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仙侠 → 哪吒之魔童降世敖广天帝同人小说敖广绛乾

哪吒之魔童降世敖广天帝同人小说敖广绛乾

戏殿 著

完本免费

《哪吒之魔童降世敖广天帝同人》本书是一本电影同人小说,作者戏殿的文笔和写作功力不错,短短几章文字就将故事起源写的详尽,主角是敖广和绛乾。谁还记得东海低下镇压魔物的那条龙,在漫长的岁月里,抱着作为一个罪人的想法煎熬的活着,谁又知道,许多年前,意气风发的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的故事。

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23

在线阅读

《哪吒之魔童降世敖广天帝同人》本书是一本电影同人小说,作者戏殿的文笔和写作功力不错,短短几章文字就将故事起源写的详尽,主角是敖广和绛乾。谁还记得东海低下镇压魔物的那条龙,在漫长的岁月里,抱着作为一个罪人的想法煎熬的活着,谁又知道,许多年前,意气风发的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的故事。

免费阅读

  敖广许久未像如今这般自由自在,龙尾不经意间在池水里扫来扫去,面上却是一片平静,那水舒服得很,促使他整个身体都不禁滩成一团陷入了水里。

  离开天牢已有数日了,这几日,也不见绛乾前来,虽然身处极有灵气的灵池,但这些天,他显然觉察到自己迟钝了许多,光靠自己这半人半妖的躯体以无法变回人形,自是无法离开这所谓天帝的寝宫。

  不知道吾儿现在如何……

  敖广心想着,在水里翻了个身,卷起一滩水花,如今以形同**,反倒生出一种被当作宠物圈养之感。

  他自嘲的笑了笑。

  就连周围何时出现的灵力波动,他都没有觉察到,只是面上突然泛起一圈涟漪,敖广下意识从水中探出了头。

  “过来。”

  绛乾伸手唤他,水里似还握着什么东西。

  “……”

  敖广盯着他片刻,只见他面色苍白,好似下一秒就要倒才去似的,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游了过去。

  “拿好这个。”

  绛乾伸出手,竟是他的一缕元魂,在极为亮堂的四周,依旧散发出耀眼的光,在他松开手心的一瞬间,便自觉跑到了敖广身体里。

  “你这是何意?”

  敖广自觉身体一阵温暖,却不禁蹙眉,那人笑了笑,语气间却略显犹豫,“是我的心魂,是我……最重要的一缕魂魄,眼下我将它交于你,若是三个时辰我还没回来,你便可自动吸食,恢复真身后……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敖广看着他,好半响没有再说话,只是见那人苍白的脸,心里不由得一抖,在他起身的一瞬间,不由得抓住了他的衣袖。

  “你想做什么?”

  他的内心隐隐有些不安,虽然他对绛乾仍然怀有恨意,可他希望的只有那个人是死在自己手上的而已。

  “一百年前你让我等你……”绛乾回过头对他笑了笑,再伸手,从他身上传来一阵淡雅的清香,那龙晃了晃,很快便没了意识,缓缓滑进了水里。

  “我如今等到你了,我希望你也能等到我。”

  他的背影摇摇晃晃的,让人瞧了不禁怀疑在是不是真的天帝,曾经一派威严的天帝,如今却为了一条龙,接二连三的做出荒唐至极的事。

  可天帝终究是天帝,他要做什么,谁都拦不住的。

  ……

  他带着敖广的魂魄回到天庭的时候,不过短短半个时辰,那身着华衣的天帝回到神殿,他下意识将衣袖甩远了些,坐在神座上想着什么,好半响,他才回过神来,迈着缓慢的步子去了寝殿。

  那龙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从他进来开始,便一直趴在灵池边看着外面。

  绛乾伸手将那屏障退了去,敖广见到他的一瞬间,原本不安的心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本尊欠你什么?”

  绛乾走到灵池边,蹲下身问他,见他不答,又自言自语道:“不对,本尊乃是三界至尊,自然是不欠你什么,不过是可怜你……”

  绛乾从怀里拿出那聚集了敖广一半魂魄的精元,又勾他将自己的心魂引出,直到心魂回了身体,这才放下心一般的将敖广的魂魄还了回去。

  “你……”

  敖广虽拿回一半魂魄,可修行却也早已被损了大半,只能勉强变回人形。

  无从知晓他是如何拿回自己那一半魂魄的,只是当他触碰到绛乾的手的时候,不由得浑身一抖。

  那双手,似要比灵池里的水还有冰冷,就如同他现在的表情一般,连同他说的话,都似那般冷漠无情。

  “本尊身为天帝,既已不再追究你的过错,那你便回你的龙宫,安安分分的做好你的龙王,本尊这灵池,可不是何人都能进的。”

  他说的话就像刀子一般,一下又一下的扎在敖广的心上,敖广气极,也不愿思考他为何突然变了性子,只是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便呛言道:“好……好,天帝开恩,臣自是感激不尽。”

  再看,那人已然红了眼眶,不等绛乾再说一句,便消失在他面前。

  ---

  接连几天,绛乾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无忧无喜,整天忙于政务,可细细想来又没有什么政务可言。

  “吾乃天帝,自是不需要什么儿女情长。”

  绛乾看着水里那个浑身伤疤的自己,似有些嫌弃一般的将衣裳重新披在身上,遮住了那些丑陋的疤痕,突然他神情一晃,又想起那日在深海炼狱于那穷凶极恶之间的对话来。

  “给我你能给的,等价的东西。”

  “比如?”

  “比如……你身为天帝却不该拥有的七情六欲。”

  “……”

  只是为了那只龙的魂魄,尽让他做到这种地步,他身为三界至尊,却要为那妖物左右,可知从前的自己有多么可笑。

  ---

  敖广引身入海,迎来的却是一个全新的龙宫,富丽堂皇之势与曾经那叫人心生恐惧的深海炼狱大相径庭,听说是天帝下的旨意,赐他们东海龙宫,坐实龙王之名,确保无人找龙族的麻烦后,敖广第一件事,便是想着去寻敖丙的近况,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他在天上这些时间,也不知敖丙现在如何。

  申公豹曾说他只当敖丙是兴复龙族的工具,可他从未解释过,也只许那人当着他说,不愿让敖丙听着。当年诞下敖丙之时,正逢他落入那海底炼狱三月有余,那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觉得自己彻彻底底的败给了绛乾。

  “等我回来,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原本他做为一条公龙,确是无法生育,可他可以为了那个人的一句玩笑话舍去自尊,去四处寻那可让雄性孕育的仙药,可以摇着尾巴爬到他身上主动求欢,他原以为这是两厢情愿的美事,可绛乾,终究还是彻彻底底的毁了他,也毁了他们之间的一切。

  一百年了,敖丙诞生的那一日,却依旧如同他的噩梦一般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敖广抬起头,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被他摸过的地方,隐约出现一块红斑,但看仔细了些,那却是一块活生生被剥了皮的血斑,虽以是成年旧伤,但还是不禁看得人心头一颤。

  龙身上有三片龙鳞最为坚固,一片在脖颈处,另外两片在后腰和腹部,他已失了两块龙鳞,后背那片给了敖丙,脖颈那片是在生育敖丙之时,被他自己活生生刮下来的。

  他至今都忘不了那生育之痛,当初为了避免被其他长眠的龙发现,他只得将自己那片龙鳞刮下来施法化成一道屏障,那样即便他再痛苦,也不会被其他龙发现,以至于失了他的颜面。

  后来他将敖丙藏入口中百年,一来是怕被天庭察觉到异样,二来也是在寻一个恰当的机会。

  可他……确实没有做好一个当父亲的责任,他一心想让丙儿替自己赎罪,却也心知自己忽略了他的感受,他不是一个好父亲。

  如今虽以重获自由,但细细想来,其实除了敖丙,他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父王……”

  敖广出神之际,隐约听见一声呼唤,他猛地抬起头,敖丙不知从哪儿出现的,已经负手跪在他的面前,低着头,似是不敢看他,敖广心下一颤,不禁握紧了手。

  “父王,丙儿向父王请罪,辜负了父王的期望,请父王责罚。”

  敖丙还没开口,旁边那抹红色便忍不住反驳起来,似要先给敖广一个下马威。

  “请什么罪啊,你有什么错。”

  哪吒靠在一旁的柱子上,继续悠哉悠哉的说着:“听说你被带去天庭,要不是我师父拦着,敖丙都没打算从天上下来,他可一直在南天门守着呢。”

  那话是说给敖广听的,怪不得在天上十几天有余,他的丙儿还是那副模样。

  敖广走上前将敖丙扶起,半跪在他面前轻轻将他抱入怀里,轻声细语道:“让父王好好抱抱你。”

  敖丙从没感受过敖广的这般温柔,在他印象里,敖广对他说过最多的话,就是数不清的期望,甚至他们父子之间,连短暂的触碰都未曾拥有,如今被他抱在怀里,却是有几分恍然。

  “父王不会怪你,丙儿可曾怨过父王?”

  敖广问他。

  敖丙不禁眼角一红,这样的温暖,他从未感受过,以前入凡间修炼,见着寻常人家的小孩都有父母陪伴左右,他虽羡慕,可也从没在敖广面前提过,顶多就是装作无意般问问自己的母亲,可敖广从未回答过他,次数多些,他便也不再问了。

  “未曾。”

  敖丙将头埋进敖广的怀里,撒娇一般的蹭了蹭,惹笑了敖广,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好半响才回过神来放开了敖丙。

  “喂,龙王老头,你跟那天帝可是有什么过命的交情?”

  “哪吒,”哪吒一开口,敖丙便不禁开口呵斥道:“不可这般称呼我父王。”

  哪吒没理会,径直跑到敖广跟前,好奇道:“若是没有过命的交情,怎地让他替你待罪受罚?”

  “你说什么?!”

  敖广浑身一抖。

  ---

  现如今龙宫恢复了平静,可那神仙齐聚的天庭却开始暗潮涌动,不少势力也因为敖广一事,开始对天帝有了意见,天帝之位每五百年选举一次,期间持续十年的选举,但凡有能力者皆可在完成选举任务后向现任天帝发起战书,但从古至今,唯一一个敢向天帝宣战并成功跻身天帝之位的,只有一个绛乾而已。

  如今,众仙抓到绛乾的把柄,底下不少神仙暗潮涌动,却无一人敢轻举妄动,只因近几日这天帝,宛如突变了一个人。

  “陛下,南天门外龙王求见。”

  天帝放下手中的葡萄,疑惑道:“哪个龙王?”

  天兵不敢抬头,只是顿了一下便回道:“东海龙王,敖广。”

  “怎的又是他……”天帝闻言,又将葡萄拿起喂进了嘴里,天兵在下面等着他的指示,见天帝好一阵儿都没有表示,他显得格外为难。

  “陛下,龙王大人说有重要的事向你求见。”

  “哦?”天帝眯了眯眼,目光里透出一丝狡黠,随后他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那就让他进来吧。”

  天帝许久未见龙王那副深情模样,他一进来,便径直走到天帝身前,天帝见状不禁蹙起了眉头。

  “龙王见着本尊为何不下跪?”

  天帝抬手施法,敖广没防备,下意识跪到了地上,如此,他才心满意足的俯视着地上的敖广,疑惑道:“龙王有何重要的事要找本尊啊?”

  敖广抬头他,面前的绛乾似已经不再是他认识的那个绛乾,以前他面对自己,神情总是那么复杂,满心都是对他的愧疚,如今却变得如此冷漠,像是突然变了个人。

  “……一百年前的事,你有何解释。”

  他终是先一步做出了让步,绛乾违背天规替他受罚,替他找回一半魂魄,为他忍受流言蜚语,心软如敖广,只是这么一俩件事,便轻轻松松的打破了他心头的那块寒冰,如今,他更想要一个解释,已经足以让他不再憎恨绛乾的解释。

  “你说……一百年前将你龙族镇压于海底之事?”

  绛乾似想了许久,才开口说道:“话说回来,若不是你我二人当初情投意合,本尊自是不会因为三界大战而将你骗去海底镇压妖兽,本尊知道你苦,可本尊这一百多年又过得何尝不苦,当初你龙族乃妖族,自是要在势力胁迫下一同参与大战的,可本尊心疼你,才想了这么个法子,如若不然,没有仙界的保护,你们龙族岂不是成了妖界的挡箭牌,任人拿捏了?当初本尊不让你去,因为你性子急,本尊还没来得及解释,你便去了那深海炼狱,之所以等这么多年,本尊身为天帝,自是被这天庭囚禁着,不去找你,实属无奈之举。”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也不知看向哪里,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好似这件事跟他没有多大关系似的,敖广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天帝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当初是本尊心悦你,心甘情愿之事,况且本尊也补偿你了,你大可不必为此困扰,如今,你只要当好自己的龙王就行了,你我之事,就当作过往云烟吧。”

  所谓字字诛心也不过如此,天帝下了一手好棋,引他自责,让他看清自己有多么愚钝,这么说来,原来他们之间的感情,在他们重新相遇的那一刻,就散得干干净净了。

  “那你又为何,甘愿替我受罚?还有我那一半魂魄,你又是如何拿回来的?”

  敖广上前,却因为站立不稳,险些再一次跪在地上,他想伸手碰碰那个人,却发现自己根本碰不到,他和眼前人的距离,似已经越来越远了。

  “一半魂魄啊……”

  绛乾伸手作了一副情景,原是他去深海炼狱找寻敖广那一半魂魄的画面,那画面落入敖广眼里,见他以自身七情六欲换回自己的魂魄,敖广再也经受不住,整个人晕晕沉沉的倒在了地上。

  怪不得离他越近,便觉得越远,可是他从来不知道,绛乾为了他,能做到这一步。

  “你就这么甘愿忘了我们之间的一切?”

  敖广问他。

  “本尊乃天帝,天帝如若没了七情六欲,也并非什么大事,本尊当时一心想要救你,再说,本尊觉得,你早就放开了不是吗?”

  “你胡说!!”面对那人冷漠至极的解释,敖广终究还是落了泪,他一声怒吼,坐在神椅上的人心下不禁抖了抖,见他落泪,坐着的人不知为何心里一阵刺痛,那种熟悉的疼痛,不禁让他为之一颤,下意识想要扶起那地上的人。

  “你胡说……”敖广此时像极了一个孩子,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滑入脖颈中,他眼眶通红,三俩步走到绛乾身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咬牙切齿的骂道:“你怎地这么蠢……你怎地就断定,我不再爱你了……”

  绛乾一时忘了反抗,他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替那人拭泪,可抬起手的一瞬间,却是伸手将那人推到了地上,说道:“敖广,你身为龙王,不需本尊再重复一遍,今后,做好你自己的事,你我二人,不必再纠缠了。”

  ---

  “本尊为天,三界皆敬之惧之,可唯独那东海里的龙王,我不想让他把我视为天。”

  ---绛乾

  龙王恍恍惚惚的离开天穹,却站在南天门外好半响不愿离去,此刻他脑子乱成了一锅粥,眼前似还浮现出绛乾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如今在他眼前,只怕不管是何人,都只能称之为“生人”吧。

  “跟我过来。”

  落入耳畔的一声轻唤,敖广抬起头,只看元始天尊正站在他面前,满脸笑眯眯的看着他。

  “天尊。”

  敖广作势行了个礼,面上却仍旧是一片惨白,元始天尊看了那南天门一眼,伸手一挥手中的佛尘,敖广的眼前便突换了景象,一只凤凰盘旋在天空,落入他耳畔的却是渐行渐远的啼鸣。

  “你可是在为绛乾之事伤心?”

  敖广愣了一下,便低下了头,不作回应,直到他听见元始天尊的一声叹息,才抬了头,见他眉目间也带着几分忧愁,心里便愈发觉得难受得紧。

  “天地之大,自是有法子找回他的七情六欲,还请天尊明示。”

  他与元始天尊并不算熟,只是先前听绛乾时常提起,只知道是元始天尊提拔了他,而他们之间的事,绛乾也未曾向原始天尊隐瞒,好在元始天尊并非其他那些愚钝的神仙,对于他们,从未提过半字不是。

  “如今天帝成了真正的天帝,龙王难道不该替天帝感到高兴吗?”

  元始天尊依旧笑眯眯的看着他,可语气却带着几分不善。敖广顿了顿,很快便明白过来他的意思,目光也不由得渐沉下去。

  “我还有话未曾对他说。”

  “什么话,你告诉我,我转达便是了。”

  元始天尊不似与他开玩笑,敖广盯着他片刻,见他神情未曾松动,便自嘲道:“若是无法,便不劳烦天尊了。”

  见敖广要走,元始天尊便唤来那凤凰,挡住了敖广的去路。

  “何意?”

  敖广显然已经没有了方才的耐心,元始天尊不肯帮他也就罢了,莫不是要诚心将他戏耍一番?

  “办法,已经有人用了。”

  “有人?”敖广却是不喜这些神仙说话的方式,总是唠唠叨叨半天说些让人听不懂的废话,他回过头,问道:“有人是何意?劳烦天尊说清楚些。”

  敖广还未得到答复,元始天尊便从他面前消失不见,敖广暗自抓了抓衣袖,转身也跟着消失在了茫茫苍穹之上。

  ……

  龙宫新建不久,却因繁华得紧,吸引了大大小小的各路虾兵蟹将投了身来,敖广顾不得这些,只留下一句随意便继续埋头查古籍去了。

  “父王,您已经好多天未进食了,您想吃什么,儿臣叫人给您做。”

  敖丙着实心疼敖广那副什么都不顾的模样,好似再一次见到敖广,他心里那个原本严肃正经,一心想要兴复龙族的父王便消失不见了,如今他一心查阅书籍,却也不说到底在查什么,叫人心疼得紧。

  “糖葫芦……”

  “什么?”

  敖丙闻言不禁一愣,全然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只见敖广突然像是回了神来,笑着解释道:“无事。”

  “父王……”

  见敖广神色十分疲惫,手下的动作却还未停,龙宫之大,这古籍少说也有成千上万本,就算有过目不忘之能,也不可轻松应对。

  敖丙心里清楚当初是天帝下的命令让他们龙族去镇压妖兽,后来才知上了他的当,父王一心想让龙族冲破那牢笼,自是对天帝恨得牙痒痒,可如今又来这么一出,着实叫人不解他们之间到底有何恩怨。

  只是自打敖广第二次从天上回来后,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敖丙偶有时日也能陪他去凡间逛逛,可那人却是对凡间的东西提不起一点兴趣,还时常梦魇,嘴里喊的全是“绛乾”。

  敖丙曾大着胆子问过他绛乾是谁,敖广为之一愣,反问他:“你怎地知晓这名字?”

  敖丙回道:“那日听父王梦呓时提起。”

  敖广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

  “父王可是对那天上的神仙有情?”

  敖丙一眼便看穿了敖广,敖广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缓缓说道:“有情,但我与他已是无缘了,倒是丙儿,日后定要找门当户对的人才是。”

  “父王……”见敖广这般强颜欢笑,敖丙便不再追问了。

  心下一放,不知不觉便过了十年。

  敖广不知多少次从海底炼狱回了龙宫来,他一回来,便有小龙拿着一封喜帖走到他面前,敖广接过,随意开口道:“谁寄来的?”

  “天庭。”

  敖广的手为之一顿,突然便觉得那红色扎眼得厉害,他缓缓打开喜帖,下一秒,却如同雷击。

  “天帝迎娶西王母,众仙家必到场庆贺。”

  红色的帖子如同一把利器,生生割破了他的血肉,金色的血连带着那封喜帖落到地上,小龙见状,忙弯腰捡了起来,疑惑道:“龙王大人?”

  “啊……”敖广回了头,将那喜帖握进了拳头里,挥了挥手示意那小龙下去。

  等到诺大的宫殿只剩他一人,敖广才终于经受不去,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连带着手中的喜帖也在不停的颤抖。

  “骗子……”

  此刻,高傲的龙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那张带着淡漠表情的脸,眼泪如同决了堤,温热的泪珠不断滴落在那封红色的喜帖上。

  他们成过亲的。

  绛乾就算没了他们的情,也不该如此伤他。

  ---“你我成亲,可就是一生一世的承诺,你当真愿意?”

  ---“愿意愿意我愿意,你怎么这么多话。”

  说好的一生一世,终究是未成。

  敖广抬眼看了看自己的衣裳,好半响才自言自语道:“本王这样可不行,可不能带着一身晦气去,本王换衣服去……”

  敖广将那喜帖完好无损的放到椅子上,急急忙忙的回了寝殿。

  敖丙听闻消息,下意识跑去找敖广,终于在敖广的寝殿里,寻到他的消息。

  “父王……你在里面吗?”

  敖广站在屋外不敢进去,只听里面应了一声,“丙儿,你过来。”

  他掀开珠帘走了进去,只见敖广背对着他,说道:“你来得正好,替父王寻些体面衣裳,父王可不能这那些个神仙面前失了颜面。”

  敖丙见他正在系着腰带的手还在不停颤抖,他缓缓走到敖广面前,却看到那双通红的双眼,不禁心下一窒。

  “父王……”

  “啊……”敖广忙低下头,说道:“父王只是眼睛迷了沙子,无碍的。”

  敖丙伤极,轻轻搂住了敖广的腰,把脑袋埋进他的脖子里,像是在向他传达着什么,敖广不禁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背,说道:“怎地?哪里受委屈了?”

  “受委屈的不是儿臣,是父王。”

  敖丙将敖广抱紧了些,又道:“天帝如此无情,父王何苦对他念念不忘。”

  “丙儿都看出来了?”敖广苦笑一声,不禁抱紧了他,慰道:“如今父王当真只剩你一人了。”

  是啊……这诺大的龙宫,却不似他的归宿,这十年他一直在找帮绛乾拿回七情六欲的方法,可他却忽略了,那人早已不是一百多年前为他思前想后的神仙了,他是天帝,他有他的责任,是天帝,总不会一辈子不娶的,他们那时的成亲,也不过是一场儿戏,若是绛乾当了真,即便没了七情六欲,他的自尊也是不许他再娶她人的,如此说来,放不下的一直唯有他敖广一人而已,什么所谓的承诺,都成了这东海最大的笑话,成了他敖广最大的笑话。

  ---

  敖广终究还是独自一人赴了宴,他安安静静的坐在位置上,看着天帝牵过西王母的手,跟着那大大小小的所有神仙为他们叩首,走过天上的每一处,都张满了喜庆的红色,他同样为天帝和西王母准备了贺礼,龙宫宝物甚多,他却独独将那毫无作用的祟化石还给了他,那东西他一直戴在身上,其实后来没过多久他便知道那石头没什么作用了,只因那是绛乾给的,他一直舍不得扔。

  别人送的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只是敖广的宝物打开时,却被呵斥是在戏耍天帝,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并非戏耍,而是彻彻底底的,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还给他了。

  “既然众位都觉得我送的礼不合适,那我唯有用自己身上的宝物以表忠心了。”

  敖广言语刚落,便化身成了一条巨龙,盘旋在空中,只见他伸出爪子,将腹部的那块最为坚固的龙鳞拔了下来。

  巨大的疼痛让他不禁在空中腾旋了许久,才缓缓化为人形,将自己最后那块最为坚固的龙鳞奉了上去。

  “这……即便未备全贺礼,东海龙王也不必如此吧。”

  西海南海北海的龙王见敖广拔了鳞,都不禁纷纷低下了头。

  “各位仁兄不必如此,这本就是臣欠陛下的。”

  拔下最后一片龙鳞,还了他的救命之恩,从此以后,两不相欠,各自安好。

  “我曾试着替他找回那七情六欲,可是直到这一刻我才发觉没有必要,他为天帝,难不成还斗不过一个小小的妖兽?他分明是心甘情愿将自己的七情六欲送了出去,他甘愿变成一具行尸走肉,甘愿无痛无爱,那我便成全他。”

  敖广却是直到这一刻,才看清楚绛乾所想,他的情早就成了那人身为天帝的累赘,如若不要,付出再多,也是好的。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