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纯爱 → 路信黎怀恩小说

路信黎怀恩小说

不换 著

完本免费

《怀恩》小说是作者不换最新创作的一本架空近代纯爱小说,这本小说的世界观是双性的he文,主角是怀恩和路信黎。怀恩是个不太一样的人,他比所有男人都多长了一个器官,出生的时候差点没被丢掉,还好最后姑母收留了他,怀恩就这样跟着姑母在路公馆里当着下人生活,后来有一次怀恩趁着主人家不在的时候偷偷去客房洗澡,被路信黎给吃了,怀恩哪见过这个阵仗,第二天就跑了。

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26

在线阅读

《怀恩》小说是作者不换最新创作的一本架空近代纯爱小说,这本小说的世界观是双性的he文,主角是怀恩和路信黎。怀恩是个不太一样的人,他比所有男人都多长了一个器官,出生的时候差点没被丢掉,还好最后姑母收留了他,怀恩就这样跟着姑母在路公馆里当着下人生活,后来有一次怀恩趁着主人家不在的时候偷偷去客房洗澡,被路信黎给吃了,怀恩哪见过这个阵仗,第二天就跑了。

免费阅读

  只是心里默默发誓,要给姑母养老送终,好好孝顺她。

  只是怀恩也很少见到姑母,最近一次见她还是在上小五的时候,学堂里的先生给他评了个优,娘在姑母面前夸他会念书,是村里最会念书的娃娃,先生校长都夸他聪明,是当秀才的材料。

  他还记得姑母听了非常开心,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他加快脚步回到家,一进门就听见堂屋里欢声笑语不断,

  姑母似是听见了他进门的动静,第一个从堂屋出来迎他,见到他却没摸他的脑袋,只站在他两步远的距离,上上下下打量他,说他瘦了,高了,是个帅小伙了。

  怀恩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不算个小伙子。

  姑母给家里带来了很多新奇的、贵重的东西,给两个嫂子们和姐姐一人做了一身旗袍,怀恩觉得可真好看啊,

  他也过去摸了摸,料子又滑又软。

  给哥哥们和大姐夫一人买了一双皮鞋,锃光瓦亮的,这种皮鞋村里只有校长有一双呢!

  二哥立刻就穿上了,在堂屋里走了两圈就赶紧脱了下来,生怕踩脏了。

  还给侄子侄女外甥们带了好多糖果和点心,孩子们可太高兴了,眼睛亮晶晶围着姑母身边叫姑奶奶。

  就是没有怀恩的礼物,怀恩心里有点失落,可晚饭后,姑母提出要带他去上海。姑母说他该上中学了,在上海学两年要考大学,她拜托了主家,已经在一所教会中学给插了班,过两天就走,上学的事耽误不得。

  娘抱着他哭,怀恩也哭了。

  他也舍不得家里,可大概从他小就知道家里把他过继给姑母了,姑母虽然很少来看他,他却时常挂念着姑母的。

  他上学堂的学费和日常开销也是姑母从上海邮过来的,如果不是姑母,他很可能一生下来就被爹扔进茅坑了。

  他出生时,因为身体残缺,爹娘都当他是怪物,爹抱着他就要扔进茅坑,是姑母拦了下来,

  说认下这个孩子,他才能活下来的。

  从小邻居的婆婆婶婶一见到就会唏嘘半天,然后重复这个故事,他听得耳朵都生茧了。

  他更多是对能与姑母一起去上海生活的期待。

  过了两天他与姑母一起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这是他第一次离开苏北老家,路上看到什么都觉得新鲜,姑母还给他买了串糖葫芦,他坐了快一天的火车,才把一串糖葫芦吃完。

  酸酸甜甜的,真的好吃。

  到了上海,还未来的及收拾好对这座城市繁华的震惊和赞姑母就招手打了一辆黄包车带他来到了路公馆。

  他从未见过这样一座房子,起初,他以为这是一栋楼,里面至少住了三十户人家,

  不过很快知道路公馆就只是路家人的房子。黑冷的铁栅栏围起来得有四五亩地,三层半高的白色小洋楼,

  前有喷泉,后有花园,气派的不得了,对怀恩来说,这跟皇宫有什么区别呢?

  姑母告诉他,主人家都去北平了,整个宅子只有十多个佣人看家,每日都要除尘打扫,跟主人在时一样。姑母他们都有佣人房,房间在地下室,有些阴暗和潮湿,

  不过在怀恩看来,这就是很好很好的房子了,每个佣人都能拥有十平米大小的私人空间,有木门、有插销能上锁、平整的水泥地板、粉刷干净的墙、不大不小的单人床、时髦的木质衣柜、一张桌子、一张椅子,

  怀恩想连校长家都没有这么好的房子呢!怀恩得了一间这样的房子,女佣小翠告诉他,姑母很得女主人的欢心,是女主人从娘家带来的女佣,

  在主人家整个北迁的时候,姑母本应跟着走的,却求着女主人留了下,还为他求来了一所学校和一间卧室。

  小翠说,路夫人真是菩萨心肠。

  小翠还说,怀恩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姑母啊。

  怀恩心中感激,所以在进了新的学堂后拼命读书,即使从没接触过的英文和日文像天书一样,即使那些数学、化学公式让他手足无措,他也从没有松懈过、放弃过。

  他努力了两年,考上了上海震旦大学英文系,连英文老师都说他是个奇迹,只接触过两年英文就能学得这么好。

  那是怀恩见过姑母最开心的一天了,她平日里总是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的嘴笑的合不拢,眉头也舒展开了,她用欣慰的眼神看着怀恩,说,我儿辛苦了。

  怀恩既高兴又羞涩,两年来没日没夜的学习终有了回报,可也知道,若不是姑母,他哪里有条件去这么好的中学,跟着外国人学外语,跟着各种天资聪颖的老师学数学、化学呢?

  若还是在苏北老家,他努力再多年,

  也绝考不上震旦大学。姑母掏腰包请厨师备了一桌好酒好菜,佣人们围坐在厨房支起的长桌上,热热闹闹吃了一回酒。他们恭维着姑母和怀恩,都说姑母熬出头了,培养出一个大学生,了不得了。

  事实也是如此,怀恩读完四年大学,一旦毕业进了洋行或洋货公司,靠着给洋人做翻译就能成为上等人,能在上海立足是可以预见的未来。

  怀恩在姑母允许下也喝了几杯酒,他从未喝过酒,喝完走路都有些打晃。

  众人散后,他因为喝的头昏,回到房间倒头就睡,睡的迷迷糊糊被渴醒了,起来喝了杯水,才发现已经半夜了,他身上一身汗,粘腻的不行,就收拾好换洗衣物,悄悄来到二楼一处房间洗澡。

  这是从他在这栋宅子住下后,姑母带他来的。佣人们只有

  一处公共浴室,三个水龙头,热水也只供应一个半钟头,夏季上海闷热,几乎每个人都要洗澡,所以洗澡就跟打仗一样,女人们先洗,男人们后洗,

  怀恩不可能一人拥有单独洗澡的时间,所以姑母把他带到这间主人家的客房。

  姑母说,这是客房,但也不要乱动任何东西,也不要用任何东西,洗完澡就出来,还要把洗澡间打扫干净,不要让别人看出来。

  所以怀恩每次都要半夜十一二点一个人抹黑进去洗澡,洗了两年,已经熟门熟路,闭着眼都能找到水龙头开关。

  路信黎是连夜乘飞机回的上海,好友梁于乾来机场接的他。

  半夜三更的路上行人稀少,只有等活儿的车夫和拉客的夜莺在路边徘徊。

  “怎么这么急?北平形势不好吗?”梁于乾没有带司机,亲自给路少开车,

  他通过后视镜看了眼路信黎,见他一副沉稳的样子,丝毫没见慌张着急,仿佛连夜从北平过来是平常事一般。

  路信黎单指揉了揉眉心,还是有些疲惫,

  “做样子给人看而已,我在上海会待上几个月,明天攒个局,我露露脸。”

  “ok!”梁于乾一副我懂的样子,正好车路过纳斯乐夜总会,霓虹闪烁、人声鼎沸,偶有靡靡之音从中飘出,跟一路的寂静大相径庭,梁于乾揶揄道:“宋冉冉小姐可是很想你呢!

  只要去纳斯乐,没有一次不问你路大少怎么不来捧她的场!”

  路信黎哼笑,不以为意。“北平那边的女人怎么样?”聊到女人,车内刚刚还有些凝重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只是路信黎没心思跟他胡扯,淡淡道:“也就那样。”

  “听说那边玩相公的还挺多。”梁于乾挤眉弄眼,可惜后排的路信黎看不到,

  “你不知道最近在上海大火的那个唱花旦的黄似语,就是被马将军捧红的,听说还要娶他的当姨太太呢!”

  “荒唐。”“可不是荒唐!”梁于乾遇到捧哏的就停不下来,

  “咱上海宁哪时听过什么京戏?还不是给马将军面子?不过,着黄似语的戏我倒是听过,这身段可别说,

  哪里看的出是男人呢?”“噢?”“真的,你见了就知道,比女人还女人!最近沪上不少模仿马将军找相公的呢!你要哪天有空,咱哥俩也去试试?”

  到了路公馆,路信黎下车后就让梁于乾滚蛋了,他叫醒来门房,没惊动别人,自己去了卧室休息。

  刚躺下要睡觉,就听见隔壁房间隐隐传来水声,路信黎以为是水龙头坏了,没想去管,可过了一会儿,还听见了咳嗽声,他立刻从床头摸出一把手枪,轻手轻脚走过去。

  路信黎在路上想了很多可能,鬼、杀手、特工、小偷,唯一没想到的是一个赤身裸体的男孩在洗澡。

  房门上了锁,路信黎有所有房间的钥匙,很容易就打开了门。没有开灯,可路信黎听到了浴室的水声,还有水花溅起和悉悉索索的声音,路信黎敏捷的走到浴室门口,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手打开浴室门口的灯,一手持枪,一脚把浴室的门踹开。“不许动!”路信黎厉声道。

  浴室里的人“啊”的一声惨叫,

  然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刺白的灯光从头顶打下来,把里面的那个人从头到脚照的清清楚楚。

  路信黎先是一惊,细细打量了摔倒在地的人,是个手脚细长、皮肤白嫩的少年人,肤色比这灯光还刺眼的白。

  少年手脚无措的躺在地上,但应该是摔到哪里了,起了几次都没有起来,他的惊慌从那张脸上就能看出来,似是丢了魂,整个人都在发抖。

  路信黎当然还注意到少年胸前微微突出的乳尖,若不是他腿间的小鸟,他一开始还以为是个少女。

  少年被吓的失声,在路信黎问了好几遍“你是谁”之后,他也没有说话,只会无助的摇头,双手护在腿间,像只被拔光了毛的鸡。

  路信黎耐心告罄,拉着他的胳膊一把把他拉起来,少年吃痛,踉踉跄跄的被路信黎拽着从浴室走出去,路信黎一把把他甩到床上,却不想少年整个人趴在床上,屁股对着他,路信黎这才感觉有点不对,少年人屁股底下有一道女人才有的缝隙。还没等路信黎瞧清楚,少年一个翻身,狼狈的躲进被子里,

  可怜兮兮的颤抖着:“求你、求你、你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原来不是个哑巴。

  路信黎还是那个问题:“你是谁?”“我、我、我就是过来洗个澡.......我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少年苦恼又慌张的苦着张脸,似有什么难言之隐,“我衣服在洗澡间,你能不能出去一下........我把衣服穿上就走。”

  路信黎心中了然,这估计又是梁于乾搞的鬼!怪不得在车上叨唠了一路的相公戏子!

  只怕这个少年就是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小玩意,没想到下午跟他通电话说晚上飞来上海,他动作这么快。

  “梁于乾让你来的?”路信黎问。

  少年疑惑的眨眨眼,“我自己要来的,不关别人的事。”

  “哦?自己要来的?”路信黎没想到刚才吓还跟个兔子似的少年这么大胆,自己离开沪上的这两年,真是人才辈出啊,路信黎抬了抬下巴,示意他:“那跟我过来。”

  没想到少年人还在挣扎:“那、我能不能穿上衣服啊?”“现在就过来。”

  路信黎沉声道,他根本没耐心跟少年人玩情趣。少年缩手缩脚的跟在他后面,进了隔壁他的卧室。

  路信黎坐在床上,道:“去洗手间拿块毛巾过来。”

  少年夹着腿磨磨蹭蹭的去洗手间拿了块毛巾递给他,路信黎用毛巾擦了擦脚,把毛巾扔给少年,

  “你也擦一擦再上床。”“啊?”

  少年拿着毛巾,无措的看了看路信黎,见路信黎面色不好,挨蹭到床边,小心翼翼的坐下半个屁股,拿毛巾擦了擦脚。

  刚擦完就被男人一胳膊揽进怀里。

  怀恩后悔死了,他今晚就不该偷摸过来洗澡的,身上脏就脏了呗,端盆水在房间里擦一擦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一定要去洗澡呢!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纯爱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