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玄幻 → 焚天狂焰凌宇凌曦儿小说

焚天狂焰凌宇凌曦儿小说

凌宇 著

连载中免费

《焚天狂焰》的主人公是凌宇、凌曦儿,这是一本玄幻逆袭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在这个神秘的大陆上,修炼者之间都有一个心照不宣的传说。在这个传说里,有一种能让人变强的神秘力量。边城少年凌宇,执掌神焰走向大世界,平天下,定乾坤……

384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18

在线阅读

《焚天狂焰》的主人公是凌宇、凌曦儿,这是一本玄幻逆袭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在这个神秘的大陆上,修炼者之间都有一个心照不宣的传说。在这个传说里,有一种能让人变强的神秘力量。边城少年凌宇,执掌神焰走向大世界,平天下,定乾坤……

免费阅读

  离开凌府后山,凌宇直奔龙阳城内而去,要修炼,辅助药物就必不可少,被废之后,供给他的丹药已经断绝很久,只能自己偷着去买一些。

  颠了颠腰间的钱袋,十两银子,这是他仅存的一点钱了,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买到普通的聚元丹,也或者是好一点的普通丹药。

  至于有品级的丹药,可不是现在的他可以买的起的。

  由于口袋里的银子有限,城内太大的丹药铺他只能望而却步,前方不远处有一间中型的药铺,想了想,便直接走了进去。

  见有客人来,店内的一名年轻伙计连忙跑上前来笑脸相迎:“这位公子,您是要购买丹药吗?”

  凌宇对着伙计点了点头,便直接朝着丹药柜台走了过去,柜台里面,摆放着一排排的小瓷瓶。

  “公子您是要买凝元类丹药吗?看公子您的年龄也有十五六岁了,想必也一定凝聚了灵焰火种了吧?不如进说下您是几品火种,什么种类的,我来帮您推荐一下丹药如何?”

  店伙计十分客气的躬身站在凌宇面前。

  伙计的话,让凌宇稍稍有些尴尬,他虽然以前凝聚了灵焰火种,而且还是三品的天灵火种,可是现在……

  他犹豫了一下道:“我还没凝聚火种,这次正想购买一点丹药辅助凝聚火种……”

  “火种还没凝聚啊!”

  凌宇还没有说完,伙计便不屑的嗤笑一声,直接找来了两瓶丹药,道:“这瓶是养元丹,一瓶十颗,八两银子。另外这瓶是聚元丹,40两!”

  “聚元丹?40两一瓶?这么贵?”

  伙计白眼一翻:“喂,我说小子,没钱就别学人家来买丹药!该干嘛干嘛去吧,这里可不是穷鬼该来的地方!”

  狗眼看人低!

  凌宇忍不住瞪眼道:“谁告诉你我没钱?”

  伙计冷笑道:“有钱那就买啊!”

  “给你!”

  凌宇实在懒得再理这个家伙,直接丢给伙计八两银子,将伙计手里的那瓶标注养元丹的瓷瓶一把抄了过来,径直的朝着殿外而去。

  “天奇少爷,您怎么过来了?”

  还没出门,伙计一幅谄媚之色,身影就越过凌宇,对着门口处的一名年约十六七的少年点头哈腰、赔笑连连。

  那少年头结发髻,一袭白衫,长相也颇为俊美,一幅翩翩公子哥的模样,在其身侧,还依偎着一名极为貌美的少女。

  面对伙计的谄媚,少年看都未看,而是目光转向了正手持养元丹的凌宇身上:“凌宇?”

  伙计闻言,忍不住惊呼道:“他是凌宇?当年的龙阳城第一天才少年,凌家二少凌宇?”

  惊呼过后,才发现,两双冰冷的眼睛正在盯着他,顿时吓的连连闭嘴,拔腿后撤。

  “尹天奇?白牡颜?”

  两个人的出现,让凌宇先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这尹天奇十一岁凝聚四品烈焰刀火种,现在的修为也已经有了锻体境九重,即将突破到聚火境。在整座龙阳城的少年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不过在凌宇眼中,却不算什么,当年他凝聚灵焰火种的时候,这家伙还不知道在哪呢!

  不过这个白牡颜,他可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她的父亲与凌宇的父亲关系更是不错,两人也经常来往,凌宇8岁凝聚三品天灵火种之后,白牡颜更是成为凌府的常客。

  后来,在凌宇的帮助下,凌曦儿和白牡颜先后凝聚了灵焰火种,一个是四品冰灵火种,一个是四品牡丹火种,成为龙阳城少年之中的翘楚。

  为了答谢凌宇的帮助,白牡颜的父亲甚至亲自登门,与凌宇的父亲商谈两人订婚,成为亲家。

  不过当时,凌宇并未同意,在他心里,白牡颜和凌曦儿一样,都只是妹妹而已。

  奈何,白牡颜的父亲一次不成,几乎天天来游说,最终,凌宇的父亲凌长星便将此事应下了。

  不过这一切,仅仅只是维持了几年的时间。

  在凌宇十二岁那年,随着凌府巨变,父亲族长位置被夺,他也因此被废了,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白牡颜的父亲当众宣布与凌长星没有瓜葛,其女白牡颜,更是再未进过凌府大门,婚约之事,更是无人提及。

  “凌大天才,亲自来买药啊?”

  尹天奇戏谑的看着凌宇,嗤笑一声。

  凌宇却没有理他,而是看向了白牡颜:“没想到又见面了,看来你又找到了新欢了。”

  凌宇的话,让白牡颜那白嫩的脸颊,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冷道:“的确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不过天奇可不是什么新欢,而是真爱!”

  凌宇冷笑:“真爱?这份真爱恐怕不是你的,而是你父亲的吧?”

  “你!”白牡颜被戳穿了心事,一时语塞。

  尹天奇感觉到白牡颜异样,翩然道:“凌宇,这一切好像与你无关吧?何必如此讥讽挖苦?”

  “讥讽?挖苦?”

  凌宇摇了摇头,这种女人,还不值得,他也不想再多言一句。

  “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先行告退!”

  说着,便绕过尹天奇两人,朝着店外而去。

  “凌宇!你站住!”

  白牡颜突然低叱一声,话音一落,在药店门口,立刻有两名带刀护卫蹿了出来,横在凌宇面前。

  凌宇眼神之中寒芒一闪:“白牡颜,别得寸进尺!”

  白牡颜眉头一锁,对着两名护卫冷斥道:“下去!”

  这里可是龙阳城,除了城主卫队外,禁制一切武力,只要是龙阳城的人,都不可违背。

  白牡颜对凌宇淡淡道:“你我之间虽然已无情意,但我仍然感谢你当年助我凝聚灵焰火种,这个恩情我今天想还给你……”

  说着,她的目光看向尹天奇。

  尹天奇冷笑道:“八品聚合丹,偿还你当年帮助牡颜凝聚灵焰火种的恩情!如何?”

  尹天奇话音刚落,药店伙计便捧来一个小瓷瓶,正是“八品聚合丹”。

  尹天奇手指轻轻一弹,瓷瓶盖子打开,一股浓郁至极的药香霎时间充斥整间药店,八品丹药,名不虚传。

  凌宇也被这浓郁的药香惊住,即便是当年的他,也都没有服用过八品丹药。

  看到凌宇的反应,尹天奇很满意的点头笑道:“哈哈,怎么样?八品丹药,如何?”

  “的确不错!为了白牡颜,尹少爷还真是大手笔!”

  普通的丹药,比如聚和散,就已经达到了40两银子一瓶,这还是没有品级的丹药,像那些到了有品级的丹药,其价值更是飙升,品阶能达到八品,那价格,估计都要近千两了,这还是有价无市的。

  在这个世界,炼药师是极其稀缺的职业,诺大的龙阳城,掐指细算八品炼药师也决不超过一手之数……

  “那就这么办吧!”

  尹天奇呵呵一笑,他相信,任何人都无法拒绝八品丹药的诱惑,尤其是对凌宇这个灵焰火种被打碎的人,八品聚和散,可是对重铸灵焰火种,有着极其强大的药效。

  一个即将饿死的人,突然有人给他一碗米饭,还是热腾腾的,那个人会拒绝吗?

  想着,他那握着瓷瓶的手一松,瓷瓶随即掉落地上,破碎满地,拇指大小的圆润丹药也滚了出来。

  尹天奇那收回的手,轻轻的在白牡颜的玉鼻之上轻轻一刮,两人相视一笑。

  凌宇见此,眸间一凝,尹天奇的动作,分明就是想借此羞辱于他!

  尹天奇和白牡颜笑了,凌天宇也笑了。

  “我说过我同意了吗?”

  凌天宇的话,让场间,出现了短暂的宁静,尹天奇和白牡颜的笑容,都僵在了嘴上。

  尹天奇寒声道:“凌宇,你什么意思?!耍我不成?”

  凌天宇道:“耍你?对不起,没那爱好,这一切都是你们一厢情愿罢了!”

  白牡颜尖吼道:“凌宇!你别给脸不要脸,做人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呵呵,你白牡颜顶着我未婚妻的名号,与别的男人在一起亲亲我我,我过分?你忘记了是谁助你们白家度过一劫,可是换来了什么?我过分?若非当年我悉心引导你,你能凝聚四品牡丹火种,变成天之骄女,如今我失势,便想用区区一粒丹药斩断恩情,我过分?!”

  凌宇一连三问,只说的白牡颜面色由白转红,连带着尹天奇看她的目光都有些变了。

  “我告诉你白牡颜,区区一粒丹药就想羞辱我,你想多了,最后,我想说一句,你的目光,真的很差!”

  言罢,理也不理气得脸色发紫的两人,径直的走出了药店。

  他走出很远之后,还能听到尖锐的咆哮声:“凌宇,你记住,这事没完!”

  店铺内。

  尹天奇道:“白牡颜,你必须尽快将凌宇未婚妻的身份摘除,这件事,我希望你在三天之内解决,我可不想顶着一份别家未婚妻的帽子……”

  白牡颜道:“放心,这件事情父亲早与我商量过了,今天这件事,也算是给了凌宇他们一个提醒,三天内,我和父亲便会去找凌宇父亲,一定会给你个答复!”

  ……

  龙阳城的夜,并不是那么黑暗,各家各户昏亮的灯光汇聚在一起,让龙阳城披上一层光亮。

  不过在山上,就享受不到这份光景了。

  凌府后山,此刻几乎除了天空聊聊星光,便再也看不到丝毫光亮,不过这对于凌宇来说,并算不上什么太大的阻碍,凌府后山他去的次数太多太多,多到闭着眼睛也能走上去。

  很快,凌家药园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药园内,竖立着数十根高耸的大火盆,火盆很高足有十几二十米,以防高热烘烤到药园内生长的药材。

  这些火盆,将药园照的很亮,不过正如凌宇所料,守卫却是不足白天的一半,只是观察片刻,就找到了数个可以进入的缺口。

  思索间,人就已经越过高大的木质栅栏,进入了药园之内,四周瞧了瞧,没有一点异样,便径直的朝着兽皮卷上指示的位置,潜伏了过去。

  不同于药园外围守卫森严,内部几乎没有什么守卫,但是却有不少凶恶的恶狗,这些狗可不同于普通的宠物,一个个即凶猛又可怕,别说丝毫修为的凌宇,就算是一个锻体境四五重的家伙,也休想与这群野兽肉搏。

  不过,对于熟知这里情况的凌宇来说,这些恶狗并不能造成多大的困扰,每当临近一只猎狗,便将早已准备好的蛮兽骨头丢过去,那些恶狗甚至连叫声都没有,便啃骨头去了。

  甚至还有一只狗,迅速啃完了骨头,竟然直接跟上了凌宇,惹得凌宇不得不再丢骨头,那狗也是,居然不知足,就这样一根接一根,一直丢,直到将最后一根骨头丢完,那家伙还是依依不舍的跟着。

  凌宇忍不住咒骂,他的手里可是一根骨头都没有了,可是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肯定还有恶狗在半路盯梢,紧跟其后的那条狗,也是死都不走,这一下,凌宇有些迷糊了。

  “难不成回去?”

  “可是回去还是会惊动那些啃完骨头的狗啊!”

  “怎么办?”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难不成在这里等到天亮被人抓住?

  偷进药园倒是没多大罪过,可是凌家内,可是又很多人都等着看他笑话,万一被扣上一顶进药园偷药的罪名,麻烦可就大了!

  “恶畜!”

  想到这,凌宇忍不住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罪魁祸首,那只跟着的恶狗。

  可是谁知道,他骂声刚落,那恶狗竟然发出一声好像十分委屈的“呜呜”声,趴在了地上。

  “这家伙知道我在骂它??”

  凌宇顿时满脑子问号。

  在他的印象中,药园内的这群恶狗,可都是见人就咬的凶煞之辈,怎么还有这种特殊存在?

  凌宇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一番趴在地上的家伙,这狗与其他的狗大小差不多,只是毛的颜色有些奇特,有些发红,又有些发黄,头顶还有一小撮蓝毛,端是奇特。

  不过再奇怪,也不过是一条狗,现在他可是危机在身,没闲工夫在这看狗,若是被人发现,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想罢,也不再多留,便掉头继续行进。

  谁知,那狗竟然不依不饶,他走它也起身跟着,他回头,它就“委屈”的趴在地上,这一下凌宇可是有些毛了,凶道:“你再不走,信不信弄死你吃肉!!”

  但是,他的话非但没有让狗乖乖离开,反而让那趴在地上的狗,眼泪汪汪的,一幅更加“委屈”的样子。

  片刻后,竟然就那么趴在地上前腿后腿齐用力,一点点的“挪”向了凌宇。

  “你…你要干嘛!!”

  凌宇心中一惊,有些警惕:“这家伙不会是要发疯吧?”

  然而,出乎凌宇意外的是,那狗好似能猜透了凌宇想法一般,一直“挪”到了凌宇脚下,亲昵的用它的狗头摩挲着凌宇的腿……

  “娘的,不会是来认亲的吧?”

  “认亲?我怎么想到这个词!”

  狗的示好动作,终于让凌宇打消了警惕,正想着怎么才能让它安心的回属于它的地方,可是那狗竟然率先朝着凌宇要走的方向,一步一回头的走了过去,好像生怕凌宇走丢一样……

  “这……”

  凌宇彻底呆住了,这只狗也太通“灵性”了吧!

  惊叹间,他的脚步也不自觉的跟了上去,好歹自己也是堂堂好少年,总不能辜负了“狗”的一番好意不是。

  跟着这条狗,一路上,凌宇总是感觉好像缺点什么,心中奇怪。

  蓦然间,他发现,路上碰到的那些看护恶狗,在他们路过时,非但没有狂吠不止,反而直接趴在地上,战战兢兢的一动不动。

  他立刻明了,是少了拦路恶狗!

  环顾周围,凌宇看着身前那狗,赞道:“好家伙,别告诉我你是这里的狗王!”

  谁知,那狗竟然回头,眼神之中凌宇明显可以看出,是一种“不屑”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屑”凌宇,还是“不屑”凌宇口中的“狗王”。

  “娘的,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一人一狗,走在药园之内,就仿佛闲庭漫步一样,十分悠闲,在这条狗的“保驾护航”下,凌宇甚至连警惕都不用了,径直的朝着目标地走了过去。

  药田之内,各种药材散发着各种清香气息,心旷神怡,让凌宇十分享受,时不时的深吸一口。

  他前面走着的的那条狗,发现之后,竟然也有样学样的跟着他用鼻子“哧哧”的用力吸,可也不知道是吸进了花粉还是尘土,吸完之后,连续打了数个大喷嚏,鼻涕都流了出来,眼泪汪汪尽是委屈的看着凌宇。

  “哈哈!你这家伙,活该学我!!”

  凌宇忍不住笑骂道。

  随着一路走来,他越来越发现,这狗太有灵性了,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这家伙好像都能听懂看懂,这个发现,让凌宇不可思议的同时,也越加喜欢。

  抚了抚狗头上的那撮蓝毛,轻声安慰几句,那狗的委屈眼神,才逐渐消失,继续前进了。

  跨过普通药材区域,九品药材区域,很快,一人一狗就到了药园的核心区域,八品药材区,这个位置非常重要,也多了几名打盹的守卫以及一间执事房。

  据凌宇所知,执事房里面住的药园执事,是凌浩的父亲凌海,凌家五长老的儿子。

  看到不远处的执事房,凌宇忍不住想起训武场上,凌浩的那只轰向他的拳头,若非凌曦儿出面,恐怕他此刻还在床上躺着呢。

  凌宇的拳头,忍不住攥的嘎嘣响。

  “呜呜……”

  突然,凌宇感到自己的裤腿好像被东西拽着,低头一看,原来是走在前面的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在咬着他的裤脚,带着他看向了园中的药王——九花凝碧草。

  五品九花凝碧草,在这片药园之中,绝对是王中之王,待遇也不是其他药草所能比拟的,在其周围十米之内,没有一株药草可以分享其脚下的肥沃土壤,在它周围,更是布着一个二阶结界阵法,以防止被人盗取。

  凌宇要找的地方就在其脚下,那是一个地下室,据凌宇父亲所说,这地下室之内,布置着一个纳元阵法,从周围空间源源不断的聚集天地元力,以供六品九花凝碧草吸食。

  而凌宇要取的东西,就被父亲藏在这个地下室之内!

  “果然,这里的天地元力比周围要浓郁很多!”

  脚步刚一踏入九花凝碧草的“势力范围”,凌宇立刻感觉到一股极为舒适的气流迎面扑来,那气流,便是天地元力!

  “唔唔……”

  凌宇吸取天地元力的同时,蹲在他腿边的那条狗,竟也发出一声兴奋的叫声,嗖的一声蹿了出去,还未等凌宇疑惑这家伙要干什么,这家伙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凌宇。

  一根生长茂盛的七品药草,被倒拔而出,狗头摇晃间,甩掉根部拖带的泥土,直接吞服而下,发出一声满足的叫声,继续奔向下一颗。

  就这样一颗接一颗,眨眼间,二十几株七品药草入了狗腹,看的凌宇是一阵肉痛,这可都是七品药草啊,每一株的价值都够买一瓶九品丹药了,就这么给吞了?

  好似发觉了凌宇的表情变化,那狗在吞服了第二十八株的时候,竟然不再吞了,叼着一株转身跑到凌宇跟前,脑袋拱了拱凌宇右腿。

  “丫的,感情你这家伙是觉得我馋了?送我一株尝尝??”

  凌宇强忍住骂娘的冲动,给了这家伙一脚,骂道:“滚滚滚,自己吃去,爱吃多少吃多少,别撑死!”

  “呜呜……”

  被踹开的狗,发出两声闷叫,也不知是在嘲笑凌宇还是在心痛自己被踹的肚子……

  “地下室……”

  凌宇拿出父亲给他的兽皮卷,仔细观察一番,目光立刻锁定到了二十米开外的一颗大树之上。

  “就是你了!”

  大树很粗很大,就算是两人环抱也不一定能抱得住,估计年岁也有几百年了。

  按照兽皮卷上所画,凌宇直接爬上大树,在距离地面十几米的树干上,找到一个漆黑的树洞,而这树洞,便是那间地下室的唯一入口。

  整个凌家,除了凌宇父亲之外,再无一人知晓的地下室入口!

  找到了入口,没有丝毫犹豫,凌宇直接拿出了早已准备好了的荧光石,借助荧光石的微弱光芒,缓缓的攀爬而下。

  大约下了三十米左右,周围终于不再是粗糙的树干,取而代之的是石质墙壁。

  “我凌家的祖辈真是神通广大,这都行……”

  凌宇一边感叹,一边下滑,没过多久,终于重新站到了地面,一扇白色的石门,出现在他的面前。

  “白玉……石门?”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凌宇怎么也没想到,这石门的材质竟然是白玉制成!

  白玉可是一种只有在元力充沛的地下,经历千百万年的元力洗礼才能形成,其内也蕴藏着极其丰富的天地元力,其价值更是极为惊人。

  凌宇至今还记得,当年他父亲带他去参加了一场龙阳城的拍卖会,单单一块拳头大小的白玉石,就拍出了天价的几十万两白银,可是如今,一扇足有七八米高的巨大石门,通体都是白玉……

  凌宇完全惊呆了。

  “这石室绝不可能是因为上面那株七品九花凝碧草而建!”

  一扇石门,立刻否定了之前他的想法,别说是五品九花凝碧草了,就算是三品二品的草药,也决不会让人花费如此大的代价,来专门开辟一间地下室!

  进入石室之中,凌宇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这间地下室,准确的说是白玉石室,足有整座演武厅那么大,通体白玉制成。

  这么多的白玉,其价值,几乎能买下整座龙阳城!

  “这是天地元力?”

  不只是白玉,那浓郁成雾气的天地元力,简直让凌宇疯狂,凌宇本以为,在上面那等天地元力已经够浓郁的了,可是到了这里,他才知道自己的目光有多么的短浅!

  若是在这个地方修炼,速度绝对比之外面要快上数倍十数倍不止!

  震惊了好久,才逐渐平息下来。

  “到底是什么人建的这间地下室呢?”

  忍不住,凌宇的脑袋里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但是纠结了半天,都没找到一点答案,只能放弃。

  白玉石室之内,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张石床,全部都是白玉制成,而凌宇要取的盒子,就在那章白玉桌子上面放着。

  连续几个跨步,便走到桌子前,将那盒子拿在手中,顿时一股极度舒适的感觉萦绕心头,就仿佛他手中拿着的不是一个盒子,而是一块柔软的棉球,温暖舒适。

  偶尔,还有一股股暖流,直通心肺,就连头脑,在此刻都好似轻灵了许多。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