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医品庶女世子妃夜墨清苏夏然小说

医品庶女世子妃夜墨清苏夏然小说

初晴羽羽 著

连载中免费

《医品庶女世子妃》是作者初晴羽羽所创作的一本重生古言小说。男女主角是夜墨清、苏夏然。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天可怜见,命运给了苏夏然一次死而复生的机会,既然可以重来一次,她坚决不会重蹈之前的覆辙,立誓要把曾经伤害她的人全部踩在脚底!嫡母太伪善,揭掉你的面具教你重新做人。嫡姐太毒辣,虐到你怀疑人生。至于这个摄政王,麻烦边上让让,我在虐渣呢。

10.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09

在线阅读

《医品庶女世子妃》是作者初晴羽羽所创作的一本重生古言小说。男女主角是夜墨清、苏夏然。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天可怜见,命运给了苏夏然一次死而复生的机会,既然可以重来一次,她坚决不会重蹈之前的覆辙,立誓要把曾经伤害她的人全部踩在脚底!嫡母太伪善,揭掉你的面具教你重新做人。嫡姐太毒辣,虐到你怀疑人生。至于这个摄政王,麻烦边上让让,我在虐渣呢。

免费阅读

  刚刚在宴会上也没来得及跟苏夏然清说过什么话。只是看她自己在忙前忙后着,现在待众人散去,却是主动来找自己说话。

  苏夏然大概可以想象得到苏夏然清想要对自己说什么,刚走到偏院门口。便看见苏夏然清背对着自己站着,身上依旧穿着那华丽的衣裳。

  似乎是听见了苏夏然的到来,苏夏然清才转过了身来。两个人相看无言。都没有开口说话。还是苏夏然清憋不住了,说道:“妹妹既然来了,便请入座吧。”

  苏夏然倒也是不客气,就自己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翘起了二郎腿,看苏夏然清到底想要跟自己说什么。之间苏夏然清在苏夏然坐下之后,也坐了下来,和苏夏然面对面而坐。

  苏夏然清沉思了一会儿,开口说:“妹妹不觉得近些年,我们姐妹俩的感情疏远了许多吗?”苏夏然清本就生的一副较弱的模样,如今一说倒是显得楚楚可怜的。

  听苏夏然清一开口便直奔主题。苏夏然也直接说到:“既然姐姐这样觉得,那便是吧。”

  没想到苏夏然竟是这样的态度。苏夏然清变现出了受伤的神色。在她的心里苏夏然还是从前那个无助懦弱的人,那个在她受伤的时候会来找自己倾诉的人。

  却不知道两年过去了,苏夏然早就已经改变了,再也不是她心中所想的人了。苏夏然清悲切的说道:“我们现在真的就只能这样吗,没有话说,还算是姐妹们?”苏夏然清言辞之恳切,让苏夏然恍惚之间还以为她是在乎自己的。

  回过神来的苏夏然并没有因为苏夏然清这般说辞就心软。回复说道:“关系如何,姐姐心里自然是清楚,妹妹也就不便多说了。”

  苏夏然清显然是对苏夏然的态度不满,说:“你现在是一定要这样跟我说话,对吗?”

  见她一定要纠结这些,苏夏然便也不再绕弯子,说:“姐姐今日找我,就是为了探讨我们姐妹俩关系的吗?好,我告诉你,自从我出事后,你与我撇清关系那一刻起,我便不觉得我们感情有多好。”

  又提到了之前的事情。苏夏然清当然知道苏夏然指的是什么。当时苏夏然被皇上打入地下暗牢。并以为事情再无反转,苏夏然必死无疑。

  为了不让苏夏然拖累苏家,苏风便令苏家上下都与苏夏然脱离关系。当时整个苏家上下没有一个人到皇上的面前的求情。

  甚至是在都没有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情况下,便认为苏夏然有罪。只想着不要跟她有联系,要跟她划清界限。

  在想到当时阿楚红月他们的遭遇。苏夏然对整个苏家都没有一点好感。除了祖母知道消息后,天天念叨自己。连面前这个自以为关系很好的姐姐,在自己出事后,都没有出现过一次。

  苏夏然清听她这么说,语气稍稍弱了下来说:“妹妹,你还是在计较这个吗?当时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皇上若是发起怒来,说不定会满门抄斩,我们也是为了苏家好.....”

  苏夏然清可能也是觉得自己的解释非常的牵强,到后来,都说不下去了。苏夏然冷笑一声说:“既然在姐姐的眼里,我的生死比不上苏家重要,今日叫我来又是所为何意?”

  苏夏然说话直奔主题,并不想拖泥带水。这一两年苏夏然清都没有来跟自己缓和过关系。今日却突然这么做,一定是有她自己目的。

  果然,听她这么说了,苏夏然清也不再抒情,直接说:“我现已经跟洛泽宇定亲了,你是知道了,一直以来我都很爱他,现在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归宿,我不想这中间出现一点点瑕疵。”

  “所以,你想我做什么?"苏夏然直接问道。

  苏夏然清却是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定了亲,过不了多久,便会成亲,本来在御女坊做的嫁衣应该由我亲自去拿。不过听媒娘说这嫁衣若是让自家姐妹去拿,再送一道给我更吉利。”

  听出了苏夏然清话中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让自己去帮她到御女坊拿嫁衣罢了。本来是有自己和苏夏烟两个选择。苏夏然清却没有选择去找苏夏烟而是自己。

  也是,苏夏烟现在基本上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也不跟府中的人说话。苏夏然清自然是使唤不动她。其实苏夏然的心里是不愿意去帮她的。

  但看她眼中那希冀的神情。苏夏然知道这婚事对苏夏然清来说异常的重要。她自然希望自己的婚事任何一点细节都是最完美的。以后能和洛泽宇一起白头到老。

  见她都如此拜托了。苏夏然也实在是不好拒绝,只能说到:“嫁衣什么时候要?”

  听苏夏然既然肯这么问,说明她是已经答应了自己。苏夏然清欣喜的上前抱住了苏夏然。让苏夏然无比的错愕,习惯性的推开抱住自己的苏夏然清,说道:“你这是做什么,不就是拿个嫁衣吗,有必要这么开心吗?”

  苏夏然清温柔的笑着说:“妹妹,你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能答应,我自然是欢喜。”说完便告诉苏夏然何时去御女坊拿嫁衣。

  等一切都交代完后,苏夏然便从苏夏然清的房中出来了。见天色已晚,便回到了自己的药堂。听苏夏然清说,是要等到明晚才能去拿,便将此事记下来了。

  而这件事却是在悄无声息中渐渐发生了改变。吴小若也是知道御女坊做嫁衣的事情。她也知道苏夏然清明晚会去御女坊拿嫁衣。

  但她不知道的却是拿嫁衣的人并不是苏夏然清,而是苏夏然。当第二天晚上苏夏然去御女坊拿嫁衣的时候。却在半路上出了事情。

  毫无防备的苏夏然就这样中了招。她没想到去拿个嫁衣,自己也能出事。其实本应该出事的并不是苏夏然而是苏夏然清。

  吴小若早在几天前就在去御女坊的必经之路上做了埋伏。只待苏夏然清一出现,自己便动手。只是没想到抓到的人并不是新娘子苏夏然清。

  被装进麻袋的苏夏然此时浑身无力。连使用梅花针的力气都没有。暗自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她明白她这是中了麻醉散。到底是谁抓了自己,当真是卑鄙。苏夏然在心里咒骂道。

  居然趁自己不注意在空气中散播麻醉散,这让苏夏然防不胜防。感受着周围的一举一动,苏夏然明白此刻自己的身边围绕了四个人。若是一对一单打独斗,自己倒是可以赢。

  但若是四个人一起上,即便苏夏然使用梅花针,却也赢不了。再加上自己现在还中了麻醉散。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随时都会倒下。

  被点了穴位的苏夏然根本动弹不得。此时的她心中十分的焦急。因为这种情况是她从来没遇见过的。心里难免的忐忑不安。这种不安还来自于不知道是谁向自己下手。

  一开始苏夏然以为是苏夏然清给自己下了个套。打着拿嫁衣的幌子,背地里却把自己卖了。但现在冷静了下来的苏夏然却越发的觉得这不是苏夏然清做的。

  她若真的想对付自己,是没有必要绕这么大的一个弯子的,完全可以趁自己毫无防备的时候,不暴露自己身份的对付自己。而最重要的是苏夏然清没有对付自己的理由。

  如若是说苏夏烟倒还是有可能。但苏夏然跟苏夏然清无怨无仇的,她实在没有必要这么做。但除了她,又会是谁呢?在心里不断的排除盘算着。

  苏夏然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的名字。吴小若!其实今日被绑架的人并不应该是自己,而是苏夏然清,就因为苏夏然清临时换自己去拿嫁衣,所以才错绑了自己苏夏然真是在心里懊悔,自己怎么就这么衰,拿个嫁衣都能帮别人挡刀。而且若这件事是吴小若的话,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苏夏然想着,怪不得之前在宴会的时候,看吴小若一反常态,原来早就策划了绑架苏夏然清的事情。既然知道了始作俑者是谁,苏夏然便也渐渐放下心来。

  只待一会儿见到吴小若后跟她解释清楚,她应该就会放自己离开。这样想着的苏夏然因为熬不住麻醉散的药效,便在麻袋里昏睡了过去。

  趁着夜色,被吴小若派出去的黑衣人,也在疾布行走着,肩膀上扛着的正是已经昏睡过去了的苏夏然。此时在麻袋里的苏夏然却是没有意识的,不知道自己即将被送去哪儿。

  在一栋偏僻的屋子面前,黑衣人终于停下了脚步。将苏夏然放下。便进去通传吴小若。在屋子里的吴小若此时也是紧张万分。

  第一次做绑架这种事情,没有经验,万一有一点闪失说不定就会遭到苏府的报复。所以吴小若也是提心吊胆的,听黑衣人来报说人已经抓到了。

  吴小若暂时放下心来。若不是皇上突然下诏让苏夏然清和洛泽宇定亲。吴小若也不会铤而走险做出这种事情。让黑衣人将装在麻袋里的人带了进来。

  二话不说,吴小若将麻袋解开。但露出来的脸却并不是苏夏然清。吴小若怒斥着黑衣人说:“不是让你们抓苏夏然清吗,这都能抓错,要你们有何用!”

  黑衣人也没想到事情会出现纰漏,赶紧解释道说:“小姐只说让我抓从苏府出来去拿嫁衣的那个人,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啊。”

  吴小若见事已至此,也不好再说什么。便说:“算了,你们留下一两人即可。其他人先退下吧。”说着原本四个人的黑衣人,便只留下了两个人。

  吴小若端坐在檀木上,观察着麻袋里的人。像是觉得似曾相识一般。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不就是苏家的二小姐苏夏然吗,怎么会将她抓了过来。

  为了事情不被败露,本就没打算将抓来的人放回去的吴小若,见是苏夏然,这个之前让自己在皇家宴会当众出丑的人,还处处跟自己作对,就更不可能放她走了。

  在椅子上坐了有一会儿,吴小若就想等着苏夏然自己醒过来。看到苏夏然快要醒来之时。吴小若带上来黑色的面具。为了不让苏夏然认出自己来。

  何况苏夏然在她的印象中,一向是明察秋毫,聪慧过人的。若是让她认了出来,伺机报复就得不偿失了。过了一会儿,苏夏然也慢慢醒了过来。

  看自己的手脚上都被麻绳束缚着,动弹不得。苏夏然微微皱起了眉毛。用力地扭动着自己的手脚,试图挣脱束缚。

  吴小若看着她的动作,开口说道:“他们绑的很紧,你就别费力气了,你是挣脱不开的。”

  听到有人说话,苏夏然便抬头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吴小若。见她带着面具,苏夏然心里不禁一阵冷笑。自己早就将她认了出来,还有必要做这些吗。

  苏夏然清冷着一双眸子,盯着吴小若,开口说道:“不知吴小姐这是何意?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何必与我结下梁子。若是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的话,你现在放我走,我便不会计较你对我的无礼之罪。”

  见苏夏然竟然一下子就认出了是自己,吴小若也没必要掩饰。将面具摘下。笑着说:“之前我便觉得苏府的二小姐不一般,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同凡响。不过我最讨厌别人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既然与苏夏然清交好,便代她承受这一切,有何不可?”

  苏夏然心里此时可是无奈到极致。想着自己怎么就招惹到了吴小若这样的煞神。非要认定自己跟苏夏然清交好。现在的苏夏然也是有口难辩。

  两年前自己为苏夏然清出头的事情,这个吴小若竟然还记得,无奈的说:“吴小姐难不成还是在记恨两年前的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何必一直耿耿于怀?”

  本就渐渐淡忘了之前的事情的吴小若听苏夏然竟然还敢在自己面前提起,心情就更加不舒畅了。又由于没有抓到苏夏然清,便将自己的怒火全部都撒在了苏夏然的身上。

  吴小若气愤的说:“苏夏然,因为你,我将军府的名声被玷污了,因为你,我吴小若被人耻笑道今日。你居然跟我说是我一直耿耿于怀,你可知我这辈子最讨厌的是何人?除了苏夏然清,便是你!”

  一心想着大事化了小事化无的苏夏然,没想到自己的话竟然一波激起千层浪。让吴小若记恨起自己来了。知道她这一次既然抓住了自己就不会放过,苏夏然也没想着自己能走。

  只是在心里盘算着如何脱身。吴小若也懒得在跟苏夏然废话。强行将她口中喂入不知名的液体。本打算自己脱身的苏夏然没想到吴小若竟然给自己来这一手。

  当药水接近口中的时候,苏夏然便已经认了出来,这是强力麻醉散。这个吴小若到底想要做什么。不愿意喝下这种不可抗力药的苏夏然努力的挣脱着。

  却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自己现在还被束缚着。根本就不是身强体壮的黑衣人的对手。不止一次苏夏然都在懊悔自己还是太弱了。

  若是遇到这种情况,自己简直就还是弱的像蚂蚁一般。苏夏然只能怒喊道:“吴小若,你这算什么本事,有种将我放了,我们单打独斗。就只会用这种下流的手段,也不怕辱没了你们将军府的名声吗?”

  本想将吴小若激怒的苏夏然,却是想法落了空。吴小若根本就不吃她那一套。说:“你当我是傻子吗?你苏夏然身上还不知道有什么本事,若是将你放了,你反倒对付起我来了怎么办,还不如先将你制服。”

  说完后,吴小若又对着拿着药瓶的黑衣人说:“你们还愣在那儿,干什么,给我喂!”直到看到苏夏然将一整瓶药水喝完之后。吴小若才笑了起来。

  对倒在地上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的苏夏然说:“苏家二小姐,就且好好享受这我本准备给苏夏然清的大礼吧,哈哈哈哈,将她送往醉春楼。”说完后吴小若便离开了这里。而是将苏夏然交给了黑衣人。

  就在苏夏然因为药效的缘故下,又要昏睡过去之时,听到了醉春楼三个字。让她的意识强行支撑着。这吴小若的心思还真是歹毒。

  竟然得不到洛泽宇,就想用这种方式对付苏夏然清。若是在他们结婚之前苏夏然清失了身子。洛泽宇是万不会再娶她了的。贞洁对于女子来说是有多重要这不用多说。

  此时苏夏然悔的肠子都青了。她真是千不该万不该答应了苏夏然清。不过若是这件事发生在苏夏然清的身上。纵使自己不喜欢她,也是不愿意看见的。

  将吴小若记恨在心里。苏夏然还是抵抗不住药效,昏睡了过去。此时的她是多么希望阿楚他们能得到消息过来救自己。

  可是她知道这是可能性为零的事情。自己早在出门前就交代了他们自己不一定会回去。他们肯定是以为自己又要处理一些什么事情。

  在一路颠簸中,苏夏然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得被带到了醉春楼。苏夏然的容颜早在几年前,便已经脱颖而出。如今又两年过去了,更是显得清新脱俗,倾国倾城。

  醉春楼的老鸨,见竟然送上门来这么一个美人。自然是欢喜的将苏夏然收下了。想着要如何消费这样一个难得的美人。

  而此时在醉春楼的雅间,却是出现了一个许久没有出现的人——五皇子夜墨清。本应该呆在皇宫中的夜墨清却意外的出现在了醉春楼。

  当然他并不是来寻欢作乐的。而是和手下在这里谈事情。醉春楼这种地方鱼龙混杂,最适合谈事情。夜墨清并没有暴露他五皇子的身份。而是穿着便装坐在雅间之中

  听着手下跟自己汇报着他们私底下打探到的一些消息。”少爷,近几年凤临国附近的一些边陲小国已经蠢蠢欲动了,看皇上的意思,像是有意要将您派往过去。”

  夜墨清的手中紧握着茶杯,说道:“老狐狸真是老谋深算,为了不让我威胁到他,竟然想将我派往出去,不过看近几年的形势,这些国家估计还需几年才会群起而攻之。我们也要早做打算,不然到时被人牵着鼻子走。”

  手下之人也是感叹道说:“确实如此,凤临国这几年的赋税也越来越重,不仅仅是百姓怨声载道,就连旁边的小国也是怨念深重。几年后的大战看来是避无可避啊。”

  说着另一个站在一旁一身劲装的人也开口说:“少爷,你的另一重身份,恐怕也隐藏不了多久了,已经开始有有心人在有意无意的调查您。”

  夜墨清将手中的茶水喝下,看着身边的人说:“疾风,你这些时日一定要盯紧了这些人。我五皇子之外的身份在这几年是断不可暴露的,很多事情我们也是要从长计议啊。”

  正在他们谈论的时候,却听见雅间的敲门声。疾风见有人敲门,便上前去将门打开。见进来的是老鸨,边说道:“有什么事情吗?”

  老鸨深知,在雅间上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当即献媚般的说道:“看几位公子哥一表人才的,可需要漂亮姑娘作陪,今日我们这里可是来了一位绝世大美人呐。”

  褪去了伪装的苏夏然自然就是老鸨口中的这位绝世大美人。但这些话听在夜墨清的耳里。却是丝毫提不起他的兴趣。

  不过听到绝世美人,却让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苏夏然的脸。

  夜墨清暗自想着快两年没有见到这个小丫头了吧。自从当年在李渊雪那里,她将自己推开后,夜墨清便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

  但偶尔心里还是会想到那一日在二公主生辰宴时,她那一鸣惊人的样子。竟然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头。竟让他这些年对任何的女子都提不起任何的兴趣。但偶尔心里还是会想到那一日在二公主生辰宴时,她那一鸣惊人的样子。竟然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头。竟让他这些年对任何的女子都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无奈的笑了笑。夜墨清便让老鸨出去了。却不想自己的这一决定却是让他错过了与苏夏然的再一次相遇。

  满心以为这间雅间里的公子哥们会对自己口中的这位绝世美人感兴趣。没想到却是赶自己出去。没有赚到钱的老鸨心情甚是不愉快。

  退出去之后,老鸨便一间一间的雅间询问,觉得总会有人对这感兴趣。确实在离开了夜墨清这里后,就有别的公子哥对老鸨口中的“苏夏然”感了兴趣,让她带上来。

  老鸨一听甚是欢喜,给苏夏然换上了比较暴露的纱裙。较好的身材若隐若现。皮肤白皙如初生的婴儿一般吸金。老鸨也没有想到装扮完后的苏夏然竟是更有了一种别样的风味。

  可真是一个宝物啊。昏睡中的苏夏然自然是不知道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平时一向较为保守的苏夏然从不曾穿过如此暴露的衣裳。都是一身素衣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人当作物品卖到了这种地方。跟雅间里的公子哥谈好了价钱之后,老鸨便将苏夏然带了进来。

  在雅间等着的公子哥,一看见苏夏然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了。很快的赶走了碍眼的老鸨,就将美人抱在怀中,嗅着苏夏然颈间发丝的清香。

  而此时的苏夏然却是慢慢的有醒来的迹象,但因为药效的原因,依旧是浑身无力。感觉到有人在触摸自己,苏夏然敏感的泛起了鸡皮疙瘩。

  这让这名公子哥更是激动。觉得苏夏然是个难得的小尤物。也许是不喜欢在对方不知道的情况下和苏夏然圆房。这个公子哥并没有动手,只是将苏夏然放在了床上,将她的手脚绑住,等她醒过来。

  此时在一旁雅间里的夜墨清在和疾风还有自己的手下交谈了一会儿之后。便将老鸨叫来了,打赏了银子之后便准备起身离去。

  见一身气质不凡的夜墨清就这样走了,老鸨却也没再挽留。因为此人看起来,并不好招惹。

  而苏夏然也微微转醒,觉得自己浑身无力,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睁开眼,想要用手揉一揉惺忪的眼睛。却发现自己的手被绑在了床上的柱子上,动弹不了。

  暗自心惊,想起了之前吴小若的话,难道自己真的被带到了醉春楼来。转过头看见一旁的公子哥正猥琐的看着自己。在低头看看自己所穿的衣服。苏夏然瞬间明白了过来。

  用冰冷的眼神看着逐渐靠近过来的公子哥说:“我是被迫带过来的,你就不怕高兴了这一刻,日后遭到报复吗?"

  公子哥显然没想到这个美人醒来后,并没有露出害怕,娇羞的神色。而是诧异,之后便是冰冷。不过难得见到这么一个美的不似人间所有的美人,公子哥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更何况此刻的公子哥已经完全被美色冲昏了头脑,说:“美人,我才不管你是谁呢,先让我享受了再说。”说完也不管苏夏然的反抗,就开始脱她的衣服,一副想要将她强上了的架势。

  苏夏然没想到这个公子哥竟然如此放肆,因为手脚动不了,她只能用嘴狠狠的咬着公子哥裸露的肩膀。苏夏然的力道之大,硬是将这个公子哥的肩膀咬出了血。

  公子哥也是没料到苏夏然如此难对付,看着自己肩膀上的伤口,还有苏夏然恶狠狠的眼神。苏夏然显然是惹怒了他。

  “啪!”的一声,公子哥便用力地扇了苏夏然一巴掌,将苏夏然的头打偏向了一边,说道:“你妹的,居然敢打我,看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

  没过一会儿,苏夏然的右脸便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巴掌印。在这一世从来没有挨过巴掌的苏夏然算是将眼前的这个人,还有害自己落入这般田地的吴小若记恨上了。

  而此时夜墨清正巧走到了苏夏然的门外,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以及男人的怒骂。站在了门外并没有离去。

  疾风见自家的主子站在了一间雅间外没有离去,便开口说道:“少爷,我们该走了。”但夜墨清却是还没有离开,就那样站在门口。

  他的一位手下也开口说道:“唉,不知道又是哪位姑娘遭殃了。”说着的同时,却也是诧异着夜墨清今日的行为。

  这醉春楼他们也是来了很多次了,这种强迫的事情他们也是见怪不怪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明白,为何今日主子会在这里驻足。

  其实夜墨清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自己没有离开。就因为刚刚听到了里面的女子一声尖叫,觉得异常熟悉。便停留了下来,此时站在门外的夜墨清又听到了苏夏然略显颤抖的声音。

  在里面的苏夏然见这个公子哥又要扑过来,便大声威胁到:“你不能这样对我,若是我活着出去,一定要灭了你满门!”

  这一下夜墨清算是彻底认出了里面人的声音。是苏夏然!是那个在后山拿走自己玉佩,那个在靶场让自己一见倾心的苏夏然。

  当听到苏夏然声音的那一刻,夜墨清整个心都炸开了。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没有再想其他的,夜墨清自己亲自踹开了面前这间雅间的房门。

  夜墨清的这个行为,让一旁的疾风和其他手下措手不及,都不明就里的看着冲进去的自家的主子。

  而里面的公子哥正在准备强行扒开苏夏然的腿,便听见了外面的的动静。立刻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不满自己的好事被人打扰,刚想对突然出现的夜墨清怒骂道。

  却不想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夜墨清一拳打趴到了地上。刚进来的夜墨清没有料到自己刚进来看见的居然就是那样让他心惊胆战的一幕。

  看着躺在床上生无可恋的苏夏然,正在大口的喘着气。胸口上下起伏着。就那样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让夜墨清心疼极了。

  同时也让他对地上的公子哥怒不可恕,开口对门外的疾风说:"疾风,将地上的这个人带回暗牢,我要好好的折磨他!”

  此时倒在地上的公子哥,认出来五皇子夜墨清,吓得直打颤,说:“五皇子,饶了小人呐。小人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做。小人不知道这个美人是五皇子的人,有眼无珠,求五皇子放了我。”

  夜墨清那里会理会地上男子求饶的声音,跟疾风交代,将他带走之后,便来到了苏夏然的身边。脱下自己的披风盖在苏夏然的身上。

  看着苏夏然手脚白皙的皮肤上,被绳子来回摩擦的血痕。夜墨清心疼的都不敢去碰她。亲手解开了束缚着苏夏然的绳子,将她公主抱了起来。

  站在外面的下人们看着夜墨清的动作,就像是对待宝物一般小心翼翼,都透漏出了活见鬼一样的表情。一直以来他们的五皇子可都是不沾女色的,今日居然将一女子抱起,简直是不可思议。

  并不是夜墨清不沾女色,而是自从他见到苏夏然后,整个心都被苏夏然填的满满的。其他的任何人都走不进他的心里了,这些之前的夜墨清原本是不知道的。

  直到刚刚的那一刻,当他看见苏夏然那个样子的时候,整个心都好像在滴血。他才知道自己早就将她放在了心里很重要的位置。

  此时的苏夏然也是任由着夜墨清抱着自己。也不动弹。就那样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若是之前,她定是将抱着自己的男人推开了。

  可是现在她仿佛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就这样靠在他怀里,还让她觉得有一丝丝的安心。刚刚的那一秒,苏夏然拼尽了全力挣扎。想着若是自己真的逃不出那公子哥的魔爪,便将所有的人报复完后,自己便也自刎而死。

  却没想到最后一刻,夜墨清会出现。让苏夏然看到了一丝的曙光。本就穿的很少的苏夏然,被夜墨清抱了出来。夜晚的风冷嗖嗖的,下意识的抱紧了夜墨清一些。感受着苏夏然的动作,夜墨清不自然的勾起了唇角。这让他的手下更是吃惊。

  不苟言笑的五皇子刚刚那一秒竟然微微笑了一下。反应过来的下人们,见夜墨清抱着苏夏然一会儿了,怕他累着,便说:“少爷将姑娘交给我们吧,夜晚风凉,您可别受寒了。”

  夜墨清却还是没有放下苏夏然,回答道:“无妨,将马车驶过来,我要带苏姑娘回宫。”见劝不动。下人们也没有在说什么,而是把不远处的马车牵了过来。

  夜墨清小心翼翼的将苏夏然放上了马车,放下帘子,自己则是坐在了马车前面,亲自驾着马车往皇宫而去。坐在马车里的苏夏然到现在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她并不知道夜墨清将她带回宫中意味着什么,这是傻愣愣的庆幸到,自己是被救了吗?刚刚抱着自己的人是谁,听他们说是五皇子。

  就是长公主李渊雪的亲弟弟夜墨清吗,他居然救了自己。由于对李渊雪的印象一直不好,苏夏然便也一并将她的弟弟夜墨清划在了自己人之外,认为他也好不到哪去。

  所以并没有轻易的相信他。看着披在自己身上的,还有夜墨清体温的斗篷。苏夏然微微的慌了神。

  马车在黑夜中行驶着,不多时,便将苏夏然带回到了皇宫中。自从上一次自己盗走了踏雪剑。苏夏然就没有再回到过皇宫了,没想到这一次自己是以这种形式再次回来。

  将马车停在院外。夜墨清上前,准备将苏夏然抱下马车。却见苏夏然身子往回缩了缩。夜墨清的手落了空,讪讪地收了回来。

  苏夏然的眸子在黑暗中像是会发光一般,就那样怔怔的看着夜墨清。半响才开口说道:“多谢五皇子相救,小女自己可以。”说完自己便走下了马车。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