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重生 → 矜矜二爷太人妻黎昱靳唐

矜矜二爷太人妻黎昱靳唐

欢景 著

完本免费

《矜矜二爷太人妻》是一本出色的完结纯爱小说,带了一点点的玻璃渣,作者是欢景,主角是黎昱和靳唐。黎昱终于将靳唐甩开了,靳唐曾给了年少的黎昱太多伤害,将黎昱视为禁脔,甩开靳唐之后有了一个美满的家庭,可是一场大难将两人再次连在一起,黎昱直到病死的时候,还记得靳唐为了救自己的孩子冻死在冰冷的水中的样子,重来一次,黎昱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这个过分爱他的男人。

2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17

在线阅读

《矜矜二爷太人妻》是一本出色的完结纯爱小说,带了一点点的玻璃渣,作者是欢景,主角是黎昱和靳唐。黎昱终于将靳唐甩开了,靳唐曾给了年少的黎昱太多伤害,将黎昱视为禁脔,甩开靳唐之后有了一个美满的家庭,可是一场大难将两人再次连在一起,黎昱直到病死的时候,还记得靳唐为了救自己的孩子冻死在冰冷的水中的样子,重来一次,黎昱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这个过分爱他的男人。

免费阅读

  徐青州的话脸色微变,瞳孔一缩,然后才浑然不在意地问:“所以呢?董医生打算帮我报仇?”

  “你听我的话,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董泽卿微笑着,仍旧是医院里有着绝佳的人品和良好的姿态的医生,“我们各取所需。”

  “就我这样的,还有用?”

  “你很会演戏,至少,靳唐真的对你动过心。老情人嘛,总是有用的。”

  徐青州想了一会,点了点头,“行呗,只要有钱就行。”

  …

  车祸的最终调查结果是酒驾,事发路段也没有监控,一切就只能不了了之。

  这在靳唐的意料之中,他没有多大的愤怒,很平静地就接受了这个结果。

  从警局里出来坐到了车里,黎昱问:“是真不难过还是闷在心里?”

  “真不难过。”靳唐想了想,接着说,“靳家现在还欢迎我,不过是因为我有权有势。至于我和那两个女人除了流着点相同的血,其余的也就是厌恶,所以她们动手我会愤怒,却不会难过。”

  “你看事情很通透。”黎昱停顿了一下,“你什么事情都看得这么开吗?”

  “我想,并不是所有的事。以前远远的望着你还好,现在你已经在身边,你要是不要我这个老男人,或者不再爱我了,我看不开的。”靳唐把青年的手放在手心里把玩着,“得到又失去,所有心血付之于空,我又不是神无欲无求,又怎么会看得开。”

  黎昱沉默了,前世靳唐一直微笑,其实并不是看开了吧,只是在寻求最后的一点自尊和掩饰内心的苦。

  “别瞎想,那样只是一个假设,小朋友不要把大人的话当真。”靳唐捏了捏对方的手指,打趣着说。

  “是,不会成真的。”黎昱想,他自然不会再那样对靳唐,可是董泽卿呢?对方对靳唐的感情很特殊。重生前,他为了搞垮董泽卿费了好大的功夫,后来他也知道一些内幕。董泽卿因为家里的缘故,一直没敢同靳唐表白,而且靳唐也一直只把他当朋友。也许一开始,董泽卿是真的对靳唐很好。可是求而不得的欲望,和家里人的逼迫,再加上自己留在了靳唐身边,就让这一切变质了。而这一世的董泽卿依旧如此。

  黎昱甚至觉得,董泽卿变得更快了一些。因为他和靳唐的感情从一开始就很好。所以董泽卿依旧会背叛靳唐。

  黎昱望着靳唐,几番思索后还是问了出来:“如果,董泽卿背叛了你呢?”

  靳唐先是怔住,他的眉峰微皱,神色有片刻的变化,他甚至过了几分钟才回黎昱的话:“阿昱,为何会觉得,泽卿会背叛我。”

  “他喜欢你,而我们又在一起,因爱生恨,在是很平常的事。”他马上要去部队里,自己不在靳唐身边,靳唐又不对董泽卿设防,那不就是在开玩笑吗?倒不如直接说破。

  “你为什么会觉得他喜欢我呢阿昱,我和他相处多年都没有察觉,我太迟钝了吗?”靳唐特别无辜地问。

  黎昱微扬唇角,“二爷,这个问题你问过我了,其实你并没有把我让你注意董泽卿费事放在心上吧。”在靳唐要开口说话时,黎昱伸出手指按在柔软的嘴唇上,“或者您觉得,董泽卿再怎样,也不会害您的是吧。”

  靳唐的目光闪了闪,他握住了黎昱的手腕拉了下来,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特别认真严肃地看着黎昱:“阿昱,我对他说过,我不希望听到他说诋毁你的话,因为你是我的底线。但是,我不可能也因为你的几句话就全然否定了他,我们有十多年的交情,他帮过我无数的忙还救过我很多次的命。我爱你,我愿意护着你宠着你,就算是有一天你要我的命我也不会怨,但我不能因为爱情否决友情。你得给我理由。”

  怎么给理由,告诉你我是重生的吗?黎昱垂下眼眸抿紧了唇。

  “阿昱,我也知道你不会平白无故乱说,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靳唐耐着心问。

  “靳唐,有些事,我现在,还不能同你解释。我希望,不,应该是我恳求你,防着董泽卿,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信任他。”黎昱抿了抿唇,他脸上的表情很挣扎,甚至还透着难以言说的痛苦,连声线都在发抖。“至少,在我去部队这几年里。”

  黎昱很少这么郑重同自己说话,而且对方的表情沉重得让靳唐觉得,好像一瞬间,他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苍凉与悲哀。靳唐突然抱住了黎昱,拍着对方的后背说:“好了好了,阿昱,二爷听你的,我等着阿昱愿意和我解释的那一天。你也要放心,我不是小绵羊,没有谁能随随便便伤到我。”

  心情总算舒缓了一些,黎昱想,要是换作了别人,不知道该怎样怀疑自己。

  “不是小绵羊,那是什么?”

  “披着羊皮的狼。”靳唐靠在黎昱的肩上,淡笑着说。

  “哦?”

  “说我扮猪吃老虎也行,真正凶的人,其实大多不在表面。”

  “二爷,是在提醒我些什么吗?”黎昱捏了一下靳唐被裤子包着的Q弹白馒头,特别暧昧地问。

  靳唐笑了,“这算作正片预告,免得你到时候心里不平衡。”

  “二爷,有种剧情叫反转。”

  “对,就是反转。”

  …

  两人在外面吃过晚饭后,黎昱让司机开车去了南苑路一百八十七号。

  靳唐正疑惑对方为何会去这样一个地方时,黎昱说:“二爷,我想买房。”

  “嗯,前几天帮我赚了点钱,现在就要敲诈回来了!?”靳唐故作惊讶地问。

  “人家哪个小情人不是跑车别墅金腕表,我现在想用我的酬劳买套房都不行了吗?”

  “跑车别墅金腕表?”靳唐念了出来,然后笑道,“阿昱,这些我没有,但给你一枚金戒指如何?”

  “不。”黎昱摇头拒绝完车子就停在一个雅致的红漆木大门前,黎昱吻上了靳唐的额头,“这金戒指,应该我来给。”

  感受着额头上温柔的触感,靳唐觉得内心格外滚烫妥帖。尽管他不再年少,但爱人间的小动作还是总能够让他的心砰砰直跳。

  他们来的是一个园林似的小宅子,前世靳唐最后的住所。

  东方园林似的小建筑,清幽雅致的布景,处处讲究着赏心悦目。

  穿过花厅,就是一个带着荷花池的小花园。冬末时节,还有些清冷肃静,几只小雀扑棱棱地飞过了静谧的枯荷池面,荡起水纹时飞上了荷花池上面的小亭的飞檐上,抬脚梳理着羽毛。

  青砖白瓦,不远处一丛青竹,让有些沉闷的色调瞬间活了起来。

  很僻静的一处住所,靳唐实在是太喜欢了。一路看来,他都忘记同黎昱说话。

  前世,靳唐在黎昱年满二十二那年就逼着他领了结婚证,这就是他们的新房。可是靳唐满心的布置,只换了黎昱一句:“二爷,这是您的喜好并不是我的喜好,不过这地方冷寂阴郁得像处鬼宅,倒和您内里挺相配的。”

  靳唐只是落寞地笑了笑,并未反驳。后来他又重新布置了一处小别墅,是完全按照黎昱的喜好来的,成为了黎昱和靳唐生活的地方。小别墅很隐蔽,在黎昱的印象里,知道的就只有他和靳唐。因为就算是靳唐要去那里,不是司机送来,而是要求他去接的。过了几年,黎昱就直接给了靳唐一笔钱彻底买下了那里,作为他自己的一个秘密住所。

  那别墅他很喜欢,却不想欠靳唐的人情。

  而现在,他不会再要那处小别墅。

  到了房间里,靳唐坐在摇椅上,透过窗户就可以把外面的美景尽收眼底。他笑着打趣黎昱:“阿昱,这宅子挺适合我的,但确定适合你?”

  “适合你就适合我了,看你这般开心,我这礼物确实送对了。”黎昱拿来一个凳子坐在靳唐身边,认真地对靳唐说,“靳唐,等我们结婚后,这里就当我们的新房吧。”

  “傻阿昱,结婚这话能乱说吗?二爷要是当真了,你可就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了。”靳唐的目光里有着几分哀伤,对方还年轻,二十岁不到,真的准备好和他共度余生了吗?

  “是我上赶着倒贴,二爷以后别想着摆脱我就成。我呢,脾气不好,偶尔还有些特殊的小癖好,日后二爷腻了,再去找那些知心可人的小男生,我找谁哭去。”黎昱给他理了理有些褶皱的衣领,然后头抵着对方的额头,打趣着说。

  靳唐垂眸一笑,他伸手抚摸上了黎昱的的侧脸,四目相对间,皆是含情脉脉。

  “这么标致的一个人物,我怎么舍得。”靳唐笑了笑,他微微仰头挺腰,就轻碰上了对方的唇瓣。

  温热的触感,细细地舔弄,纠缠缠绵入骨,彼此深切地分享着香甜,像坠入巨大的棉花糖里,从唇瓣里散发出来的香甜直入灵魂,甜得发腻,但就是舍不得放开彼此。直到彼此的嘴唇被蹂躏得艳红,靳唐才抵靠在黎昱的怀里喘息。

  黎昱弯着腰搂着对方,柔情化去了淡漠,温和得不像话。而在他怀里的靳唐就觉得憋屈了。

  “阿昱,你的吻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缓过气来的靳二爷急忙问。

  “你不是经常和我练习嘛。”

  “我…”靳唐嘀咕着,“那你这未免也太快了。”

  “我天赋高,学什么东西都挺快的。”

  靳唐说不出话来,确实是你教他什么,他不仅学得快,甚至比师傅还要好。

  靳唐第一次,对于未来上下的问题,产生了动摇。

  他抬起头看着黎昱的微笑的样子,眉头一锁,未来,大事不妙啊。

  …

  他们还是没有就现在搬进了这处住所,两个人打算着等黎昱回来之后,再搬进去。

  三天后,黎昱背上一个小行囊,在靳唐的注视中,坐上了火车,前往他所在的部队。

  靳唐没有挽留,同样都是男人,他尊重他的选择。正如他,身体病弱,却不愿意苟延残喘地乞求家族的庇护,而黎昱也如此,哪怕一朝什么都变成了虚无,他也不会选择只依附着他而活。

  这次离别,是为了将来更好地再见。

  …

  指针指到下午六点点,助理陈峰再次敲响了靳唐办公室的门。

  “陈峰,你是我的助理还是阿昱的助理?”靳唐把人叫进来后,微笑中透着几分气急败坏,“他说我必须五点半下班就必须五点半下班吗?”

  陈峰扶了扶眼镜,“我是您的助理,所以您六点才下班。”

  靳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他想黎昱倒是想得没有办法,电话一个星期才能打一次还是限时的。可是对方的影响却无处不在,比如吴妈,比如陈峰。

  收服人的能力还不错。

  靳唐最终下了班。穿着黑色中山装的靳唐,白净俊秀的脸,常年带笑的眼睛,乌黑的发,最是人畜无害的温良书生。

  靳唐才走到公司的大门前,董泽卿就叫住了他,“你看你,工作忙到忘记体检了吧。”

  其实是黎昱给他重新找了位老中医。

  靳唐当然不好直说:“我觉得自己现在身体挺好的,医院那味道你知道的,我是能躲则躲。”

  “黎昱那孩子去部队了,你就对身体懈怠了,小心小朋友回来生你的气。”董泽卿打趣着说,“看你的气色也确实不错,这次体检就饶了你。那这样,今天我爸妈旅游回来,在轩味居吃饭,两个老人也想你了,一起去吧。”

  这拒绝的话也说不出来,确实年少时他母亲同董父董母的关系不错的,他和母亲身体病弱,董家是医学世家,这缘分,也就这样来得深厚。自己还是董母接生的呢。

  靳唐点了点头。

  “那坐我的车,让司机回去吧,一会我送你回家。”董泽卿看向一旁的新司机小苏。

  靳唐还没开口说话,陈峰就插了进来,“董医生,吃完晚饭后,二爷还有一个酒会要参加,还是小苏送二爷和我去吧。”

  “原来你还有场酒会啊。”董泽卿打量了一下陈峰的麻木脸,又看向靳唐。

  “对,酒会上一般都吃不了什么,还是先吃点东西垫胃。”靳唐笑着说,什么酒会,八点后出门都成问题。

  “那好,这样也行。”董泽卿说完后,他们就各自坐上了车。

  上车后,靳唐问副驾驶上的陈峰:“陈助理,五点半就在催我下班,我什么时候还有酒会了?”

  陈峰尴尬地笑了笑:“二爷,黎少说了,要把一切危险扼杀在摇篮中。”

  靳唐乐不可支,他撑着下巴望着窗外,微眯的眼睛里有光,纤长浓密的睫毛垂下,投下了暗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扬起了唇角,不是平日里的应付浅笑,是从内里散发出来的愉悦。

  靳唐慢慢地说:“我看啊,等他回来,你们就会知道黎少,不知道二爷了。”

  开车的小苏听了憨憨一笑,“二爷,您其实是想黎少了吧。”小苏今年满十九,眉眼还带着天真稚嫩看上去还是个高学生,但是他的经历挺坎坷的。孤儿,高中读完就辍学了,是黎昱在洗车场里看见觉得可怜就找来的。因为从小和小混混打架,身手那叫一个了得。

  但其实对此靳唐很疑惑,因为黎昱找的小苏,太过偶然,也太过刻意。他好像就是特地绕到那个破败的洗车场,领下这个肤色黝黑眼睛很大很亮的青年。

  靳唐觉得自己像是被黎昱全方位网入其中,但是他并不害怕。直觉告诉他任由他的小爱人发挥总没有错。

  “是啊,挺想他的,这才过去一个月不到。”靳唐叹息着说。

  “二爷,您可以养宠物,我看您养条鲤鱼就不错。”小苏爱笑且开朗,他连靳唐和黎昱都一并打趣。

  一旁的陈峰听得直笑,靳唐摇了摇头,“嘴太贫。”

  …

  到了轩味居时,把车停好,陈峰守在车里,小苏跟着靳唐走。

  董泽卿和靳唐并排着,谈笑风生,依旧是挚友,好像什么都没变。

  穿着旗袍的服务员领着他们往包间走时,前方传来了怒骂声。领班的吼完一巴掌就给他面前的男服务生打去。

  “徐青州你看你干的这叫什么事,把汤撒到客人身上,你不想干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是阿林绊我的。”捂着脸的男服务生卑躬屈膝地道歉解释。

  靳唐停下了脚步,董泽卿看了一眼,“靳唐…”

  “出狱了,好巧。”靳唐微笑着说出这五个字。

  听到说话声,那个领班也没再难为徐青州,而是把人拉到一边,低头说:“欢迎光临客人。”

  只有徐青州错愕地抬起头,愣愣地望着靳唐。

  靳唐很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面色苍白,消瘦憔悴,半边脸被打红,说不出的狼狈。

  啧…一个坐过牢的人还能找到这样一份工作,是太走运了,还是有人帮呢?靳唐眼里全是笑意,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董泽卿一脸担心地看着他。

  到了包间,小苏守在门外,靳唐和董泽卿才进去,一个穿着鹅黄公主裙的五六岁的小女孩就过来抱住董泽卿的腿,甜甜地喊爸爸。

  “阮阮叫叔叔好。”

  “糖叔叔好。”小姑娘奶声奶气地就喊,靳唐口袋里经常能摸出糖来,再加上又长得太好看,小女孩便不愿意叫靳叔叔,而叫糖叔叔。

  “阮阮乖。”靳唐摸了摸她的羊角辫,然后看向董泽卿的父母和妻子,“董伯父,董伯母,嫂子,让你们久等了。”

  董泽卿父母把他迎上了桌,这顿饭比较愉快,至少比在靳家吃愉快。

  靳唐完全没有受徐青州的影响。

  吃完饭后,董泽卿要上晚班,就让自己的妻子把父母和女儿带回去,然后跟着靳唐,“靳唐,还好吧。”

  “轩味居的菜一直挺合我的口味的,怎么会不好。”靳唐明知对方提的是有关徐青州的事,但他不想和对方攀谈徐青州。

  董泽卿也就知趣地没再提。可是靳唐才踏出轩味居的大门,坐在台阶上的徐青州就急忙站起来,双眼又是愧疚又是惊喜地望着靳唐,声音沙哑地喊:“阿唐…”

  靳唐被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小苏在一旁直接吐了,惊得靳唐和董泽卿都错愕地看着他,徐青州的愧疚深情差点给撂挑子了。

  “二爷,不好意思,太假太恶心了。”小苏拍着胸脯,苦着张脸说。

  “你啊!”靳唐摇了摇头。

  “阿唐,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眼见着自己被忽视,徐青州忙出声显示自己的存在。

  还是小崽子的靳唐啊,二爷啊,撩骚着的您啊比较好听。自己当初是瞎了吗瞧上这玩意,靳唐面无表情地打量着徐青州,除了三分皮囊像阿昱可取外,什么玩意。

  靳唐在心里唾弃着自己,在旁人看来,就是见到旧情人的内心复杂得说不出话来。

  “徐青州,回去吧,你和靳唐之间,也应该无话可说了。”董泽卿适时地为靳唐解围。

  “董医生,我…”徐青州刚开口说话,靳唐就开口说:“好啊,你说吧。”

  徐青州踌躇着,“阿唐,我们能找一个地方坐下来谈谈吗?”

  靳唐摇头,“徐先生,做人要适可而止。既然在这里你不愿意说,那也就免了吧。如果生活上有问题需要帮助,你可以联系我的助理,他会给予你一定的帮忙的。”

  说完就毫不犹豫地离开,徐青州还想再追过去,就被董泽卿给拦住了。

  靳唐回望二人,向董泽卿点了点头之后,就随着小苏离开。

  坐上了车,到了一个路口陈峰就下车回家。

  车上就只剩下靳唐和小苏,靳唐笑着问:“小苏,你刚刚吐什么?”

  “今天中午吃的臭豆腐太假了,做得不正宗,我觉得恶心,就吐了,不好意思啊二爷,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

  这孩子,说话又机灵又挺有指向的。是臭豆腐不正宗还是人不正宗?靳唐没有问出来,但不过身边有这么个机灵搞怪的人,也不错。

  “小苏,你和阿昱以前认识吗?”靳唐问。

  “不认识啊,那天在洗车场是第一次见面。兴许是见我被老板骂得可怜,黎少才帮我的吧。”小苏顿了顿,接着说,“二爷和黎少就是我的大恩人。”

  靳唐也就没再多问。

  到了家里,靳唐去厨房里拿糖,就看见水池里欢快地游着一尾鲤鱼。

  靳唐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绝伦哭笑不得,要不是今天小苏一天都有事,他真以为这孩子去买条鲤鱼回来给他当宠物了。

  吴妈这时过来,见靳唐一直盯着鲤鱼看,便比划道【本来是做红烧鲤鱼的,但是你们在外面吃了,我想着明日再吃,便放水池里养着。】

  “嗯,明日都暂时不吃吧。”

  吴妈疑惑地看着他,以前不是挺喜欢吃鱼的吗?

  吴妈中午做饭时,自己水池里的鱼不见了。吴妈疑惑地揉了揉眼睛,还是不见。奇了,家里也没有猫啊,谁会专门跑到家里来偷一条鲤鱼呢?

  总之这里安保出了问题。吴妈越想越担心,就打算同靳唐说一声。她去书房敲了敲门,很快靳唐温润的嗓音就响起:“进来吧吴妈。”吴妈推门进去,靳唐手里拿着手机显然正在打电话。对方望着她,用眼神询问她有什么事。

  吴妈刚要比划说家里的鲤鱼被偷了,这里安保可不太行时,她望见了,书桌上放了一个圆形的鱼缸,漂亮的红鲤鱼正游得欢。

  她特地挑的,几斤重的,很补的红鲤鱼(度娘:红鲤鱼虽然观赏居多,但可食用,而且营养价值比一般鱼类要高)被靳唐给养来观赏了。吴妈看了看鱼缸,手在围裙上搓了搓,不知道该比划什么了。

  靳唐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手抵唇清咳了几声,“吴妈,以后,我们就不吃鲤鱼吧,这尾红鲤长得挺漂亮的,也吉祥,我就养下了。”

  【为什么不吃鲤鱼了?】

  “阿昱应该不会喜欢。”提起黎昱,靳唐整个人就更加柔和了,眼中流露着笑意,但似乎也觉得自己的举动荒诞了,带着点清浅的尴尬。

  吴妈反应过来了,现在的年轻人谈起恋爱来连食材都不放过。鱼缸里的鱼对着吴妈愉快地吐着泡泡。

  吴妈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等吴妈刚关上门,电话那头就传来低笑声,“我其实挺喜欢吃鲤鱼的。”

  靳唐一只手往里面丢了点鱼食,“那这条红鲤就养到你回来。”

  “就这么想我?”

  “对啊,想你想得多了,看条鲤鱼都眉清目秀的。”靳唐偏着头瞧了会鱼,打趣着说,“别说,这红鲤真的挺好看的。”

  “怎么办,想到听你夸奖一条鱼,我都有些吃味了。身边没发生什么事吧。”

  靳唐目光暗了暗,然后如常地说:“没有,但是我又生了一种病,叫做相思病。”

  “嗯。靳唐,不说了,训练去了。”连一个再见也没有,电话那头就只剩下嘟嘟声。

  靳唐拿着手机叹了口气。这相思病啊,还真是难熬。

  都不关心下严重不严重。

  但是很快,靳唐就陷入了一桩麻烦中,他被绑架了。

  在和几个老板打高尔夫的时候,他回到换衣间,就被人从后面用毛巾捂住嘴昏了过去,等他醒过来时,自己不知道身在何处,只听到绑匪在打电话要钱。

  但是好玩的是,靳唐还没来得及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就被一个人带着警察来拼死给救了出来。

  没错,是徐青州。但对方背上挨了一刀,腿也中了一枪。

  靳唐坐在急救室的外面,他的白色唐装沾着大片的鲜血,血腥味刺激着靳唐的感官,他有些想吐。

  靳唐面无血色地坐着,微闭着眼睛,如果不是他的脊背挺直,别人都以为他睡着了。

  小苏站在一旁,垂头丧气的,他没有保护好二爷。可是,二爷一行打高尔夫球的地方安保这么严,那么多半边,谁会想到绑匪能进来,还把人从眼皮子底下带走。小苏觉得,事情的复杂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脑袋笨,什么都做不了。

  “靳唐!”

  “糖叔叔!”

  两道声音响起,靳唐淡淡地睁开眼,是董泽卿抱着自己的女儿董阮阮过来。

  “靳唐,今天一直在忙,在接阮阮的路上才听到你出事了,怎么样,有哪里受伤了吗?”董泽卿额上全是汗水,看起来真的是担心到了极点。

  靳唐摇了摇头,“徐青州为了救我受了伤。”

  董泽卿眉尖紧锁,“严重吗?”

  “没有生命危险,不过那条腿,以后对行走,可能会有影响。”

  董泽卿面色凝重,“靳唐,你别担心,我会帮你联系专家,一定不会让徐青州留下任何问题。”

  靳唐笑了笑,笑容很疲惫,“谢谢你了泽卿。”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些吗?”

  董泽卿话音刚落,急救室里的灯亮了起来,徐青州被推了出来。

  主治医生对他们说,本来枪伤在可控范围内,可是徐青州腿受过伤,又在水里泡了许久被感染,这下别说对行走有影响,能不能站起来都是问题。

  靳唐道了谢,医生就离开。

  “靳唐,把徐青州转到仁和去吧,周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董泽卿停顿了一会,说。

  靳唐温和地笑了,“送出国吧,他为了我受伤,我自然是要给他最好的救治。泽卿在医学这方面你了解得比较多,你帮我选一个医院吧。”

  “好,那我回去帮你查查资料,今天。”董泽卿抱紧了女儿,关切地补充道,“靳唐,你脸色很差,既然他没事了的话,你也回去休息吧,这里有医生和护士照顾着的。”

  靳唐没说话,他碰了碰阮阮柔软的小脸,才说:“泽卿带阮阮回去吧,医院不好待。今天的事对我的冲击太大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注意休息,阮阮,跟叔叔说拜拜。”

  “糖叔叔拜拜。”

  等父女俩不见之后,靳唐一松懈,大脑一阵阵发晕,要不是小苏扶着,差点晕了过去。

  坐在长椅上,靳唐脸上所有的笑容消失,变得很冷很冷。

  行啊,这徐青州出现才不过半年多,就给他留下这么个大难题,为救自己即将残废?还被记者报道出去,真是巧到处处是漏洞,偏偏他无可奈何。

  还有董泽卿,他最好的朋友,他带着去吃饭,才遇上的徐青州。阿昱一直叫自己防着他…

  靳唐缓了许久,越来越闷,最后不得不到洗手间里去吐了一阵,然后一直捂着心口咳嗽。

  急得小苏差点都快哭了出来,靳唐休息了好久才正常过来。

  这时一个护士过来,说病人想见他。

  醒得这么快…靳唐不得不惊讶于徐青州的改变,对方的伤全是真的,但是做戏做到这般狠的程度,不得不说,有可能是对方成长了太多,也有可能是,有人教得太好了。

  靳唐来到病房里,徐青州苍白而又虚弱地躺在床上,一见到靳唐,眼睛瞬间就亮了。

  “阿唐…”

  小苏给靳唐拖过来椅子,靳唐坐下之后,平静地望着徐青州:“醒了就好好养伤,没有必要非要见我,你的医药费,后面的护理费,还有救我一命的答谢费,我会很合理地给你的。”

  “阿唐…我只是想问你,有没有受伤。”徐青州还太过虚弱,说起话来很费力,“我一直想…见你说一声…对不起,你不愿意见我…幸好,这几日我一直跟着你…太好了…”

  靳唐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徐青州,你是不是觉得我傻?还是觉得我会对你余情未了?你的戏演得确实不错,可惜了,我既不犯贱,心肠也挺狠的。你当初是怎么对我的,你心里很清楚。”

  “不是…”

  “我就直说吧,如果你想用苦肉计来让我回心转意,那么,断一条腿都不够,也许你死了,”靳唐勾唇微笑,“清明的时候我也许会去缅怀一下,给你送束花。”

  徐青州的脸色彻底变了,但他还想再负隅顽抗。“这么些年来…”

  “不必再说了。”靳唐揉了揉太阳穴,“你说什么都是无用的。我就问你,是谁让你这样做的?”

  徐青州定定地看着他,不说话。

  “你说不说都无所谓,我心里也大约有了个底。能劝你冒着断腿的危险都要来,这口才啊,确实是非同一般。我会把你送到国外,尽全力治好你的腿。他给你多少钱,我就给你加倍。反正你也是为了钱,不是吗?”

  “至于说是进监狱的事…”靳唐低头笑了,“你我都清楚,你诈骗,犯罪是事实,你那不过是咎由自取。你想报复我,太不现实了。”

  徐青州听到这里笑出声来,他不再唯唯诺诺,“我怎么会傻到宁愿断条腿,不过是被耍了。可以,你说的条件我答应…不过到了国外,你得保证我的安全,我要是被你给算计了…我们以前欢好的视频还在,我一定会给你的小男朋友寄上一份。”

  “当然,你现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靳唐顿了顿,“他那里暂时不用说破。”

  “你知道是董泽卿?啧,没意思啊。”徐青州感叹。

  如果没有黎昱的一再提点,他不会怀疑到董泽卿头上的。这个世界上,怀疑一旦生了,就会无限地放大。

  但是靳唐的内心是复杂而又拒绝的,多年的好朋友,有了妻子女儿,都还在暗戳戳地对你有想法,并且总是想破坏你的生活。

  他只觉得恶寒。更不想点破这层纸。

  “你保守这个秘密,我可以开价。”

  …

  出了病房门,小苏忍不住道:“二爷,我虽然听不太懂,可您明知道那家伙是伙同别人骗你,你却还要给他那么多钱,人心永远是不能满足的,特别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平白无故糟蹋那一副相貌。”

  “傻孩子,他到了国外,变数…”靳唐眯起了眼睛,“可就多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重生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