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仙侠 → 魔帝凰妃太逆天君凰墨紫夜小说

魔帝凰妃太逆天君凰墨紫夜小说

君凰 著

连载中免费

《魔帝凰妃太逆天》的主人公是君凰、墨紫夜,这是一本仙侠虐恋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他们一个是神界代表祥瑞的存在,一个是魔界最尊贵的主人,他们的结合让两方势力所不容。一朝事露,众神群起而攻之,君凰被逼自爆神魂,转生人界。

84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4/16

在线阅读

《魔帝凰妃太逆天》的主人公是君凰、墨紫夜,这是一本仙侠虐恋文。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他们一个是神界代表祥瑞的存在,一个是魔界最尊贵的主人,他们的结合让两方势力所不容。一朝事露,众神群起而攻之,君凰被逼自爆神魂,转生人界。

免费阅读

  “贱人,看来是我昨天打的轻了,你竟然还能起床?”一个身着淡粉色衣裙的女子快步走到君凰面前,身后跟着一名绿色衣裙的少女,粉裙高傲的扬着下巴喝骂道。

  “姐姐”君凰见到女子后口中,识海出现微微躁动,不由自主喃喃出这个称呼。

  “姐姐?谁是你姐姐?你这个野种有什么资格叫我姐姐?”十五六岁的少女听到君凰对自己的称呼,顿时火冒三丈,只能算清秀的面庞爬上狰狞,手中的鞭子对着君凰的脸毫不留情的抽上去。

  君凰鲜红眸中冷芒闪过,目光死死盯着铺面而来的长鞭,小手一探,抓住用力一扯。

  “你!”君惜双眼瞪大,紧紧攥着手中被拉扯成一条直线的长鞭,目光惊惧的盯着君凰,怎么可能?经脉已经被废了的君凰怎么可能接住身为后天境三层武者的她的攻击?

  “放心吧,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叫你姐姐了,你,不,配!”君凰冰冷的目光仿佛要刺伤君惜的眼睛,一字一顿道。

  君惜一时被君凰的气势震慑住了,在原地呆愣几秒钟后,恍然回过神来,怒喝:“贱人,你说什么?”

  君惜用力扯了扯手中的长鞭,想要从君凰手中扯过来,但是奈何不知道一向筋脉寸断有气无力的君凰今天是怎么了,力量大的出奇,竟然和她有些不相上下。

  “我说什么你没听明白吗?我说,滚出去!”君凰手中暗暗用力,长鞭僵持在空中。

  “呵呵,让我滚?你知不知道你说出这话有什么后果?”君惜冷笑,目光瞄了一眼身后的绿色衣裙少女,怒道:“君月,还不过来帮忙?”

  “是,是”绿裙少女连忙收敛看好戏的目光,匆忙走上前帮君惜拉扯绳子。

  君月抓住绳子的同时,君凰猛的松开手。

  “啊!”君惜着实没想到一向胆小懦弱的君凰会突然松手,加上她刚刚精神不集中,绳子被君凰松开她一个不稳向地上跌去,跌倒的瞬间,她本能的抓住身边的东西,正巧,君月就在她身旁,被她猛的一拽,两人一起跌倒下去。

  “你压到我了,滚开!”

  听到君惜尖锐的叫声,君月这才发现自己正好倒在君惜身上,慌忙站起身来。

  然而等君惜想站起来的时候,一只脚狠狠踢向她的肚子。

  “啊!”又是一声惨叫,君惜抱着肚子痛的在地上打滚。

  “君凰,你,你”君月被修剪的有些尖锐的手指指着君凰鼻子,脚步不由自主后退两步,不可置信的望着君凰。

  君凰没有理会君月,又在君惜身上狠狠踢了几脚,痛的君惜脸色苍白,其实这样的伤痛,还不及君惜施加在君凰身上的万一。

  然而,君凰动手的时候,旁边同样身为后天境三层的君月竟然一动不动,不知道是被君凰不同寻常的举动惊呆了,还是她想让君惜多吃点苦头,故意不上来制止。

  “君啊!”君惜想要喊旁边的君月帮忙,但是君凰一脚一脚实实的踢在她身上,旁边的君月脸上除了对于君凰行为的震惊,并没有一丝一毫想要上前帮忙的意思。

  君月对君凰每次做的都要比这样的场面残忍的多,她自然不觉得君凰有多残忍。

  让君月震惊的是君凰冰冷中闪烁智慧光芒的眸子,昨天君凰还是痴痴傻傻的,难道一夜间就好了?还有这媲美后天三层的武者实力是怎么来的,君月脑中一片混乱。

  不知多少脚落在君惜身上后,君凰终于停了下来,即使她想杀了君惜,不,更准确的说是想让君惜生不如死,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扫了倒在地上已经陷入昏迷的君惜一眼,君凰转身想走,然而,脚步还没迈出去,目光扫到君惜腰间的荷包,她灵光一动,把荷包从君惜身上扯下来,想了想又扒掉了君惜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

  君凰忍着衣服上刺鼻的脂粉香味,眉心皱的死紧,若不是自己的衣服实在不适合出门去买东西,她也不至于要换上这种衣服。

  打开荷包看了看,里面有十来个指尖大小的金币和几十个银币,身体原主对金钱实在没有什么概念,君凰也不知道这些钱财能做些什么,但是有总比没有要好的多。

  把荷包放到腰间,君凰抬步就往院子外走。

  抿唇沉思了半天的君月,一咬牙,挡在了君凰身前,与君凰鲜红的眸子对视在一起,不由自主后退一步,面色惊恐的转过头去。

  她害怕君凰,更准确的说是,她怕君凰血红色的眸子,她无法抑制心中的恐惧,单纯的欣赏它的与众不同的美感。

  事实上,即使在神界,也没有几个人见到君凰的血眸心中不产生丝毫恐惧情绪的,除了魔夜。

  君凰挑眉,她原本还以为这是个聪明的女子,没想到自己是高看她了,她扫了君月一眼,眉心缓缓皱起:“什么事?”

  “我不能让你就这么走了!”君月咬了咬唇,眼睛看着地上,做出一副为难的姿态。

  君凰戏谑的看向君月:“哦?那要如何才能放我走?”

  君月坚定的摇摇头,眼睛仍然不敢直视君凰:“我不能放你走,你打伤八妹,我若是放你走了,到时候爹爹追问下来,我没法交代。”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君月心中隐隐明白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君凰的对手,她现在只希望君凰还和以前一样的心软,愿意无条件的帮助她。

  “你是要把我拉到君华天那个老匹夫面前,让我主动跟他认罪了?”

  君月点点头,手指扯着袖子,可怜巴巴道:“嗯,君凰你一定要帮我,不然八妹被你打的这样惨,夫人一定会杀了我的!你不会忍心我因为你受到这样的伤害吧?”

  君凰满脸无辜的望着君月,布满伤疤的丑陋脸庞上染上淡淡的笑容,不过吐出的话语却没有那么温暖:“我为什么不忍心?”

  说罢,君凰径直向着小院外走去。

  “君凰,我不会让你走的!”君凰还没走出两步,君凰身后出现君月的叫喊,同时到来的还有君凰身后一缕拳头劲风。

  君凰不紧不慢的侧过身子,君月一拳扑空,即使已经预料到这一拳可能不会对君凰造成伤害,但毕竟不是亲眼所见,看到君凰如此轻描淡写躲过蕴含自己九成力量的拳头,君月还是忍不住震惊。

  “你好自为之”君凰转身冷冷瞟了君月一眼,继续向小院外走去。

  君月缓缓低下头,只是一拳她已经知道自己远远不是君凰的对手,君凰让她好自为之就是告诉她,这一次她放过她,但是她若还是不依不饶,恐怕下场比之君惜也好不到哪力去。

  君月缓缓攥紧拳头,转头盯着地上仍然昏迷的赤裸少女,目光中露出怨毒。

  为什么君惜得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而她只能依附着君惜而生活,难道就因为君惜是夫人的亲生女儿吗?她明明也是爹爹的亲生女儿,为什么爹爹就这么偏心呢?把一切好的东西都给了君怜和君惜,她什么都没有。

  若是她能有和君惜相同的修炼条件,珍惜的天地灵药唾手可得,别说是超过同为后天三层的君凰了,恐怕她此时早已经到达后天四层甚至五层了。

  君月越想越觉得愤怒,越想心中越不平衡,愤怒的火焰燃尽了理智。

  她拔下头上的发簪,蹲在君惜面前,在君惜脸上划出一条条不可磨灭的痕迹,就像君惜几年前对君凰做的一样

  此时的君凰并不知道自己走后发生了什么,此时的她正身处热闹的集市之中,乱哄哄的氛围让一向喜欢安静的她有些不适应。

  无视一双双对或是对她容貌指指点点,或是看到自己她面露惊恐的众人,仔细寻找一番后,君凰终于找到自己要找的店铺——药店。

  走入名为“云天药店分店”的药店大门,一股各种药草混杂在一起的独特气味铺面而来。

  君凰一下子被药铺的独特布局吸引了目光。

  整间药铺呈长方形,从中间被分割成两个部分,左边药柜中摆满了一个个白色药瓶,右边的则是摆放着几个大柜子,每个柜子被分割成几百个小盒子,每个盒子上标示着不同的药草名字,里面摆放着不同的药草。

  君凰直接走到右边的柜台前。

  “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吗?”药店伙计招呼道,看到君凰容貌后,除了目光有些怪异和闪躲,语气还算的上正常。

  “这里有没有药草的幼苗或种子?”

  “小店有一些一阶和二阶药草种子,二阶以上的种子都被控制在各家族和宗门里”伙计回答。

  “好,你看看这些钱能买多少个复灵草的种子?”君凰把腰间的荷包打开放到伙计面前。

  伙计看到钱袋里约么十个金币和大量银币,眸中闪过诧异,要知道一个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十个银币左右,一枚金币等于十个银币,而君凰竟然眼也不眨一下的拿出这么钱,伙计的态度比之前更加恭敬了:“复灵草种子一个铜币一棵,这些钱能买上千个复灵草的种子了。”

  复灵草算是一种比价常见的药草,若是药草也许能卖到一个银币一株,但只是种子的话,价钱相当于药草的十分之一。

  这还是因为复灵草比较容易养活的缘故,若是珍稀并且难以生长的药草,种子的价钱可能相当于药草价钱的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

  “有没有和复灵草作用相似的等级高一点的药草种子?”上千株药草种子让她在不惊动君家其他人的情况下拿走根本不现实,而且她再如何修炼也用不了上千株复灵草的药草精华啊。

  “有的,通灵草和复灵草的作用相似,成熟的复灵草只能够到一阶药草的边缘,若是仔细说来,它都算不上一阶药草,而成熟的通灵草在一阶药草中算是中上等的存在了,不过相应的价钱是复灵草的百倍,一枚金币一粒种子。”

  伙计解释的详细,但是也不无诱惑之意,君凰购买通灵草他能拿到的提成可会比复灵草多的多。

  君凰点头,她的记忆中的确有伙计口中这种名为通灵草的药草存在,它的药力相当于复灵草的百倍,而且只多不少。

  复灵草等她到达后天境七层的时候就会失去作用,但是通灵草在她到达后天境七层后仍然能发挥一定的作用。

  君凰不是没有看见伙计目光的异样,不过在没有损害她根本利益的前提下,她不介意让别人占些无伤大雅的便宜。

  “给我拿十粒通灵草的种子吧!”君凰取出荷包里的十枚金币道。

  “好嘞!”

  片刻后,君凰拿着装了十粒种子的布袋走出了药房。

  “让开,让开”

  刚刚走出药房,秩序井然的街道忽然骚乱起来,两队士兵将把路上的行人挡在街道两边,把中间的道路空出来。

  君凰被拦在街道旁边,和熙熙攘攘的行人挤在一起,小小的身子被挤得有些难受,但迫于身形的劣势,无法动弹。

  透过身前一排士兵中间的缝隙,君凰看到一个二十五六岁,面容颇为俊逸的白衣男子骑在一匹黑马上,向前缓缓而行,少年身后跟着一顶八人抬的大轿,娇子后面跟着一群抬着东西的行人,看起来极为风光。

  最前方的白衣少年给君凰一种淡淡的熟悉感,应该是身体的原主在哪里见过。

  “这是谁啊?这么大的排场?”君凰身旁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

  “君将军归来的日子啊!”

  “嘶,君将军?”那人猛吸一口冷气,显然对那君将军颇为忌惮。

  “那个走在最前头的骑马的人是谁啊?”又一人开口问道。

  “那是君将军的大儿子君凌风啊!”

  君凰眼中闪过一抹了然,如果这人是君凌风,那股熟悉感就说的明白了。

  她眼前不由出现一个俊逸少年的虚影,少年正对她温柔浅笑,低声喃喃道:“他会不会也回来了呢?这个原主从小到大始终对他好的人。”

  一行人很快走过,不一会街道重新恢复秩序井然的模样。

  君凰目光闪烁像是下了一个决心的样子,到服装店买了一套紫色新衣服套在身上,君惜的衣服直接被她低价卖给服装店,然后迅速返回了君家。

  不过回到君家的时候,她没走正门,而是和出去时一样,在找到家族西边的一角缝隙,钻进去的。

  君凰刚走到院子门口就看到了一个熟人——一个五十来岁身体臃肿的老嬷嬷,姓邓,大家都叫她邓嬷嬷。

  “死丫头,你去哪里?”见到君凰,邓嬷嬷不管三七二十一,怒气冲冲上来质问道。

  但是不知怎的,她总觉得今天的君凰有些不一样了,样子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不但不让人感觉痴傻了,浑身上下的气质和以前也截然不同,她竟然感觉到君凰的气质有些妖异和高贵,不,一定是她的错觉。

  “老太婆,你来这里做什么?”一见到邓嬷嬷,君凰已经大概知道她是来干什么的了,这回老太婆过来想来应该不是拿她撒气的。

  “小野种,你叫我什么?”邓嬷嬷先是一愣,然后怒吼道,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

  “老太婆啊!还有,祸从口出哦。就算我爹再不待见我,我也是他的女儿,野种这个称呼我可担当不起”君凰耸了耸肩,满面无辜道。

  “你好啊!几天不见,你这小畜生张能耐了是吧?”邓嬷嬷心中燃起怒气,没有深究君凰改变的原因,一边说一边走上前,抬起手抽向君凰的脸。

  君凰向左移动一步,轻易避开邓嬷嬷的巴掌,布满伤疤的小手一挥。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落下,邓嬷嬷的右脸出现一个明显的巴掌印。

  “小畜生,你,你敢打我?”邓嬷嬷实在没想到,一向胆小怕事的君凰今天不但表现的极其反常,身手竟然也变得这么敏捷了。

  不过她自觉这是君凰被欺压太久的小小反抗,并没有深想。

  “我不仅打你,我还要踹你呢!”君凰嘴角勾起坏笑。

  几乎瞬间出现在邓嬷嬷身后,抬腿,蓄力,踢,三个动作一起喝成。

  在邓嬷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踢在她的屁股上。

  邓嬷嬷一个不稳,一个狗吃屎栽倒在地上。

  “你,你”邓嬷嬷胸脯剧烈的震动,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摔得,你你个不停,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什么我?”君凰淡笑着对着邓嬷嬷的肚子又踢了几脚,不过这个老嬷嬷的承受能力明显比君惜强的多,紧咬的牙关,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不过君凰可知道这老嬷嬷有后天四层的修为,若不是邓嬷嬷因为她刚刚不同寻常的表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加上轻敌了,现在躺在地上的是她也说不定。

  “说,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了?”君凰又一次踢到邓嬷嬷肚子上,在邓嬷嬷一声惨叫后,半是威胁的问道。

  “哼!”邓嬷嬷冷哼一声扭过头去,即使她现在浑身疼的没有一点反抗能力,但是想让她跟这个下贱胚子服软?想都不要想。

  君凰挑眉,这个老嬷嬷倒是有点骨气,只不过用的不是地方。

  君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可是给你机会了,不要后悔哦!”

  说罢君凰一脚把邓嬷嬷翻过去,又是一脚踢在邓嬷嬷后颈上,邓嬷嬷当即晕了过去。

  君凰走进屋子,在柜子里翻出昨天在院子里找到的几株颜色灰暗的幼苗,通过木灵圣火让幼苗成长成熟。

  虽然这几株药草的模样不同,但是同样灰黑色的外表让人明白这是几棵毒药,这几株毒草大约在一阶中等的级别。

  君凰用意识调动木灵圣火,把它们炼成了药草精华,混合在一起形成半个拳头大小的汁液。

  不过汁液完全融合后君凰并没有停下动作,而是继续用火焰煅烧着汁液,拳头大小的汁液缓缓缩小,直到变成鸽蛋大小时她才终于停下来。

  此时的君凰满头大汗,瞧着已经凝结成固态药丸状的汁液时,眸中露出一抹满意的笑。

  君凰回到院子,没有丝毫犹豫的,直接把药丸放进邓嬷嬷口中,一托邓嬷嬷下巴,药丸进入邓嬷嬷喉咙。

  “咳咳”昏迷的邓嬷嬷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咳的想要呕吐。

  君凰淡定的再次托了一下邓嬷嬷下巴,药丸划过邓嬷嬷喉咙,进入小腹中。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