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奇幻 → 上门灵医林烨张晚秋小说

上门灵医林烨张晚秋小说

林烨 著

连载中免费

《上门灵医》的主人公是林烨、张晚秋,这是一本都市奇幻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迫不得已做了一个废物女婿的他,其实身份神秘且尊贵。作为灵医门的传承者,唯一的少主,被封印灵气让他看起来就是个废物。忍辱三年!今日林烨的封医令解除,一切都将改变......

30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5/17

在线阅读

《上门灵医》的主人公是林烨、张晚秋,这是一本都市奇幻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迫不得已做了一个废物女婿的他,其实身份神秘且尊贵。作为灵医门的传承者,唯一的少主,被封印灵气让他看起来就是个废物。忍辱三年!今日林烨的封医令解除,一切都将改变......

免费阅读

  林烨到底会不会医术?

  这个问题,让张晚秋面露为难之色。

  她刚才在内堂里,后来听到有动静才出来,没想到林烨已经将人领了进去,让她想要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在这么多视线之下,特别是老太太略显渴望的目光里,张晚秋也只能硬着头皮,道:“会,会吧。”

  “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会吧’是几个意思?”

  张明在一旁皱着眉头。

  张晚秋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虽然她每天晚上都不曾和林烨睡在一起,但有时候起夜的时候,都会看到林烨摸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帆布袋子,在窗口不知想什么。

  有一次她不小心翻到了,看到里面有一些小药瓶,还有一些医疗用的银针。

  为这事,她询问过林烨,也说过要是林烨有这门手艺,可以提供资金让他开个小医馆,总比这样浑噩度日要好。

  但林烨一直没有承认,这才不了了之。

  如今想起来,她顾不得什么,只能抿着嘴:“会!”

  “会个屁!”张元琴毫不客气地打断,满脸痛心之色:“那小子没本事就知道逞能,整一个祸害,就是来害我们张家的!”

  “就是!”

  “会个屁!”

  张晚秋一捋散落在额前的秀发,殷红的小嘴微微有些瘪下,面对四周张家人急躁的否认,不知该说什么。

  可不知为何,他们越是这样,她内心却对这个相处了三年的男人抱有一丝希望。

  这种感觉怎么来的,她自己也不清楚。

  但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或许,林烨真能办到呢……

  …………

  乌拉乌拉!!

  不久,院子外响起了一阵车鸣声,应该是救护车到了。

  “老爷呢?”一群穿着的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鱼贯而入,为首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慌张的叫了起来。

  他叫陈熊,是陈家的管家。

  之前得到陈鹏的电话,他就连忙联系了医院赶了过来。

  “在厢房里。”老太太看到救护车来了,让张明先招呼着,就去敲门。

  就在手背刚刚要敲在木门上,里面就打开了,只见陈鹏环抱着陈东阳走了出来。

  陈东阳比起刚才有了明显的好转,虽然还昏迷不醒,但呼吸均匀,脸上也已经有了血色,看起来病势已经控制住了。

  “陈老真是洪福齐天啊。”

  老太太松了口气,慌忙道。

  “让开!”陈鹏一点面子都不给杨本华,后者讪讪一笑,拄着拐杖让到了一边。

  很快,在医护人员的帮忙下,陈东阳就上了担架,放入了救护车中。

  在陈熊的陪同下,救护车拉着陈东阳很快就离开了,但陈鹏却没有走,好像在等待着什么。终于,等厢房里的林烨才收拾完毕,走出来时,他才上前。

  “谢谢你救了我爷爷。”

  陈鹏拿出一张银行卡,道:“我听说你刚才摔坏了东西,我帮你赔了。”

  九十八万的吊坠,对于陈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陈鹏性格直来直去,仇和恩,都是当场就报了。

  蔡权坤在人群中看到这一幕,小声嘟囔道:“这小子命真好。”

  所有人都认为林烨会答应下来,但林烨连想都没有想就摇了摇头,道:“我救人,从来不收钱。”

  “那你要什么?”陈鹏一怔。

  “很简单。”林烨看了他一眼,道:“你欠我一个人情。”

  灵医门行医,向来如此。

  在他们心中,人情比起钱,要实在太多了。

  不过林烨的话却让众人一怔。

  陈家的人情,有那么好欠的吗?

  陈鹏拿钱出来,就是想直接了结这件事,林烨也太不识抬举了。

  张家人更是恨恨地看着林烨,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要是因此再惹怒了陈鹏,林烨就是个罪人了。

  陈鹏的脸色也低沉了下来,就在杨本华心中大骂林烨,想出来打圆场的时候,陈鹏径直将银行卡重新收到兜里,淡淡说了一句:“有种!”

  撂下这句话,陈鹏转身就走出了张府。

  而他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唯有张晚秋心中还有着一丝欣喜。今天林烨做了这件事,肯定会在张家人心中改观不少,今后对他的态度肯定也不一样了。

  但接下来,张明的举动,却是直接给她浇了一盆冷水。

  沉默的空间里,张明指着林烨大骂道:“林烨,你是不是傻逼,还去触怒陈大少,你TM要是想死,别拉我们张家垫背!”

  “就是,治个人就把你能耐得!”

  “你TM会医术了就了不起啊?全世界就你会医术?”

  有了张明起头,张家人竟纷纷大家同仇敌忾,对林烨言语攻击,俨然他是罪人一般!

  就连老太太杨本华都跺起了拐杖,冷冰冰地说道:“林烨,你吃我们张家的,用我们张家的,现在不过做了一点小事,就置我们张家于不顾,真是个狼心狗肺的混账东西!”

  就连那些宾客们,看着林烨,都像是看着洪水猛兽一般。

  林烨笑了。

  笑容里没有半点温度。

  这三年,他在张家没有感觉到半点家里人的待遇,到现在这帮人还依然当自己是个外人,老太太哪怕刚才帮着蔡权坤,也不愿意帮着自己,如今他做了好事,却还让他们恶语相向,唯恐受到牵连。

  真是好,好得很!

  就在林烨一怒之下,准备转身走出张家院子的时候。

  张晚秋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大哥,你们说够了没有?如果不是林烨,刚才陈鹏就要把我们张家给砸了!奶奶的寿宴肯定要黄了!”

  只见张晚秋站在老太太后面,正轻咬着下唇,对着他摇了摇头。

  宛若湖边摇摆的孱弱芦苇,弱不禁风。

  林烨怒火消了一大半。

  “那又怎么样?”张明气头上,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们会感激他!”

  骂了一阵之后,张家人才愤愤地看了林烨一眼,转身进入客厅。

  虽然刚才经过了波折,但毕竟还有这么多来宾,寿宴还要继续。

  林烨孤零零得地站在原地,张晚秋才来到了他的身边,伸出手来摸着他的脸,道:“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还疼吗?”

  “不疼。”林烨反手握住了张晚秋的手,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张晚秋的道歉,心中很暖。

  “如果,如果你撑不下去了,你现在可以离开。”张晚秋颤声道。

  说出这句话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你想我改变吗?”林烨坚定地看着她,道:“我可以为你改变。”

  张晚秋摇了摇头,笑得很凄凉,道:“林烨,你也知道了,今天奶奶的态度……”

  “回答我。”林烨目光灼灼,宛若蕴含着一道火。

  “这世上没有那么多怀才不遇,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你会医术,我还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小医馆。”张晚秋娇柔一叹,道:“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其实,你大哥刚才那句话说得很对。”

  “什么?”

  “会医术,真的了不起!”

  说完,不等错愕的张晚秋反应过来,林烨就重新进入了客厅。

  客厅中,寿宴继续进行着。

  宾客们都已经入座,林烨作为赘婿,只能在最末端的角落。

  不过虽然都看到了林烨和张晚秋的到来,但却没有人搭理他们。

  “请张家子弟们,给老太太贺寿!”

  张明作为长孙,站在台上主持大局。

  随着他的话落,张家子弟们结伴而出,纷纷道贺。

  张婉晴也在其中,但看着林烨坐在位置上没有动,她也没有强求。

  不过老太太阴沉的眼眸扫过了林烨,闷哼了一声。

  “下面,有请各位亲朋拜寿!”

  张家子弟结束之后,由张明再次高声宣布。

  “云天集团,苏博苏总,送上当代书法大家钟尔复的字画一幅!”

  “永美集团,送上古董花瓶一个。”

  “鲁家送上夜明珠一颗……”

  …………

  陆陆续续的,礼物开始逐渐呈上去了,这里的礼物,大多都是外人送的,虽然价值都不算太高,但也不会太低,其价值多则三四十万,少几万不等。

  终于,到了张家人送礼贺寿的时候了。

  张明送了一个价值不菲的纯金折扇,属于工艺装饰品,而姑姑张元琴没拿出那个青花瓷,而是换了一个玉石打造的扳指,就连蔡权坤,也送了一个精美的佛牌。

  人一旦老了之后,就喜欢一些神佛之类的东西,开始相信命运。

  这个长寿佛吊坠据说是蔡权坤专门让人从印度带回来的,全身由羊脂白玉打造,雕琢得栩栩如生,找专门的大师开光,吊坠的价值,保守估计也要几十万。

  握着这个佛牌,老太太爱不释手。

  “林烨,你送的东西呢!”

  这个时候,张明在台上看向了坐在角落里的林烨,嘴角勾起一个冷笑来。

  他知道老奶奶的意图,此刻便要发难了。

  林烨一动不动,放在口袋里的木盒子,也懒得拿出来。

  “是知道你那东西拿不出手吧?”张明没打算放过林烨,继续刻薄地说道:“不过也不是我说你,你既然会医术,那随便开个小诊所,混个助理医生也没问题吧,在我们张家好吃懒做的,真像一条狗。对了,最近降温,我还有点风寒,你来给我看看。”

  “我不治畜生。”林烨淡淡道。

  “你!”张明没想到林烨居然敢回嘴,脸色一沉:“林烨,今天张家人都有送东西,如果你送不出来,不要我赶你,自己滚吧!”

  林烨一动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吼响了起来。

  “江城卓家,前来送礼!”

  卓家?

  老太太坐不住了,站了起来。

  以前她过生日,都是家里人到场而已,这次因为是大寿,所以才邀请了一些亲朋,但卓家,在江城地位和陈家相差无几,无论是死去的张老太爷,还是她,和卓家都没有什么来往,甚至对方也看不起他们这种二流家族。

  但今日,为何会来送礼?

  不过不等她细想,送礼人已经来到了院落。

  “卓家送上金碧辉煌一对。”

  “卓家送上八骏图一幅。”

  “卓家送上‘云华天启’别墅一栋。”

  “卓家送上劳斯莱斯一辆。”

  …………

  前面的艺术品画品,尚且好说,但后面“云华天启”别墅,是江城最好的别墅,随便一栋,都要接近千万!

  而劳斯莱斯不用说了,那可是顶级的商务豪车,每个地区限额,有钱都买不到!

  要知道张家人现在最好的车子,也不过只是张明开的七十多万的陆虎而已!

  这个礼品清单,让张家人面面相觑,骇得无与伦比。

  如此大手笔,对于他们张家这种家族而言,几乎是不敢想象的豪礼了!

  “卓家人请落座!”

  张太太忙道。

  “不必了,我只是负责送礼,先告退了。”

  门口那人将礼品,别墅钥匙和车钥匙都交给了张家下人之后,就走了。

  “奶奶,卓家给我们送的礼,可比陈家贵重多了!”

  张明激动得无以复加,颤声道:“你怎么和卓家人有联系的?”

  老太太也是一头雾水,但干咳了一声,看着四周哗然的宾客们,没有说话。

  在场中,唯有林烨脸色淡定。

  卓家,江城的一流家族,当年他们的家主曾到京华灵医门求医,此番举动,不过小小的回报一下罢了。

  毕竟对于灵医门而言,这些东西实在算不得什么。

  可就在这个时候,张明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道:“莫不是因为晚秋?”

  老太太闻言,也是精神一振,今日她邀请这么多外宾来,也是因为要宣布张晚秋和林烨离婚的事情,可能这个消息,也惊动了卓家!

  她记得,卓家有一个孙子,今年也二十多岁了,叫做卓东海,难道是对方也看上了晚秋?

  “有可能!”

  想到这里,老太太老颜大悦,又看了满脸讨好笑容的蔡权坤一眼,似乎那个佛牌,也没有那么精美了。

  “诸位,我要宣布一件事。”

  经过了卓家人的送礼,酒宴似乎被推向了高..潮。

  随后,老太太举起了酒杯,道:“我的孙女张晚秋,为我老伴守孝,今日一过便满三年!我们张家,开始接受聘礼,为她选择佳婿。”

  蔡权坤满脸兴奋,他早就在等着这个消息了!

  顿了顿,老太太又看向了四周,眼神故意在林烨身上停顿了一下,道:“张家之中,可有异议?”

  老太太的意思却太明显不过了,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角落里的林烨。

  这些目光里,有讥讽,有奚落,有幸灾乐祸,也有几道同情。

  众人都知道,就算林烨真的反对,但都会被张家,扫地出门!

  视线中,林烨抿着嘴,静静地坐在凳子上。

  仿佛,这个消息和他无关一般。

  他的视线只是平静地看着张晚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张晚秋低下了头,不敢去看林烨,仿佛,已经默认了这个决定。

  毕竟在专断独行的老太太面前,连她的父母都说不上话,她此刻说话,又有什么意义呢?

  难不成真为了林烨这个窝囊废,搞得和家族决裂吗?

  但她不知道,在她低头默许的一刻起,林烨的心,宛若被万剑穿过!

  痛!

  钻心的痛!

  终于,他惨然一笑,起身,转头,走出了院子。

  “这废物,总算滚了!”

  张明冷笑连连。

  就连老太太,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淡淡道:“好,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在场中,不乏冷笑,唯有张晚秋,看着林烨的背影,仿佛一步一个星河,同她隔开了一整个世界。

  “礼到!”

  一个小时后,外面又响起了一个声音。

  还有人来?

  不等众人反应,只见一个精美的盒子被呈了上来,然后就摆放在了桌子上。

  盒子打开,顿时让所有人大惊。

  里面居然静静地躺着一个吊坠,蓝钻石流光溢彩,炫人眼眸!

  “海洋之心!”

  杨仙儿眼神微颤,以她的见识,一眼就认了出来!

  海洋之心!

  货真价实的海洋之心!

  价值数千万!

  “谁送的?”

  老太太身体一震,没想到他刚刚宣布,就有人真的把聘礼送上来了!

  而且一送,就是如此高价值的东西!

  没有人会把这个东西和刚刚离开林烨联系到一起,这三年,林烨的印象对于他们而言,太根深蒂固了!

  一连问了几遍,也没有问出送礼的人来,蔡权坤眼神一转,而后跳了出来,打破沉默:“老奶奶,这个是我送给晚秋的聘礼!”

  蔡权坤的话,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老太太更是老眼一眯,看向了蔡权坤,不确定地说道:“你送的?”

  刚才蔡权坤拿出了一个赝品,还被林烨摔坏了,这件事众人都记忆犹新。

  “是的。”蔡权坤挺起了胸膛,面不改色地说道:“我刚才拿出的赝品,只是为了预热而已,但这个,才是我们蔡家送的重头戏!老奶奶,我知道晚秋对《泰坦尼克号》这个电影情有独钟,所以为了今天的礼物,我让我父亲专门去巴黎的拍卖场,购得了此物!”

  “原来如此!”

  “先用赝品,再送真品,这一抑一扬,蔡大少真是玩得秒啊。”

  “海洋之心,至少三千万吧,蔡家可真舍得拿出手。”

  四周的私语声,让蔡权坤心中大畅,虽然他现在低着头略显恭敬的看着老太太,但神色之中已经压抑不住的得意了。

  “好!”

  老太太刚刚才对卓家少爷心生好感,但海洋之心的送达,让她心中的天平再次倾泻向了蔡家。毕竟蔡家也是豪门之一,哪怕不如陈、卓两家,但也相去不远。

  而能一下子拿出三千万送给自己孙女,足以证明蔡家的诚意了!

  “我会好好考虑的。”

  老太太的整句话,让蔡权坤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连忙道:“多谢奶奶。”

  海洋之心,当然不是他送的,但既然送礼的人来去匆匆,宴会上又没人承认,他承认了又有何妨?

  在酒宴继续进行的时候,蔡权坤来到了张晚秋的身边,低声道:“晚秋,我送的这个礼物,你喜欢吗?”

  “我有些困了。”

  不知为何,看着蔡权坤那张讨好的脸,两杯酒下肚之后,张晚秋却是愈发思念起林烨来,她摇了摇头,便转身上楼了。

  蔡权坤站在原地,脸上变幻不定。

  本以为张晚秋会被自己感动得不行,但没想到居然是这种冷淡态度。

  他朝着地上唾了个唾沫,恨恨道:“张晚秋,你现在给我装贞洁烈女,迟早有一天,老子要让你跪着唱征服。”

  …………

  临江路。

  奔腾的江流,宛若咆哮的野兽,浪涛的岸边,树林下露出了林烨的身影。

  从张家出来,他已经在这里待了两个小时,窝在堤岸边的草丛中,昂头看着天空。今天,难得能看到星空,一悬银河从南到北,横跨绵延,宛若星光灿烂的激流,一泻亿万里。

  如此璀璨浩瀚的景色,让林烨憋屈的内心,也仿佛释放了些许。

  忽然,电话响了起来。

  “少爷,礼物已经送过来了。”

  莫老在那边道:“您有收到吗?”

  林烨知道他说的是海洋之心,淡淡道:“没收到。”

  “怎么可能。”莫老吃惊道:“你要求的‘海洋之心’,恰巧就在湘南城的附近,我们的门徒联系了当地的一个收藏家,花了五千万购买,由专机开来,如果没有意外,一个小时之前,就应该送到张家府邸了。”

  “这件事不重要了。”林烨想了一下,说:“你们准备怎么让我回去?”

  “明天大小姐要过来。”莫老干笑了一声,道:“她会专门和少爷沟通此事。”

  “林噙霜?”

  林烨的脑海里,浮现起了那个高傲的女人的身影,眉头一皱,道:“这是奶奶的意思?”

  “是。”莫老忙道:“您放心,门中上下,包括老夫人在内,都已经特别警告了大小姐,绝不会与少爷起冲突的。”

  “行吧,明天再联系。”林烨丢下这句话,就挂掉了电话。

  再次看向星空,他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

  当年他在灵医门,是天纵奇才,从小学医就展现了极高的天赋。

  但因为母亲失踪,父亲早死,林烨在门中几乎孤立无援。而堂哥林霄则不同,他为人圆滑,善于攻心,再有大伯的支持,更讨老门主和奶奶的喜爱。

  可能因为林烨的天赋太高了,让林霄感到了危机,三年前,老门主因病去世,正好给了林霄机会!

  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由奶奶亲自召开门中大会,将林烨逐出了灵医门。

  林烨虽然对灵医门的门主之位不感兴趣,毕竟他一身医术,天下大可去得。

  但在逐他离开时,林霄也深知这一点,非要林烨立下毒誓,让他不得使用医术!否则,就将他父亲的灵牌,赶出林家祀堂!

  封医令,在任何一个杏林宗门里,都是最歹毒的惩罚了!

  对于最古老的医术传承宗门灵医门而言,这个惩罚更甚!

  但为了保全父亲的灵牌,林烨接受了!

  而后,他流落江城,入赘张家,浑浑噩噩,活得不如一条狗!

  这三年,他不是没有想过东山再起,可他除了一身医术,什么都没有,连医术都被封了之后,他又如何崛起?

  今天,倘若不是因为张家老太太的决定,以及张晚秋的那句话,他可能还准备当一辈子的窝囊废……

  “叮——”

  短信声,打断了林烨的遐想。

  “你在哪里?晚上回来见一面吧。”

  看着张晚秋发来的短信,林烨脸色复杂,这意思,是想见最后一面了么?

  想了想,他还是将手机放回了兜里,没有回复。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三年,林烨已经对张晚秋产生了感情,不仅因为她的容貌,还有她的容忍,她的理解。

  哪怕张家人对他如狗,但作为受害人,张晚秋也从来没有对他有过苛刻的要求和羞辱,甚至有时候,还会帮他争辩。

  只是久而久之,看到林烨实在不堪重用,才放弃了。

  开了一罐啤酒,林烨就在临江路边走边喝,最后实在喝醉了,他才就地一躺,呼呼大睡。

  第二天,林烨是被马路上的汽车声吵醒的。

  揉了揉眼睛,感觉到有些凉意,林烨起身后才发现,原来他在临江路的草丛上睡了一宿。

  拿起手机,已经九点过了。

  张晚秋一晚上发给他不少信息,还打了十几个电话,但林烨想了想,没看信息,也没回电话。

  而是看着最近几分钟林噙霜打来的未接来电,打了过去。

  “林烨,你不接我电话,是几个意思?”

  那边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光是听到这个声音,林烨就能想象林噙霜那高高在上的模样。

  “睡觉,怎么了?”林烨淡淡道。

  “我们约定的八点半,我七点到了江城,现在在约定地点,等了你半个小时!”

  林噙霜声音更加恼怒了,“你有没有一点时间观念?”

  “抱歉,莫老没告诉我时间,我也不知道什么约定地点。”林烨道:“还有,请注意你的态度,如果你继续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那你转告莫老,换个人再和我谈。”

  林烨按下了挂断键。

  过了一分钟,电话再次打来了。

  但电话那头没有说话,只有重重的声,仿佛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怒火。

  “说不说话?”林烨冷冷道:“我很忙。”

  “林烨,你很好!!!”一道长长的呼吸声,让林烨感觉到了对方的愤怒,特别是最后那个“好”字,尾音更是拖得很长。

  “有话说,有屁放。”林烨挑了挑眉,道:“林噙霜,这里是江城,不是灵医门,没人惯着你的臭脾气!”

  “……我在希尔顿酒店,我最多等你半个小时!”

  仿佛不想听更过激的话语,说完这句,那边就挂了电话。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