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沈银谢琅元小说

沈银谢琅元小说

乐园路 著

连载中免费

沈银、谢琅元是作者乐园路所著的一本民国架空言情小说中的两位主人公。故事中那种戳破那层纸前的张力,让人无比怀念。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水城里有四大望族,从政的有江成两家,这两家把控着政权,在水城可谓是只手遮天。从商的有谢沈两家,这两家在商界很有一套,在各地界的商会中都能说得上话,掌控着经济命脉。沈银虽也姓沈,但此沈非彼沈。沈银嫁给了谢家二世祖,却和他周围的男人纠缠不清。

11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3/07

在线阅读

沈银、谢琅元是作者乐园路所著的一本民国架空言情小说中的两位主人公。故事中那种戳破那层纸前的张力,让人无比怀念。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水城里有四大望族,从政的有江成两家,这两家把控着政权,在水城可谓是只手遮天。从商的有谢沈两家,这两家在商界很有一套,在各地界的商会中都能说得上话,掌控着经济命脉。沈银虽也姓沈,但此沈非彼沈。沈银嫁给了谢家二世祖,却和他周围的男人纠缠不清。

免费阅读

  所以当看到谢琅元的时候,细眉一挑,似嗔似怨道,“怎地又返过来了?”

  在吃醋的情况下,竟说漏了跟踪的嘴。

  不过谢琅元醉着,没细听,而且他向来很少说虚的,来的目的是什么,便直奔主题,把她反过来让她撑住在红木小圆桌上,撩起旗袍下摆去。

  一旁伺候的丫鬟红着脸垂眸,纷纷低头退下去,把门掩上给他们安静的空间。

  “怎地这般猴急……啊……”

  “记得喝避孕汤。”

  玩女人可以,但带回野种,他敢肯定,他娘一定会抽死他,所以每次欢好后都会叮嘱女人把避孕汤喝了才行。

  ***

  沈银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加之又有过,起来时连谢任元见到也愣了一下。

  不知怎么讲,就好像是突然间长开了,眉眼间蕴着介在少女与女人间的娇媚感,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他还特意上前,比了比沈银和自己的差距,似乎真的是高了点儿,不仅如此,象征女性的曲线也更明显了些。

  沈银似乎还没发现自己的变化,顺势搂住他的手臂开始新一轮的撒娇,“是你挑的衣服吗?我很喜欢。”

  “长瑞买的。”

  “那肯定是你示意的,也算是你买。”

  “他看到楼下的衣服了。”

  意思是长瑞看到衣服,自行去买,并不是他吩咐。

  沈银简直觉得谢任元天生是来治她的,运了运气,转移话题,“我们要直接回家吗?”

  “你回去。”

  “那你呢?”

  谢任元淡淡看了她一眼,没回话,这下沈银兜不住了,“哼”了一声把头扭开,“我才不想看到你,我要长瑞送我!”

  说着大步出门去,到楼下了还特意对着卧房窗户喊了一句“长瑞我们走”给谢任元听。

  天知道长瑞的表情有多无辜,他隐约觉得自己在挡枪。

  一路上,沈银撅起的小嘴就没下来过,表情委屈得不行,长瑞见状,也有些心焦。

  虽然心知大少爷和二少奶奶不该变成这种关系,但他忠主,既然少爷喜欢,违背世俗道德他也得护着,于是闷巴巴道了一句,殊不知把主子给出卖了。

  “大少爷还是很关心您的,一大早就使唤丫鬟去给您买衣服。”

  沈银努力克制喜意,“真的?”

  “是的。”

  沈银便忍不住偷乐,决定原谅那块木头。

  刚回到谢家,还没坐稳,谢亦欣就过来了。

  “银宝,江家要办舞会。”

  沈银疑惑,“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咱们去玩吧。”

  “他们邀请你了?”沈银就笑道,“你玩去吧,我不认识江家的人。”

  “没邀请我,邀请韶华表姐了。”谢亦欣眼睛发亮,“表姐让我陪,你也来吧。”

  沈银也有些好奇这时代的舞会是什么样子,开始动摇起来,“可我不认识,这般贸贸然去,不合适吧?”

  “合适的,合适的,表姐会带我们进去,那后晚我来找你呀!”说完谢亦欣噔噔跑回去给苏韶华回话去了。

  沈银便“被迫”答应参加舞会。

  舞会这种东西当然是谢琅元最有经验,但沈银不想让他知晓自己要参加舞会之事,于是去问了谢任元。

  然后谢任元就凭着自己的直男审美给她选了一套自觉美观又符合已婚身份的旗袍。

  嗯,叉只开到小腿。

  约定的时间一到,谢亦欣和沈银便坐上苏家的车前往舞会。

  苏韶华今年十六岁,正是说亲的年纪,听谢亦欣说她向来崇拜江时鸣,她也是听闻江时鸣会来舞会才要去的,想着能不能在舞会上和他看对眼。

  舞会布置很奢华,不少风度翩翩的西服先生和精心打扮的少女在低声交谈,苏韶华的目的是江时鸣,进到舞会就到处去找,而谢亦欣性子活泼,玩得比较开,已经和认识的年纪相仿的小男生在一旁探讨舞步,就沈银最老实,她时刻铭记来之前谢任元那句“已成婚”的叮嘱,躲在角落吃点心。

  吃着吃着,突然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脊背一阵发凉。侧过头去,猛然对上一道土匪似的凶残视线,沈银吓得手一抖,叉子落到地上。

  那男人也不吃东西,也不跳舞,躲在角落里是想做什么?

  若让江时鸣听到她内心的声音,铁定直呼一声冤枉。

  天知道他老娘为什么一定要办舞会这玩意儿来让他认识成家姑娘,他一个舞刀弄枪的糙老爷们儿,怎么可能会跳舞。

  他觉得他娘不实际,也不了解他。

  而沈银压根没把那男人和江时鸣联系在一起,她听苏韶华说过,江时鸣刚满二十一,可谁家的二十一岁少年这般高,这般壮,还长这一副别惹老子的大爷样?

  别看江时鸣这个名字斯文俊秀的,真人糙得很,一米九二的身高,浑身腱子肉,板寸头,长年在军营训练出的麦色皮肤,浓而黑的眉毛与眼睛靠得很近,看起来凶神恶煞,跟个土匪似的。

  沈银也觉得他是不知从哪混过来的土匪,抓紧刺绣晚宴小包包,紧绷着小脸蓄势待发,只要他一有动作就打算喊人过来。

  江时鸣接触到女孩的目光,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自以为和善的微笑,可在沈银眼里就好像一匹不安好心的狼,抓住手包转身就要走。

  年纪轻轻就已是少帅头衔的江时鸣身手不是吹的,加上身高优势,沈银就感觉一阵疾风从身边经过,然后人就被拖到黑暗的角落里。

  “你是哪里来的流氓,我,我要叫人了啊……”沈银声调拔高装腔作势,实则虚得很。

  江时鸣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起来掂了掂重量,压根不把她那点战斗力放在眼里,看她表情逐渐惊恐,突然起了玩心。

  “你叫啊,你敢出声,明儿我让我山上的弟兄下来劫了你的家。”他微眯起眼,本来就凶狠的脸此时更是吓人,沈银小脸都白了。

  手握拳抵在下巴上,从头到脚仔细打量沈银,“啧,你嘛,姿色尚可,给爷当个压寨夫人还凑活。”

  “我,我嫁人了的。”

  江时鸣弯腰,与沈银平视,嘴角扯起一个轻狂的笑,“那就把他杀了。”

  上过战场的人,周身煞气是藏不住的,至少吓着了胆小的沈银。

  “……我骗你的,我没嫁人……”

  江时鸣满意了,胳膊一捞把沈银捞进怀里上下其手,这捏捏,那摸摸,被吃尽豆腐的沈银愣是动也不敢动。

  难怪别人说女人摸起来跟豆腐似的,这话倒是不假。

  正直血气方刚的江时鸣,才摸了摸女孩的小手,他看看四周,再看看定得跟根木桩似的女孩,把几步外的木窗打开,手一撑利落跳了出去。

  沈银还没反应过来,腰就扣住,窗外的江时鸣轻松把她从里面拎出来,抗到肩头上,穿着黑色军靴的长腿大步迈开,几步就带着她窜到一个僻静的灌木丛里。

  沈银被放到草地上,张了张嘴想喊救命,男人一挑眉,她就噤声了,眼眶发热仿佛下一秒就要从里面滚出泪珠来。

  “……你别杀我。”

  江时鸣默然,不知女孩自行脑补了什么剧情,但此时箭在弦上,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干,便无视女孩的怪异话语。

  沈银就眼睁睁看着那个站起来比灌木丛还要高出一个头的流氓,抓住她的手放到那东西上,“给我摸摸。”

  嗯,手活儿嘛,江时鸣熟的很,沈银也熟,但她不太乐意。

  一颗泪珠子在她眼眶打转,她委屈地吸了吸鼻子。

  怎么又要玩这东西?

  江时鸣火正在头上,看她没动作,便包住她的手自行起来。

  女孩手心软嫩,也舒服得很,还是第一次接触女人的大小伙子没坚持几下。

  好巧不巧正对着女孩的脸,即便闪躲得够快,还是沾上不少,尤其是那头蓬松乌黑的头发,零星挂了不少。

  沈银吸吸鼻子,委屈得嗔了一声,哪知那娇软的声音勾得江时鸣心痒痒。

  江时鸣双膝分开跪下,扣住沈银的腰把她压向自己,薄唇贴在她红润的唇瓣,声音沙哑而克制,“你叫什么?”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