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铁拳争锋萧云龙柳如烟小说

铁拳争锋萧云龙柳如烟小说

萧云龙 著

连载中免费

《铁拳争锋》的主人公是萧云龙、柳如烟,这是一本都市战神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他是整个精锐部队的第一教官,也是教官中的最大头头,没人能违抗他的命令,他就是当世大魔王! 萧云龙为兄弟两肋插刀,为亲人誓死守护! 尸山血海中杀伐,累累白骨中踏步......

587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4/22

在线阅读

《铁拳争锋》的主人公是萧云龙、柳如烟,这是一本都市战神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他是整个精锐部队的第一教官,也是教官中的最大头头,没人能违抗他的命令,他就是当世大魔王! 萧云龙为兄弟两肋插刀,为亲人誓死守护! 尸山血海中杀伐,累累白骨中踏步......

免费阅读

  萧云龙倒吸口气,说起来他可不是雏,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男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自制力。

  现在的他却是忍不住倒吸口凉气,赫然发觉他此刻都无法压制下心中的那股名为魔鬼般的冲动感觉。

  眼前这个美女的后背靠在了他的胸膛上,如此亲密的姿势下,她整个后背连同臀 部自然也贴紧了上来。

  加之这飞机过道本身就狭窄,后面站满了正等着往前走的乘客,萧云龙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来腾挪闪避,就这么的与眼前这个美女的后背紧紧相贴,所带来的那股撩拨人心的诱惑感当真是不可想象。

  不过萧云龙仍旧是定了定神,伸手轻轻地握住了这个高挑女人的右肩,止住了她的身形。

  这个身姿妙曼的女人也察觉到了异样,她轻呼了声,猛地转过头来,一张绝艳无双的玉脸便是在萧云龙的眼前呈现而出。

  柳眉如烟若远山含黛,凤眸如水蕴皎月之辉,朱色红唇宛如盛开的玫瑰,一张美丽却又媚入骨髓般的玉脸带着丝丝的慌张与失措之意,反而是平添了那股芳菲妩媚的风情,让人看一眼都难以忘怀。

  即便是萧云龙这些年已经见惯了各色美女,可眼前这个女人仍旧是让他有种为之惊艳之感。不过他并未失神,脸色仍旧是平静,便连那双深邃的眼中都没有丝毫波澜泛起。

  “我来帮你吧。”

  萧云龙微微一笑,走上前将这个美女的行李箱单手提了起来。

  “谢谢!”

  柳如烟开口,她展颜微笑,看向萧云龙的目光蕴含感激之情。她这个箱子的确是有些沉重,她原本想要托运,想到托运了下飞机了还要等行李太麻烦,因此她带上了飞机。

  萧云龙单手将在她眼中极重的箱子显得不费吹灰之力的提了起来,直接放上了行李架。

  柳如烟眼眸看着萧云龙,隐隐有着一丝异彩浮现而出,她想起刚才她踉跄后退的时候撞在了萧云龙的身上,似乎自己的臀 部……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娇艳无方的玉脸上染上了一抹嫣红之态,心间隐有丝丝异样之感。

  “好了,还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萧云龙看向柳如烟,嘴角带着一抹笑意,极尽礼节很有绅士范儿的问道。

  “没、没了,谢谢啊。”柳如烟一笑,浑身在不经意间便是散发出一股媚意撩人之态。

  萧云龙这才打量了眼柳如烟,一看之下更是为之惊叹,原本柳如烟已经极为的娇艳动人,不曾想她的身材竟然也是如此的万里挑一,堪称是性感到了极致。

  她穿着一件亮紫色的衬衣,傲视群芳的高耸将衬衣高高地撑涨而起,恍如只要她稍稍挺胸之下将会发生纽扣崩开从而裂衣而出的壮观场景。往下则是她那纤细的腰肢,若风中细柳,摇曳出万千风情。

  她穿着一步裙,完美的勾勒出了她那浮凸曲线,修长的美腿亭亭玉立,在那高跟鞋的衬托之下更是尽显腿线的修长。

  萧云龙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柳如烟则是坐在他右手边的位置,两人相隔一条过道。

  很快,飞机起飞了,飞上了平流层后稳定了下来。

  飞机飞行的时间需要七八个小时,这可是一个漫长的旅程,不过身边有着如此一个妩媚性感的女人看着,倒也是能够解去不少无聊时光。

  萧云龙一转头,目光朝着柳如烟看去,看着她莹白如玉的侧脸,看着她那极尽成熟的身段,目光的视线自然是重点放在了她那片几欲裂衣而出的饱满之上——真他-妈太养眼了。

  柳如烟察觉到了萧云龙的目光,她本身的性格也是热情奔放,是以她猛地拧头,那双狭长而又妩媚的凤眸嗔了眼萧云龙,像是在做出回击。

  萧云龙脸色一怔,旋即笑了笑,心中却是在惊叹这当真是一个妩媚入骨的女人,根本不需要刻意做出什么动作,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能将人的心神给勾走。

  这时,柳如烟的右腿稍稍抬起,架在了她的左腿之上,如此一来她穿着的一步裙裙口更是朝上缩着,稍稍显露而出的大腿上那一抹雪白极为晃眼,在飞机灯光的照耀下更是让人为之炫目。

  萧云龙看了眼,脸色愕然了一下。

  “咯咯——”

  柳如烟不由得掩嘴失笑,眼眸饶有深意的看了眼萧云龙。

  飞机飞稳之后,空姐开始为飞机上的乘客提供了飞机餐跟饮料。

  机上乘客用过餐之后已经来到了半夜时分,飞机机舱内主灯关闭,仅仅是开着昏暗朦胧的休息灯。

  机舱内的乘客开始休息,萧云龙也闭着眼假寐。

  约莫到了后半夜两三点左右,萧云龙感觉到了一丝动静,他睁眼一看,与他相隔过道上坐着的柳如烟忽而站了起来,她脚步很轻,朝着飞机上的洗手间走去。

  那一刻,她那双妩媚的凤眸有意无意的看了眼萧云龙,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像是在示威,又像是在挑衅。

  如果这种内蕴着的含义化为语言,那就是——你敢不敢?

  萧云龙眼中的目光微微一眯,飞机上的乘客已经都入睡了,便连空姐也都在机尾的机舱内休息,因此除了萧云龙没有人能够察觉柳如烟正走去洗手间。

  柳如烟走到了飞机上的洗手间前,她打开洗手间的门口走了进去,正要将门口关上。

  突然间,一只凭空伸出的手将洗手间的门口拦住,就在她为之惊诧间,洗手间的门口被强壮有力的手给拉开,一道挺拔伟岸的身影‘嗖’的一声走进了洗手间内,反手将门口给关上。

  “啊——”

  柳如烟禁不住轻轻地娇呼了声,因为她已经看清楚,走进来的正是萧云龙。

  洗手间的空间极为的狭窄,不过却也是能够容纳得下两个人的。

  随着萧云龙走进来,这个狭窄空间内的温度陡然急剧上升,有股炙热的热流在涌动。

  柳如烟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她感受得到从萧云龙身上散发而出的那股阳刚的男性气息,她娇艳的檀口微微张启,眼眸中半是娇羞半是惊慌,隐约间却又带着一丝的期待之感。

  萧云龙伸手将柳如烟直接拉到了怀中,以吻封唇,堵住了柳如烟那娇润的红唇。

  随后,萧云龙猛地柳如烟的身体转了过去,让她背对着自己,他的右手则是将柳如烟的一步裙直接朝上撩了起来。

  飞机仍在平稳的飞行着,机上的旅客几乎都已经入睡,整个机舱一片沉静。

  飞机上的一间洗手间内,柳如烟身躯娇慵,看着像是浑身已经被抽离了所有力气般的靠在了洗手间门口上,她脸色潮红,微微张启的檀口中仍旧是在不断地呵出道道温热的气息。

  萧云龙已经走了出去,方才萧云龙感觉一番,确认外面没人,他本想让柳如烟先走出去,可柳如烟却是让他先离开。

  柳如烟似乎还未从那巅峰之境的感觉中回过神来,美眸中那一抹融合了羞意与妩媚的目光显得迷离而又魅惑,加上那微微潮红的玉脸,这时候的她堪称是秀色可餐,极为的撩动人心。

  “自己真的是一个放浪的女人么?”

  柳如烟轻轻自语。

  直至此刻,她仍旧是难以置信自己竟然会跟飞机上的一个陌生男人在飞机的卫生间里发生这样的事情。

  即便是木已成舟,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她仍是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柳如烟深吸口气,她定了定神,走到了洗手间的马桶上蹲坐了下来,她拿出纸巾擦拭了一下。

  如若萧云龙仍在卫生间内,将会看到柳如烟擦拭的纸巾上染红一片。

  “与其被逼迫回去成为家族中的联姻工具,要嫁给那个纨绔恶心的大少,还不如就此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人。至少往后也能留下一种相见如初的怀念不是?”

  柳如烟心中暗想着,艳丽无双的脸上却是带着一抹浓浓的沉重与低落之色。

  数年前,柳如烟就已经离开了家族,前往莫斯科发展,她的目的是为了摆脱家族的束缚,从而得到一片自由发展的天空。

  不曾想,最终她还是逃不过家族家族的制约,被勒令回去与其他世家的公子大少联姻。

  柳如烟几经反抗与挣扎,终究还是未能决定自己的命运,只好乘机回国。

  也许是出于一种报复的心理,当萧云龙野蛮霸道的直接闯进洗手间的时候,她并未拒绝,反而是有种莫名的期待。

  ——我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但我能决定我的第一次留给哪个男人!

  这就是柳如烟的报复,对那个要联姻她的纨绔大少的报复。

  ……

  萧云龙已经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等了好一会儿都未见柳如烟出来,他心中不免有些疑虑。

  他看得懂柳如烟的暗示,所以也就起身跟上,他自然是不会拒绝一个容貌身材堪称是极品存在的大美女如此的暗示,再则在这飞机之上,高空之上,发生点关系岂非是让人极为向往?

  这要是拒绝了只怕都要遭到天谴啊!

  约莫半小时后,萧云龙看到柳如烟从洗手间走了出来,走过来的时候她看了眼萧云龙,并未说什么,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眼眸闭上,似乎是累到了。

  萧云龙哑然失笑,心想着莫非日后真的是相见不如怀念,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如此也好,反正双方不过是相互寻求刺激罢了,日后又何必有过多的纠缠?

  萧云龙也闭上了双眼,极为困乏的他沉沉睡去。

  萧云龙并未察觉,当他沉沉入睡的时候,隔着过道上坐着的柳如烟双眸忽而睁开,转头静静地看着他的侧脸。

  柳如烟双眸若水,静静地看着眼中的这个男人,似乎想要将这个男人烙印在自己的心扉般。

  萧云龙这一觉睡得很沉,迷迷糊糊中他被人摇醒,睁眼一看,看到身边看着一个美丽动人的空姐,提醒他飞机已经落地,可以下机了。

  萧云龙下意识的朝着旁边看去,竟是看到柳如烟早已经离开,座位上空空如也。

  前面有着乘客正排队下机,或许柳如烟已经随着前面的人流缓缓下机了吧。

  萧云龙拿起自己的背包,随着人流走下了飞机。

  “这就是江海市吗?母亲曾生活过的地方!”

  萧云龙走出了机场,心中泛起了一阵复杂之感。可以说,这里是他的故土,他这是第一次踏足江海市。心中并没有丝毫的熟悉之感,反而是感到无比的陌生。

  时值盛夏,天气极为的闷热,不过江海市临近海边,闷热中却也有着丝丝清凉的风吹来。

  萧云龙抽了根烟,右手握着母亲的骨灰盒,他记得自己的母亲说过,江海市是一个很美丽的城市,四季如春,临近大海,风景极美。

  “妈,以前您曾说过待我成年了就带着我回来江海市。不曾想,天意弄人,您过早的离世了。现在,儿子带着你回家。”

  萧云龙自语,将烟头熄灭,拦下一辆计程车坐了上去。

  萧云龙拿出一张纸片,上面写着萧家地址,他念给了计程车师傅。

  ……

  萧家老宅。

  萧家在江海市曾经是一个名望世家,有着辉煌的过往,不过却是日渐没落,直至今日萧家在江海市各大世家中已经是属于末流。

  萧家老宅东院,这里有着一个小型的演武场。

  整个东院的演武场内充斥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更是有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在弥漫。

  演武场的擂台上,站着一个健壮结实的年轻男子,他身材魁梧,能够看得到他浑身的肌肉纠结而起,内蕴着一股惊人的力量。

  然而,他的脸上却是充满了一股倨傲与不屑之色,他目视前方,开口说道:

  “哼!堂堂萧家,居然连个胆敢上台来切磋对战的男人都没有吗?萧家果然是没落了,不堪一击!”

  狂妄的声音在整个萧家东院内回荡着,经久不息。

  年轻男子身后坐着一行人,居中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他名为武建,是江海市武家之人,也正是现任武家家主的三弟。

  今日,他带着武家的弟子前来萧家公然挑衅比试,因为各大世家中都有这样年轻一代弟子中的切磋比武。

  武建眼中的目光微微一眯,朝着对面的一排座位看去,盯住了前面坐着的人当中居中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

  这个中年男子实际年龄只有五十岁出头,但看着却像是已经六十岁了般,脸上的神态显得极为苍老,脸色也发白,但双眉英挺,双目威严,一张国字脸更是有股凛然正义的威势。

  他坐在那儿,有股渊渟岳峙的气势,岿然不动如山,八方风云无畏。

  他正是萧家的现任家主萧万军,也正是萧云龙的亲生父亲!

  萧万军自然是听得到擂台上那名年轻人的挑衅之语,这个年轻人是武家中年轻一代的弟子,名为武腾。

  武腾在武家年轻一代弟子中不算是最杰出的的,但就是这个不是最杰出的的弟子站在萧家东院演武场的擂台上叫嚣着,要挑衅萧家年轻一代的弟子。

  萧家一直是武道世家,无奈的是到了萧万军这一代,萧家人丁不旺,并没有嫡系的萧家子弟。

  所以,武腾在擂台上叫嚣着,这多少就显得欺负人了。

  说白了,就是在欺负萧家年轻一代没人。

  “萧家主,不是说你有个私生子吗?那也算是你的儿子吧?你的儿子在哪里?是不是被吓得不敢出来了啊?”

  武腾在擂台上开口说着,语气间显得极为的张狂。

  “师父,我上去跟他一战!”

  萧万军的身边,一个年轻的男子开口,他脸色显得无比的震怒,英挺的双眉一拧,有股凌厉的战意弥漫而出。

  萧家年轻一代中虽说没有嫡系的萧家子弟,不过萧万军却也有不少弟子追随,开口的这个年轻男子名为吴翔,萧万军身边的三大弟子之一。

  萧万军摆了摆手,他说道:“你不用上阵,对方此次前来是要挑战我萧家嫡系的子弟,外姓弟子不算。”

  “师父,那他们这不是摆明了过来欺负人的吗?师父您的儿子并不在江海市,武家这分明是在上门来欺负人,太可恶了。”吴翔说着。

  “云龙他——”

  萧万军轻叹了声,而后他眼中的目光一沉,朝着对面一脸得意之色坐着的武建看去,他说道:“武建,这一次你带着武家弟子前来耀武扬威也足够了吗?要是足够了就离开吧!萧某愧对祖宗,萧家这一代的确是没有嫡系弟子。但如果你想一战,萧某可以上台与你切磋一番!”

  武建闻言后阴测测的笑了起来,他说道:“萧家主言重了。萧家主不是还有个儿子吗?听说一直在海外流亡?这应该是不实之言吧?如若萧家主还有一个儿子在世,凭着萧家的权势又岂能看着自己的儿子流亡海外?不若萧家主将你的儿子请出来看一看如何?”

  “武建,你可不要逼人太甚!”

  萧万军冷喝,他猛地站起身来,身上有股不容亵渎的威势。

  “逼人太甚?萧家主消消气,听闻萧家主身体抱恙,可不要因此而被气得伤到了身体,那我可就过意不去了。”武建冷笑着,斜着眼看着萧万军。

  “你此番前来是武震的意思吧?当年武震战败于我,这多年过去了他都无法释怀,一直怀恨在心,因此派你带着武家弟子来我萧家耀武扬威吗?即便是萧家年轻一代没人,但萧家也不是你们能来折辱的!武震要有不服,那就让他前来与我一战,萧某随时恭候!”萧万军冷冷说着,身上有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武震正是武家现任家主,也是武建的亲生大哥。

  武建听到这话后脸色一沉,一张脸阵青阵白,隐有一股怒意。

  ……

  萧家老宅外,一辆计程车呼啸而至,停了下来。

  车里面走下来一个身材挺拔的男子,他那张棱角硬朗透着几分英俊的脸朝着萧家老宅看了眼,眼中不免有股近乡情怯之感——这里就是萧家吗?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家?

  走下车的正是萧云龙,他深吸口气,走到了萧家门前按了门铃。

  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坦然的去面对这一切吧。

  萧家老宅内,管家王伯走了出来,看到了眼前的萧云龙,他脸色顿时一怔,眼前的萧云龙竟是让他隐约间想起了一个人的身影。

  “请问你是?”王伯已经年近六十,不过身板还很硬朗,他看着萧云龙,开口问着。

  “我来找萧万军。”

  “找家主?能否通报你的名字,我再去通报家主一声。”

  “萧云龙!”

  萧云龙开口说着。

  “什么?你、你再说一遍!”王伯震惊而已,语气为之惊讶,那张老脸上布满了又惊又喜之色。

  “我叫萧云龙,如果萧万军不方便接见,那我就先离开。”萧云龙开口,语气显得很淡漠。

  “云龙,云龙……你、你就是云龙少爷?少爷你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王伯激动万分,他连忙打开了铁栅门,将萧云龙请了进去。

  “萧万军呢?”

  萧云龙走进了萧家老宅,开口问道。

  “老爷他、他——”王伯一阵嗫嚅,而后他轻叹了声,说道,“老爷正在东院的演武场。进入武家的人带着弟子前来萧家挑战,所以老爷正在东院。少爷,要不我去给你通报一声?”

  “不必了,直接带我去东院吧。”萧云龙说道。

  “好,好,少爷请随我来。”

  王伯说着,他为之激动,原先看到萧云龙第一眼,他就觉得萧云龙身上有着几分萧万军年轻时候的影子,长得极像,不曾想真的就是萧万军一直在海外生活的儿子回来了。

  萧家东院,王伯带领着萧云龙走了过来。

  远远地,王伯便是对着正在跟武建对峙着的萧万军激动万分的大喊起来:“老爷,老爷,您看是谁来了?云龙少爷回来了,老爷您一直盼望着的云龙少爷回来了!”

  “云龙——”

  萧万军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他身体直接僵硬住了,甚至他那双无论何时都不会颤动的双手此刻正在微微抖动。

  萧万军转头过来,他看到了正走过来的一个年轻人,他身躯挺拔,将近有一米八的个头,步伐沉稳,目光内敛,脸色极为平静,身上隐隐流露而出的那股气势沉稳如山,恍如世间没有任何的力量能够撼动。

  兴许是父子连心,是以,仅仅是一眼而已,萧万军就确定这个年轻男子就是他的儿子——萧云龙!

  “云龙,我的儿子,真的是你,你回来了,哈哈哈!”

  萧万军朗声大笑,那一刻他似乎变得年轻了许多。

  他大步朝前走来,站在了萧云龙面前,双手紧紧地握住了萧云龙的双肩,双眼认真而又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萧云龙,渐渐地他的双眼中有着泪花浮现,眼眶也为之湿润了起来。

  萧云龙也在看着萧万军,他心知眼前站着的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唯有亲眼看到了,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父亲比想象中还要苍老,两鬓都出现了白斑,脸上也有了皱纹,脸上的气色并不好,显得很苍白。

  那一刻,萧云龙心中一动,有股难以言喻的情感滋生而起,他张了张口,想要喊一声父亲,但却又说不出口。

  因为自己母亲的缘故,他对于萧万军一直心怀芥蒂。

  但,毕竟是父子连心,血浓于水,相逢的这一刻,他觉得无论什么芥蒂与隔阂都可以放下,唯有亲情是永恒。

  “云龙,真的是你吗?你长大了!”萧万军开口,语气微微哽咽。儿子已经长这么大,可他却是未曾尽过一天父亲的职责。

  “是我,我回来了!”

  萧云龙开口。

  场中之人已经为之震动,因为他们都看到与听到这一切,证实了萧万军的确一直有个儿子,现在萧万军的这个儿子回来了。

  “萧云龙?你就是萧万军的儿子?哼,既然是萧家之人,你可敢上台一战?”

  擂台上,武腾双目紧紧地盯住了萧云龙,冷声说道。

  萧云龙猛地转头盯住武腾,忽然道:“给我滚出去!”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