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叛徒拯救计划应双祁川小说

叛徒拯救计划应双祁川小说

桃冲 著

连载中免费

《叛徒拯救计划》是作者桃冲所创作的一本穿越古言小说。两位主角是应双、祁川。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作为一名癌症晚期患者,她本来该吃吃该喝喝,安详的度过这最后的一段日子。可能是老天不忍心看她英年早逝,让应双意外穿越到古代,搅进了祁家家族斗争里。满心以为自己是个女主光环环绕的绝世美女,没成想竟然穿成个八卦缠身的账房先生!账房先生没做多久,还解锁了自己的隐藏身份——卧底叛徒。

1.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09

在线阅读

《叛徒拯救计划》是作者桃冲所创作的一本穿越古言小说。两位主角是应双、祁川。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作为一名癌症晚期患者,她本来该吃吃该喝喝,安详的度过这最后的一段日子。可能是老天不忍心看她英年早逝,让应双意外穿越到古代,搅进了祁家家族斗争里。满心以为自己是个女主光环环绕的绝世美女,没成想竟然穿成个八卦缠身的账房先生!账房先生没做多久,还解锁了自己的隐藏身份——卧底叛徒。

免费阅读

  朦胧中几声嘈杂传入脑子里,应双的意识开始缓缓恢复,身体传来的酸痛激得她睁开了双眼。反应过来之后,瘫在地上想了一会,四周还是未变的景,破院还是如旧的破,这才穿过来半个月,已经昏了几次了。再这样搞下去,恐怕还不如原先活得久了。

  应双咬着牙蓄了个力坐了起来,看见先前领先他们先走的商队已经站在门口,心里这才有了点底,小命大概是保住了。四处扫了一遍,看见祁川正靠在门口马车边四肢健全安然无恙。作为全场焦点,应双刚一站起身,几位家丁立刻就聚了过来,上下打量来回扒拉几下之后,纷纷感叹毕先生身子骨可真结实。

  应双心想再结实也经不住这样造,推搡着挤出人堆,扶着老腰站到了罪魁祸首的面前,看着那张平静的像出来踏青郊游一样的脸,无名的火直窜上天灵盖,冲着他就嚷:“使那么大劲干什么,你是不是嫌我身板太结实?”

  祁川笑吟吟地回了一句:“您这不是没事吗?挨一刀子也不舒服吧,先生说话前最好先摸摸自己的良心。”

  应双被他的厚脸皮震撼到,噎得说不出话,感情这位少爷还觉得是他救了自己?一时哑口,半晌退而求之问他:“我想知道我倒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没事?”

  祁川挪到应双身边,思考了一会道:“怎么你好像很失望?不过说来奇怪,我推你出去之后,他们突然就吵起来了,根本没有管我,我趁乱就溜了出去。”

  应双惊得托住了下巴:“就这样?那我呢?”

  “我不知道啊,多亏你那一嗓子,我出去时阿丁已经在寻我们,打了火信前面的队伍也折了回来。我们回来的时候见你还躺在这里,可惜那三个人却不见踪影了。”祁川此时的语气平缓地像是在叙述今天天气为什么这么好一样。

  应双看着他一脸惋惜的样子,绝望道:“我还能活着真是奇迹。”

  祁川摇摇头,招呼还在熙攘的车夫家丁赶紧出发往官道上走,应双横着眼被提上了车子。

  上车后祁川见她一直不说话,可能是嘴巴痒了,也可能是应双拦下的那一刀此刻唤起了祁少爷的一点点温情,他坐直身子语气终于有了一丝起伏:“你真什么都记不起了吗?”

  应双扭着头反问他:“你看我像记着什么的人吗?”

  “今日看起来确实不像,与其说你记不清过往,倒更像是变了个性格。”祁川刚说完一句正经话,大嘴巴子又开始忽悠了:“不过毕先生你年逾不惑,门房冷清,膝下无后,家中叔婶自然给你张罗婚事。你再抗拒不从,也不至于寻短见,你看看现在,性情大变,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了,晚年可如何是好。”

  应双盯着他看了半晌:“我怎么会自寻短见?”

  祁川满意地勾起嘴角,好像就在等着这个问题:“铁树开花大家自然要见识一回,那日你刚出府,我和管进就在后面跟上了。不知怎么地,大抵是彩礼没谈妥,也可能是横刀夺爱,先生戏文看得多,自己可能也想亲身感受一下。您的相亲对象就把你按在桌子上,方才那位师弟不知从哪钻出来就那么一刀落了下来,我与管进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坏了。”

  这剧情现代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好吗?应双自然地过滤掉混账话部分,觉得纯属祁少爷编瞎话糊弄自己,便仰着头问他:“那我为何又没事?”

  祁川摇摇头:“我也不知,后来你自挂房梁不是也被解下来了,只能说先生真是福大命也大。”

  应双摸着脖子小心翼翼地问出了关键问题:“祁府内有几人知道我是女子?”

  祁川一点也不遮遮掩掩,有问必答:“大约只有我吧,其实我也是那日见先生胡子发生意外才惊觉。”

  他不提胡子的事还好,一说起,应双便冷汗丛生,怕有朝一日被发现是个冒牌女人,而被毕先生的粉丝们拖去浸猪笼。虽然不相信祁川的鬼话,但是方才受到的惊吓此时才有点后怕,心里莫名觉得祁川虽然嘴上胡说八道,但到底没把刀子架在自己脖子上,姑且算是目前比较靠谱的人。于是带着对猪笼和铁刀子的抗拒,应双两眼一湿,拽起他的衣袖开始打感情牌:“少爷,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你们还都把我当傻子。我一个弱女子,你居然还拿我激那绑匪,我只想保住小命啊。”

  祁少爷抽回自己的衣袖,虽然知道毕文翰是个女人,但是看着眼前涕泗横流的毕先生,回想起他往日意气风发的样子,一时间委实有点难以接受。等毕先生抽泣完了才开口:“你只要不动歪脑筋,自然无恙。”

  应双擦着眼泪点点头,觉得像海上漂浮的小船有了港湾,穿越过来这些天,稀里糊涂的人生终于盘出了一点点纹路。不管是说话莫名其妙的俩兄妹,还是天天拿刀架着自己的师弟,看起来都没有一丝人情味儿。

  “我这胡子几时能摘下来?”应双摸着摇摇欲坠的美髯发问。祁少爷闻言笑得差点没坐稳,见她一脸认真才正色道:“你何时不是毕文翰,何时取下来。”

  应双天真地回:“在你面前我可就不是。”说罢撅着嘴,抱着胳臂自己跟自己生气。不知自己原本身份是什么,偏偏选择扮个老男人,行动多不方便。原先的事情本就与自己无干,自那日在毕文翰房中醒来,她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前因后果早就随着真正的毕文翰消失了。所以就算在祁川面前把事情兜了个底朝天,自己心里也根本没有感到一丝异样的情绪。

  想罢马车也停了下来,就近择了一家客栈整顿车马,祁川伸了个头出去,招了个家丁过来:“安排下晚膳,给毕先生单独要间房,他晚上要温书。”

  应双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其实被祁川猛推了一把,摔得屁股酸疼,心里倒还是开心的,起码他没有任筑曲一刀宰了自己。不过转念想想,自己现在的要求还真是卑微到地心里了。

  “你在那里摇头晃脑做什么?不饿吗?”祁川看着眼前人奇怪的行为,一阵胆寒。

  应双跟只小狗一样,眨巴着眼,冲下了马车。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想安安稳稳跟在祁川屁股后面,饭得先吃饱!

  于是酒足饭饱的账房先生坐在油灯下满足地开始作业,今日注射了一针鸡汤之后,人生突然又有了方向,白白得了个健康身体,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虚度,现在抱紧祁川的大腿勇往直前绝对没错。一旁翻着话本子消磨时间的祁川,莫名觉得后背发凉。

  但是这破账实在难看,厚厚一沓,材料进出混在一起,记账的人写字又龙飞凤舞,想看出点眉目都难,看来革命还需努力。应双取了纸笔,打算用最原始的办法,从头到尾按进销存理出明细来,大抵就能寻出如此亏损的根源所在。可是,应大师的这手字,实在写不好,对不起原本毕先生手上多年执笔磨出的薄茧。

  难道换了个灵魂,肌肉记忆也随之消失了吗?这样自己虽然能看懂,怎么拿给老板看啊。应双心里一通干嚎,转眼看看坐在一旁的老板,视线正死死钉在自己面前的纸上,半晌未动。

  祁川由衷赞叹:“先生的墨宝真是别出心裁。”

  “生疏...生疏了哈哈。”应双揉了纸团,重新取了张纸,吃了文化的亏之后,露出了文盲的尴尬微笑。

  祁川见状,朝她伸了伸手,应双把笔递过去,只见老板笔锋遒劲,写意流畅,见识到了什么叫差距。

  应双得寸进尺道:“你闲着也没事,来帮我理理账目。”

  祁川难得耐着性子,听应双说一句记录一笔,转眼已写满了几张纸。等应双翻来翻去挑出最后一笔进账时,发现老板驻笔正在发呆,不由问道:“你家中那么多行当,为什么偏偏选了洛州这摊烂账?”

  “我喜欢。”祁川勾着嘴角,提笔记下方才应双念下的最后一句。

  应双翻着白眼:“有病。”

  祁川靠在椅子上,反问道:“你倒说说洛州商铺烂在哪里?”

  “就问题最大的药铺来说,只去年中秋至今,净亏银七百一十两。洛州相较于沔州地处北部,人口稠密,实在不应该这样吧。”应双顺便指了指账簿,“我看这里倒藏了不少玄机。”

  “哦?”祁川作出很惊讶的表情,“你可知你手中的原账是由谁所制。”

  见应双一脸天真的摇头,憋了一肚子坏水的祁少爷满足地笑道:“自然是毕文翰,毕先生是也。”

  应双嘟囔着:“你说话少阴阳怪气的。”

  此话一出,严重得罪了阴晴不定的老板,只见他把笔一扔,恣意潇洒地扬长而去,留下孤独又文盲的账房先生,绝望地望着未作完的业,在昏暗灯光下以奇怪的姿势握笔狂书。终于在第一声鸡叫时,沉重地搁下了笔。也终于明白,脱离计算机的时代,人工是多么缓慢和廉价。

  于是,直到三日后驶进洛州城,应双才堪堪理完了带出来的文山书海。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