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穿越 → 乱宋英豪传宋浩然董怡萱小说

乱宋英豪传宋浩然董怡萱小说

宋浩然 著

连载中免费

《乱宋英豪传》的主人公是宋浩然、董怡萱,这是一本穿越逆袭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学文大学生,却意外的穿越到了古代,还变成了名门望族的入赘女婿。宋浩然的原身也是将门之后,只是后来家父陨落,宋家便走向了没落......

36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18

在线阅读

《乱宋英豪传》的主人公是宋浩然、董怡萱,这是一本穿越逆袭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学文大学生,却意外的穿越到了古代,还变成了名门望族的入赘女婿。宋浩然的原身也是将门之后,只是后来家父陨落,宋家便走向了没落......

免费阅读

  翌日清晨,天还蒙蒙亮时,睡梦中的宋浩然便听见耳边传来呼声,似是有人在摇晃他的胳膊。

  “姑爷,时候不早了,您该去给老夫人请安了。”

  宋浩然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眸子,抬眼一瞧,赫然是昨天那名仆人。

  还要问早?

  据他的记忆,那位老夫人对自己,可是不太感冒啊。

  也不知道今早上去,会不会遭对方刁难。

  “知道了。”

  宋浩然随意应了一声,耷拉着瞌睡的脑袋伸了个懒腰,跟着引路的小厮离开。

  没过多久,两人便来到了董家大院。

  那仆人小跑到门口,朝着看院子的丫鬟说了什么,然而马上又灰头土脸地返了回来。

  只见他讪讪一笑道:“那个……姑爷,老夫人说今日您就不必请安了。”

  “什么意思?”

  宋浩然眯起眼睛,还没等他问个清楚,方才那丫鬟便扭着腰肢走了过来,脸蛋上还挂着鄙夷和冷笑。

  “哎哟,这不是咱家大姑爷嘛,这是酒醒了啊?”

  未等宋浩然开口答应,那丫鬟又挤眉弄眼道:“实不相瞒,老夫人事先已经交代过了,今早她不舒服,说是只要有人的来叩门,一律按照闲杂人等轰出去。”

  老夫人这话,明摆着是说宋浩然!

  宋浩然啊宋浩然,你也太不招惹待见了吧。

  不过,这都是意料中的事。

  感受到那丫鬟嘲讽的语气,宋浩然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不怒反喜道:“多谢姑娘告知。”

  什么繁文缛节,不请安更好,老子正好能天天多睡会儿。

  “姑爷,这……”

  宋浩然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转身,甩甩袖子便离开了董家,只留下仆人和丫鬟有些诧异的眼神,仿佛从未见过宋青如此硬气。

  另一边,宋浩然并非漫无目的地闲逛,而是直奔原先破败的老家。

  这大宋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无论成亲是在哪一家,第二日都得去另一家回趟门,只可惜因为董怡萱逃婚,宋浩然只好一人踏上归途。

  根据脑海中的回忆,宋青母亲名为刘氏,年岁才过三旬,自从丈夫去世后,便一手拉扯着宋青和他妹妹宋灵儿长大,日子过得清贫却安宁。

  想及此,宋浩然眼神也渐渐变得柔和。

  他不禁回想起在过去的世界里,父母肯定也在担忧着自己的去处,只是,他这辈子,恐怕都再也无法向二老尽孝了。既然自己已接替了宋青,那刘氏和宋灵儿就是他仅剩的亲人,自己定会用心照顾。

  宋浩然为了节省时间,忍不住加快了速度,约莫一个时辰后才到了城外老家,望见了那两间破败的茅草屋,心头忍不住一酸。

  多年以来,刘氏为了养育这对儿女,就算是自己不吃不喝也要省下钱财给他俩,足见其用心良苦。

  “以后,我一定会让你们成为整个大宋最幸福的人!”

  宋浩然暗暗下了决心,大步往家中走去。

  谁知临近家门口,却听院子里传来了隐隐的啜泣声,那声音赫然是熟悉的母亲刘氏,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屋外还聚集了一帮乡民。

  “你们要干什么,别碰我娘!”

  说话的是个瘦弱的小姑娘,要不是营养跟不上,模样倒也算是清秀可人,她便是宋青的妹妹宋灵儿。

  而在宋灵儿背后护着的妇女,正是宋浩然母亲刘氏。

  “干什么?明明是你们家先欠了钱,我们上门讨要难道有错?少说废话,识相的赶紧交出钱来,否则……”

  “就别怪我们黑风帮不客气了!”

  只见在人群最前列,赫然站着两名虎背熊腰的黑脸汉子,态度极为恶劣。

  听闻这话,刘氏满脸通红地喊叫道:“你们这群目无王法的畜生,我家明明只借了几钱,怎么到你们嘴里成了上百银两!”

  似乎是为了证明什么,刘氏还又拿出了一张带着手印的字据,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某年某日她借了黑风帮几钱,哪可能涨到百两去?

  分明就是这群人在故意刁难她们母女俩!

  不出所料,那领头的汉子嘴角扬起冷笑:“那又如何?也不打听打听我黑风帮,你一个山野村妇又什么资格讲理,还不赶紧拿钱!”

  “我们真没有那么多钱。”刘氏十分无助的看了周围一眼,却没有街坊邻居敢上来帮忙。

  这帮街坊哪个不晓得黑风帮的诨名?

  且有传闻称,在朝中也有为黑风帮遮风挡雨的大树,故而无论这些畜生犯下什么罪行,皆无人敢管制这群法外之徒。

  大汉嘿嘿一笑:“没钱也没关系,这样,只要你把自己嫁给老子,捎带着让你这乖女儿当个小妾,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哈哈!”

  随着汉子此话一出,周遭人也大笑起来。

  刘氏感受到言语间的羞辱,顿时面红耳赤:“你这色胚子,混账玩意!老娘就算一头撞死,也不会容忍你侮辱!”

  说罢,刘氏还朝他脸上狠狠吐了口唾沫。

  “找死!”

  领头汉子勃然大怒,用力撸起了袖子,抬手便要向刘氏打去。

  只是还没等大汉动手,霎时,一个宽大的巴掌突然出现,迅速扇向大汉的脸颊。

  “啪”的一声,大汉脸上瞬间多出了个血色掌印。

  一时间,周遭一片死寂,均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忽然出现宋青。

  一直以来,宋青都是一个文文弱弱的书生性子,岂料今天居然敢动手打人。

  “玛德,敢打老子!”

  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大汉猛的爆起,就要对宋青松手。

  谁知宋浩然却不闪不避,突然开口呵斥道:“你算什么东西,也不瞧瞧爷爷是谁!”

  “嗯?”

  只见宋浩然眼中掠过寒光,字字铿锵道:“我乃当朝董占军老将军之婿,连文武百官都对我岳父敬仰称赞,你不过一无赖泼皮,竟然到我宋家门前来耍横?莫不是嫌命长了!”

  此话一出,当时满堂震惊。

  宋浩然所言不错,以董占军的资历放到这大宋国,就算是李太后也不敢挑出不是,这汉子哪来的勇气敢跟他叫板?

  “董家女婿?宋青?呵呵,我看未必吧。”

  大汉听了董占军的威名,虽然没有继续动手,但也没丝毫害怕的意思。

  “不是都说董家大小姐已经逃婚了吗?还说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你这么个窝囊废!现在闹得可是满城风雨啊。”

  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领头汉子的话顿时给大伙浇了盆凉水,看样子他们也听说了这个传闻。

  宋青不光背着赘婿的名头,还被没过门的妻子以逃婚羞辱,他算什么董家女婿!

  同时,刘氏听到这话,更是脸色一白,身形摇摇欲坠。

  “儿啊,这,这事可是真的?”

  对于这门婚姻她这个当母亲的本来就不同意,谁承想会闹到这么一出,岂不是让宋家更为颜面无光?

  宋浩然却不以为然,因为他早已想好了说辞:“母亲不必介意,那不过是些街角传闻罢了,既然董老将军已经将怡萱许配给我,便没有悔婚的道理,况且怡萱不过是去庙里烧香回来迟了些,才被有心人利用借机生事。”

  他这一番说得可谓是滴水不漏,周遭那些零散的讨论声也及渐渐平息。

  宋浩然不怕别人戳穿自己,因为除了董家上下,外人根本就不知道真实情况,何况有董占军老将军的名声在,这些黑风帮的杂碎断然不敢再在这里耍泼放肆。

  果不其然,随着宋浩然这镇定自若的解释,那领头汉子顿时生出了怯意。

  别说是董占军老将军了,就算是董家这块招牌都不是他一个混混敢染指的。

  况且宋青就算再无能,也是董老将军亲口承认的女婿,有整个董家上下为他撑腰!

  汉子眼神闪烁,同时心念道:正是如此,左右我也是替来收账的,用不着惹上董家这尊庞然大物,就当无事发生过。

  想及此,他也渐渐放下了架子,不过嘴上依旧不饶人:“宋青,你不过是个吃软饭的赘婿,还做梦有董家给你挡风遮雨,真是可笑。”

  宋浩然咬紧牙根,双拳莫名握住。

  正如这汉子说的那般,现在他家中一贫如洗,自己也沦为了董家的笑柄,哪怕是碰上这么个泼皮无赖也没有什么办法应对,还得仰仗着董老将军的威名来唬人。

  不料那汉子还有后话:“念在你是董家女婿的份上,那本大爷也就既往不咎了,但这钱可不能少了,限你一月内凑够一百两白银送到我黑风帮,怎样?这不是难事吧?”

  “不过,到时要是还不了……哼哼,话可就不像今天这么好说了!”

  一百两白银?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要知道在这大宋国,就算是一两银子放到后世都得值个上千块,一百两换算是人民币就是整整十万,寻常人家哪能受得了?

  “你,你欺人太甚!”

  情急之下,刘氏想要去讨个说法却被宋浩然一把拦住:“母亲,这事你不用理会,我自有办法。”

  宋浩然口中的对策,就是即将到来的乡试,他倒是想瞧瞧等自己名字上榜时,这黑风帮还敢不敢问自己讨要钱财!

  “我们走。”汉子狠狠瞥了他一眼,随后带着人离开,乡民们也渐渐散去。

  茅草屋再度恢复宁静,宋浩然却是眼泪纵横,慌不迭跪下给刘氏磕了三个响头。

  “孩儿不孝,竟让母亲蒙羞,恳请母亲怪罪。”

  “你,你这是做什么?快点起来。”

  刘氏真是有激动又无奈,连忙和宋灵儿一起搀扶起了宋浩然,心里却泛起了暖流。

  “今日若不是你,母亲还不知该怎么办呢。”刘氏一边为宋浩然擦去泪水,一边对他又是关切问候,“在董家可还好?”

  “这……”宋浩然迟疑片刻,刘氏这个做母亲的哪还能不晓得儿子受了委屈?

  “既然已回到家了,就不要再挂念董家那些是非,母亲为你烧桌好菜为你接风洗尘。”

  宋浩然心思一沉,实在不忍心让刘氏难过,忙安慰道:“母亲放心,我与怡萱虽不说两情相悦,但也不会辱没我宋家名声,待到乡试开考,孩儿定会考取功名振兴家门。”

  听见这番话,刘氏眼角忽然变得湿润了。

  过去宋青也曾说过相似的话,只不过她并没有当真,但由宋浩然嘴里说出来,却不知不觉地让人十分信服。

  “好儿子,若是你父亲还在世,肯定也会为你这鸿鹄大志庆幸自豪,母亲也欣慰得很。”

  宋浩然微微颔首,也替母亲拭去了眼角泪珠,转而又看向了一旁的妹妹。

  按照宋青留下的记忆,他妹妹宋灵儿自幼体弱多病,这其中也与吃一顿少一顿不无关系,宋浩然自然要多加关爱。

  “灵儿,身体如何了?”

  “多谢兄长关心,我……已经好多了。”

  宋灵儿点了点小脑袋,话虽这么说,声音却十分虚弱:“只要再服几味药,灵儿也就不必让母亲和哥哥担心了。”

  宋浩然和刘氏面面相觑,都知晓宋灵儿是在佯装出健康的模样,实际身子骨虚弱得紧。

  赶紧摸出兜里仅剩的几个碎银子,宋浩然塞进了刘氏的手中。

  “母亲,这些钱你先拿着,给灵儿找个好点的大夫医病,切莫耽搁时日。”

  “虽然只有几两银子,不过母亲请放心,我在董家衣食住行都有仆人照料,也无甚用到钱的地方。”

  宋浩然这一番话说得刘氏鼻头一酸,点点头接过了那点碎银,不过她到底还是又拿出了几颗,放回了儿子手里。

  “青儿,母亲晓得你孝顺,只是你身上不能没钱,这几两银子足够给灵儿看病了。”

  面对母亲的关怀,宋浩然默默叹了口气。

  虽然他在董家里衣食无忧,却没有什么钱财的来源,就这点散碎银两还是过去宋青给人挑水抄书挣来的,的确是极为不易。

  “多谢母亲。”

  宋浩然伸手接过,盘算着离开时再找个机会放下来,省得刘氏再和自己推脱。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啊!”刘氏笑着拍了拍他的手,直言道:“你这一回来,咱们家才算有点了生气,有了个家的样子,我和灵儿总是有点孤零零的意思。”

  “快进屋,今天母亲便好好招待下你。”

  宋浩然微微颔首,随着母女俩一起走入茅草屋,之后一起拾掇起来。

  待到中午时分,刘氏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粥和青菜走到了桌边,似乎是为了让宋浩然补补身子,还特意从哪讨要了两个鸡蛋。

  “娘,今天怎么有鸡蛋了?”

  宋灵儿一瞧见立刻眉开眼笑,仿佛这鸡蛋在她眼里比猪肉还要美味珍贵,足以见得母女俩已经许久没有开荤了。

  “去去,你这孩子莫要瞎说。”刘氏老脸一红,生怕让宋浩然担心忧虑,连忙添补了一句,“青儿,你且尝尝为娘的手艺如何?”

  宋浩然心思缜密,很快就从宋灵儿话中判断出了真实情况,于是便顺水推舟地拿起了一个鸡蛋,剥开递了过去。

  “灵儿年纪小,正是补身体的时候。”

  “谢谢哥哥!”

  宋灵儿笑着接过,不料却遭到了刘氏的埋怨:“青儿,娘这是专门给你买的,你怎的给了妹妹吃?”

  “娘,您不用担心儿子,这鸡蛋在董家要多少有多少,儿子早就吃腻了。”

  宋浩然边说着,边又剥开了另一个鸡蛋放置到刘氏面前,经过他一番好心好意地劝说,母女俩这才开口吃了起来。

  虽然宋浩然嘴上这么说,实际情况却截然相反,在董家里也就那个仆人待他还好,平时他吃用的饭菜和下人无异,哪里会有什么鸡蛋?

  不过他这一回来,宋家上下也洋溢着温馨的气息,就连这破旧的茅草屋也不似地窖那么冷冰冰了,温暖的是人心。

  用餐过后,宋浩然又和母亲妹妹交谈了一阵,最后在黄昏过后匆匆返回了董府中。

  待到日落之后,街上人丁稀无。

  唯有董府大院的偏门处,有了些许动静,隐隐中还有几个细碎的谈话声。

  “小姐,您慢着点。”

  “无妨。”

  只见在一辆别致小巧的马车旁,候着一名低头的丫鬟,态度甚是恭敬,此刻她正用右手搀扶一名女子下车。

  女子身段苗条,远远一看,容颜也十分秀丽。

  她,便是那闹得满城风雨的董家大小姐——董怡萱。

  自那日离开董家起,她就打定了主意不再回来,没想到因为大哥董川的一纸劝告,终是又心软连夜赶回,生怕给父亲和董家蒙羞。

  一走入门前,就见那日伺候老夫人的丫鬟赶来:“小姐。”

  董怡萱微微颔首道:“母亲她……”

  “小姐您放心,老夫人已经睡下了,大爷他奉命去宫中守禁,三爷还在外。”

  听闻这话,董怡萱秀眉微蹙地嗯了一声,便默默走入了董家大院里,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意味着她明日要去找母亲说明缘由。

  可一想到母亲要责骂自己,以及父亲对这门婚事的态度,董怡萱就怎么也抬不起精神来。

  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无奈地问了句:“采儿,那宋青现在何处?”

  采儿是伺候董怡萱的丫鬟,她知道小姐虽然做出悔婚之事,心里却顾及着董家颜面,尤其是知道宋青因自己而几近醉死后,便更是内疚。

  采儿如实答道:“小姐,姑爷她……”

  “休要再提这个称呼!”

  宋怡萱内疚归内疚,但这次回来也并不会承认宋青是自己的丈夫。

  “是。”采儿吓得弯了弯腰,知道自己多嘴,“那宋青整日在院里游手好闲,除了回了趟家外,倒也没做什么。”

  董怡萱点了点头,又眉头紧锁道:“带我去见见他,有些话还是说开了好。”

  对于董怡萱不冷不热的态度,采儿伺候了她这么久,早已是心知肚明,连忙头前带路匆匆来到了那间茅草屋。

  瞥见那破烂不堪,比狗窝还要不如的地方,董怡萱眉宇间闪过惊讶,不过因为本来就厌恶宋青,此刻她并没有多少同情之意。

  眼看离那茅草屋越来越近,一阵中气十足的朗读声突然响起在她耳畔。

  “他还在看书?”

  董怡萱有些惊讶。

  如今已经到了宵禁时段,别说那私塾里了,就连街上也没几个人影,这宋青怎么偏偏会在如此时候刻苦用功?

  董怡萱不禁有些疑惑,她犹然记得印象中的宋青是个碌碌无为的平庸之辈,仅仅靠着祖上积德生了副好皮囊,却又因为家道中落而永无出头之日。

  反观董怡萱,一直以来便是城中赫赫有名的才女,自幼熟读诗书百篇,经文注释更是信手拈来,宋青与之完全不能相比。

  可眼下这读书声,却让董怡萱对宋青的看法有所动摇。

  “小姐,我去替您叫他……”

  说罢,采儿就要去叩宋青的门,却被董怡萱一把拦住摇头阻止,随后便离开了去。

  而茅草屋里的宋浩然啥也不知道,此时他正在抱着书本犯困。

  他读书,单纯是因为睡不着解闷,况且他本来就是为了参加乡试,通读几遍也没什么坏处。

  经过宋浩然的研究琢磨,总算拿捏清楚了大宋国的科举制度,他对此次乡试的把握更大乐一些。

  这科举制度内容和形式都与明清科考相似,不过也有几处改动。

  就拿会试与殿试来说,宋朝不光将二者的时间拉近了不少,内容也和国情相贴近,更是设置了糅杂二者内容的国考作为基准。

  好在宋浩然满腹经纶,区区几道科考也难不住他,就是内容冗杂繁多了些。

  ……

  由于不用请安,宋浩然一觉睡到中午,第二天午时用饭时,才被仆人唤醒前去大堂,迷迷糊糊中从出了茅草屋。

  宋浩然踏入大堂,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董怡萱。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宋浩然愣了愣,只是很快,他心中的疑问,便彻底被惊艳取代。

  诗经言: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董怡萱,也差不多是这样子了。

  可惜,漂亮归漂亮,但当着众人逃婚这种事,可是间接害死了宋青。

  就这点来看,宋浩然心底还是有些膈应。

  随意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只见桌上早已摆满了丰盛的菜肴,可他很快就瞧出了端倪:这么大一席饭菜,却唯独没有他落脚的地。

  这董家是要我站着吃不成?

  宋浩然心中有数,猜到了是董家人给自己下马威,他嘴角泛起轻蔑的笑容,大大方方走到了人群当中。

  此时董家大半人在等着看他出糗,而董怡萱也在偏席默不作声,似乎不在乎宋浩然的处境。

  不料她漠不关心,宋浩然却自顾自搬了张椅子,放到了董怡萱的一边,甚至还拿起了筷子。

  看见这一幕,董家上下同时露出惊诧之色,尤其是稳坐当中的董老夫人,更是脸色唰一下就拉了下来,端是对宋青百般嫌弃。

  而与他临近的董怡萱,更是一头雾水:这宋青怎么如此厚脸皮?

  董怡萱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一名青年看不下去了,摔下碗筷呵斥道:“放肆,宋青谁给你的胆子?”

  那怒发冲冠的白脸青年名叫董聪,正是董占军老将军的三子,亦是董川与董怡萱的小弟,平日里在城中花天酒地,俨然是名劣迹斑斑的纨绔子弟。

  面对董聪的谩骂,宋浩然却很是坦然,甚至笑道:“三弟有何事?”

  “呸,你也配唤我三弟?”

  “好端端的,三弟因何而生气?”宋浩然故作替他担忧的样子,无奈道:“莫不是去醉香楼被小娘子婉拒,还是去赌坊输没了银子,又或者……”

  宋浩然的每一句话都正中董聪心坎,偏偏他本人还不拿着当回事儿,正放肆地用筷子往嘴里塞东西吃,分明是故意讽刺董聪。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董聪一听就急了,虽然外面风言风语不少,但董老夫人整日在府中养尊处优,可从来没听过这些传闻,况且她本人最恨这种登徒浪子,听完宋浩然的话果然脸色骤变。

  想及此,董聪赶紧给老夫人解释:“母亲,你切莫听他胡言乱语,我可从来都不知道这种地方,孩儿最爱的事就是访大川游山水!”

  宋浩然心中冷笑,嘴上却支持道:“三弟所言不错,我相信他的为人。”

  “嗯?”董聪愣了愣,不明白宋浩然揣着何种意思,只得借坡下驴点头称是。

  只见宋浩然拿起一个饼子塞到嘴里,感叹道:“都说董家置办的点心美味,我吃着还不如赌坊里的脆香花生米,这要是喝上两壶烧酒,那滋味直教人食指大动。”

  “你懂个屁!”董聪想都没想就反驳道:“赌坊里那点破东西,连猪下水都不如,你要说他们的特色,烧酒还成,花生米算个什么东西?”

  此话一出,宴席顿时没了声音,再看老夫人脸上已经是惊骇无比。

  董聪脑子嗡的一声,这才明白自己掉进了宋浩然布置的圈套,如今他已经是百口莫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唉,果然还是三弟品尝天下美味,经验着实比宋某丰富。”宋浩然抱拳表示甘拜下风。

  殊不知他的这番动作,已经彻底让老夫人颜面尽失,整个人也气得发抖,难怪平时她向旁人夸赞自己小儿子董聪有多爱好风雅,别人都是笑而不答,敢情就她被蒙在鼓里。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