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寻找美味男子肉卷先生

寻找美味男子肉卷先生

康尽欢 著

连载中免费

《寻找美味男子》是一本创新的小说,作者康尽欢给读者塑造了一个新的世界,主角是肉卷先生。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庞大的世界里存在着多少你难以触及的东西。就算是街边摆摊的小吃老板也是要入会的,就像是黑帮争夺地盘一样,在这个行业里,各个地下秘密社团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未停止过,肉卷先生没有想让自己喜欢的那个女孩陷入险境,虽然那个女孩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喜欢她的人存在。

3.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13

在线阅读

《寻找美味男子》是一本创新的小说,作者康尽欢给读者塑造了一个新的世界,主角是肉卷先生。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庞大的世界里存在着多少你难以触及的东西。就算是街边摆摊的小吃老板也是要入会的,就像是黑帮争夺地盘一样,在这个行业里,各个地下秘密社团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未停止过,肉卷先生没有想让自己喜欢的那个女孩陷入险境,虽然那个女孩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喜欢她的人存在。

免费阅读

  在这里众多的地图炮脑海种的地图上,不同群体的人彼此的认知差别很大,但是对东北人的认知比较一致。东北人,男的都粗壮,社会,假大方,女的都长腿,妖艳,性格内核凶悍,无论男女都既抱团,又爱内斗。

  我们圈里的东北烤冷面行业,在这几年里忽然兴起,前后成立又分裂出来十几个公会,品控都坐得很差,冷面的质量都起伏不定,更不用说酱料了,不像我所在的煎饼果子公会,至少能保证薄脆质量的统一。

  而啃搓吸这位东北大哥,虽然早就有点小钱了,但是街边摊的东西,他只喜欢吃东北烤冷面,也算是支持地方经济了,他撸串喜欢去专门经营烧烤的西北馆子。

  他赶到姚家园村东口的时侯,我已经吃饱了,在慢慢喝一瓶冰可乐。他找到我的时侯,手里已经拿着一块烤冷面,他一边嚼一边跟我说,“别在这聊了,这里的耳朵比一盘拌猪耳朵都多,咱们去我家吧,我收集了许多女武神的资料。”

  我觉得啃搓吸其实是个挺仗义的人,他完全可以叫我打车去他家找他的。

  他又习惯性地拿出了他的那个铅皮盒子,“老规矩,你把你手机电池拔了,放这个铅盒子里面,现在手机只要有电都可能被窃听和定位。”

  啃哥是个阴谋论者,他特别担心被窃听和跟踪,他和我说,只要在社会上上班的人,没有人是隐形的。我听他的,把手机放进铅皮盒子,我估计聊清楚这件事之前,是不能拿出来了。他合上了盒盖,“这回安全了,咱们走。”

  啃搓吸开了一辆道奇的皮卡,车身巨高,要不是因为交通法规不同意,他很可能会把驾驶室都改装成隔音和防窃听的形式,但是,他依然在驾驶室加了电子狗和干扰器。

  后车厢该做了封闭,里面是有全套的电脑服务器和发电机,还有几个野外生存包,和几箱军用食品。他总是担心会忽然爆发僵尸,空袭,地震等等,任何能瞬间摧毁人类日常秩序的灾难。

  他自己就住在东六环的一家已经倒闭停产的小型旧工厂里面,附近的人口密度很低,都是些老旧平房区,而水电下水又都通畅。我觉得那间占地一平方公里的小破工厂里面,藏着的绝对不止是电影下载服务器,有时,我们几个熟人去他那里玩,在院里露天烤肉,我看着厂房之外的那些空地上疯长到近乎一人高的杂草,总怀疑那些草下面是不是埋了什么?

  他和三姐完全不一样,还在起车的时侯,他就急着问我事情的经过,我当然要瞒着他,我们这些地下食品帮的背景,只能告诉他,“我今天下午遇到一个特别神的女人,她愿意出几千块,让我每次帮她找几十个做东西好吃的人,集中到一起,给她做品尝会。3月20号举行第一次,如果我证明我有能力召集,她希望能在这一年里,品尝几千人的手艺。她们公司的名字就叫华尔秋蕾饼干公司,是家瑞典公司。我觉得会有公司用这种方式在民间选人吗?他们在报纸或者电视和网上打个广告,应该就有人来应征吧?”

  “我操,瑞典肉丸啊!哥哥,我跟你说,这事我觉得真不简单,你别看我长得像个修车的,我也是做书出身的。我跟你说啊,我当时做的花杂志里面,就有研究这些神迷组织的。人家正经北欧人,是绝对不会拿这个名字当食品公司的名字的,华尔秋蕾这个名字被其他国家的人翻译为女武神,其实,这个词的词根本意叫做贪食尸体者……她们在北欧神话里面的工作,是收集战场上死去的勇猛的战士的灵魂,有的专家说,她们把那些战士的灵魂献给奥丁,尸体留给自己……真是又黄又暴力啊!”

  这不是真的吧?我一直觉得啃搓吸是个喜欢吹牛比的人,他这个解释也太暴力了,丁教授他们和啃哥比起来,都是现实主义者了。

  但是,我也忽然怀疑,刚才丁教授他们说的话里面,确实隐藏了什么。

  “对了,她问过我一个问题,女娲和盘古谁的地位更高?”

  “她还问了这个问题啊,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盘古神话是后来男权时代才捏造出来的。人类文明起始于母系社会,女人负责生育和采摘,男人出去卖命狩猎。那种生活状态就像奇幻故事里面,法师可以操作祀神或者召唤兽去卖命一样,男人啊,都是消耗品。所以,最古典的上古神话系统,最高地位的都是母神,女娲就是这里最古老的母神。如果她所在的组织,是这种单独祭祀母神的组织,那就是邪教了,估计她们的祭品是需要男人。”

  我忽然觉得,我认识的这些边缘人,每一个都好像是一种深渊,即使对他们喊出同样的问题,回荡出来的答案里,都有不同的气息。

  啃哥的知识面,似乎都是黑暗面。

  “啃爷,你这个回答太吓人了,你专心开车,让我消化消化这个猜测……”

  “行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您坐好,我加个速。”

  我马上回想起,明星脸男问起对方是不是特别要求男性制作者参加这个活动,我一直觉得我加入的地下小吃公会,只是一种追求经济利益的地下组织,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向神迷领域滑落了。

  这些年,我也参加过直销和推销,见过一些大神和仁波切,邪门的事儿也听过,但是……可能要拿人当祭品这事还没真见过,我觉得这不大可能,一定是啃哥过于阴谋论了,我心中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她,不会沦为邪教组织的一员的。

  过了十几分钟,路越来越荒,我们到了他所在的旧工厂,工厂外墙是那种有点侵蚀的红砖墙,高度超过两米,墙头的铁丝网更显成了圈网,还有电网的警告,厂门其实有两道,平时开关的铁皮门已经够厚了,厂门两侧加固的砖墙夹壁墙里面,还有专门用于封门的横轨道加厚钢板门,过年那几天特别开心的日子,有一次他给我们演示过,门关上以后,用金杯大面包车撞都撞不开。

  厂门用遥控器就能电动开关,厂区里面住着他,两个程序员,两个保安,白天还会来一个做伙食饭的阿姨。

  啃哥的房间是原来的小型车间,他单独隔断出一个睡觉的隔音小房间,还在三个角落隔了三个独立的客房,东北角空着,其他区域都没改,在房间里聊天都有回声。

  我们一起坐在一张旧机床传送带改装的桌子前面,他打开有着超大显示器的电脑,开始给我展示那些欧洲地下组织的资料……他做花杂志的时侯,就喜欢收集这些东西。

  “关于那个女的,你知道多少?今天第一次见面?她有没有邀请你去什么地方?你可千万别自己去啊!”

  “她只是问了那个问题,和交待了这个任务,我估计,如果这个任务作成了,我才算有利用价值吧?”

  “那可不一定啊,你长相还行,自己住在平安京,不在公司工作,和家人联系也不多,是属于很容易失踪又不会被发觉的脱离社会者。你要是失踪了,估计不到下一个大型节日,你家人发觉你好久没联系家里了,有点不对劲,来这里找你,是没有人会发觉你失踪的。”

  “你说的我一身冷汗。”

  “你看到她的车牌号没有?”

  我犹豫了一下,把她的车牌号告诉了啃哥,啃哥看了看手上的大金劳力士,打了个电话,闲扯了几句,就让对方帮他查这个车牌号,不止是在谁的名下,还包括,这辆车现在停在哪里?

  “一辆车停在哪里都能查到?”我知道三姐就够牛的了,没想到平时不显山露水的啃哥也是个神人。

  啃哥得意一笑,“我和你说啊,你知道咱们现在的治安为啥越来越好了?就是因为监控摄像头越来越多了,街上可不止你直接能看到的那些摄像头,还有很多隐藏摄像头,有的是公家的,有的是一些情报公司自己偷偷安装的,各小型公司可能只有能力控制几条窄线或者细网,但是,各公司在需要的时侯,互相借调情报,以及超级大组织甚至不惜本钱先铺满全城,有时候,警方也会找他们调取资料。只要是在城市里面,只要想查,三个月以内发生的事情,几乎没有查不出来的,除了发生在平安京那二百多个信息盲点的事儿,那些地方是进去,地下情报组织都不敢碰。还有许多互联网公司正在提升软件识别特定目标的技术,以后,每个人都在老大哥们的视线下。”

  “老大哥们?”

  “是啊,各种大型机构,现在,商业组织,地下组织的能量都不比政府小,二战以后,各国家政府的力量一直在被各机构消弱,你以为那些政治正确,民怨,都是自发的吗?不断推动各种提案,给国家机构加上更多绊子,U国那种大托拉斯时代,正在暗自恢复,民间机构制衡政府的时代。”

  我们正在闲聊的时侯,也就二十分钟左右,啃哥的电话又响了,他接听电话,认真迎合着,挂了电话,打开电脑,很快下载了一个资料包,关于程姑娘的资料都发来了。她的身份证照片,护照,出入境记录,家里的户口簿的各页内容,最近两周的行动记录,我看到了几张明显是摄像截图的照片,分别是我和她在九里埔公交站,还有我和她在青年城的咖啡桌前。

  “这姑娘长得真漂亮,很符合各宗教组织想要的圣女,女使徒的形象。”啃哥从桌子边上的小冰箱里拿了罐冰啤酒,开喝了。

  “人还有没有隐私了?”

  “这就是科技的力量啊,网上的人都喊着互联网带来民主,真是可笑,技术带来的永远都是统治力量的强化。”

  “这些情报要多少钱?”

  “一个月30天的所有摄像头节选资料图片,总价是三万,这个姑娘是上周才回国的,先回了河北老家,三天前来到平安京,所以资料比较少,但是打包价就收这么多。具体单要的每条视频,每小时三千,有的视频是不能提供给法庭的,这都是地下的情报。”

  “这情报费……要我出吗?”

  “当然不用啊,卷哥,咱们说好的了,有什么地下消息就告诉我,我还得谢谢你啊。地下世界有千万扇门,找到每一扇门都是需要运气和代价的。”

  “如果真的只是一次普通的食品公司的普通市场调查呢?”

  “不是每一张彩票都会中奖的。”他看了看屏幕上的时间,“这都夜里两点了,卷哥,你去客房洗洗睡吧,明早起来,我就能把这件事梳理出一些头绪,告诉你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个普通事件。”

  “你真有劲头啊。”

  “当然啊,你看她的出入境资料,她07年去了F国留学,原本学的是艺术设计,但是,09年转校转系去了德国学历史,11年加入的这家公司的母公司注册地是在荷兰,荷兰啊,那个有多少黑暗巨龙沉睡的水平线之下的世界。她的这份简历路线,是非常典型的被召唤者的路线。”

  “黑暗巨龙是什么?”我的好奇心越发强烈起来。

  “各种古老的组织,在帝国崛起时代都逃到了尼德兰,那里可是全球第一个商业共和国,他们联合各种势力,扳倒了横行世界的西国帝国,但是,Y国马上补上了权力真空。反正这个世界总是需要一个大哥的。后来,其中有的组织支持拿破仑崛起,重新梳理了欧洲的秩序,还有的组织捧起了希特勒,他们一直想做的就是消除关税,让整个世界成为一个大一统的市场……而一个至少控制几大洲的包含议会制的巨大国家,不过是统一市场需要的一个舞台而已。英雄用自己螳臂当车,商人们用金钱给历史的车轮加大尺码。”

  我看着一边喝啤酒一边说着这些诡异传闻的啃哥,他侧身回头望着我,电脑屏幕在他身后投出一片虚影。我忍不住问“啃哥,你这么在意这些地下传闻的动向,莫非……你自己就是什么秘密结社的成员?”

  啃哥叹了口气,“秘密结社这个称呼,是给那些‘帮派门’用的,我不过是个古老信仰的信徒而已。当然,我只是最初级的基层使徒而已。你快去睡吧,如果我今晚能研究出个大概来,可信性或者可疑性达到了值得警戒的程度,我明天就带你去见个大人物,我们这个信仰群体在这座城市的三领袖之一。如果没有什么危险,我想,咱们以后总是有机会可以谈一谈的,我们既然认识这么久了,也说明,你是有潜质的人,游离于常识之外的人。”

  他说完,就干了手里的冰啤酒,扭头开始工作,审阅各种资料,又拿了个本子放在手边,勾画脉络图。

  我忽然觉得真的好累,就只好先向客房走去了,我们这几个朋友每过一两个月都会来住两天,我的房间里面甚至放着我的换洗衣服。

  路过窗边的时侯,我忍不住扫了一眼夜色下的院子,忽然看到草丛在动,两个小小的黑影从草丛中跃出,是一黑一白两只猫,互相追逐嬉戏,很快又隐入别的草丛中。

  我到了我的房间,我也不想冲洗了,掀起床榻,就躺下了。闭着眼睛,觉得又困倦,又意外的清醒,就好像失眠时那种半睡半醒的状态,却好像又能清晰地看着自己周围的三百六十度全景。

  不知不觉就开始步入了不同的环境,开始在梦中寻找线索,许多人都向我提示不同的答案,我甚至怀疑,我再次遇到她这件事是不是在做梦。

  我醒来的时侯,已经是中午了,我睁开眼睛,看到做饭的阿姨拿着个肉包子在我鼻子前面晃悠,她笑嘻嘻的,有种中年女人的坦然和无赖。

  “你终于醒了啊,正好,和黄总一起吃午饭吧。他说吃完午饭,你们要一起出去谈业务。”

  包子的味道真香啊,真想配上两块酱豆腐带给她尝尝。

  “王姐,你先去跟他说一声,我马上过去,我去冲一下。”

  “好的啊,你要不要拿上这个包子,边洗边吃。”

  “好。”

  我接过包子,一边吃,一边起身,王姐转身出去了,哼着歌。

  我洗完澡换好衣服,来到餐厅,啃哥正在吃鸡,他特别喜欢吃鸡,各种鸡,德州扒鸡,广式白切鸡,各种美式炸鸡,每天换着花样吃。

  “卷哥,这事真的不简单,我在暗网和一些情报贩子那里询问了,这个女使徒所在的公司是属于一个巨大机构的分支的分支,但是,我的地下信息级别,是不能再知道更详细的信息了,否则会有大公司接到触警报告来反查我。我只能查到这个巨大的机构叫做‘美味’,控制着很多国际大财团,整个组织的本质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的举动越界了,作为一个大机构的分支想在平安京做这种招募游商的行为,是触犯了地下商贩公会的利益,搞不好,要来一番地下战争,最近就又要有商业丑闻爆出来,”

  “那就只是经济纠纷了吧?不是什么神秘组织。”我感到有点欣慰,啃哥竟然连地下商贩公会都查出来了,他会不会查到我的真实身份?不过,我也不算是公会的干部,不算瞒着他。

  “这种巨型组织的构成是很复杂的,既有经济体,也有流亡者,王位窥视者,还有宗教组织和犯罪组织甚至政府分支,都会加入其中,他们有能力发动国家之间的战争。但是,他们也不是完全能控制分支组织中每一个成员的行动。她会找上你,可能只是觉得你是个百事通的跑腿的,根本不会想到,你的背后还有组织。”啃哥说着,擦了擦嘴角的油。

  我知道他可能已经查到我了,“我是摆地摊的,当然是地下摊贩公会的人,昨晚我也通报了我上面的干部,不过,他们根本不让我知道之后的行动,只是让我先去准备这个品尝活动,所以,我才来找你啊,啃哥。”

  “嗯,我早就知道你应该是某个地下公会的人了,都能在我这里住的朋友,我怎么可能不查清楚,而这次,这个女使徒会找到你,说明你确实是个灵感很强的人。赶紧吃东西,然后,咱们去见我们的女巫,和她谈谈,你可以考虑要不要加入我们的宗派。”

  “你们是什么宗派?你们也会搞祭祀吗?”

  “祭祀是一切宗教的基础啊,我们的信仰其实一点不地下,你也一定听说过,只是,很多时侯,人们会忽略一些不在社会常识之内的细节,我姓黄,我喜欢吃鸡,我是东北人。”

  “啊!你们是跳大神的?”我脱口而出,才发觉这个猜测十分地图炮。

  “我们不是跳大神的,我们是信奉自然灵的古老信仰的一个分支,见到我们的女巫,你就能明白我们到底信仰什么了。顺便说,我之所以很敏感这件事,就是因为,至黑之夜那一天,我们也要进行祭祀,就在这个工厂里面。”他又看了我一眼,补充说,“放心,我们不祭祀活物。”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吃了一个包子,领悟到一件事,每次遇到她,我的生活就会开始翻天覆地的变化,五年前,她离开的时侯,我不再安于当个送外卖的,如今,我竟然卷入了地下教派。

  我们安静的吃午饭,不再说什么,我知道接下来的重头戏,是他带我去见的那个女巫。虽然啃哥没有说,但是想来他一定是调查到了“等级之墙”后,就只能去求助那位女巫了。而要他接着追这件事的,一定是那个女巫,她知道一些更多的幕后情报,啃哥没有和我解释这些,是因为他觉得我应该能想到。

  我们吃完饭,准备出门上车,啃哥扔给我一包肉干,“揣兜里,用得上,路上不要吃。”我不明所以,还是揣好了,心想,如果遇到神灵饿了,这包肉干能救我一命吗?

  车上路后,大方向竟然是直奔主城区,我一直以为那位女巫应该也藏在城外的某个山庄里,守着一个神秘的祭坛才对。

  啃哥竟然好像会读心术一样,忽然说“卷哥,你知道祭祀的地点都是怎么选择的吗?”

  “是选择出现过神迹的地方吧?祭河神就在水边……”我忽然想起,我在小学课本里就学到过祭祀的章节,甚至《西游记》中提到的祭祀,也都是人祭,忍不住追问一句“为什么献祭的最高敬意就是人祭?”

  “不,献祭派的最高敬意不是祭人,而是祭神物,比起人来说,用白鹿祭山君,用巨鹰祭河伯,都是比人祭更高级的形式。物以稀为贵,越是强健的躯体,可能有更强的灵力和灵魂,用亚神祭真神才是最高敬意。”

  “你们教派的神是什么?”

  “到了3月20号晚上,你就知道了。我要跟你说的是祭祀地点的选择,其实有两种,一种是那个地点有强大的灵气或者说磁场,那种地方有时候需要尽量隔绝人迹,比如我所在的工厂。另一种,则是把时空中的特异点进行放大,吸引更多的人在那里往复流动和驻扎,聚集更多的人气,就像庙宇需要香火,所以,我们要去的是个繁华地段,有许多人即使不是信徒,也满怀期待和迷恋的心情前往那里,强化了那里的气场。”

  我认真想了想,“这样看来,宗教或者神祭,和做买卖差不多啊,关键就是聚集人气,人气多了就能产生巨大的利润,就能反馈消费者或者说信徒,当然,主要是抽奖形式,只要少数人中奖,就能刺激其他人更狂热的投入。”

  “没错,所以,庞大的商业组织中总是混杂着宗教的身影,有的商业组织就是宗教组织建立和推动的。太平道的治百病的面饼和五斗米道的米饭,可都是很好吃哦。U国的南北战争,不止是关于解放奴隶的战争,也是几个教派和商团推动的战争,输了的教派在那块大陆上就成了异端。”啃哥说起这段话的时侯特别忧伤,我都怀疑他是来自U国的北方,而不是这里的东北。

  中午的进京路很通畅,我们直接到了北二环的新兴旅游区域,啃哥找地方停车,我却忍不住有点感慨,其实,我对这块地方很熟悉,那家刀鱼花卷馆子就开在这片。只是,我离开之后,除了春节前后,回来拜一下师傅,我轻易不再来这边了,自然是因为,她当初工作的花店也在这片。

  啃哥在北二环边上的路口西面的地铁口后面的停车场停了车,然后带着我往胡同里溜达,地铁口里呼啦啦的人群进出不息,有人直奔附近的庙宇烧香,有人带着孩子,应该是去国子监求个吉祥。

  “当年,几大国师一起选的方位,几百年运转下来,这片绝对是人气与磁场绝佳惠及的灵感之地。”啃哥用手指了指那寺庙的金顶。

  “你不说,我平时都没想过这些啊……我要是在这片租房住,会不会延年益寿?”

  “前提是你不做亏心事啊,灵场强的地方,天道循环也厉害啊,若是心里有愧,自个做梦都能吓着自己,我跟你说啊,我听朋友说……”

  啃哥又闲扯了一些江湖传闻,都是些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民间轶事。

  这条胡同里,开着各种小店,书店,花店,咖啡馆,小西餐,往来的游客也年轻许多,还有很多漂亮和不漂亮的女孩,各自跟着个拿单反的惨绿青年,拿着姿势在各家店的门口和窗前拍照,我想,他们知不知道自己其实是用时间和气息在为这片土地膜拜。

  “就是这里了,挺可爱吧。”没走几十米,我们就来到了一家猫咪咖啡馆前面,啃哥停下脚步,指给我看。

  这家店是蓝白色的装修风格,门框上有一块崭新的门牌号,还是当年的那个地址号码,虽然装修材料好像换了,但是这个风格依然还是和那家她工作过的花店一样,这一刻,我相信了命运,甚至轮回。

  “我们两个糙老爷们进这样的店,有点形迹可疑吧?”我敷衍着,想要稳定一下情绪再进去。

  “别傻了,谁说喜欢猫的只能是年轻姑娘?有几个道上的大哥隔三差五都想来包场撸猫,只是店里不肯让他们白天包场而已,只许可他们凌晨三点到早上九点包场。”啃哥说着,已经推开了门,我跟着他走进去,感觉到了他说起的那种气场。

  咖啡馆里的桌都坐满了,大多数人根本对进店的人看也不看一眼,店里都是叹息声和轻微的尖叫,忍不住的笑声,撒娇的话音,呵护的声音,满腔的崇拜和娇纵,虽然开着空调,但是依然能感到一种温暖的气息。

  那些猫咪有的傲慢地趴在高处,有的半推半就被人轻轻抚摸着。

  “啃哥,难道你们是拜猫教的?”我有点不敢相信。

  啃哥点点头,得意地说“是啊,她们是最早亲近人类的自然神灵,最慷慨的神灵,从来不需要血祭。”

  “那狗和其他家养动物呢?”

  “被驯服的生物,失去了天生的灵性,最多只会变成妖怪和祭品,不会成为神灵。狗在神话传说体系里,连当妖怪都只是小喽罗。”啃哥低声回答,带着我接着往里走,服务员认出了啃哥,笑得特别真诚和热烈,引着我们进入吧台里面的门,进入了服务员的休息室,又有一扇门后是楼梯,通向地下室。

  我听说过二环内的四合院都因为限高,而特别喜欢挖地下室,我也知道包括我们的公会在内,很多机构其实都喜欢在地下室谈事。但是,这样的地下室,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下到地下一层的时侯,房间中央竟然是镂空的,一个树冠从更下一层探了出来,又连下了两层,可以看到那棵树的树枝上竟然有小猫在攀爬,到达了地下第三层,这一次层的举架很高,房屋中间才是那棵树的主干,三层地下室估计得有十二米高,那棵树的树干直径超过了三十厘米。

  那个女人就懒洋洋地半坐半躺地斜倚在树下的一张贵妃床上,一只巨大的暹罗趴在她身边。

  啃哥右手覆在心口,左手覆在右肩,向她弯腰四十五度行礼。

  我学着啃哥的样子跟着行礼,心里想着,不知道程姑娘当年还在这家店作为花店工作时,是不是就有了这样一个巨大的地下室?这棵树可绝对不是三五年能长得这么粗的。

  “卷先生,很高兴能见到你,希望你是个优秀的引路人。我是拜猫教在这座城市的三女巫之一,你叫我猫铃就行,我对你接到的委托很感兴趣。”

  “你们聊着,我上去撸猫了。”啃哥转身,拍拍我的肩膀,就离开了。

  我有点局促,这时,女巫对我努努嘴,示意我坐在她脚边,我有点不确定,就直接说,“我站着就好了。”

  “别客气,坐在我脚边的床沿上就好,我和你说话就不用仰头了。”

  我坐了下来,那只猫溜过来,对我闻了起来,我没有敢伸手触摸它,我一直都有点怕猫,我小时候听说,猫眼可以看到人眼看不到的东西。

  “啃哥已经向你说了许多事了,只是,他的权限只能知道那么多,而你作为一个外人,其实是无法比他知道更多的。”

  “啃哥倒是推荐我加入你们教派,不过,我有点怕猫,另外,我必竟已经加入地下商贩公会了,不知道同时加入别的组织,是否违规?你看,这次那个女人想来暗自拉人,就触怒了公会。”

  “不要担心,这个世界就是由层层叠叠的关系组成的,社会职务是表面的油漆,是蛋糕上的奶油,是猫的毛色,真实的内核还可以有许多层次。你现在所在的地下摊贩公会,只是一个庞大组织的第三阶的组织,你要调查的那个姑娘所在的组织,是另一个巨型组织的第三阶组织,但是,她们之下,还有一层组织,第四层的组织才是一直做暗中收集‘目标’的工作,她这一次急躁地自己来收集目标,很快就暴露了自己,让自己陷入了危险之中。”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