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玄幻 → 圣灵星尊秦烈沐悠然小说

圣灵星尊秦烈沐悠然小说

秦烈 著

连载中免费

《圣灵星尊》的主人公是秦烈、沐悠然,这是一本异世玄幻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当他终于明白,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那就只有拳头比别人更硬,打到他们心服口服为止,只有用力量才能捍卫尊严。秦烈毅然的带着宿命星盘踏上了成神之路,用鲜血谱写出一段永世不朽的传奇。

353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18

在线阅读

《圣灵星尊》的主人公是秦烈、沐悠然,这是一本异世玄幻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当他终于明白,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那就只有拳头比别人更硬,打到他们心服口服为止,只有用力量才能捍卫尊严。秦烈毅然的带着宿命星盘踏上了成神之路,用鲜血谱写出一段永世不朽的传奇。

免费阅读

  一肚子坏水的张禄见夫人倒地,大口呕血,顿时无名火起:“秦烈,你敢打我夫人?”

  恶妇虽然倒地,可毕竟秦烈没想着要她的性命,是以脚上的力道并不足以致命,不过也十足够受的,这一脚下去,连隔夜饭都吐了个干干净净,爬在地上,恶妇撒起泼来,两只手直拍地面,指着张禄大叫道:“死鬼,你就看着他打我啊,你要是不给我打回去,我就不活了,呜……”

  见恶妇要死要活的样子,张禄脸上泛起一层煞气,一股淡淡的灵气在体表波动了起来。

  张禄十五岁便到了秦家,又是张兰君的表亲,也曾经得过一些秦家的修炼法诀,花了三十多年的时间才练到灵虚一层,虽然他的天赋也就如此,不过经过几年的修炼总比普通人强上一些,此刻见夫人被打,当即运起了《紫阳诀》心法,一副作势欲扑的样子,指着秦烈骂道:“臭小子,别以为你是秦家的少爷老子就不敢动你,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从降生的那天起,十几年来的屈辱,家族的里里外外,从来没有人给过自己好脸色,兄长的责难,他能忍也就忍了,可就算如此,平素里的下人们也不敢做的太过份,但今天,被两条狗咬了一口,秦烈当然不能容忍。

  狗乱咬人,就要打到它们服帖为止。

  看着张禄,秦烈面沉似水,城府极深的他望了望张禄,冷笑道:“怎么?你们还敢却手?”

  “怎么不敢?秦烈,你别自欺欺人了,秦家上下谁不知道你是个货真假实的废物,一个连下人都不如的废物,打了又如何?”

  说话间,张禄沉腰坐马,双拳探出,灵气激荡,蹬蹬蹬扑向秦烈,一边跑还一边骂道:“废物,今天我就把你打的满地找牙,看你还敢不敢嚣张。”

  “死鬼,骂的好,好好教训教训他。”恶妇还在后面叫嚣。

  “看招。”蓄势已足,张禄一记老拳打向秦烈的面门。

  四下里的伙计都是见识过张禄的身手的,又早已听闻秦烈是秦家的废物,有的瞪起了眼睛试图不想错过狗打主人的好戏,有的于心不忍的干脆把头扭过去不敢再看,总之,神态各异。

  张禄的话已经深深的触及了秦烈的底线,然而越是愤怒,秦烈所表现出来的神态就是越是冷静。

  如果说换作三个月前,他有可能对这一带有玄技色彩的拳法套路升出些许忌惮的心思,但自从突破到灵虚二层,他的体力、视力、听觉、悟性乃至反应速度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张禄这一拳在他眼里慢的就像蜗牛在爬。

  见张禄不知好歹的一拳打过一为,秦烈不再客气,右手陡然伸出,食中二指一挑,不远处的水井中,一道水箭嗖的一声飞了出来,直指张禄的肩头射去……

  “噗!”

  以拳脚对法术?

  张禄不输才怪呢……

  就听小院中一声闷击传来,张禄怪叫了一声,捂着胳膊整个人都飞了出去,砰的一声狠狠砸在了还未爬起的恶妇身上,两个人抱作了一团,汩汩的鲜血顺着张禄的肩胛流了恶妇全身。

  众伙计还以为秦烈必败无疑,结果一看这结局,全都傻了眼。

  此时张禄的肩膀上出现了一个拇指粗细的血洞,鲜血汩汩的流出,脸色苍白的跟一张白纸似的。

  院子里突然安静下来了,除了张禄的怪叫,就连恶妇都震惊的闭上了嘴,众伙计们一个个看着秦烈就像看着一个怪物,心里还不住在想:这不是法术吗?秦烈不是废物吗?他怎么会法术?

  张禄也疑惑,可是现在他没有机会思考,秦烈这一下并没有留手,而是瞄准了他肩膀的要害,一条手臂直接废了,痛的满头冷汗,在地上来回打滚,一干伙计吓的腿肚子都在转筋,眼神再也不敢正视秦烈了。

  这也难怪,就算是此刻秦风来了,也未必相信十几年来在秦家忍辱负重的小兄弟居然有这般狠辣的手段。

  废了张禄一条手臂的秦烈,从头到尾眼睛都没眨一下,眼神冰冷的就像一头饿慌的野狼,凶残、灭绝人性。

  “踏,踏!”

  轻轻抬起脚步,秦烈慢慢的走向张禄和他的夫人,目光中,冷若寒霜、杀机迸现。

  到了近前,恶妇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的,巨圆的使劲的往后蹭:“你……你想干什么?”

  秦烈伸出一只脚,毫无怜悯之意,慢慢的踩住了张禄受了伤的肩膀上,足下巨力狂涌喷薄……

  “啊……”

  剧痛蔓延着全身,张禄忍不住惨叫了出来,凄厉的叫声,听的院内每一个人心里都在发毛。

  四周的伙计,看着秦烈嘴唇都白了,这个小少爷,原来是个狠人呐。

  别看恶妇先前飞扬跋扈,自打见识了秦烈无比冷酷残忍的手段,吓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秦烈慢慢蹲了下去,体重加上脚下的力道让张禄痛的差点昏过去。

  技不如人,张禄大声求饶:“别,别,别踩,小人错了,小人再也不敢了。”

  “狗东西,你们给我记住了,我是来帮忙的,不是让你们侮辱的,我是秦家的少爷,这一点你们改变不了,张兰君也改变不了,再惹我,下次摘了你们的脑袋……”

  秦烈说完,冰冷的瞳子闪过一道怪异的目光,起身的同时脚下猛用了些力道,众人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咔嚓嚓”的脆响,那张禄嗷的一声,直接昏死了过去。

  众伙计战战兢兢的看了一眼张禄的肩膀,这一脚,粉碎性骨折了,小少爷,够狠。

  秦烈狠狠的瞪了一眼恶妇问道:“现在告诉我,我住哪?”

  恶妇望着秦烈咽了咽口水,打着哆嗦道:“住哪……都……都行……”

  “二子,给我找间上好的厢房。”秦烈一扭头,捡起布包跟着二子离开了。

  众伙计这才松了口气,等到神经松懈下来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全身已经像落汤鸡一样了。

  ……

  二子很机灵的给秦烈找了一间最好的厢房,严惩了两个恶奴,秦烈的内心并没有释快的感觉,反而陷入了沉思之中。

  修真界,是一个无情的世界,单单是秦家便恶狗当道,看来还真不能当好人,这些狗东西,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就不会尊重自己。

  张禄醒了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找秦玉告状,秦玉的实力是灵虚三层,比自己厉害很多,看来这段时间要好好修炼了,就算修境方面没办法赶超秦玉,法术方面也要占得先机。

  人小鬼大的秦烈平素不吱声不言语,实则有着同当下年纪并不契合的极深城府,他知道这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想不被人欺凌,就要有非常的手段,眼下除了努力之外,他没有退路。

  “我的修为刚刚突破二层,想达到灵虚三层,短时间是不可能的,好,我就先修炼水箭术,只要把水箭术练的炉火纯青了,未必会比秦玉差,至于玄技,可以先放一放。”

  修真界,修真者总共两种攻击手段:玄技、法术。

  玄技可以概括为拳脚、身法方面的功夫,以灵气带动身体,用招式迎击对手,是直接有效的近战手段,而大部分玄技都是练体的法门,帮助修真界壮大肉身。

  秦家的祖传秘籍《紫阳诀》中自然有玄技介绍,但多半都不强大,即便用来练体,效果也不十分显著。

  相反,《紫阳诀》更擅长教人如何运用法术战斗。

  别看秦烈天赋糟糕,可他的智商却不低,研读了《紫阳诀》多年,老早便看透了这一点,所以一直以来,他修炼《紫阳诀》的时候都是重法术而轻玄技的。

  当然,也不能说玄技毫无用处,事实上修真者可以修炼的功法并没有严格的限制,而每一个修真者至少都会练习一种玄技增强肉身的修为,用来增强肉身力量,可是灵气不够精纯,修炼玄技的效果也不大,故尔秦烈暂时将玄技搁在一旁。

  再来便是法术,法术是每一个修真者必须掌握的攻击要领,以自身灵气配合元神,控制五行元力拟物化形、模仿自然天象、产生自然力量的方法和技巧。

  施展法术需要口诀配合灵力,施法时间存在冗长的间隙,每个人对法术熟练度掌握的不同,施法的时间也截然不同。

  别看秦烈能轻而易举的击败张禄,其实他的施法时间还是过于漫长了,相较于实力到了灵虚三层的秦玉,无论是灵力强度还是对法术熟练程度都差了一大截。

  当然,秦烈并没有因此灰心,反而更加坚定了勤奋修炼的信心,他相信,只要自己肯努力,一定能超过秦玉。

  心有所想,秦烈马上付诸于行动,专注的修炼驱物术和水箭术两门法术。

  修真者除了天赋,勤奋同样是决定一个人强大与否的关键因素,以前秦烈不能修炼法术,现在则不同,水箭术虽然低级,但若是练好了一样也能化腐朽为神奇。

  而比起勤奋,他相信秦家上下,连二哥秦风和大哥秦德也不一定比自己更疯狂。

  ……

  时间如流水,很快,秦烈来到药庐里已经七天了,这七天,他一点帮忙打理生意的念头都没有,一直待在房间里修炼,一日三餐由“二子”送到房内,时间就像海绵挤水似的全部用来修炼法术,两门法术日渐成熟,七天的时间不长,凭借着秦烈废寝忘食的劲儿,水箭术被他练的炉火纯青,施法速度越来越快。

  也正因为他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中,再加上初来乍到的那天表现狠辣的震慑,店里的伙计也乐得这位小少爷不出来管这管那。

  张禄夫妇一直没有动静,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张兰君的娘家正巧赶上近日祭祖,带着秦玉秦昭回外地的老家去了,距离虽然不远,但没有个三个月也赶不回来。

  正好,利用这个三个月的时间追赶秦玉的修为,确保自己的安全。

  感受着水箭术日益精进,秦烈并不满足,修炼越是到后面就越是困难艰辛,现在他体内的灵气已经精纯到足够发出五发水箭,可这远远不够。

  这天,二子来送餐,秦烈忙把他叫住了:“二子,关门,我有事问你。”

  “是,小少爷。”二子为人很机灵,年纪也跟秦烈相仿,但毕竟那天秦烈的表现太过惊悚,二子每次来都是战战兢兢的。

  合好了门,见二子站在原地发抖,秦烈笑着安抚道:“二子,不必害怕,你没惹我,我不会伤你,你问你,平素里,药庐的生意都包含什么?”

  二子畏惧秦烈,每问必答,足足小半个时辰,秦烈才把二子放出去。

  经过一番盘问,秦烈才知道秦家药庐的生意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秦家药庐小院的后面有个暗门,经过暗门有条小巷,可以通往东城另一个跨院,里面设有丹室、仓库、火房几大区域,家族的前辈就在里面炼丹,而这个跨院还能通往老宅,地形十分隐蔽,秦家弟子修炼用的下品聚气丹多半都是出自丹室。

  但是毕竟炼丹一道极难,一种丹药的炼制,成功率低的可怕,一个普通的修真者炼制一炉丹,假设打算炼十粒,十粒丹当中能有一粒成品丹就不错了,有的甚至几炉丹都未必能成功一粒。

  一粒丹药又能干什么?

  不过是给那庞大的紫府空间凭添一缕微不可察的灵气罢了。

  修炼是需要花费时间的,如果用丹药换算,那就是成千上万。

  秦家弟子众多,如何满足自给自足?

  于是秦家就开了这间药庐,平日里施诊放药,背后却联系汴京县城周边地区的修真者,大肆的收购丹药,无论什么丹,只要给出合理的价格,一律收购。

  对于一个三流世家来说,下品聚气丹这种低级的丹药恰恰是日常所需。

  经过一番询问,秦烈顿时明白为什么五房一直抓着药庐不放了。

  在城中收购丹药,间或扣下一批丹药暗中让秦玉和秦昭服用,那还不一日千里吗?

  这样算起来,秦玉以二十五岁的年纪踏入灵虚三层,也不算天赋异禀,根本就是平庸至极。

  秦烈的水箭术不能再娴熟了,要突破实力,只能从丹药方面下手。

  当然,秦烈也没有足够的灵石去买,庆幸的是,药庐的伙计正好负责将丹室中的废弃丹药销毁,二子正好是其中一个,知道那暗门打开方法。

  从二子旁敲侧击问出丹室暗门的打开方式,秦烈以视察为找到了暗门,打开走进小巷,沿着小路找到了火房。

  当然,初来乍到的他还没有资格进入丹室,不过从小巷到火房这一段因为没有储藏丹药也不设专人看管,火房是一个黑漆漆的屋子,每天除了戌时没有人出入,秦烈偷偷走了进去,果然看见房间的正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火炉,火炉里面柴火还没有点燃,但是在角落里却是堆着一些黑乎乎的丹药。

  废丹!

  秦烈眼前骤然一亮,足足好几千粒,这么多废丹要销毁准备用火炉焚毁,真是浪费……

  秦烈见四下没人,索性脱下了衣服包了一个包裹,装了几百粒废丹悄悄的离开了火房。

  回到房间里,马上付诸行动——提纯丹药。

  神秘星盘他只用过一次,但每每运转《紫阳诀》心法的时候,神秘星盘都会跟着成长,灵气不断增强,这让秦烈有个预感,那就是神秘星盘可以随着不断修炼而逐步成长。

  上一次,误打误撞之下神秘星盘将他服下的一枚下品聚气丹变成了中品聚气丹,令他一举突破到了灵虚二层,如果再弄一些这样的丹药,自己修炼的速度肯定会大幅度的提高。

  想到这,秦烈再不犹豫,随手拿起了一枚丹药,双手捧起,放在了双膝上,盘膝坐好。

  他不知道神秘星盘将如何控制,只能按照上次的办法,运转《紫阳诀》心法。

  心法运起,秦烈的身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白光,这是修真者聚集灵气的表现,天地间自有灵气存在,修炼的时候,利用心法牵引看不见摸不着的灵气,聚汇于一身,并导引至紫府丹田,壮大元阳,谓之修行。

  一门功法的高深与否,将决定汲取天地灵气的速度和质量,去陈出新、弃糟粕而取真华,修为便可与日俱增。

  随着《紫阳诀》心法的运起,秦烈身上的白光越来越亮,灵气运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秦烈同时施展内视术,专注观察神秘星盘的变化,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体内二十八颗金星真的随着周天慢慢旋转了起来。

  经络是身体是一个大循环,灵气运转将会流过四肢百骇全身每一个角落,神秘星盘开始从手掌中流过,每次流过,都会带走废弃丹药的一些杂质。

  这个发现让秦烈惊喜莫名。

  世上之所以有废丹,就是因为杂质过多的缘故,导致丹药药性不足,对人体产生危害,于是称之为废丹,反之就是成丹或者高级丹药。

  神秘星盘能带走杂质,对丹药进行提纯,废丹到了自己的手里有可能变成修真界人人欲求不满的纯品丹药,哇塞,发达了。

  有了这个发现,秦烈莫名的激动了起来,静下心来专心致志的对丹药进行提纯。

  可惜,世上的任何事都不会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这不,当第一枚废丹经过长达半个时辰的提纯之后,噗的一声,突然化成了一小撮药末,让秦烈心中那团刚刚燃起的兴奋之火像是被浇了一盆凉水似的熄灭的一干二净了。

  不过秦烈没有失望,也没有着急,反正废丹还有很多,只要方法正确,不怕不成功。

  一边劝慰着自己,秦烈休息了一小会儿,马上展开第二轮提练。

  一次、两次、三次……

  一次次的失败让秦烈越来越灰心,可他就是有股不服输的冲劲,不成功就一直提纯,直到提纯到第十八枚废丹的时候,一道精润的灵黄丹气陡然射出,闪的秦烈瞳孔都为之一变。

  “成功了……”

  紧闭的房门里,灵黄丹气充盈的光彩在厢房中显得格外的耀眼,下品聚气丹去杂除秽后散发出一缕缕萦绕鼻息的香气,香气甚至直达房梁,袅袅蒸腾,余香不断……

  望着手心处从黑乎乎的丹丸蜕变成绽放着灵黄色彩的下品聚气丹,秦烈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神秘星盘果然可以对丹药进行提纯,将废丹变成灵丹,好的能力啊。

  惊喜之下,秦烈兴奋的手舞足蹈,足足盏茶的功夫之后才恢复平静。

  既然明白了神秘星盘的用处,以后就不用再为丹药的事发愁了?

  他将所有废丹都取了出来,逐一提纯,直到三天之后,才筋疲力尽的停了下来。

  整整三天,秦烈将近百枚废丹进行了仔细的提纯,然而成功率却是不高,一百枚废丹当中,他只提纯出三枚下品聚气丹,成功比重占百分之三,这甚至比炼丹的概率还要低。

  炼丹一炉十粒能出一粒,一百粒出十粒,占百分之十,可是提纯,只有百分之三。

  虽然数量少了一点,秦烈也没灰心,毕竟家族中的同辈人一个月才能得到一枚下品聚气丹,自己三天就提纯出三枚,已经比别人占有很大的优势了,而且秦烈相信,自己提纯的速度慢、成功率低,一定是对神秘星盘的驾驭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这个局面可以随着对神秘星盘的加深了解之后发生转变。

  眼下自己在家族的地位太低,父亲连正眼看自己一眼的想法都没有,要改变这个处境,只有更加努力才行。

  秦烈时刻提醒自己,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门里,近乎疯狂的提纯下品聚气丹。

  还别说,一个月后,秦烈提纯丹药的能力大大见涨,以前他一天只能提纯出一枚丹药,现在一天至少能提纯出二枚,状态好的还能提纯到三枚,成功率上涨了不止一倍。

  一个月后,秦烈给丹药提纯的能力不仅提高了,就连水箭术也渐渐精纯了,虽然还做不到一息瞬发的程度,但施法的速度比以前又快了一些。

  第二个月,秦烈攒下了大把的下品聚气丹,基本上可以保证一天吃五粒。

  在修真界,每一种丹药的摄入都有严格的规定,丹药因品质不同、个人体魄不同,对每个修真者的滋补也是不同,熟话说是药三分毒,哪怕是聚气丹这种固本培元的灵丹,吃多了也有副作用,而根据修真界历代传授的经验,一种丹药每日摄入的数量最多不能超过九粒,否定,必自食恶果。

  当然,这只是针对那些提升修为的灵药而言,修真界之大,无法想象,丹药的种类也是五花八门,某些短暂提升实力,或者其它用途的丹药就不受限制了,而是有专门的服用方法和注意事项。

  此时的秦烈,已经积赞了好几十枚下品聚气丹,即便是每天五枚,也够他挥霍一阵子了,而且这阵子他每天都会偷偷的潜入火房偷丹,床底下攒了一口袋黑乎乎废丹,随时需要可以随时提纯,基本上不需要节约。

  当然,即使有了大量的丹药辅助,秦烈也没有得意忘形的去修炼新的法术,哪怕是最低级的,他也没有去涉猎,而是一门心思的修炼水箭术,毕竟样样通不如一门精,就算学了十种二十种法术,不能瞬间击败对手又有何用,到不如专心致志的学一门法术,力求做到快、狠、准,方才实用。

  整整三个月,秦烈没日没夜的修炼,先是《紫阳诀》以提升功力为主,吃完了定量的丹药就修炼水箭术,每天不练的精疲力尽,手脚抽筋,绝不罢休。

  挥汗如雨、疲惫不堪,这些都没有击倒意志坚定的秦烈,他的心里似有一团自强不息的烈火,正在熊熊燃烧。

  慢慢的,三个月就这样过去了……

  初春的复苏已然挥逝,眨眼三个月过去了,万物蓬勃生长,大地生机盎然,汴京城内外绿野青葱、花团锦簇……

  城东门外,两匹神骏宝马簇拥着一辆马车缓缓前行。

  “玉儿、昭儿,这三个月为娘见你们也疏于修炼,回去之后,可要给为娘争口气,千万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你们得学学秦风,不能总是让他在老爷面前得宠。”

  骏马上的秦玉秦昭满是不以为然,秦玉道:“娘,你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去表舅那取丹,一定不让娘失望。”

  张兰君脸上闪过欣慰的神色,正要夸奖,忽然,两个人影从东城门一路小跑的迎了过来,一边跑还边喊:“表外甥,你们可回来了。”

  “停。”秦玉勒住缰绳喊住马队,盯晴一瞧,不是张禄夫妇还能是谁:“表舅,你们怎么知道我们今日回府,你……”秦玉说到一半,才看见张禄的胳膊包扎着一圈绷带,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表舅,你的手怎么了?”

  一路跑来的正是张禄夫妇连滚带爬的跪在了地上,张禄的妻子撒泼大哭道:“表嫂,您可给我们两个作主啊,秦烈那小畜生,到了药庐就欺负我们,你看看张禄,胳膊都被他打断了,呜呜呜……”

  “你说什么?”

  稳坐在马车里的张兰君面沉似水,在丫鬟们的搀扶之下走了出来,秦玉和秦昭也纷纷马下,上前一看顿时怒不可遏,不过张兰君很是疑惑,张禄的实力应该不比秦烈差啊,废物秦烈是怎么把张禄打成这个样子的,这不合常理啊,于是她问道:“你说谁?秦烈?不可能,秦烈在秦家是出了名的废物,你连他都打不过?”

  张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述道:“表姐,您有所不知啊,那小畜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破到了灵虚二层,竟然学会了法术,我不是他的对手。”

  “废物。”张兰君恨恨的跺着脚,骂道:“他打伤了你之后呢,药庐的事插手了吗?”

  张兰君和张禄虽然是表亲,但她并不在乎张禄的死活,她最担心的,是她吩咐张禄在药庐里偷偷做的那些勾当,要是让人知道了她中饱私囊、将丹药克扣用在秦玉和秦昭的身上,秦一绝不大发雷霆才怪呢?

  张禄闻言一怔,刚要如实回答,张禄的妻子却是恶人先告状道:“表姐,那小畜生可不是什么善茬,这阵子在药庐里问东问西,我们怕他察觉出什么,没敢再克扣丹药,就等着您回来作主呢。”

  “愚蠢。一个秦烈就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张兰君听完脸色都变了,她太清楚自己的两个儿子的底细了,如果这些年没有药庐撑腰,秦玉和秦昭哪来的丹药突破灵虚三层,现在后路断了,张兰君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心念电转,张兰君转过目光看向秦玉和秦昭:“玉儿,你马上去药庐,给我好好教训教训秦烈那个小畜生,插手我五房的事,我要让他后悔来药庐帮忙。”

  “是。”秦玉早就迫不及待,闻言之下翻身上马,狼烟漫起直奔城内而去。

  ……

  药庐,西厢……

  淡淡的紫气光华在体表流转,仿佛一条条紫色的虹带游离在秦烈的身边,修炼法术会产生种种异像,而每一种心法表现出来的异像都不相同。秦家的《紫阳诀》是秦烈爷爷那辈留下来的,修炼的时候有若紫气氤氲,煞是好看。

  不过很快,秦烈念头一转,从体表折射出一道淡淡的水蓝色气晕,小小的房间里云水四溢、气雾蒸腾、盈光流转,好似一波潭水轻轻的荡漾……

  水箭术!

  心中默念着水箭术的法诀,一道水箭飞快的从旁边的茶杯中竖起一道水柱,然后嗤的带起一片水气,噗的一声将两指厚的白玉桌面射出了一个拇指粗细的窟窿。

  “两息!”秦烈兴奋的睁开了眼睛。

  水箭术虽然是最低级的法术,但是修炼起来因人而异,一开始的时候施法时间足足有五个呼吸的时间,十分漫长,当初他对付张禄便是先默念法诀,动手地时候才占据了优势。

  时隔数月,秦烈的水箭术已然大变了模样,不仅施法时间足足缩短了三个呼吸的时间,就连威力也变得大了不少,现在他的水箭术可以轻而易举的洞穿白玉材质的桌子了。

  果然还是大量服食丹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灵力越是雄浑精纯,法术的威力就越大,施法速度也变快了,现在可以修炼一些其它的法术了。

  秦烈兴奋的想着,正准备打开《紫阳诀》继续修炼下去,忽然房外传来一阵吵杂的叫骂声。

  “秦烈,你这个小畜生,给我出来。”

  木板房门毫无隔音作用,声音无比难听的穿透进来,秦烈的眼眸顿时为之一冷,他已经听出是秦玉的声音了,以前秦玉没事就欺负他、辱骂他,秦烈从未还过口,现在?秦烈可不是让人随便捏的软柿子。

  闻声之下,秦烈收了法诀来到了院内。

  药庐的后院此时已经站满了人,皆是闻讯赶来的药庐伙计,秦玉站在院子当中,张禄夫妇白眼朝天的跟在秦玉的身后,一副走狗鹰犬的模样。

  不用问,这是来找碴的了。

  秦烈早就料到了会有今天,只是没想到,秦玉竟然不顾颜面的直呼自己是小畜生,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目光渐冷间,秦烈也抛开了往日对秦玉的尊称,冷冰冰道:“秦玉,闭上你的臭嘴,别忘了你的身份!”

  “秦玉?”秦玉闻言先是一怔,随后失心疯般的笑了起来:“哈哈,秦玉?连九哥都不叫了,看来你这小畜生到了药庐本事没长脾气到是见涨,连兄长都敢辱骂了!”

  秦烈打量着嚣张跋扈的秦玉,眼晴里透着冰冷的寒霜:“兄长?你算什么兄长,一个飞扬跋扈的纨绔而已?”

  “你……”秦玉乍听,眼晴便是一瞪,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在秦家,秦烈就是一个乖宝宝,许多人都曾对他言语抨击,但秦烈从来都不会还口,然而今天,秦烈在他面前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不但语气强硬了,甚至但魄力都显得十足,怎么回事,难道实力精进了,变得目中无人了?

  可恶,就算修为突破了,也不过是二层而已,还敢跟我顶嘴?

  秦玉按不住邪火,寒着脸哼道:“好,你说我是纨绔,我就纨绔给你看,我问你,我表舅是你打的?”秦玉随手一指身后张禄喝问道。

  秦烈扬了扬眉毛:“没错,是我打的。”

  “你为什么打他,他是你的长辈。”秦烈大声斥责道。

  秦烈表情依旧冷酷,纠正道:“秦玉,你要明白,他是你的长辈,不是我的,而且这里是药庐,父亲让我来督官药庐、打理生意,没有亲殊之分,错了,就该打……”

  “混账……你凭什么说他错了,他错在哪了……”

  论口才,秦玉的确不是秦烈的对手,这都源于秦烈有理占先。

  秦烈道:“这你要问他,他做了什么,为什么挨打,在场的人都清楚。”秦烈说罢,目光怨毒的瞪向了张禄夫妇。

  被秦烈怨愤的目光看着,张禄的妻子情不自禁的脸红了一下,不过为了确保自己没有过失,张禄的妻子撒泼道:“我们做什么了?不就是没安排你住进上好的厢房吗?你也不打听打听,哪个到药庐的人不都是从低做起啊,再说了,老爷也吩咐了,秦家的子嗣到了地方都必须一视同仁,就算我们慢待了你一些,还不都是为你好,何况我们是你的长辈……”

  “你给我闭嘴……”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