂3》是由刘涛、蒋欣、王子文、杨紫和乔欣领衔主演的一部都市女性励志题材电视剧,该剧改编自阿耐的同名热门小说,即将火热播出,书中主角是安迪、樊胜美和曲筱绡。讲述了五个出生命运各不相同的女孩,在同一栋公寓楼相遇。互相成为好友的他们,在生活的琐碎小事和改变命运的大事中,都相互扶持,不离不弃,最终成为了知己。

112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19

在线阅读

欢乐颂3电视剧原著小说,欢乐颂3全集在线观看,欢乐颂3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电视剧《欢乐颂3》是由刘涛、蒋欣、王子文、杨紫和乔欣领衔主演的一部都市女性励志题材电视剧,该剧改编自阿耐的同名热门小说,即将火热播出,书中主角是安迪、樊胜美和曲筱绡。讲述了五个出生命运各不相同的女孩,在同一栋公寓楼相遇。互相成为好友的他们,在生活的琐碎小事和改变命运的大事中,都相互扶持,不离不弃,最终成为了知己。

免费阅读

  “安迪那吞吞吐吐样儿,有鬼。我就怀疑调查中介房子的事有谢滨插手,应该她也想到了,只是没证据不便说。她都能想到,可见谢滨嫌疑有多大。我有他照片,今晚就查他个底朝天。”

  “到底怎么回事?”

  曲筱绡仰头看赵医生一眼,才想起中介的事还没跟赵医生提起过。便忙碌地一边找照片,一边向赵医生转达。

  赵医生听完,仰脸想了半天,见曲筱绡将照片发出去了,才问:“你真以为是谢滨搞你家?”

  曲筱绡转着眼珠子想了好一会儿,摇头,“想想又不像了。房租账号变成我的名字才几天呢,我还没收过房租,出纳还不会知道以后房租要交给我,老板也否定了。如果真是谢滨通过出纳盯着我,他当然也不会知道。说明传出的那些消息还真是误打误撞。算了,白激动一场。”曲筱绡将电脑合上,坐着生闷气。

  “可是,谁在关心我有一套住宅一套街面房呢?”

  “你这坏蛋得罪人太多。自己好好想吧。弄不好是你圈子里的人。”

  曲筱绡又是沉思。想半天,倒是等来中介老板的电话。“你传给我的照片,我让出纳立刻看了。就是他,照片里的人一再提起你一套住宅以前就是在我家租出去的,我想来想去就是你现在住着的那套,你住之前那白坯放我经手租出去过几天。还有不知照片里的人怎么知道那套街面房也是你的名字。很奇怪。”

  “谢谢,这就对了。”曲筱绡跳起来,又将电脑打开,调出谢滨的照片,“想不到啊。这么阴险。”

  “只许你查他,不许他查你吗?”赵医生反问。

  “我查,是为关雎尔好,他查,是为了搞我。不一样,好不好?”边说,曲筱绡又冲了出去。先敲2202的门。见关雎尔还没回,就敲开2201的门。“有回复了,就是谢滨。谢滨在调查我。你知道些什么,也都告诉我。”

  “把你家点成火山,也是他干的?”

  曲筱绡想了想,毅然点头。“跟他有关。”

  “我可以这么理解吗?不是他干的,但跟他有关。”

  “出纳的调查是他挑起的。时间是个把月前。”

  安迪想了会儿,“时间对得上,你那时先查了谢滨的工作和风评,再后来你真真假假地告诉小关你去谢滨老家了。唉。你自己惹的祸。这事,换谁被暗查都不乐意,要查的是我。我早已跟你拼命。”

  “我查他是为关雎尔好。”

  “小关又不要你查。”

  曲筱绡噘嘴想了会儿,“算了。这事你别跟小关说,到此为止。我这几天忙我家的火山,没空管这事。谢滨既然看到他干的好事已经得逞,也该收手了。就这样。算我自作自受,认栽。”

  “慢着。我问你一件事。可能我的认识比较直线,判断不大正确,我需要问问你的意见。到现在为止,你觉得谢滨这个人怎么样?”

  “他爱谁谁,从此跟我无关了。你也别管,他好他坏,都是关雎尔的事,关雎尔主意大得很,不需要你管。你也别惹祸。这不有我这前车之鉴吗。”

  安迪点头,送曲筱绡出门。可在门口,两人正好见到关雎尔满面春风目不斜视地出电梯。两人不由得齐齐地噤声止步,看着关雎尔嘴角含笑走进2202。等关门声响,两人不禁都松了口气。安迪轻声嘀咕:“真担心你冲过去拼命。”

  “那你怎么不抓住我?其实你不用担心的,我要是还拿她当朋友,这会儿肯定冲上去跟她摆事实讲道理要她评个理。现在?爱谁谁,我自己心里有数。”

  安迪叹了一声,“我担心小关。”

  曲筱绡忙扭身正色道:“你少惹事上身。一个萝卜一个坑,别人还担心你太老实包总太活络呢,你们不是过得挺好。”

  安迪想了想,也是。“行了,我这儿还有你帮我盯着呢,不怕。你家如果真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

  曲筱绡心里不当回事,嘴里答应着,可回到家里,跟妈妈通气时候还是说了安迪非常愿意帮忙。她妈妈一听,居然要求立刻安排会商。曲筱绡赶紧回去2201。“我妈还真要你帮忙呢。”

  安迪头大,“你刚才没当回事,怎么答应得特真诚?”

  “因为你对我好。先不打搅你,我今晚还没亲我的老赵呢。等会儿再来烦你。”

  曲母很快到来。曲筱绡黏着她妈妈进2201,又黏着她妈妈一起坐沙发上。但曲母坐下就对曲筱绡正色道:“我跟安迪谈你爸的事,你回避一下吧。以前我对这方面不注意,小赵提醒得对,你还是别听了。”

  “唔,我们不听老赵的,今天是特殊情况,不一样。”

  “听小赵的,小赵提醒得很对。”曲母不顾曲筱绡施加的体重压力,硬是从沙发上撑起身,将女儿拎出门去。然后进屋拍拍手,道:“筱绡肯定趴门口偷听。”

  “我这房门隔音很好,特制的。”安迪打开监视一看,可不,曲筱绡曲线玲珑地贴在门上,乌溜溜的贼眼正好对准监视头。连心情不佳的曲母看见都笑了。

  “筱绡这家伙,坏是不坏,就是很顽皮。幸亏找的好朋友男朋友都是很好的人。安迪啊,本来我这事是家丑,不该对你说的,可我受那么多年气,真是再也忍不下去了。你听着觉得说得过去呢,帮我一把,要是听着不顺耳,就当听故事,揭过算数,当我没说。好吧?”

  “伯母,您在婚姻登记处亲手把我交给包子,您是我娘家人,曲曲是我好友,您对我不用客气。”

  “好,我不跟你客气。我先跟你讲讲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再请教你怎么处理我手头的流动资金。我今天白天还紧急约谈了几位专业人士,都不是很放心。我把那几位专业人士的处理意见也交给你评判。我先说说我跟筱绡爸的事……”

  安迪端来茶水,认真倾听。

  当邱莹莹提出要休婚假的时候,老板脸都绿了。“你……你前几天病假那么多天,还是闯祸闹出来的病假,你知道店里人手紧张,连我都代班好几次。你这才来上班两天又要请假。不能让人喘口气吗?”

  邱莹莹赔笑。“是这样的。本来我也不打算请婚假,可是我老公刚出院,他比我伤得重。需要有人伺候。好在我婚假里不可能出去旅游,我可以在家里上网管公司的网店。”

  老板郁闷地看着邱莹莹,“你就算不体谅老板,也体谅体谅一起做了那么多天的店长店员。回去上班吧。”

  邱莹莹请假不果。只能回去店里上班。可是心里一刻都放不下待在家里的应勤。趁有客人来,店长不注意。她连忙与应勤手机聊上了。

  “老板不让请假,说前几天病假休太多。”

  “什么狗屁理由,我老板还让我好好养身子,多休息几天呢。我跟老板请婚假去。看他怎么说,等着。”

  邱莹莹心里哼哼地想,还没来得及回信。店长叫她:“小邱,给客人打包结账。”

  邱莹莹忙放下手机。给客人打包结账。客人要求甚多,一会儿又多买了一套杯碟,一会儿又说忘了咖啡勺。邱莹莹将包装封了拆,拆了封,如此再三,才将客人送走。而她的手机不仅已多次提示短信,还震动提示来电两次,她都无法回应。等客人终于离店,店长却走过来,“小邱,今天怎么忘记提醒客人还要不要各种配件,连客人离开都没说欢迎下次光临。整套程序你给我默写一遍,下次别再犯错。十分钟后我问你拿。”

  邱莹莹只得在应勤再次来电时,肩膀夹着手机说句“很忙,下班再打”,赶紧照店长吩咐的做事。

  这一天是真的很忙,尤其是下班前好多快递需要寄出。平时邱莹莹都应付得来,可是今天身体还未大好,等与同事一起打好包发运,她下班时已是精疲力竭。可既然已经成为人家太太,邱莹莹不会忘记下班上菜场买菜,尤其是应勤还需要吃点儿好的大补元气。她在菜场买了一条乌鱼,两斤小排,再买点儿蔬菜什么的,满载而归。幸好,进门就有应勤的热烈拥抱。应勤都不愿放开她,吻了又吻,吻得邱莹莹差点儿断气,可幸福满满地溢了出来。

  “一天不见你,后来你电话也不接,想死我了。怎么回事啊。”

  “老板不批婚假,可能老板跟店长说了,店长就把我难看掉了,不许我上班时间乱接电话,什么活儿都派给我做,我真是累死了,我身体都还没恢复呢,他们就打击报复我请婚假。”

  “我老板人好多了,他说我婚假连着休是好建议,把身体养好才是第一要紧,只要每天翻信箱查邮件就行。我们晚上吃什么?”

  “乌鱼汤肯定要吃的,你妈吩咐的。红烧排骨是你早上一直在念叨的。还有青椒土豆丝,炒青菜。你让我歇歇,我一天站下来腿很胀,使不出力气。这次受伤真是伤元气了,我妈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不知道还得体虚多久啊。再这么下去,我都快成老板眼中钉了。应勤,你给我倒杯水喝。”

  应勤听得差遣,立刻起身去倒水。邱莹莹又忍不住补充,“给我加勺高乐高。”

  应勤已经倒好水,拿着勺子问:“不是要拿水冲出来才行吗?说明书上这么写的。”

  邱莹莹笑得打跌,“工科生真讨厌。没关系,又不是做化学实验。”

  邱莹莹拿着水喝完,趴在应勤怀里闭目歇息。“应勤,你手别乱动么,我很累,让我多歇会儿。”

  “你别理我就行了。”

  “不行的,我怎么可能不理你,我又不是机器。讨厌,别乱动。啊……”

  应勤乱笑,可后来也发觉邱莹莹真的不理他,只得悻悻罢手。“怎么了么,上班不理我。下班还不理我。”

  “真累。让我打个瞌睡。”

  “要不,明天请病假吧。你这样下去会累垮。”

  “连婚假都请不出呢,还病假,直接被开除了事。”

  “干脆不做了,算了,辞职。我同组的,比我收入低的。他太太已经住家了。你还有伤呢。他们这么逼你,你干脆不做。才给那么点工资,够什么啊。不受他们欺负。”

  邱莹莹愣住,好一会儿回不了神。“这……不行。怎么能不工作。我还大学毕业的呢,不工作不是白读书了吗。”

  “那你身体怎么办?你身体不好,我身体也好不了。要不。干脆,你辞了。等我们身体都好了,你再出去找工作。以后找个离家近又轻松的工作。应该找得到吧?”

  “你说的这种肯定找得到,前几天这儿小区的物业正找个文员呢。”

  “辞吧辞吧辞吧辞吧辞吧辞吧辞吧辞吧……”

  邱莹莹心动了,“那……白天你爸妈来电都你接。别跟你爸妈说我辞了,否则你爸妈肯定骂死我,说我偷懒。其实我真不是偷懒。”

  “好,听你。立刻打电话给你老板。不做了。连婚假都不让请,剥削得也太狠了。那你以后大肚子生孩子,他们是不是也不让你休息?他们还以为自己是资本家啊,好像我们离了他就活不了似的。不接受剥削。”

  “对啊对啊。应勤你太好了,没人会比你更疼老婆了。”邱莹莹立刻打开手机,又想到一个问题,“结婚几天了,我们也身体还能动了,明天再好好休息一下,晚上请你同事和我22楼朋友们吃饭,怎么样?还是礼拜五晚上吧,大家第二天能休息,都愿意出来吃饭。”

  “听你的,你做主意比我强。”

  两人新婚燕尔,情意绵绵。

  周五是个奇妙的日子。一到下午,办公室蚂蚁般工作的人们做开了小动作,各种讯息在空中飞掠,一个个约会被压着嗓门定下来。

  关雎尔一接到谢滨的电话,便借口来到茶水间接听。电话那端谢滨显然非常兴奋,“我终于抢到票了,我最爱的三个乐队啊,我想了都两年了。我们一起去,我们一起听那首。我疯了,疯了。”

  “嗳,忘了今晚小邱请客吗?”

  “哎——哟,糟糕,看见票就给兴奋过度了。我……我把票转让了去。”

  “你去吧,叫个朋友一起去,我自个儿去小邱那儿就行了。”

  “算了,算了,不去了,是我弄错,婚宴是早约好的,我不能让你失信于人,我也不能失信于你。我把票让给朋友,没关系,让他们听到时候打我手机,我们一起听。也一样。只要跟你在一起,哪儿都一样。”

  茶水间不能待太久,关雎尔拿咖啡回到座位。做了会儿事,拿出手机发短信给邱莹莹:今晚谢滨妈妈出差路过,明天要走,我得过去一下。不能去你的婚宴了。非常非常抱歉。礼物会请安迪捎去。恭祝你和应勤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曲筱绡正上班,她妈妈一个电话过来,“你爸知道了,刚飙到我办公室。你也过来。”

  曲筱绡二话没说,连桌面都没收拾,便杀奔总公司。电梯里,她打电话给赵医生,“今天不要等我。爸妈火并,凭他们的火力,打个一天一夜没问题。明天你也不用到处找我,完事我就会回家找你。”

  两地的距离并不太远,倒是有太多时间浪费在停车上。等曲筱绡敲开妈妈办公室的门,妈妈一把拖她进门,将门关上。“我们都等你来,还没开始说。你坐下。”

  曲筱绡坐下后,办公室里很长时间冷场。一家三口此时目光都跟日本鬼子的探照灯似的,缓缓地扫来,缓缓地扫去,似乎都在寻找什么破绽。

  曲筱绡终于忍不住了,道:“你们都不开口,我来。两件事,是吧?一件,爸爸一定要执行奶奶的什么遗嘱。这件由爸爸发言;另一件,妈妈把一些房产转到我名下。这件事我先表态一下。反正你们以后总是要把钱都交给我的,早给晚给一个样,无非是一个口袋转到另一个口袋,爸爸不会为这种小事发火的吧?”

  曲父的两盏探照灯射了过来,盯着女儿。“一共多少房子,折合市价多少,原价多少,这些钱来源是什么。”

  曲母道:“筱绡,这叠文件拿给你爸看。”

  安迪顿足,“以暴制暴只会恶性循环。你别以为今天你占优势,你不会永远占优势。”

  曲筱绡拿棍指向谢滨,“安迪你不知道那小人吃饭前怎么威胁我,等我回家说给你听,你再评理。你别拦我,我不会让那小人猖狂。谢滨,你有种走出一步,别树荫下躲着。”

  关雎尔原本将希望完全寄托在安迪身上,听到这儿,全身抖得糠筛似的,不断地念:“樊姐,樊姐,想想办法啊。”

  曹律师在后面有意无意地道:“冲进内场应该不会有人拦,比说话劝和更直接有效。”

  却是邱莹莹听在心里,叫一声“啊,我去”,便试图冲进去拦在曲筱绡与谢滨中间,好在她醉得脚步蹒跚,被樊胜美一把抓回来。樊胜美急迫之下,只得打足中气,冲曲筱绡喊话,“小曲,我们22楼的事,都放到22楼解决好不好?我们回家说,只有我们22楼的女孩和家属,我们大家替你评理。如果小谢对不起你,我们扔掉高跟鞋帮你抓住小谢让你揍。好不好?”

  邱莹莹使不上劲,只能嘴巴出力,“对,曲曲,如果你委屈,我大熊抱等着你。”

  “跟你们无关。谢滨,你走出来,有种走出一步,别做缩头乌龟。”

  樊胜美见曲筱绡没太反抗,忙又紧张地强打笑脸,尽量柔和地道:“曲曲,我们都会用你帮我们时使的菜刀,我们还学会在屁股上雕乌龟。只要你有委屈,我们22楼全压上替你拼命,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是的,曲曲,我们是好朋友。”邱莹莹使劲捧哏。

  “曲曲,家里事家里解决,我们回22楼说话吧。曲曲,曲曲……”樊胜美动之以情。邱莹莹使劲配以“曲曲”,弄得樊胜美后来也觉得直接喊曲曲比说什么话都亲切方便。

  “嗷,叫魂啊,烦死了。嗷……”曲筱绡最烦腻死人的以情感人,烦得都不理会谢滨还没走出一步,就双手举棍,尖叫着劈过去。

  可谢滨是个会得实战的人,他背靠大树以免偷袭。头顶树荫遮蔽灯光,曲筱绡这一棍子下去,先哗哗打在树叶树枝上,虽是响动了得,却也消解了一大半力气,及至劈上谢滨肩头,已是强弩之末。而那一棍又顺着肩膀擦着手臂下去,更是很难伤到毫毛。谢滨试图躲避后还手,可树枝树叶将棍子的来路硬是扭转了一个大角度,他没躲过。肩上生生挨上一棍。但一挨之下却是惊讶了,并不怎么疼。他一时没留意到是树叶树枝替他挡了冲击,以为曲筱绡手下留情,只是虚张声势挣个场面好看。见曲筱绡一棍下来人也往前踉跄,便下意识伸手抓住球棍稳住曲筱绡。曲筱绡的朋友们本来长声喝彩,一见形势逆转,纷纷围了上来,瞬时围得铁桶似的。

  曲筱绡心里则是清楚,可她试图抽回球棍,却被谢滨牢牢握住。她的力气哪是谢滨的对手。她正试图弃棍重来。却分明听见耳边谢滨道歉,“对不起,我误伤你家。”

  “误伤?说得轻巧……”曲筱绡还没说完,赵医生就过来。将曲筱绡拖开几步。

  谢滨趁机道:“具体安迪会跟你解释,我们刚才已经谈了很多。我为过去的暴躁道歉。”

  赵医生听见了一愣,立刻大声道:“既然你有这个态度,小曲,我们见好就收。曲家严重损失已经造成,可即使要了你的命也无法弥补损失。我们是理性的人,我们愤怒,所求的无非是你一个态度,你现在认错就行。行了,大家都看到了,请一起做个证。我们散了吧。小曲,我们请朋友们吃夜宵。22楼的朋友,我们未来有时间。”

  曲筱绡根本就不想息事宁人,但她被赵医生抱住,无法动弹,只得对谢滨怒目而视。见此,包奕凡也拉安迪过去,包奕凡抱住谢滨,将人拉出包围圈。一边伸手挡开曲筱绡的朋友。“小曲,你请你朋友们别伤到安迪,孕妇,伤不起。小曲。”

  曲筱绡郁闷得肝疼,可碍于安迪那大肚子,只能狂躁地尖叫一声:“算了,今晚放过他。你们去找个地方吃夜宵,我立刻赶去。谁都别结账,我来。”说完,她就猛踢赵医生脚跟出气,赵医生痛倒是不痛,但是被曲筱绡踢得抱不住人又站立不稳,索性将曲筱绡抡来抡去地玩儿,曲筱绡哭笑不得,一口咬在赵医生脖子上。赵医生笑道:“咬浅一点是静脉,咬断有救。咬深了是动脉,立刻玩完。曲女侠嘴下留情。”曲筱绡狠狠咬了会儿,“哼,就给你留个牙印,让你明天见不得人。谁让你放走他,你放开我,别看我朋友都走了,我还在。”这一回,赵医生放开了她。

  而曲筱绡的朋友们离去前,还是过来对谢滨推推搡搡了几下。包奕凡护着谢滨,但也擒住谢滨的手脚,总算没再加剧冲突。可他们站的地方正是樊胜美他们一窝人面前,一窝人的眼睛都看着谢滨,谢滨无地自容。如此窝囊,令他仿佛回到小时候,那时候是人小无能为力,而现在……他仿佛已经看到众女眼中的怜悯,尤其是关雎尔的。

  可樊胜美断然一声爆喝:“小谢真好汉!”

  包奕凡立刻醒悟,改抱为搂,亲热地道:“兄弟真功夫,好涵养。佩服,佩服。就是嘛,当着大伙儿面让女孩子一马,递个面子,还不是为了女朋友。兄弟以后一定也是跟我一样,对老婆二十四孝。”

  谢滨憋着一肚子话没法说,身后又有安迪开心地道:“小谢,真为你开心,不容易欸。我熬到回国才慢慢学会退一步开阔天空,肯吃一点亏。这滋味不好受,回家千万找个娱乐散散心。我刚才真怕你们斗起来。”

  谢滨无奈,只得违心地道:“是小曲没用力,她那一棍子打下来跟痒痒挠似的轻。”

  安迪笑道:“小曲这小坏蛋大原则倒是从不会错,道理还是讲的,只是经常歪理太多,让人头痛。”

  曲筱绡闻言赶过来暴跳,“我是让树枝挡了,让树枝挡了。让树枝挡了,啊啊……”

  赵医生赶来搂住曲筱绡道:“我早知道你肯定这么说,可不得不揭穿你一下……”

  “对,像你这种从小混江湖。往人屁股雕乌龟手起刀落的,出招讲的是快恨准,我们知道你拿捏得好分寸啦。”包奕凡笑嘻嘻地补充,可他还没说完,脚面就挨了曲筱绡一脚。只得鬼哭狼嚎地跳开揉脚,可始终不离谢滨太远,与谢滨有一搭没一搭说话。

  樊胜美一肚子的笑话,可就是不敢对曲筱绡说,怕遭反噬。还是安迪笑道:“瞧,这一脚就是标准的快恨准。”

  于是樊胜美扭头对谢滨道:“你们两个搭档得珠联璧合,反应神速,要不是你们解释,我们都还不知道你们私下做了手脚,暗度了陈仓。真让人欣慰。”

  谢滨此时才弄清楚。曲筱绡那一棍不是对他手下留情,而应该真是被树叶挡住。然而事情就那么阴差阳错了。而周围诸人又何尝不知,但大家充满好意,有些是为了他,有些是为了曲筱绡,都拼了命地将错就错,一错再错,反而死死坐实了他们两个互谅互让,大有****外交风范。谢滨忍下一个又一个的声明,可忍不住看向曲筱绡。曲筱绡也怒容满面地看他,两人在昏暗的路灯光里对视得火花四射。然而曲筱绡也知道现下再无法扑腾起来,她一怒之下,转身对赵医生老拳伺候。此人正是始作俑者,枕边人最坏事。当然,她打到赵医生身上雨点般的拳头,才是真正做了手脚的花拳。邱莹莹笑得大呼小叫,觉得他们2203自己人打自己人,她看得特痛快。

  安迪由衷地笑着。对樊胜美道:“都挺好的。”

  樊胜美偷偷冲关雎尔努嘴。安迪才发现一声不吭的关雎尔。安迪忙向包奕凡比画,包奕凡领悟过来,一瘸一拐地跳到谢滨身边,笑道:“兄弟,男人是不是主动点儿?女朋友真不要了?”

  谢滨却正看向安迪,见安迪脸上挂着坦荡真纯的笑容,在捏喝醉的邱莹莹的鼻子,他也不禁微微一咧嘴,似乎是笑。他对包奕凡道:“呵呵,没脸见人。”

  “无论如何,得有个交代。对了,我找时间会跟你原单位打个招呼。以前误会,多有得罪。”

  “呵呵,不用了。请帮我谢谢安迪开解。她现在的快乐心情对我是最大的说服力,希望我有一天也能。”

  “她今天非常高兴,你也开解了她。你也别妄自菲薄,你已经走出最关键一步,就冲你今天有实力拼个你死我活的境况下肯吐血忍让,你已经学会放下。你会有那一天的。但有句心里话,说出来供你一哂:机关或者大机构的工作环境无法张扬人性,未必对你有利。”

  谢滨一愣,看着如此真诚的富二代滑头商人包奕凡久久无语。

  关雎尔等打架结束,便一言不发,挂在樊胜美身边低头看鞋子。但她怎能不关注周围的一举一动,耳朵里听到的声音,地上穿插的合影,在在扰乱她的心神。可那条她熟悉的影子,始终没往她这边挪动。

  反而曲筱绡揍完了赵医生,跳过来严肃地问安迪:“谢滨说他已经跟你解释了?他到底怎么解释,他有没有说怎么威胁我?”

  安迪不愿撒谎,只得道:“你自己去问他。”

  “擦,早知他骗我,骗我解散弟兄们。有数了。大奸雄,能屈能伸哈,刘备。臭安迪你别揪我头发。”可安迪揪她一小撮头发的效果很好,直接就阻止了曲筱绡一怒之下再袭谢滨的冲动,她狠狠看了谢滨一眼,但一鼓作气,再鼓而衰,现在已经不再是痛扁谢滨的好时机了。她一张怒脸刷地印到傻笑的邱莹莹面前,本想吓邱莹莹,不料邱莹莹反而哈哈大笑,觉得好玩,曲筱绡心里好生没意思。

  安迪道:“我们回去了吧?安排一下车位,我们车只能坐两个人。曹律师,得辛苦你了。”

  曹律师立刻道:“正等你捉差。樊小姐和关小姐都我送吧。谢兄也一起走吗?”

  赵医生笑道:“咱小破车,任务最重,载新娘子。”

  谢滨却道:“我不顺路,自己打个车。小关,回头见。”谢滨说完。便与在场男人们握别,撩起长腿走了。

  谢滨才转身,关雎尔便趴在樊胜美肩头,泣不成声。安迪看见。走过来伸手搭上关雎尔的肩头,不知说什么才好,与樊胜美一起扶起关雎尔。她另一只手还拖着曲筱绡,但曲筱绡翻个白眼,和身挂到安迪手臂上。显得她才是跟安迪更亲密。

  包奕凡招呼大家去停车场,樊胜美和安迪辛苦地拖起三位妹妹,挤挤挨挨地先走了。后面,赵医生扶起已打瞌睡的应勤,与包奕凡一起架着应勤走。包奕凡跟赵医生道:“我本来反对安迪结婚后还住22楼,房子不够大。”

  赵医生笑道:“我本来以为曲曲安心扎根22楼是权宜之计,骗了她爸妈就搬走。”

  两人越过应勤的头顶相视一笑,包奕凡忍不住笑道:“不知道她们几个以后怎么发落那个岳西。”

  “连曲曲都同化了,个把岳西更不在话下。”

  曹律师插嘴:“做22楼的家属似乎也很不错。”

  赵、包都笑,“贿赂我们。”

  曲筱绡走到一半。听口袋里手机提示短信,摸出来一看,竟是谢滨来的。她看着内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刚与大学老师通话,谈成一份新工作,不久我将随远洋货轮出海。我去看大海。”曲筱绡将手机翻来翻去,忽然意识到,这是朋友夺来交给她的关雎尔的手机,她连忙击鼓传花似的将手机传给安迪。

  安迪已经听到曲筱绡大声读短信。还没反应过来呢,手机已经到手。她将手机转交关雎尔,看着关雎尔的眼泪洒满手机屏。樊胜美与安迪对视叹息。只有曲筱绡抬头朝夜空微笑,她无忧矣。

  然而他们都没停一下脚步。他们穿过马路,拐过大楼,继续向前走着。路灯像魔术师的手,将他们的影子一会儿拉长,一会儿压扁。但再高明的魔术师都无法将五个人的身影分开,五个人的身影连成一片。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