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校园 → 应景abo应许白知景

应景abo应许白知景

生姜太郎 著

连载中免费

应许白知景是言情小说《应景abo》的主角,本书是由网络作者生姜太郎倾心打造的,读好小说网为大家带来《应景abo》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应景abo》全文讲述了:白知景作为Alpha,很是给这个群体丢脸,因为他居然怕疼,所以为了给自己补充元气,他要吸一吸应许的信息素。

6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19

在线阅读

应许白知景是言情小说《应景abo》的主角,本书是由网络作者生姜太郎倾心打造的,读好小说网为大家带来《应景abo》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应景abo》全文讲述了:白知景作为Alpha,很是给这个群体丢脸,因为他居然怕疼,所以为了给自己补充元气,他要吸一吸应许的信息素。

免费阅读

  应许掏出钥匙开了门,一条腿还没迈进门槛,就听见屋里头传来乱糟糟的音乐声,还能听见有个人在跟着节奏唱饶舌,叽哩咕噜的听不出词儿,隐隐约约能听着个“我最可爱”、“看看我吧”之类的。

  “这什么歌儿啊,怪难听的,我就算嘴里含了口热油都比这唱的清楚,”白知景站门边给这一通咿咿呀呀听乐了,还以为是爷在听磁带,“爷现在这么时尚呢?还听上这些了,这是站岸边玩儿海浪——弄潮儿啊!”

  “这英姿的声儿你听不出来啊?”应许从鞋架上拿了双拖鞋扔给白知景,笑话说,“亏你们以前还搞过组合。”

  “往事就别提了,”白知景想到小学那会儿整出的“胡同小三只”这茬,还觉得有点儿害臊,“我那时候不是还没找到我人生目标么?”

  “那你现在找着了?”应许眉毛一挑。

  “找着了啊,壮大野熊帮呗!”白知景脱了脏球鞋,顺道从灶台上顺了根小黄瓜,边啃边给应许说应英姿坏话,“不过我建议哈,你妹这唱歌水平也没什么培养空间了,还是趁早换个别的爱好,别在一棵树上吊死。我看英姿不适合什么琴棋书画唱歌跳舞的,上峨眉山学武挺不错,她干架倒是挺有天赋,上回揍我一拳我哭了整整两小时......”

  “得了啊,”应许把剩下那半截黄瓜塞他嘴里,“你这话可别让她听着,不然我可保不住你。”

  “我用得着你保么我?”白知景咔咔咬了一口黄瓜,不咸不淡地瞟了应许一眼,“我那就是让着她,你说我一大男人,一百多斤贼强壮,我能和一小小孩儿计较吗?”

  他说“小小”这词儿的时候还比划了两下小指尖,应许憋着没笑,往他脑门上弹了一下:“你好意思说英姿是小孩儿,你比她还小俩月。”

  “我成熟啊,”白知景撇了撇嘴,“我这成熟度可以达到研究生的水平。”

  说完他挺得意地冲应许抬了抬下巴,恨不能把“你这大学生也比不上我”几个大字写在脸上。

  “你这成熟度哪儿测的啊?”应许问。

  “百度呗!”白知景啃完黄瓜,把屁股上那一小截硬茬扔进垃圾桶,又装模作样地挑了两下眉毛,“我还测了个智商,顺道。”

  “哦?”应许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顺着白知景抛出来的话头问,“多少啊?”

  “多倒是不多,”白知景摆了摆手,用一种云淡风轻、不值一提的语气说,“两百八十三点二六吧,不值一提。”

  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确实是挺“顺道”的。

  “景儿,科学上网挺重要的,”应许这回没憋住笑出了声,“遇着诈骗网站记得随手举报。”

  白知景气得直瞪眼。

  -

  俩人进了客厅,电视开着,里头放着个选秀节目,叫什么“未来之星”的,应英姿站茶几上跟着音乐嗷嗷那狗屁不通的rap,右手拿着本卷成筒的课本做话筒,摇头晃脑的,看样子还挺陶醉。

  “你妹魔怔了?”白知景嘴角抽抽两下,憋笑憋得很辛苦,“搁家跳大神呢?”

  茶几上还放着爷的药盒,应许走前特地交代过应英姿,下午三点记得给爷吃药。他怕应英姿马虎弄错了药量,还特意把药片分装在小盒子里,应英姿只要烧个热水,把药给爷送房里就行。

  小姑娘显然把他的话当耳旁风了,应许走前药盒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里边的小药片一粒不少。

  “英姿。”

  应许喊了她一声,应英姿沉迷在她自个儿的演唱会里,压根儿就没听见。

  白知景笑得肩膀都在抽抽,转眼瞅见应许眉头紧锁,这表情说明他是真动气了。

  刚在门口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一进来就沉下脸了?

  白知景心头“咯噔”一沉,生怕这兄妹俩人真起冲突,赶紧抢在应许前头,冲上去“啪嗒”一下把电视按了。

  “pick me wow wow~”

  音乐声戛然而止,应英姿那大白嗓没及时刹住车,又百转千回地“喔喔”了两声,这才注意到屋里多出来俩人。

  她表情一僵,讷讷地说了一声:“哥,你回啦?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

  “现在几点了。”应许说。

  应英姿又尴尬又紧张,从茶几上跳了下来,抬眼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钟:“五点一刻了......”

  “这个点儿该吃晚饭了吧!”白知景一拍手掌,站在两人中间,清清脆脆地大声说,“要不我给弄个西红柿炒蛋呗,我在家炒过一次,我爹说味道还行,就是卖相不太好,红红黄黄像是从肛肠科端出来的......”

  “爷下午几点该吃药?”应许径直看着应英姿问。

  应英姿一怔,显然是才想起这事儿,低着头不敢看她哥,嗫嚅着说:“我、我忘了......”

  白知景这才注意到茶几上那个透明小药盒,原来是因为应英姿忘了给爷吃药,所以应许才这么生气。

  他在心里头叹了口气,默默退了两步,站到应许身边。

  “我不是故意的,”应英姿声音就和蚊子嗡嗡似的,全然没了刚才开演唱会那架势,两只手揪着衣摆,刚烫过内卷的发尾一晃一晃的,“我、我没注意时间......”

  “没注意时间,”应许沉声说,“你一下午都干什么正事儿了?”

  应许的长相本来就冷,尤其是一双眼睛,形状狭长,轮廓比起一般人更深,这么面无表情的时候总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她哥平时都是温温和和的,对谁都是和风细雨的,这么多年了重话都不说一句,但应英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怕应许,这会儿更是连头都不敢抬,辩解说:“就一次......没事儿的......”

  白知景听她这么说也来气了,应许在外头劳碌了一下午,弄得一身又汗又脏,就为了赚个百来块钱,应英姿倒好,就喂个药这么点事儿都能忘了。

  爷的病要按点吃药,一天四次,早中晚饭后各一次,下午三点左右还有一次;黄色药片一次两粒,白色的一次三粒,再加一包冲剂,得用温水冲。

  连他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应英姿却忘了。

  “晚上去胡同口理发店把头发剪了。”应许凝视妹妹片刻,没什么情绪地说。

  “我不!”应英姿一听这话竟然反应很大,猛地抬起了头,两手拢着头发,“凭什么啊,我也不是故意的!”

  应许说:“没得商量。”

  “我就不!”应英姿眼眶里涌起两泡眼泪。

  “先做饭吧?”白知景抿了抿嘴唇,知道自己这时候插话不合适,但还是扯了扯应许的小指头,悄声说,“你别置气了。”

  虽然他平时总在应许跟前说应英姿坏话,但那都是闹着玩儿的,他不想应许和应英姿吵架,应许该多难受啊!

  白知景想的很简单,应许就爷和英姿这么两个亲人了,这十多年他又当哥又当爸的,没人比他更关心、更保护这个妹妹。

  应英姿和他吵架、和他斗气,应许心里指不定得多难受。

  白知景不想应许难受,他想应许高兴,如果他手里有个礼盒,盒子里边装着一百分的高兴,那他就把一百分的高兴都送给应许。

  应许是这世界上最值得拥有高兴的人。

  白知景平日嘴皮子挺溜,真到了这种情况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缓和一下局面了,于是笨拙地重复了一遍:“做个西红柿炒蛋吧?这我会,特好吃,不比日料差......”

  “你乖,”应许拍了拍他的脑袋,和他说,“你进屋陪陪爷。”

  应英姿注意到了应许的小动作,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复杂的情绪,有失落、委屈,还有一点很淡很淡的羡慕。

  “应许,”爷在屋里喊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你进来。”

  “好,来了。”应许回了一声,没再去看应英姿,抬脚进了爷的房间。

  爷腿脚不便,下不了床,应许走前给他垫了成人尿布,这会儿已经湿透了;他刚才在屋子里喊应英姿,小姑娘唱歌唱的入神,压根就没听见。

  应许抱爷去厕所清理,爷拍拍他的肩膀:“她现在挺怕你的,你别和她生气,有什么好好说。”

  应许“嗯”了一声。

  -

  客厅里就剩白知景和应英姿两个人,白知景见着这场面也有点儿难堪,悻悻地挠了挠脑袋,扯开话题说:“那什么,西红柿炒蛋你吃么,你喜欢西红柿还是喜欢蛋啊?”

  应英姿就像是突然被刺激了,操起刚才那本当话筒的课本儿,朝白知景身上用力一砸,白知景往边上一跳躲开了,嘴里刚“操”了一声,又反应过来这会儿和她打嘴仗不合适,于是皱了皱鼻子,捡起那本书,好声好气地说:“我不和你吵架,这事儿你做得不对,你该道歉。”

  “关你屁事!”应英姿眼眶里滚下两行泪珠子,她抬手恨恨地一抹,尖着嗓子喊,“你成天跑我家来干嘛!我这儿不欢迎你!”

  “我也不是为了你来的啊,”白知景被这么一说脾气也上来了,“我来看爷和应许,你管得着么你?”

  “那是我爷!我哥!”应英姿咬着牙,把“我”这个字加了重音,“和你有屁关系!”

  白知景拧着眉毛,把书本往茶几上一扔,不想让爷和应许难做,耐着性子说:“我现在不和你吵架,你自个儿想想。”

  “我想什么就我想了,你甭想在这儿装好人,卖什么脸呢你!我敢和你吵架吗我?”应英姿越说越过分,到最后甚至有了几分刻薄,“我差点儿没忘了,这房子不是我们家的,是你家的,你家施舍给我们住的,要我把你惹急了,你是不是要把我赶出去睡桥洞啊?”

  “应英姿!”

  白知景听这话是真急了,还没来得及还口,就听着应许严厉地喝斥了一声。

  应许站在爷的房间门口,神色冷的仿佛要结起冰霜,抬手一指对面的小房间:“进去。”

  应英姿胸口起伏了两下,愤愤地瞪了白知景一眼,转身跑进了自己的小房间。

  应许这才抬手捏了捏眉心,靠着门框,非常疲倦的样子。

  白知景见他这样子,心里头怪难受的,就和读了块大石头似的,他走到应许身前,像小时候那样抓起应许的手摇了摇。

  应许对他勾唇笑了笑:“英姿她胡说的,你别放在心......”

  “你吃不吃冰棍儿啊?”白知景却像根本不在意应英姿的话似的,一双黑葡萄似的圆眼睛看着应许,“冰棍儿冰冰凉,挺消火,每回我和我爹吵架了,我吃根冰棍儿就好了,奶味儿的,特香特甜。”

  应许愣了愣。

  “我去胡同口给你买呗?”白知景认真地说,“你吃几根啊?有点儿生气两根就够了,特生气就吃三根,我一般就吃两根,吃多了冰牙。”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