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空间农女很彪悍顾清姿沈毅小说

空间农女很彪悍顾清姿沈毅小说

顾清姿 著

连载中免费

《空间农女很彪悍》的主人公是顾清姿、沈毅,这是一本穿越言情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睁开眼发现自己穿越了,不要惊慌,说不定随身携带着金手指呢。哥哥桀骜不听话,我怼回去。邻居欺人太甚不要脸,我怼回去。恶人上门,我打......

150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18

在线阅读

《空间农女很彪悍》的主人公是顾清姿、沈毅,这是一本穿越言情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睁开眼发现自己穿越了,不要惊慌,说不定随身携带着金手指呢。哥哥桀骜不听话,我怼回去。邻居欺人太甚不要脸,我怼回去。恶人上门,我打......

免费阅读

  “顾卫赌输了银子,一直赖着不给,今儿可是最后的期限了,他不出面,咱们只能亲自过来讨了!”

  顾妇人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啥!”

  她怒气冲冲的往屋子里头走:“顾卫,你这个臭小子,你给我滚出来说清楚!”

  屋门前儿,哪还有顾卫的影儿,他正苍白着脸,瑟瑟发抖的躲在床底下。

  “找来了,找来了……”顾卫的嘴唇都在打哆嗦。

  他自从染上了赌瘾,很快就把自己的积蓄赔了个精光,可他想翻盘啊,谁知越赌越一发不可收拾,这银子也越欠越多。

  “好汉,顾卫欠了你们多少银子?”顾老爹开口问道。

  他本来正在里屋睡觉,外头的动静太大了,被吵醒的他一出屋,就听到了这么个噩耗。

  “十三两!”那人斜眼看了顾老爹几眼,冷哼着:“赶紧着,拿出来,咱们也好回去交差!”

  顾老爹闻言脸都青了,十三两银子啊,够他们顾家半年的花销了。

  “这小兔崽子!”顾老爹气的直咬牙,他心里恨不得将顾卫拎起来拿驴鞭子打,可现在,要紧的是眼前这几个讨债的罗刹。

  “壮汉啊,您看,我这里有八两,要不您先拿去?”

  为首的那人皱眉:“不行,必须是十三两,你们能给就给,给不起,咱们可就抄家伙砸了!”

  那人说着使了个眼色,他身旁的兄弟会意,只耀武扬威的走过去,拎起手中的斧头,三两下就将顾家的门给劈坏了。

  “咔嚓……叮当……”走进屋里的那人不知道摔了些什么。

  “哎呦,作孽呦!”顾妇人被吓的差点蹦起来。

  顾老爹气的胡须直打颤儿,他怒吼着:“别砸了!”

  为首那人的目光提溜提溜的盯着顾清姿打转:“这妞长的不错,卖给春满楼应该能值几两银子吧!”

  那人说着就要去抓顾清姿,顾清姿神色一冷,快速的躲了过去。

  “呦呵,身段还挺敏捷的!”那人诧异的开口:“老三,过来搭把手,把这女的给我抓起来!”

  顾清姿见另外一个男的手拿着绳子向自己走过来,她快速的伸手给了自己眼前那男人眼上几拳,转身就跑。

  “他娘的,敢打老子,老三,给我追!”被揍的那人暴跳如雷。

  顾清姿拼命的跑着,她虽然会些拳脚,可哪里敌的过那些大汉,更何况他们手里还拿着斧头。

  “站住,你给我站住!”

  顾清姿被追的急了,她四处张望着,见前头有个栅栏门,便快速的顺着门缝钻了进去。

  “苍天保佑,苍天保佑!”顾清姿不住的碎碎念着,希望她没被瞧见钻进了这儿,希望她能躲过这一劫,她可不想刚穿越过来就进了。

  顾清姿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觉得外头没有动静,便要站起身来。

  她刚一抬头,面前正有一双锐利的目光定定的看着自己。

  “啊!”顾清姿大惊,她胡乱的挥舞着胳膊:“你别过来,我……我可是会功夫的……”

  沈毅皱眉,他站起身来冷冷的开口:“所以,你无故闯进我家,还打算让我吃拳头?”

  顾清姿这才回过神来,她讪笑:“我,这情况紧急,我不是有意冒犯的!”

  “那你还在这儿杵着干吗?”那男人双手环绕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瞧着她。

  顾清姿语噎,她抿唇,这男人的态度还真是差劲。

  “走就走!”顾清姿嘟囔着起身:“你求我我还不留呢!”

  顾清姿这一站,才看清了眼前男人的面貌,剑眉入鬓,细长的凤眼微眯,高挺的鼻子都泛着股傲气,要不是眼前这堆破柴火,顾清姿都不敢相信他是个村子里的人。

  “脾气这么臭,真是白瞎了这幅好相貌!”顾清姿撇嘴。

  她走出去,刚打开房门,远处那凶神恶煞的人就瞧见了她。

  “好你个臭丫头,还敢藏,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人大骂着,就要越过栅栏来抓她,怎耐栅栏又高,剩余的缝隙他又挤不过,便所性拿起手里的斧头,快速的劈了下去!

  “我的天!”顾清姿大喊一声,又跑了回去,重重的关上房门。

  她再也不管那男人如剑般冰冷的目光,只哇啦哇啦的叫着:“好汉,救命啊,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救我吧!”

  沈毅被顾清姿的反差吓了一跳,这丫头前脚还满脸傲气的骂他脾气差,后脚就满脸谄媚的求自己救她。

  她的情绪怎么就能转变的这么快?

  “松开!”沈毅动了动自己的胳膊,示意顾清姿赶紧放手。

  “不松,死也不松!”顾清姿咬牙:“反正我今儿也跑不了,咱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你不能不管我!”

  沈毅的眉不禁挑了几挑,谁跟她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顾清姿只紧紧的抱着沈毅的胳膊,直觉告诉她,沈毅不简单。

  “开门!”外头踹门的声儿传了进来,沈毅皱眉,只拖着顾清姿去开门。

  沈毅双手打开房门,身子一侧,外头的人一脚踹空,忍不住摔了个趔趄。

  “好你个臭丫头,还挺能躲,赶紧跟我走!”那人咬牙切齿的爬起来,就要去抓顾清姿。

  顾清姿抓着沈毅的手紧了紧,沈毅倒也不负重托,一把将她护在身后。

  “臭小子,我劝你少管闲事!”那人怒目圆瞪:“我们斧头帮可不是好惹的!”

  沈毅冷笑:“她的事儿,我不管,可是外头被你劈坏的门,我却不能不管!”

  顾清姿脸上三条黑线,敢情在他眼中,自己的一条命还没外头那门金贵呢!

  “看来,你是不要命了!”那人怒了,手持着斧头就向他们砍了过来。

  “啊!”顾清姿大惊,她拉着沈毅就想跑:“咱们快跑吧,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沈毅松开她,唇角轻笑,一个反手,就将那人即将砍过来的斧头扭掉了。

  顾清姿愣在原地,看这人的手段,肯定是练了多年的,厉害啊!

  “哎呦!”那人哀嚎着,沈毅趁机几脚上去,很快就将持斧之人收拾的哭天喊地,逃之夭夭。

  “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么好的身手!”顾清姿开口夸赞着。

  “还不走?”又是冰冷的这句话。

  顾清姿气的直咬牙,她转眸想了想,又换上幅笑脸:“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你虽然把自己装的又不近人情又凶巴巴的,但其实你很善良!”

  沈毅闻声挑眉,居然有人说自己善良,有意思!

  “你这坠子?”沈毅突然神色一紧,他目光沉了几沉:“给我瞧瞧!”

  顾清姿眸子转了几转,她舔唇开口道:“我这坠子是传家之宝,怎么能轻易给外人看?”

  “所以呢?”

  “所以,咱们交换吧!”顾清姿抿唇急切的说道:“有一伙子地痞无赖他们仗着人多势众在我们家为非作歹,你送佛送到西,帮帮我们吧,只要你肯相帮,这坠子我就给你看!”

  沈毅本来想说跟我有什么关系,他看着面前这个急的面色通红,直跳脚的女孩竟鬼使神差的答道:“你家在什么地方?”

  “就在离你不远的山角下,从这儿下山,拐两个弯儿右转就到了!”

  顾清姿期待的瞧着他:“那咱们走吧?”

  沈毅点头,他随着顾清姿往山下走去:“你是顾家的女儿?”

  顾清姿步子一顿,诧异的转头:“你怎么会知道?”

  沈毅轻笑:“这平安村的人口不过百来家,你说我怎么会知道?”

  顾清姿抿唇不再说什么,自己问的是什么白痴问题,他住在平安村,又如何会不知!

  顾清姿带着沈毅走进顾家大门的时候,顾老爹拽着顾卫往外头拖。

  “我把这畜生交给你们了,你们要命还是要胳膊只管拿去!”顾老爹恨恨的道。

  “爹,你不能不管我啊,爹……”顾卫一听顾老爹如此说,忍不住急了,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爬回去抓着顾老爹的衣角:“爹,你难道真要眼睁睁的看着您儿子我送命吗!”

  “你吃喝赌,干尽了丧尽天良的事儿,我们顾家的家底都要被你给败光了,你让我怎么办!”

  顾老爹无奈的叹着气,心有余,力不足的道:“阿卫啊,自作孽,不可活呦!”

  “爹……”

  为首的那人掂量着顾老爹递过来的一大袋银两,冷笑道:“我们要他命有什么用,你既然拿不出多余的银子,我瞧着,你这院子应该也值几个钱儿!”

  “不行!”顾老爹一听急了:“这院子是祖院,我不能给你们!”

  “那可由不得你了!”为首的那人冷哼:“来啊,给我将这里翻个底朝天,值钱的就拿,凑不够的话,只管将他们赶出去!”

  “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太过分的好!”清冷的声音传来,来者不疾不徐的开口说着:“兔子逼急了还会撒野呢,更何况是人?”

  为首的那人一愣,转头一瞧来的是一个人,只不屑的说道:“竟来个不怕死的,我们斧头帮的事,你也要管不成?”

  沈毅挑眉冷笑:“我既然能来,那自然是管定了!”

  “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来啊,先给我解决了他!”

  那人话音刚落,几个手持斧头的彪形大汉便向沈毅砍了过来。

  顾妇人大惊,只捂了眼睛不敢再看。

  沈毅身手敏捷,他很快便翻身躲了过去,正在与几人打斗中,顾清姿的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快,接着!”

  顾清姿正跟其中一人打斗,人多她敌不过,这次来了个厉害的帮手,她又怎会再怕?

  沈毅刚一回头,一把镰刀就像他侧着飞来,沈毅伸手接过,唇角在不知不觉中扬起。

  原来,那丫头竟也会些武功,只是,为何她的拳头那么怪异?

  他们的功夫打起来离敌人较远,身手相对来说也比较轻锐敏捷,惯用掌,讲究内力,而顾清姿的打法,每一拳,每一下都是结结实实的,她像是要把自己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到拳上。

  沈毅第一次在打斗的时候走了神,“她像什么呢?”沈毅皱眉。

  狼!像一只蓄势待发的野狼,虽然用狼来形容一个女子不太贴切,可顾清姿给他的感觉,就是如此。

  她的拳脚一定要真真切切的打在那人的身上,就像是狼一样,虽然暴露,却仍目露凶光,有些那股子坚持又不服输的狠劲。

  沈毅轻笑,他很难想象自己竟会拿狼来比喻一个刚刚还抱着自己胳膊哀求的小女子。

  不一会儿,地上哀嚎连连。

  “你们……你们给我等着!”为首的那人见沈毅功夫了得,只哆哆嗦嗦的开口示威。

  他一脚踢向正倒在地上的手下:“还不赶紧给老子滚!”

  顾家很快就恢复了安静,只留了一地的狼藉,顾卫的腿直到现在还是软的,他裤子下早已是湿漉漉的一大片。

  “多谢壮汉相救!”顾老头亲自走过去给沈毅鞠了个躬,沈毅伸手将他扶起来:“你我本就是同村,不必多礼!”

  “既然你们无碍,那我就告辞了!”沈毅说着就要走。

  顾老头跟顾妇人又是一阵感谢,他们亲自将沈毅送出门外。

  “清姿,你是从哪里将他请来的!”顾妇人一脸的诧异。

  顾清姿不解的皱眉:“我不小心跑到了他的家,所以他就答应过来帮忙了,怎么了,娘?”

  顾妇人摇头:“我只是没想到你能请来他!”

  顾清姿更加不解,难不成这沈毅真有什么三头六臂,是个大人物?

  “他啊,是最近几年才搬过来的猎户,为人冷漠,见了咱们几乎从不打招呼,我只是有些意外,还以为他不会管这档子闲事哩!”

  “这么说,娘你们都不知道他的底细?”

  “可不是,咱们都只觉着他不像咱们这些平常人家,听说,刚搬过来的时候身上还带着伤嘞,腿都是断的!”顾妇人越说越神秘起来:“有人说啊,他是朝廷通缉的要犯嘞!”

  “行了行了,你们别瞎猜了,人家沈公子也许只是面冷心热罢了!”顾老爹不耐的摆手:“他既然能救得咱们顾家,那就肯定不是什么坏人,你赶明啊,拿些谢礼过去,好好感谢人家!”

  “你这小兔崽子还在这杵着干吗?”顾老爹恨铁不成钢的瞪了瘫软在地上的顾卫两眼:“滚!”

  顾卫脸色难堪,被顾老爹这样骂,他觉得自己一点尊严都没了。

  “阿卫,起来吧,地上凉!”连清梅一手撑着腰一手去扶他,模样笨重又缓慢。

  “起来!”顾卫不耐烦的将连清梅推向一旁,他满肚子的怨气:“我早就说过要你把你的首饰都卖了贴补我,你非不听,你要是卖了,今儿还能有这茬子?我能这么丢面!”

  “好你个臭小子,你主意都打上清梅首饰上来了?”顾妇人怒了,她过去朝顾卫的头上狠狠的扇了两巴掌:“清梅的首饰是我给的,那是咱们祖上传给媳妇儿的,你竟然要她卖了?你这个混账!”

  “娘,你别打了,阿卫他也是逼不得已才这样的!”连清梅忙拉住顾妇人求道:“阿卫会改的!”

  “你们别吵了,闹的我头疼!”顾老爹厉声道,他怒不可遏的瞧着顾卫:“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滚!”

  “孩儿他爹,这外头下着雨呢,你让顾卫滚哪里去?”顾妇人叹气。

  “哪里不碍我的眼就滚哪里去!”顾老爹没好气的开口说道。

  顾卫脸色铁青,他愤愤的站起来:“滚就滚!”

  “阿卫!”连清梅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外头又下着雨,难免会担心,她伸手拉住顾卫:“你别意气用事,快去给爹道个歉,要不是爹,你早被他们抓去了!”

  “你松开我,烦不烦!”顾卫心头正窝着火,他用力将连清梅的胳膊甩开:“我用不着你管!”

  “哎呦……”连清梅被他这么一甩,脚下的地又滑,她整个人站不住的往一旁的树下摔去。

  “清梅!”众人大惊,手忙脚乱的赶过去扶:“清梅!”

  刚刚满目烦躁的顾卫此时也慌了,他看着连清梅下体潺潺流出的血迹,只觉得心慌意乱。

  “顾卫,快去把隔壁的张大娘请来!”张大娘是村里有名的产婆。

  顾妇人此刻十分庆幸她住的离自己近。

  “清姿,你快去烧热水!”顾妇人说着同顾老头小心翼翼的将连清梅抬回床上。

  顾家的烧火做饭的地方处打了个简易的屋子,屋子里头还有些干柴,顾清姿快速的将柴火点燃,一股脑的塞进灶中,不停地拿扇子扇着。

  张产婆很快就来了,顾妇人却是再也庆幸不起来。

  “顾妹子,我看你还是做好准备吧!”张产婆脸色难堪:“你瞧她流出来的这些血,怕是要人命关天!”

  张产婆说着摸上连清梅的肚子:“哎呦,作孽呦,这孩子的头还朝上面呢,可怎么生啊!”

  “这怎么办?张大姐,你可一定得帮我保住她们母子啊!”

  顾妇人急得手忙脚乱,她瞧着躺在床上的连清梅:“作孽呦!”

  “娘,我能治嫂子!”顾清姿把端着热水的铜盆放下,一本正经的道。

  “去,你一不会接生,二不懂医术的,在这里瞎闹腾什么,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儿!”

  顾清姿抿唇,神色郑重:“正因为是人命关天的事儿,所以我才急!”

  顾清姿边说着边把顾妇人跟张产婆往外头推:“况且,你除了让我试一试外,也没更好的法子了,不是吗?”

  顾妇人见顾清姿说的信誓旦旦,略微思忖了片刻后咬牙:“成,我就相信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一回!”

  顾清姿见顾妇人跟张产婆出去,她快速的将屋门插上,确保外头进不来人后,用意念进去空间内,拿了许多接生用具。

  连清梅已经疼的意识模糊了,顾清姿麻利的给她打上麻药后,将对应血型的血液输进了她的胳膊里。

  收拾好这一切,顾清姿便拿起工具准备给她剖腹产。

  孩子的体位不对,又是早产,孕妇有一定的危险性,顾清姿虽然忧心,却只能尽量让自己快速稳定下来,确保有条不紊的进行手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清姿的额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

  她身旁没有护士,所以只能自己亲力亲为,速度也要比往前敏捷许多才行。

  “娘,清梅会死吗?”顾卫吞着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我?要不是你手贱,清梅能这样?”顾妇人没好气的瞪他几眼:“要是清梅有个三长两短,我非得扒了你的皮!”

  顾卫见他爹阴沉着个脸,他娘怒不可遏,心头惧意更深。

  可这事儿也不能怨他啊,那他怎么知道连清梅这么娇贵,一下也推不得!

  “娘,你说我儿子会不会有事?”顾卫再次不怕死的开口问道。

  “你媳妇儿命都不保了,你还儿子长儿子短的,你这没良心的臭小子,给我去菩萨那跪着!”

  顾妇人气的直打他:“去,跪到你媳妇平安生产!”

  顾卫不敢再顶嘴,他哼道:“跪着就跪着……”

  正当他欲去跪菩萨的时候,屋内传来几声嘹亮的啼哭之声:“哇哇哇……”

  “生了,生了!”顾妇人长吁一口气,她双手合十,默念道:“阿弥托福,菩萨保佑啊!”

  “清姿,开门啊!”顾妇人拍着门,不停地喊道。

  “娘,等会儿,你们现在还不能进来!”顾清姿小心翼翼的将初生的孩儿裹到被褥中。

  “为啥?快让我们看看孩子啊!清梅呢?清梅怎么样了?”

  顾妇人急的很,听着了孩子的哭声,她心头也燃起了希望。

  “清梅嫂子身子虚,我这还能治好呢,你们等会儿!”

  顾清姿叹气,剖腹产虽然成功了,可还是有很多医械没有处理完,她需要时间处理:“娘,等半个时辰,我就出去,孩子跟嫂子都好,你们放心!”

  “臭丫头,你又搞什么鬼名堂呢!”顾卫不乐意了,他的孩子凭什么不让他瞧:“你二嫂生的是个啥?是不是个带把的?”

  顾清姿撇嘴,他老婆生死未卜,拼劲全力的给他怀孩子,他就只在乎带不带把?

  “不知道!”顾清姿没好气的说道,她这一说,惹怒了门口的顾卫:“娘,你得管管清姿了,你听听她说的着都是什么话!”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