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仙侠 → 姬枫如星煜小说

姬枫如星煜小说

万贵妃 著

连载中免费

姬枫如、星煜是作者万贵妃所编写的一本仙侠虐心小说中的两位主角。故事情景交融,情现景中,景随景现。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她深爱着自己的夫君,她总觉得自己这漫长的一生能遇见星煜并嫁给他,是最幸福的事。可是成亲快两百余年,他连看她一眼都不愿意,更何况是行周公之礼。姬枫如只是想有一个孩子,却被他唾弃下贱。

0.5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4/03

在线阅读

姬枫如、星煜是作者万贵妃所编写的一本仙侠虐心小说中的两位主角。故事情景交融,情现景中,景随景现。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她深爱着自己的夫君,她总觉得自己这漫长的一生能遇见星煜并嫁给他,是最幸福的事。可是成亲快两百余年,他连看她一眼都不愿意,更何况是行周公之礼。姬枫如只是想有一个孩子,却被他唾弃下贱。

免费阅读

  “我…没有!”姬枫如眼底蓄满了泪,虚弱的辩解道。

  她多么希望这个男人能醒一醒!

  “我的孩儿死了,星河布防图从你袖口中滑落出来,你跟本君说你没有?”星煜怒声道,“难不成是芯儿为了诬陷你自己杀了自己腹中的孩儿不成?”

  “难道…不是吗?”姬枫如冷笑道。

  那个女人的狠辣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谁能想到那个花族小妖为了陷害自己竟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下的去手?

  “姬、枫、如!”

  星煜恨不能就此一掌拍下去让这个女人魂飞魄散。

  可着实太便宜她了。

  自己的孩儿尚未落地便胎死腹中。

  那陪伴了自己两年多的生命力再也感受不到了,他是要这个女人偿命,甚至想要想法让整个鬼族为之陪葬,但这个女人不能如此轻易的死去。

  那太便宜她了!

  “杀我孩儿,盗我星河布防图,姬枫如,单单其中一条罪名就足以让你魂飞魄散。”星煜冷声道,“本君给你一个恕罪的机会,告诉本君,你们盗取布防图意欲何为?把鬼王的详细部署计划说出来,本君送你入轮回,给你重新改过的机会。否则,魂飞魄散!”

  姬枫如唇齿间一片血红,勾唇连连冷笑,因被掐着喉咙,嗓音便如同破锣那般,毫无往日的清亮:“呵呵…哈哈哈……”

  “姬枫如,不要挑战本君的底线!”星煜咬牙切齿的道。

  “烛夜星君难道不好奇我为何发笑吗?”

  “鬼族之人多奸诈,谁知道你又在打什么主意?”星煜道,“但不管如何,你都别想从本君手¥曰°嫁里逃走。姬枫如,本君没那个耐性了……”

  他就这么提着姬枫如御风而起,从仙华殿消失,换了一个地方。

  焚龙窟虽然叫焚龙窟,但是跟龙没有任何关系。

  不过这个地方却是神仙听了都忍不住色变的地方。

  饶是星煜,都不敢靠近内层,只在被阵法隔绝的外层落了下来,将姬枫如扔到了地上。

  站在这里,就能清晰的感受到焚龙窟中神火的威力。

  哪怕是大罗金仙掉入内层的断崖中,没点稀罕的法器护体,不死也得脱层皮。

  刚一落下,姬枫如便痛苦的蜷缩到了地上。

  一抬头,对上星煜那凝满风暴的眼睛。

  “我…没有!”姬枫如身子大晃,无力的辩解。

  “姬枫如,本君对你,太手软了!”

  星煜说完这句话便不再理会与她,抱起陷入昏厥的桃芯便离开了仙华殿。

  可走之前却挥手布下了一个结界,只留了一道冷冽的声音席卷了姬枫如的全身。

  “在芯儿伤势痊愈之前,你便带着那把剑吧!”

  长剑自动缩短,却仍穿在她胸前,刺了个前后透亮。

  胸前的血不断的沁出,后背上的温热也徐徐蔓延而下。

  星寒剑,星煜的本命法器,据说剑内的法阵是太上老君用三味真火炼了三年才炼成的,认主了星煜后,只有星煜能驱使,旁人哪怕得了去都无法催动。

  这柄剑插在姬枫如胸前,若星煜不拔,便会一直在,伤口亦无法愈合。

  好在这一剑不致命,可这种折磨对姬枫如来说,还不如一剑让她魂归地府来的痛快。

  剧烈的疼痛在胸口处蔓延,阵阵寒意沁入骨髓间,都不如那心头的痛意。

  她付出了满腔的爱意,换来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姬枫如啊姬枫如……”姬枫如仰起头,两行清泪滚落,嘲讽的笑道,“时至今日,你还看不透那个男人的心吗?该死心了!”

  “该死心了……”

  “该死心了……”

  瘦弱的身影踉跄着朝室内走去,脚下是步步血莲。

  只是,在她看不见的背后,那血色脚印一个接一个化成一只小小的火凤凰凭空燃了,半点痕迹也没留下。

  尚华殿,桃芯面色惨白,豆大的汗珠布满了那张妖艳的脸颊,痛苦的道:“孩子,我的孩子,星君,救救我们的孩子……”

  在那硕大的肚皮上,赫然插着一把匕首,匕首上黑气缭绕,透着浓郁的邪气。

  “芯儿别怕,没事的,一定会没事是!”

  星煜不知为何,心头有些紧张。

  往常他只要靠近桃芯,就能感受到她腹内的生命力,此时却半点也探寻不到。

  哪怕他催动法力将那匕首缓缓取了出来,又渡了仙气给桃芯,往常那熟悉的生命力也没如他期许的那般出现。

  上好的仙丹一颗接一颗的喂下去,可腹内胎儿的生命气息依然沉寂。

  最终,桃芯产下一个死胎,随后便晕了过去。

  绿枝在旁边哭的几乎断气,一个劲的自责,恨不能以死谢罪了。

  星煜更是暴怒,整个烛夜府的气压低沉到了极点,府里众生灵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那个死胎落地时通身黑气缭绕,连身形都失了正常婴孩该有的柔软,遍体僵硬,且身形扭曲,极为恐怖。

  星煜在那个婴孩身上感受到了鬼族特有的气息。

  “姬枫如,鬼族……”

  星煜目眦欲裂,倘若不是桃芯还未脱离危险,他恨不能立即点兵直奔鬼族杀将过去,让整个鬼族为他的孩儿付出代价。

  桃芯醒来,未语先落泪,伤心欲绝:“我的孩子……”

  星煜柔声安慰道:“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芯儿,现在你的身体最重要,别太难过了。”

  绿枝在旁边哭泣着连连摇头道:“奴婢如何也想不明白枫如娘娘为何要下如此狠手?这可是在九重天上,在烛夜府内……”

  星煜闻言微微一怔。

  是啊,姬枫如杀了他的孩儿,难道就不怕自己杀了她?

  这里给她的感觉很不***,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那般,在她神识内烦躁的翻滚,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压制,说不出的难受。

  星煜目光淡漠的看着姬枫如蜷缩成一团,面色渐白渐青,似是痛苦到了极点。

  “今后,这便是你修行的地方。”

  姬枫如心头早已痛到麻木,眼底恨意浓郁,虽然虚弱,可清晰的声音还是传进了星煜的耳朵里:“星煜,我错了!”

  星煜冷笑:“现在知道错了?可惜已经晚了。”他蹲下来,捏住姬枫如的下巴,眼底很意凛然,“我那孩儿已经死了,姬枫如,你以为一句轻飘飘的认错本君就能原谅你吗?”

  姬枫如摇了摇头,两行清泪滑入鬓角,语气却透了一丝别样的轻松:“我错了,我不该喜欢上你!星煜,两百年了,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可好?”

  烛夜星君离了仙华殿并未直接回尚华殿,而且去找了趟司命星君,待他回了尚华殿却没看见桃芯,倒是绿枝一脸委屈的跪在那里。

  “芯儿去哪儿了?”

  绿枝却比他还惊讶,回问道:“星君,您怎未同娘娘一块回来?”

  见星煜面有不解,绿枝这才惊呼道:“先前您离开后我家娘娘担心您与枫如娘娘起争执,便忙赶了过去……星君,您未曾看见我们家娘娘吗?”

  “胡闹,你家娘娘身子不适你也任由她去,怎么也不拦着?”

  绿枝惶恐道:“奴婢拦了,可娘娘非但不听,还罚了奴婢在这儿跪着……”

  话没说完,星煜便化作一缕烟雾从她面前消失了。

  绿枝收起脸上的惶恐,捏碎了手心里的一片绿叶。

  仙华殿内,姬枫如看着面前的女子,虽挺着个大肚子,可面上的妖娆却比两年前还盛了几分,端的是妩媚勾人。

  “你来做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请离开!”姬枫如冷声道。

  星煜来时直接破了她这里的阵法,她还没来得及再布置,这女人便闯了进来。

  桃芯一脸慈爱的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笑声甜腻:“姐姐,妹妹与星君的孩儿就快要降临了,生产时姐姐能不能过去陪着妹妹?”

  姬枫如心头刺痛,面上冷意更盛,道:“你生产时星君自会陪在身边,怎么会需要我作陪?”

  桃芯噗嗤笑道:“也是呢,星君对这个孩儿可是宝贝的紧,知道这几日便要临盆,连天帝派给他的任务都推了呢,生怕错过孩儿的降生。”

  姬枫如面色微微变了一变,她听见了自己心头滴血的声音。

  桃芯却像是没看见似的,往前迈了一步,声音越发的柔和甜腻:“姐姐相信吗?星君将来绝对会是个好父亲。他许诺我,将来会带着我们的孩儿看遍这九重天的美景,九重天上待腻了,我们就游遍凡间,尝一尝那凡间美食的滋味儿。”

  说到最后,她一脸向往,姬枫如的面色则越发白了几分,神识都出现了片刻的恍惚。

  桃芯掌心微微一热,突然狰狞一笑,上前一步越发靠近了姬枫如,声音里透了蛊惑之音,直击姬枫如神识:“姐姐,你是不是恨极了妹妹,恨极了我腹中这孩儿?”

  姬枫如恍惚间未能反应过来,便觉得神识内满是蛊惑之音,她下意识的便要张口随着桃芯的话说出来,可神识内却猛地窜起一股炙热,将那蛊惑音冲散,旋即也明白险些中了这妖女的计,顿时怒道:“大胆妖女……”

  只是她话音还没落下,手就被桃芯抓住,还不等姬枫如反应过来,手里就被塞入一个硬物,紧跟着被猛地一拽,下一刻,桃芯的面色浮起一抹痛苦之色,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啊……”

  “芯儿!”

  一道修长的身影瞬间而至,在抱住桃芯倒下的身躯的同时,反手朝姬枫如狠狠刺去。

  胸口处的刺痛伴着沁入骨髓的寒意让姬枫如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星寒剑!

  星煜的星寒剑!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