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玄幻 → 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小说赵阳

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小说赵阳

风花落 著

连载中免费

打脸流无敌爽文《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的作者是风花落,主角是赵阳,现代宅男赵阳重生在玄幻世界,并被某个游戏平台绑定,只要游戏玩家刷怪升级,他就能从别人的经验中获得一部分抽成,于是赵阳走上给各大宗门送游戏账号的道路。当全天下都是网游迷,赵阳躺在床上修炼成仙,震惊世界……至于那些嫉妒他的宵小,自然是随手可捏……

0.9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12

在线阅读

打脸流无敌爽文《靠系统混成玄幻大佬》的作者是风花落,主角是赵阳,现代宅男赵阳重生在玄幻世界,并被某个游戏平台绑定,只要游戏玩家刷怪升级,他就能从别人的经验中获得一部分抽成,于是赵阳走上给各大宗门送游戏账号的道路。当全天下都是网游迷,赵阳躺在床上修炼成仙,震惊世界……至于那些嫉妒他的宵小,自然是随手可捏……

免费阅读

  “获得金币+12。”

  “获得内力+1。”

  “捡取铁剑一柄。”

  ……

  将身前的稻草人全都斩杀后,赵阳身上光芒一闪,离开游戏世界。

  盘坐在木榻之上,赵阳睁开眼,看向那道虚幻的属性面板。

  人物:赵阳修为:炼体一重(7823/10000)

  功法:青云宗炼体术(小成)

  技能:基础剑术六层(10000/12000)(大圆满)

  血脉:无

  财富:金币1314枚

  装备:铁剑

  物品:草绳2麻鞋3饭团10铁剑3白狐皮1红狐皮1花猫皮1

  木然的发出指令,将包袱中无用的物品都回收掉,赵阳长长的叹了口气。

  十天前,赵阳穿越了。

  当时他随便玩了一个网游,感觉不错,就点击了客户平台下载,进度条开启的刹那,电脑爆了。

  等他醒来,已经是天玄世界西疆长河郡青空山上青云宗宗主的弟子赵阳,并且接收了他的全部记忆。

  穿越修行宗门,还是宗主弟子,这福利还算不错。

  更贴心的是,在半个月前,青云宗掌门炼丹时炸炉身亡,一众长老、弟子死了一堆,赵阳现在在宗门弟子当中位份最高,即将成为青云宗宗主。

  想到自己的宗主身份,赵阳又将眼睛盯在面前那张薄薄的信纸上。

  “三月之内,拿出五颗破境丹,否则青云宗从此除名……”

  焦黑的信纸破损不堪,只能依稀辨别出这些字迹。

  赵阳的师父正是接到这封信后,才聚集门中高手强行炼制高阶丹药,导致炸炉身亡的。

  这封信是谁写的?什么样的威胁让青云宗高层冒死炼丹?如果拿不出丹药结果会怎样?……

  一个个问题毫无头绪,却实实在在压在赵阳心头。

  愁啊……

  作为穿越众,赵阳得到了一个金手指,就是那个游戏登录平台,里面有几十个网游游戏,在这些游戏中获得的经验、物品,都可以带出来。

  身为这个游戏登录平台在天玄世界的唯一拥有人,赵阳不但自己可以在这些游戏中打怪获取经验、道具,还能分享别的玩家在游戏中的收获。

  更变态的是,随着他修为的提升,对这游戏平台的掌控也会一步步解锁,其中包括拥有修改爆率,经验、物品的刷新和分配比例,经营系统商行等一系列权力。

  拥有这么牛逼的金手指,那岂不是可以长生久视、纵横逍遥!

  当赵阳激动的登录平台,准备在游戏中大杀四方时,他傻眼了。

  “此游戏尚未解锁,解锁条件,玩家等级炼体一层。”

  “此游戏尚未解锁,解锁条件,玩家等级筑基一层。”

  “此游戏尚未解锁,解锁条件,玩家等级金丹一层。”

  ……

  你不送新手礼包就算了,还踏马的又要解锁!

  这些游戏需要玩家的修为达到才能解锁,可穿越过后,赵阳原本炼气三层的修为全没了,现在就是一个凡人!

  靠着代宗主身份的便利,赵阳以权谋私弄来两颗洗毛伐髓的丹药,又熬炼了几锅炼体汤药,好不容易重新踏入修行境界的大门,达到炼体初期,终于解锁了一个游戏世界。

  可悲催的是,这个只需要炼体境界就能进去的游戏,对于现在的赵阳来说,依然是地狱级别。稍微强大些的怪他都打不过,只能刷点小怪。

  小怪涨的经验少的可怜,虽然硬将基础剑术修到大圆满了,他自身的修为等级却没有涨上去。

  依照这样的速度,要想重回炼气三层,起码需要三年时间。

  可是谁会给他三年时间?青空山不是善地,青云宗也不是善堂。

  别说三年,就是三个月也等不了。

  “砰砰砰——”

  “六师兄!”

  “六师兄!”

  听到门外呼唤,赵阳神情一整,淡淡道:“进来。”

  房门被一把推开,一个满脸焦急的白衣青年一步窜进屋:“六师兄——”

  “嗯?”赵阳眉毛一挑。

  “呃,代宗主。”青年神情变了变,苦着脸一拱手道:“代宗主,胡师叔,啊不,胡老贼又来了。”

  “来就来,晾着就是,难道还要本宗主亲自接待?”赵阳冷冷一笑:“不过一个宗门弃徒。”

  青阳镇胡家家主胡言,当初曾拜在青云宗门下,算起来辈分上还是赵阳的师叔。只是这些家族修士与宗门修士不同,心思不在宗门,胡言早早便回归家族了。

  昨日胡言带着一大帮子青阳镇家族来宗门吊唁赵阳的师父,仗着炼气五层修为,辈分又长,说的话很是不好听。

  要是修为还在,凭借大圆满的基础剑术,哪怕差着两层境界,赵阳也不怵这老家伙。

  奈何他体内一丝灵气也没有,就是剑术再高也是白搭。只能咬着牙受着,在众弟子面前落了好大脸面。

  这老家伙今天又来,赵阳第一反应就是不去搭理。

  “不是,胡老贼拿了一张说是当初师祖留给他的传位手书。”

  “嘭!”

  赵阳长身而起,一掌将面前的木几拍成碎片。

  “老贼!”

  他满脸涨红,咬牙骂道。

  当年胡言下山,已经算是与青云宗再无瓜葛。

  现在他不过是仗着修为境界摆明了欺压青云宗,欺压他赵阳。

  这就罢了,老贼竟然假造师祖手书,这简直是青云宗的奇耻大辱!

  就是整个青空山十几家宗门,也从没有哪家宗门有传位与家族修士的先例。这样的一张手书,是要将青云宗两代宗主置于何地!

  “这是要让师祖蒙羞,让师父九泉之下不得安宁啊!”看到赵阳气愤模样,那白衣青年咬牙切齿道:“六师兄,这次你一定要出手好好教训这个老贼!”

  出手?

  教训?

  这两个词像一盆冷水,顿时将赵阳所有的情绪都浇灭。

  出手,找死差不多。

  炼气五层的胡言要杀现在的赵阳,一个指头就够了。

  “哎……老七,师父尸骨未寒,我怎么能与师叔在他老人家灵前兵戎相见?你去安抚一下。至于所谓的师祖手书,不过是笑谈。”赵阳摇摇头,一幅悲悯模样,缓缓坐回木榻。

  白衣青年呆滞了一会,有些不敢置信:“不是,师兄,这都……”

  “张涛,没听到本宗主的话吗?”赵阳脸色一沉,低喝一声。

  “是,遵命。”白衣青年张了张嘴,最终无奈的躬身,退后几步,然后走出房间。

  “内忧外患呐……”木榻之上,赵阳低叹一声,眼睛盯着虚幻的登录界面发起呆来。

  老七明显也不是好鸟,显然是想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只是这群目光短浅的家伙,难道不知道内讧起来,青空山的其他宗门更是看笑话吗?

  “宗主,宗主!”

  才过片刻,一位内门弟子喘着粗气奔来。

  “宗主,前面打起来了!”

  赵阳从木榻上一跳爬起,提了长剑刚走两步,忽然一顿。

  自己刚才吩咐老七去安抚的,怎么会打起来?老七只有炼气二层修为,在胡言面前根本不够看。

  这是真的打起来,还是演戏给自己看?

  “这个老七,怎么敢与师叔在师父灵前动手?”

  “掌门,动手的不是张涛师兄,是左灵儿小师妹。”

  小师妹?

  “为何不早说!”赵阳一声低吼,身形如风,瞬间消失。

  小师妹左灵儿乃是师父唯一血脉,要是有个闪失,青云宗上下的人心立时就要散了。

  赵阳人还没到大殿,就听到其中传来一片金铁交击之声。

  怎么办?自己就算闯进大殿,也没本事救下小师妹。而且暴露自己修为尽失的秘密,那就是死路一条!

  可不出手也不行,前面打成这样,自己躲不过去了。

  赵阳心中念头飞闪,现在唯一能作为凭仗的只有自己大圆满境界的剑术。

  拼了!

  想到此处,他再不犹豫,咬牙怒喝一声。

  “住手!”

  长剑出鞘,飞身直入大殿。

  一道剑光如九天霹雳炸裂,在青云宗大殿中瞬间游走一圈,转瞬即逝,却掀起万般狂澜!

  “当——”

  “当——”

  “当——”

  ……

  一柄柄长剑脱手飞上半空,打着旋掉落在地。

  “赵阳!”

  “六师兄!”

  “宗主!”

  ……

  大殿之中一片惊呼,各自神情不同。

  垂下眼帘,赵阳低着头,不言不语,一步步前行。

  眼角一扫,将大殿中各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左侧廊柱边站立老者眼中一闪而逝的忌惮让赵阳微微松一口气。不枉自己以步伐聚势,发出这倾尽全力的一剑。

  “师兄……”大殿右侧,被几位女弟子围在中间的一个娇弱女孩挣扎着想上前,又被赵阳此时的模样镇住,止住脚步。

  赵阳出鞘长剑的剑尖坠地拖行,在青石板的地面上拖出长长的划痕,带出一阵刺耳的“刺啦”声。

  虽然一剑将大殿中人全都镇住,但这已是赵阳的极限,此时他连将长剑归鞘的力气都没有,若不是拖剑而行,颤抖的右手一定遮掩不住。

  一步,一步,赵阳的腿脚如同灌了铅,眼前已经开始恍惚。

  这时候绝不能露出破绽!

  他一咬舌尖,刺痛让自己清醒一点。

  大殿中,所有人屏住呼吸,赵阳微微颤动的肩膀,挺拔如剑的背脊,让所有人感觉这就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其中的熔岩喷薄之时,没有人能幸存。

  站在左侧廊柱下的胡言浑身灵力提聚在双掌,眼睛紧紧盯着赵阳的右手。只要有一丝出剑的征兆,他就会将掌心的金刚符激发出去,然后夺路而逃。

  因为,刚才那一剑,他防不住!

  突然!

  赵阳前行的脚步一顿,右手的手指,一根根抬起!

  胡言双眼一突,掌心灵力一摧,刚要将符箓催发,又硬生生停住,这灵力瞬间的逆转,让他脸色一红。

  只见赵阳手指慢慢离开剑柄,任长剑倒落在地。

  “当啷——”

  没有了长剑的支撑,赵阳双腿一软,跪倒在一排灵位之前。

  “师父,诸位师叔,弟子,弟子……”匍匐在地,一股逆血涌上喉头,将赵阳的话语中断。

  在大殿中人看来,赵阳是悲伤到了极致,那因强咽逆血而战栗的身躯将这种悲伤无限放大,一股悲愤气息瞬间弥漫整个大殿。

  “爹——”娇弱女孩一声悲呼,身体一软,全靠身后几位女弟子的搀扶才没有瘫倒。

  这些女弟子个个眼眶通红,银牙紧咬。

  不只是她们,那些男弟子也是个个目中含泪,将手中的剑柄紧了又紧。

  这气氛甚至感染了随同胡言而来的胡家子弟,他们一个个都低下头,似乎羞愧得不敢抬头。

  “哎……”胡言提聚的灵力缓缓散去,此时才发觉,后背已经湿了一片。

  大殿之中,只有风掀动布幔以及几声低低压抑的抽泣声。

  良久之后,终于缓过来的赵阳慢慢起身。

  转过身,赵阳双目如电从大殿中每一个人脸上扫过,最后停在那娇柔少女的身上。

  “要想俏,一身孝”果然不假,少女一身素白,如梨花带雨,让人不禁爱怜。

  见赵阳目光投过来,少女低呼一声“师兄”,挣脱身后的搀扶,踉跄几步,被赵阳一把搂在怀里的少女将头埋在赵阳胸口,泣不成声。

  感受着怀中的温润,赵阳低叹一声,伸手轻抚少女的秀发,轻声道:“师妹,节哀……”

  赵阳不出声还好,这一出声,少女更是悲伤,伏在赵阳胸前放声痛哭。

  “师兄……他们,他们污蔑父亲,得位不正,师兄……你……你要为我,做主……做主……”少女抽泣中断续的话让大殿中的胡家子弟齐齐色变。

  赵阳面无表情的将头转向大殿左侧,目光越过那些胡家子弟,直接落在胡言的脸上。

  有些惶恐,有些迟疑,还带着些不甘和懊恼,看来目前为止,情况还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赵阳一手轻拍少女的后背,心中细细推算着。

  随着赵阳的目光,大殿中所有人都看向胡言。就连伏在赵阳怀中的少女,此时也悄悄转头,咬着牙,大眼睛满是恨意的看过去。

  一时间,大殿中的气氛沉郁,很多弟子不自觉的将手按在剑柄之上。

  “赵,师侄,当年你师祖——“胡言身体挺直了些,脸上神情化为悲悯,举起手中的一卷书册,但话才出口,就被赵阳打断。

  “你们先送师妹回去。”

  赵阳声音低沉,眼睛依然盯着胡言,手臂松开,将怀中少女推向那几位女弟子。

  “我不要——”

  少女的话被赵阳扭头一个凌厉的眼神打断,几位女弟子相互看一眼,扯着少女,缓缓退出大殿。

  这是要动手!

  大殿中一阵轻微的骚动,所有人都默默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站位和姿势。

  随着女弟子们带着少女退出大殿,大殿中的气氛立时紧张到了极点,除了沉重的呼吸声,每个人都只听到自己的心跳。

  赵阳很满意自己营造出的效果,此时只需要他一声令下,青云宗弟子会毫不犹豫的拔剑。

  可惜,自己现在连挥剑的力气都没有。

  “你们也出去。”赵阳眼睛扫过青云宗的一众弟子。

  什么?

  赵阳的话让弟子们一愣,难道宗主要一个人对付胡言老贼他们所有人?

  “宗主……”

  “没听到本宗主的话?”赵阳眼睛转向开口的张涛,不去管他那一脸愤慨模样,直接将他的话堵住。

  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脚步缓缓后移。

  若是昨日,赵阳的命令不一定所有人都听,可刚才入大殿时,赵阳九霄游龙般的一剑,让众弟子没有谁敢在此时抗命。

  是了,以宗主刚才那惊天一剑,对付胡家这些人绰绰有余。宗主定是怕自家人伤到。

  “走。”

  “走。”

  几个弟子拉扯一下张涛的衣袖,慢慢退往殿外。

  “还有你们。”

  赵阳的眼睛往胡家子弟身上一扫。

  这是什么意思?胡家那些人看看赵阳,又转头看看自家家主胡言。

  这小子是要跟老夫单对单?胡言心中忐忑,略带疑惑的看向赵阳。他心底是有些虚的,毕竟刚才赵阳的一剑实在太震撼。

  “胡师叔便是这点魄力?”

  赵阳嘴角蓄着一丝冷笑,眼神却陡然狠厉。

  “嗡——”

  一声轻响,那柄倒在地上的长剑一闪而逝,再次出现,已经落入赵阳手中。

  “剑心通明!”胡言瞪大眼睛,一幅见了鬼的模样。

  赵阳轻轻将长剑抬起,剑尖从那些迟疑观望的胡家子弟面前一个个点过。

  “滚!”

  剑术与剑法不同,一字之差,云泥之别。

  剑术只是凡俗武技,乃是杀人技。剑法却是直指修行大道,是真正的修仙法门。

  剑心通明不是修行境界,而是剑术修习到极致,即将踏入剑法修行,凝聚剑意的征兆。

  剑意,真正的剑道法则,凌驾各种修行术法之上,号称一剑破万法。

  剑术达到剑心通明,虽还是凡俗境,但筑基之下基本无敌。

  青云宗大殿的门缓缓合上,大殿中顿时幽暗了不少,灵堂摇曳的烛光映照在胡言阴沉的脸上,显得有些惨白。

  “师侄……“赵阳微微摇头,并不理睬胡言,而是缓缓收剑归鞘,然后转身将长剑搁在一旁的长案上,再拿起长案上摆放的高香,一步步走到灵堂火烛前,将高香凑到烛火前点燃。

  整个过程中,赵阳都是背对胡言,当他走近火烛前,更是将胡言笼罩在自己的身影之下。

  手持点燃的高香,赵阳一躬到地。

  三躬之后,他轻轻舒了口气,胡言,已经不足为患。

  看到赵阳转身,胡言连忙道:“师侄……”

  “师叔,给我师父和诸位师叔师兄上柱香吧。”再次打断胡言的话,赵阳径自走到一侧站好。

  胡言略有些尴尬的点头,走到长案前,眼睛在那柄长剑上扫了一下,伸手拿起三根高香,借着烛火点燃,向灵位躬身施礼。

  站在一侧的赵阳嘴角轻轻翘起,此时若是出剑,他有十成把握一剑封喉。

  当然,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诸位师兄不幸罹难,青空山上宗门对青云宗虎视眈眈。师弟虽然修为低微,但怎忍我青云宗数百年传承断绝?”

  “便是肝脑涂地、粉身碎骨、担负一世骂名,师弟我也是在所不惜!”

  胡言三拜之后并没有将高香插入香炉,而是手捧高香,对着上首那排灵位慷慨激昂,声音高低起伏,如泣如诉。

  这是在给自己之前的逼宫借台阶?赵阳心中冷笑,果然是做惯家主之人,已经炼就了炉火纯青的面皮,能屈能伸,毫无违和感。

  怪不得修行宗门讨厌这些家族修行者,远离尘世喧嚣的宗门修士,要比手段心机,实在差了这些家族修士十万八千里。

  比如刚刚胡言的一番话,听着虽让人感动,其实,在逼迫赵阳交出宗主之位后,当着全宗上下的面说,也合适。

  “诸位师兄,不是我胡言贪恋权势,师弟我也是心向青云宗啊!苍焰门门主左伦是炼气七层,金阳宗韩宇据说即将突破七层,翔鹰剑派的穆苍鹰也是六层巅峰……““这些人都不足为惧!”赵阳一声冷喝,将胡言的话打断。

  胡言浑身微微一颤,心中一喜,暗松口气。只要你搭话,那就好办了。

  他并没有直接转身,而是不紧不慢的将手中高香插入香炉,回身看向赵阳。

  “师侄,你乃是剑道天才,师叔也知道自己是白操心了。但你要知道,修行界人外有人,今后你执掌宗门,一定要慎重隐忍。须知,青云宗数百年基业,都在你一人肩上。“话语语重心长,语气满含深情,双目之中更是充满期许。

  这一幕,像极了一位对宗门忠心耿耿的长辈,正在对晚辈殷切教导。

  要是没有之前的剑拔弩张,灵堂逼宫,说不定赵阳还真信了。

  赵阳转过头,看向上首的灵位,默默不语。

  没有不屑,没有反驳,这个结果虽然没有预想的好,但也没有超出胡言预料之外。这赵阳毕竟年少天才,傲气还是有的。

  “师叔,你可知师父他们炼制的是什么丹?”

  沉默许久,赵阳忽然开口。

  炼制的什么丹?这个胡言还真不知道,人都死了,炉子也炸了,只想着来夺宗主位置,哪管他们炼的什么丹?

  不等胡言开口,赵阳已经低语道:”聚气破境丹。“聚气破境丹,乃是炼气后期突破修为境界时需要用到的一种上好丹药。修行界中,能水到渠成突破修为境界的并不多,大多数人还是会用丹药、宝物等帮助突破。

  聚气破境丹?胡言微微一愣,皱眉道:“师兄才到炼气七层不久,为何要炼破境丹?”

  赵阳摇摇头,他没打算让胡言知道那封信上的内容。

  这老贼谨慎的很,若是知道信上内容,怕是要离青云宗有多远是多远,那赵阳想算计他就不容易了。

  “师叔,从此以后,你就是我青云宗的太上长老,此事,你知我知。”

  太上长老!身份地位在宗主之上,权力等同宗主!

  这一句话硬是将胡言整个镇住,这完全出乎他的预料。在自己全力引导之下,赵阳没有翻脸,悍然出手,已经是最好结果。哪怕会秋后算账,大不了躲远点就是。

  这个太上长老的职位,来的太突然!

  没等胡言反应过来,赵阳又将一块金色令牌递过去:“这是宗主令牌,见此牌如见宗主,还请师叔为我保管。”

  胡言下意识的接过令牌,口中喃喃道:“这,这……”

  “还有此物,有此物在,我青云宗的传承就不会断。”

  ……

  看着胡言失魂落魄的走出大殿,甚至一脚绊在门槛上,赵阳浑身一松,背靠在灵堂长案上。

  从一剑入大殿开始,他一直以自己的气势压制全场,不管是语言还是动作,都强势无比。让胡言觉得自己是一位真正的剑道高手,对自己忌惮万分。

  后面屏退众人,自己借助系统将地上那柄长剑销毁,然后又迅速装备上包袱中的长剑,使所有人产生错觉,造成一种“剑心通明”的假象,彻底将胡言镇住。

  到了这个时候,主动权全都被赵阳握在手中。

  然后大殿之中只余他们两人,赵阳收剑、敬香,将脊背对向胡言,在胡言看来,是赵阳的试探。越是如此,越是小心应对。

  此时,胡言满心考虑的是如何获得赵阳的谅解,对他的实力,已经相信了。

  正是有了这份相信,赵阳后面的话,他也没有怀疑过。包括是什么样的危难,让青云宗高层急着炼制破境丹,包括赵阳托孤般的让他秘密担任太上长老一职,甚至将宗主令牌和一件关系青云宗传承的秘宝交给他。

  赵阳的话和行为,让胡言方寸大乱,但他已经深陷进去,根本没有考虑过赵阳说的是真是假,也没有想过,秘宝,是真是假。

  而自始至终,赵阳算计的,就是将这件秘宝交到胡言手中,仅此而已。

  哪有什么秘宝?不过是一件伪装成秘宝的游戏登录器罢了!

  “师父,这宗主真难当啊……”

  灵堂之中,赵阳低声自语。

  没有人回应,只有一阵凉风吹在他汗湿的后背,让他浑身一个哆嗦,赶紧起身,快步走出大殿。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