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越王妃很绝色尹秋水萧默辰小说

穿越王妃很绝色尹秋水萧默辰小说

尹秋水 著

连载中免费

《穿越王妃很绝色》的主人公是尹秋水、萧默辰,这是一本穿越言情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一觉睡醒,突然换了一个地方是怎么回事,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秋水所熟悉的,这么多年的电视剧告诉她,她穿越了!这古色古香的房间是要闹哪样?

169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18

在线阅读

《穿越王妃很绝色》的主人公是尹秋水、萧默辰,这是一本穿越言情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一觉睡醒,突然换了一个地方是怎么回事,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秋水所熟悉的,这么多年的电视剧告诉她,她穿越了!这古色古香的房间是要闹哪样?

免费阅读

  “大姐姐,听说你的脑袋好了,可是这嘴巴反倒和那些贱婢一样口无遮拦了呀?”

  来人正是时常与秋霜马首是瞻的三小姐秋雨,她比之秋霜更直白,头脑简单的直面意思就是说话也不经脑子,秋水懒得理她,慢悠悠得摇着小扇又敛上了眸子。

  秋雨这个人很好猜,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后还敢这样叫嚣旁边指不定就站着秋霜,否则凭她还不敢随意来挑衅。

  眼看秋水没反应,秋雨恨恨得回头拽一旁的秋霜的衣袖:“二姐,你看她呀,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秋霜面上挂着微笑,安抚了几句,说的话很是圆场,又走进几步对秋水说:“大姐姐,今日祖母回来了,爹爹让我们姐妹几个一同过去呢!”

  秋水眼皮抬了抬,这秋霜说话客气,明明心里厌恶极了她,毕竟她那个忠心耿耿的小婢可是因为她而被发卖了,可此番和个没事的人一样,倒是有几把刷子。

  可她当自己是个省油的灯不成!

  “不去!”

  秋水眼皮抬都不抬,话说的干净利落。

  倒不是为了让秋霜没脸逞口舌之快,而是这位祖母在自己的记忆中向来不喜欢她这个大孙女,与其去了招人的白眼,不如在这里睡觉晒晒太阳,偷得这浮生半日闲,而且这树上还有只可以逗弄的乌龟呢。

  “姐姐····”

  秋霜没想到秋水的性子竟是这样狂妄,连爹爹说的话她也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拒绝。

  “多说无益。”秋水懒懒得动了动身子,睁开墨水晕染开一般乌黑发亮的眸子,懒洋洋得望向面前的两人:“还有事吗,我要关门送客了。”

  “可是爹爹说过了,大姐姐你是长姐···”

  秋霜还想再说,秋水已经微微不耐:“雪儿,看来我以后得养条狗了。”

  “小姐?养狗做什么?您不是不喜欢小狗吗?”雪儿没反应过来,不明白小姐怎么突然想要养一条狗。

  不仅仅是雪儿,连极力保持着矜持的秋霜和秋雨都懵逼了,奇怪的对视一眼。

  “既可以吓唬闲人,也可以关门放狗啊!”

  这话说的雪儿不敢接茬,秋雨已经明白了,气势汹汹得指着秋水问:“你,尹秋水什么意思,你骂我们是狗?我一定要告诉母亲和爹爹!”

  雪儿吓得就要跪在地上,自家小姐却已经坐了起来,眼疾手快得拦住了她,冷冷得睨这秋霜和秋雨:“没事的话两位妹妹就回吧,我这丫头笨手笨脚,服侍起人来也惯没有妹妹们的丫头知冷知暖的,怕委屈了妹妹了。”

  “尹秋水!”

  秋霜这时候再也端不住了,她自小千娇万宠的,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又想起自己那个心腹丫头,一腔怒气终于倾泻出来:“我的丫头没了,你信不信我让你这个丫头也没了!”

  雪儿一听吓得瑟瑟发抖,腿都要发软了,可她知道小姐不会喜欢她下跪求饶,硬是撑着不肯下跪。

  秋水将扇子往地上一掷,猛地站起身子,一双眸子冷冽如冰,直直得看向尹秋霜,仿佛带着猝了毒的利刃:“你敢!”

  尹秋霜和尹秋雨被吓得一激灵,连连退后几步,秋雨拉着秋霜的袖子还哆嗦了一子。

  她她她,她还是尹秋水吗?她的眼神好恐怖,怎么完全像变了个人,失踪的时候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莫不是这个人根本不是尹秋水吧!

  秋水只想过自己悠闲的米虫生活,不想被卷入这些宅斗,且在她看来实在是小儿科,只是人不欺我我不欺人,她的丫头也不是谁都可以碰的!

  “小姐···”

  雪儿向来是不希望小姐被欺负的,这样锋芒毕露的小姐她既崇拜又担忧。

  “秋霜,你们在干什么?”

  秋水早就看到大夫人的衣角躲在院门的角落,只是她迟迟不肯出来,她也不介意让她多看看自己的女儿受挫的模样。

  “母亲。”秋水恭恭敬敬得服了福身子。

  “恩,我这好久等不来你们姐妹三,这不就急着来看看了吗。”

  “母亲,刚才大姐姐骂我和二姐姐。”

  尹秋雨急不可耐的上前告状,大夫人脸上的神色和方才尹秋霜的模样如出一辙,她有些恨铁不成钢得眼风扫过尹秋霜,半挂这笑:“秋雨别胡说,你大姐姐怎么会骂你们!”

  “真的,母亲,不信你问二姐姐,大姐姐不听我们的劝就算了,还要放狗赶我们走。”

  大夫人看向自己的女儿,尹秋霜想起自己的失态有些不敢看自己的母亲,但是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憋火:“娘,大姐姐她方才···”

  “夫人,我们小姐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啊!”

  “贱婢,哪里有你说话的份!”雪儿的话很快被秋雨打断,她没办法教训尹秋水,教训下这贱婢也算是打她的脸,让她这么狂!

  尹秋霜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夫人打断:“好了,你们真是胡闹,你大姐姐是这样的人吗。”

  “娘,你为什么不帮我帮她!”

  秋霜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这样把矛头指向自己,跺了跺脚眼圈红了小半就跑开了,尹秋雨见状唯唯诺诺得朝大夫人欠了欠身子也转身去追尹秋霜。

  此时秋水的小院子里只剩下大夫人带着的嬷嬷还有秋水和雪儿。

  秋水嘴角勾了勾敛了敛神色,一副平静无波的样子。大夫人的心思她再明白不过,不过就是借着这一出戏扮演着母慈子孝,这对她来说不是难事,不过要是玩过了,可就得当心她这个孝女亲手来剥开她的假面了。

  虽然她这一世的志向是米虫,可是米虫偶尔也需要动动脑子益智一下,才有点米虫的乐趣吧,何乐而不为呢。

  “秋水,比两个妹妹年纪小不懂事,你别和他们计较,来,跟母亲一起出去迎接你祖母吧。”

  大夫人本是在等着秋水的感激和亲近,谁料到这丫头根本不按理出牌,她只好先开口。这尹秋水当真是有异,且不说她查不出当晚她到底跑去了哪里,就凭这两日她的暗中观察,秋水却是已经不是以前任他宰割的白痴,做事处事不惊,骂人也是不带脏字,这可得让她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让这个威胁永远消失!

  她既开了口,秋水自然不会当众驳了她的面子。

  众人一齐在将军府外等的时候,尹秋霜和尹秋雨都翘首以待,只有秋水有些百无聊赖,盯着地上爬来爬去的蚂蚁又把玩着腰间的环佩。

  “娘,媳妇真是日盼夜盼,可算盼您回家了。”

  马车刚停下,大夫人就迫切得迎了上去,站在马车下搀着老太太的手语带哽咽得大声道。

  “玉照啊,还是你想着我,我这儿子可都不如你念我啊。”

  大夫人王玉照最喜欢上演母慈子孝,是以她在外给人的形象也是个内里操持,孝顺贤惠的好儿媳。

  “娘,您年纪大了,但是身子健朗,可儿媳还是担心的紧,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到了我这里反而是反过来了。”

  “你这人,就是嘴甜,把我这老婆子哄得心花儿都放了啊。”

  “娘,快来看看您的孙女们,可比儿媳还盼着见着你呢。”

  大夫人这话一说,尹秋霜和尹秋雨立时就围了上去,左一句祖母右一句安康,氛围一片其乐融融,尹文充更是摸着胡子哈哈大笑,在场的嬷嬷小厮丫头们也捂着嘴乐起来,只有秋水一动不动,安静的站在一旁继续数着地上的蚂蚁。

  大部队好不容易才开始移动,秋水琢磨着是场面话终于说尽了,大伙才一下子终于涌进了门内,秋水也随波得进了厅堂,找了个不太显眼的角落就坐着,懒散的抬了抬眼皮继续听面前一帮子人的来回奉承。

  “秋水,怎么就坐在这里呢,老太太啊,您是不知道,秋水这丫头是菩萨保佑啊,这里莫名得就好了,快快,秋水快过来给你祖母请个安啊!”

  那厢果然不会这么轻易得让自己就这样蒙混过去,王玉照要是能就这样放水就不是她了。

  “秋水见过祖母。”老太太本就不喜欢秋水,也不相信秋水脑子变好了的话,只当是这儿媳妇儿给这丫头面儿呢,这边正想发脾气让人速速带她下去,这丫头望着她的一双眼睛倒是盈盈有神。

  老太太就这么一愣神,秋水恭谨的又鞠了三个躬,说道:“祖母,秋水以前脑子不机灵,现在幸得祖母常年礼佛,菩萨佑护,让秋水神智清明,这三跪拜一祝祖母健康长寿,二祝祖母笑口常开,三祝祖母后福无疆,孙女日后必当环绕在膝,感念祖母汇集恩泽。”

  老太太未料到这孙女倒真是大变灵秀,这一席话说的她满心欢喜,面上有光,她向来敬佛,这话等同于说她为这尹家请来了菩萨,包邮儿孙福寿,她又怎会不开心。

  “起吧。”

  “谢祖母。”

  老太太看着大丫头乖巧得退到一边,脸上尽是满意的笑容。

  大夫人自然微不可查得皱了皱眉头,她真是没想到这尹秋水城府颇深,之前敛尽锋芒,就等着这一刻她叫她出来才使出解数讨老太太开心,只是这老太太未免也太好打发。

  只是她万不能让人看出端倪,又使了使眼色让尹秋霜上来贴着老太太说亲热化隔开老太太的注意力。

  好容易熬到了晚上,秋水之后一直本分老实得吃完饭,大夫人几个也知道秋水的性子了暂不敢再随意招她出来上演一番一鸣惊人,秋水安安稳稳得回到了房间,只不过这边她刚坐到床侧,那边的窗棱就猛地被人一推就有人跳了进来。

  秋水紧紧抿着嘴,手里偷偷握住头上的银簪,一动不动得坐在床侧看着人影靠近,全身却因为警惕而紧绷着。

  那身影靠近她几公分远的时候,她以无比迅疾的速度狠厉得朝他扎去,只可惜那人反映倒也灵敏,几个避闪之后又是几个手刀,秋水身子还未恢复,即使这几日已经常常锻炼也比不过那人的手力,很快被那人逼靠在床桅上。

  “真是只野猫,抓起人来可够狠。”

  那人话里似乎对她又刮目相看了几分,声音低沉带了些试探。

  “你想要什么。”

  秋水最是直接不过,她也最擅长谈判。

  “怎么?这么快就忘了我?那晚上本公子和你的关系,可不是要什么你就能给的清的。”

  秋水眯着眼睛,外头的月亮微微跑出遮天的乌云,露出点微茫的光照在男人的脸上,面具银色的边弧泛着通透的光。

  面具···

  他,他不是别人,正是那晚在浴室里和她颠鸾倒凤的男子!

  秋水心中惊诧,更是后退了几步,他又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这里是将军府,不说他能够找到她,跑来这守卫森严的将军府更是难上加难,刚才的试探她就发现他的武功不弱,只是身份更令人惊疑。

  “你来做什么?”

  萧默辰没想到这个女人脸皮竟然如此之厚,她可以娇羞,可以欢喜,可以惊疑,可以害怕,就是没想到她会以一脸冷漠外加嫌弃得质问他跑来干什么,仿佛是他是蛮不讲理胡搅蛮缠的弃妇。这让他又想起那天她放在他枕边的那些银票。

  “不干什么,只是来找一个吃干抹净了就跑的女人讨一讨说法。”

  萧默辰说完唇角微微勾起,微微移开自己的身子,找了个凳子理所当然得悠闲得坐了下来,还倒了一杯茶慢慢得品起来:“春山龙,好茶,你还是有几分品味的。”

  “我不是故意的,你走吧,那天我早说过我中了药,我这吃亏了的都没说什么,你一男人磨磨唧唧的拿了银子还不依不饶的。”

  秋水用力拍了拍衣服想要赶跑男人刚才凑近时留下的龙涎香的气息,恨恨得说道。

  她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就是,这人还当真了。

  “给你银子!”

  萧默辰抛下一叠银票,一只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有些恼怒:“你看本公子差钱吗!”

  秋水伸手拿起银票数了数塞进怀里哦了一声:“那你在意的是你的清白?”

  萧默辰眉头一扭,觉得这女人简直无法沟通,让人气的牙痒痒,秋水其实也不是不知道他必定是非富即贵之人,只是她实在摸不准他的想法,看起来他又爱卖关子,只得刺激刺激他一下,说完这话看他脸色有异立马接话:“那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依你便是。”

  她也想早点解决这件事,毕竟她一个大家闺秀,将军千金半夜里闺房内藏着一个男人,但凡走漏一点风声她都逃不过被浸猪笼的命运,这古代可不是只有清新的空气漂亮的古装,还有她完全不懂什么道理的飞檐走壁和封建思想固化的礼教,这些都不是她轻易可以触碰的。

  “依我?”

  “恩,依你。”

  “呵呵!你这是急着赶我走搪塞我吧。”

  秋水脸上一红,还好是半夜看不清楚她脸色的变化,她只是没想到他能将她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这是我的闺房,你,你别过来。”

  秋水正想说一些礼教的话,那男人却是个离经叛道的,一听她的话头就直起身朝她靠了过去。

  “你别过来。”秋水掏出簪子又试了试威胁,可他自信满满毫无畏惧,秋水冷着脸一个刺过去,他一个反手就扣住了她的脉门,将她整个身子面朝着墙壁贴在墙上。

  簪子掉在地上叮当一声脆响,背后制住他的男人低低笑起来:“小野猫,你的爪子掉在地上了,本公子可得好好帮你磨一磨啊。”

  他的声音似乎就在耳侧,秋水甚至可以感受到他说话的气息在她细嫩的脖颈上环绕,耳根子更是一阵酥麻,似乎有一阵子电流蛊惑这人直击心灵。

  这动作实在,那男人若有若无得用宽大的胸膛贴在她的后背上,夏日的薄衫本就轻薄,更是让男女的身体有了些微妙的反应,饶是秋水也抵挡不住,闻着那熟悉的味道脑袋里竟开始想起那晚的疯狂,这让一向时刻保持警戒和冷静的秋水有些焦躁。

  “脸红了?你忘了那晚你有多主动了吗?”

  秋水抿了抿唇,回头微微扭动了下肩膀,薄衫从肩头滑落微微露出肩膀细嫩的肌肤,衬得一张粉面艳若桃李。

  萧默辰一愣,只见这刚才还张牙舞爪的小野猫突然幻化成了妖艳的狐妖,偏头凑近了他的唇几分:“那么,你是想让我再主动一次吗?”

  他承认他被她的容颜和祸乱的眼神迷惑,仿佛一股子热流猛地涌向哪一出,在她青烟般缭绕在耳侧的低吟下竟有了激烈的反应。

  “小姐?小姐?今晚还要晚练吗?”

  雪儿在门外问,小姐自从那一晚回来之后就很在意自己的身材,总说自己没有什么肌肉,明明小姐弱柳扶风的身形已经很完美了。不过她虽然不懂小姐要什么,但是每天晚上她还是会陪着小姐锻炼,反正小姐说这可以强身健体,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小姐!

  屋内的气氛微微冷凝了一些,秋水在那人怔楞的一瞬间发力猛地挣脱开,只是她可不会大叫,毕竟她还要名声,雪儿那丫头自然是忠心,只是她还需要历练否则只怕会成为自己院里的缺口,这事马虎不得。

  萧默辰微微沉了脸本就在为自己刚才中了美人计懊恼,此刻听见雪儿的声音更是心有不甘,他还没能好好教训这个女人带给他的羞辱呢,只是他也没兴趣以这种方式毁了她的清白,便也默不作声的坐了下来。

  “雪儿,推迟一刻继续。”她大声回答着雪儿的时候,男人脸上又挂回了似笑非笑的神色,指节分明的手慢慢摸上她的手握,似乎一寸一寸抚摸着她的肌理。

  秋水用力推开他的手,低声道:“这件事情若是人尽皆知,那想必我也就只能赖上你了。”

  秋水说的像个无赖,萧默辰收回手,笑的有些开怀:“那么,本公子改天再来讨说法。”

  他说完一个飞身就从窗户边消失在夜幕里,秋水急忙扒着窗户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什么人看见这才放心下来。

  只可惜这件事仍旧是拖泥带水未能解决,这男人腹黑的很,她下次得打上十二万分精力,否则她打也打不过,猜也猜不中,总不能一直用美人计吧。

  一刻钟后雪儿换好了衣服又来找秋水,主仆二人绕着小院子整整跑了二十圈,又做了下拉伸运动,洗了个澡这才喝了几口水松懈下来。

  “小姐,你不能穿这个了,会着凉的。”

  雪儿红着脸看着秋水脱下外衫后里面短袖的丝绸里衣,手上动作一点不闲着,翻着柜子就找出了一件外衫披在秋水肩头:“现在夜里凉,还是得注意着。”

  “你这丫头,就你事多。”秋水心里是暖的,雪儿爱唠叨,但是真心为她,这一点她看的清楚。

  看了看她通红的笑脸,秋水笑着说:“你回去洗个澡,早些睡吧,明天咱们出府有些事,你去养点精神。”

  小丫头走之前还唠唠叨叨,让她晚上别又乱踢被子啊,还说会半夜起床检查,秋水半夜还没睡觉,雪儿果然来查岗看了看她的被子又给她盖得严严实实才离开。

  不过秋水睁开眼睛还是睡不着,她总想到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那人身份应该不会简单,看起来不像是王玉照的人,否则王玉照应该不会放弃之前这么好的机会,可万一是王玉照有更大的算计呢,这些事情她理不清,更难入眠。

  择日一大早,雪儿叫嚷着就跑进来:“小姐,小姐。快起床。”

  秋水浑身酸痛,加上起床气有些不悦:“雪儿,现在还早着,我们晚些出去。”

  “小姐,老爷来了。”

  “老爷?”是她老爹?秋水知道父亲对自己三个女儿向来是严格要求,要是知道她睡懒觉少不得又冷着一张脸,她坐起身有着雪儿帮她洗漱,一边奇怪得想,这老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难道又有什么糟心事了?

  收拾妥当了之后去闺房外的小厅,尹文冲正在有些不满的放下手中的茶杯,自己这个女儿因为过去灵智未开,分了单独的小院之后便没有一齐吃饭管教,只是没想到作息上竟这般没有正经模样。

  “父亲。”

  秋水毫无惭愧之色,落落大方得坐了下来,这一番风流的姿态倒是让尹文冲暗暗点头,他这大女儿像她母亲,长得自然是闭月羞花。

  “秋水,你再修整一番,缺什么让你母亲去置办,晚些时候随你二妹一同进宫。”

  “进宫?”

  “恩。这于你来说是头一回,但是我尹家的嫡女自然应该见些大世面,你幼时与他人不同,现在也得谨记少说多看。”

  “爹爹,您不是向来不让我再去的吗?”她自从做过傻事之后家里极少让她出门的。

  “这一次是皇上的意思。”

  “皇上?!”秋水很是惊讶:“皇上突然召我进宫,莫非是与父亲您的政事上有关!”

  秋水脱口而出,在这里这段时间她也大大小小了解了下当下的皇权形式,自己父亲的意图多少也揣摩到了一些。

  尹文冲颇有深意得看了看她,点了点头:“你不用多管这些,只需要和你二妹妹一起多见些人即可,若有应付不来的也有你二妹妹帮着照应,大可不必担心。”

  秋水只好点头应下,没过几时大夫人就送来了新的头面衣裳,雪儿帮着换上去还直感叹自家小姐盛装之下更是艳丽动人。

  跟着几个嬷嬷到了门口的时候,一辆极为豪华的马车已经列在阶梯处等候,秋霜跟着王玉照也刚出来,想必秋水的浓墨重彩的着装,秋霜一身蓝色绸衫倒是极为优雅,交颈处的凤飞图文又显得不至于太素,适当的领口露出优美的脖颈和干净的锁骨,粉黛薄施,倒是清灵可人。

  “姐姐,你可算来了。”

  秋霜迎上去,不漏痕迹得打量了几眼秋水,心里暗暗咬碎一口银牙,秋霜身上的衣服她本是极为喜欢的,奈何这衣服艳色浓重,她的模样实在驾驭不了,反倒显得庸俗,母亲使人送了给秋水的时候她很快明白母亲的一意思等着看笑话,只是没想到她穿起来竟好似这衣服天生就属于她,真是气人。

  秋水听出了她话里的揶揄。斜睨了她一眼:“怎么?妹妹就这么迫不及待?那姐姐可得赶忙些了。”

  秋霜上次经母亲指点耐力更甚了些,又默默把秋水的话咽进肚子里,紧跟着秋水上了马车。

  一路上秋水都在闭目眼神,秋霜忍不住不住打量,不得不承认她这张脸却是比她漂亮,她非要想办法毁了这张脸不可。

  摇摇晃晃的马车一路疾驰,秋水慵懒的侧坐着,她知道尹秋霜在看她,可她懒得理会,那边秋霜却按捺不住,撺着帕子试探着说:“姐姐,今日,大皇子会参加宴会呢。”

  她尹秋水在那晚之前可是个闻名全京城的傻子加花痴,而笑话的来源不就是她痴恋大皇子萧京岚吗,人变聪明了总不会连喜欢的人都变了吧,她就不信这样她还坐的住!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