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奇幻 → 妖狐桃先伏陵

妖狐桃先伏陵

怀更羊久 著

完本免费

《妖狐》是一本优秀的架空玄幻言情小说,讲述了一个人妖恋的故事,作者是怀更羊久,主角是伏陵和桃先。山上的老人都说不要跨过山下那条河小溪,也不要让人类知道他们的存在。狐生而风流,伏陵还只是一只幼狐,不懂族长说的是什么意思,知道有一天,他不小心让一个叫桃先的小姑娘看到了,灭族之祸伏陵不敢忘,心爱之人伏陵也不想舍弃,可……

1.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13

在线阅读

《妖狐》是一本优秀的架空玄幻言情小说,讲述了一个人妖恋的故事,作者是怀更羊久,主角是伏陵和桃先。山上的老人都说不要跨过山下那条河小溪,也不要让人类知道他们的存在。狐生而风流,伏陵还只是一只幼狐,不懂族长说的是什么意思,知道有一天,他不小心让一个叫桃先的小姑娘看到了,灭族之祸伏陵不敢忘,心爱之人伏陵也不想舍弃,可……

免费阅读

  桃先看着一个角落里眼睛一亮,就朝那方跑去,跪倒在老人面前哀求:“姜回爷爷,你跟他们说,狐仙是真的存在的!你快跟他们解释啊!”

  老人看着漫天的火花,犹如白昼的天,叹道:“造孽,造孽啊!”

  “狐仙不会再庇佑桃花村了,来不及了……”

  “大家快下山!火势已经控制不住了,快逃!”

  桃先被撞倒了,但还是扯着那些人的裤脚哭着哀求:“别走,我求求你们别走,帮我救救火,别走……我求你们了!”

  “青石长老,这妖怪怎么还不出来?”古川之一面躲着火,一面热得直擦着脸上的汗,“再不快点,我们也危险了啊。”

  青石不为所动,好像被包围在这这漫天的火焰间他却并不当回事。

  法师们又用了许多符,个个守在法阵四周严阵以待!

  青石忽然说:“快了……”

  话音刚落,面前忽然扑过来许多红光,惨叫声连连。还未来得及逃走的村民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半死,四窜而逃!

  青石一跳进入了法阵里,用剑划破了手掌,那血珠一下便渗了出来,他举着沾了血的剑在空中舞着什么字,一个巨大的白色狐形忽然出现在半空。

  苍老悠长的声音好像是来自天边,幽幽道:“道人,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此赶尽杀绝!”

  青石面色瞬间苍白!他只感觉背脊发凉,身体好像开始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这气息……分明是一尊半仙!

  “闻言山中妖物害人,并无侵犯之意!仙尊莫怪!”青石望着眼前庞大得不能以量来形容的白狐灵魄,只想马上杀了古川之这个傻子来泄愤!

  “啊……啊!妖怪啊!”古川之惊叫着,看着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不知所措!

  “道人,你屠我子孙,毁我桃园,这账,算在谁的头上?”

  青石一听,便是知道自己今天逃不过去了,忽觉天边天雷滚滚,甚有要压来之势!又推算了一下时辰,便笑起来:“仙尊,这半月可是您渡劫之时?先受了天雷,将又被我三昧真火所伤,又强行为众妖渡真气续命,想必您此时的仙力已不及平时一半!贫道虽修为尚浅,可此时非彼时,你又如何伤得了我?”

  那团似白烟的狐头突然发出阵阵嘶吼,那声音沉着有力,杀气腾腾!听得人直冒冷汗。

  “老夫就单这半生的修为,也足够杀死你这恶徒了!”

  忽而,白光闪,那光慢慢聚成一条完整的大狐!冲着青石一跃而来!那庞大的身躯就好像山一样压了过去,青石退无可退,把古川之推了过去,古川之长着大嘴失控的尖叫着:“仙尊饶命,仙尊饶命啊!”

  蓦地,草地上一颗眼珠子骨碌碌的滚动,染红了嫩青的草地。

  青石又拿剑往手掌上划了几下,神情慌乱,但仍努力的保持镇静!他朝着白狐喊:“只要这天劫没过,你就还是一尊半仙而已,体内依旧还剩下一半的妖气!只要我们几人联手,你今日在劫难逃!”

  “给我继续施法,结界之内的妖物,一个都不能放跑!”青石如是向道士和法师喊。

  白狐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像四周胡乱的拍打!巨爪落地之处,泥土陷入半尺!树木成片倒塌!顿时烟尘四起,飞沙走石。

  青石从包里不知拿出个什么东西,在众人飞跃起来将他架空而起时,青石用尽全力挥出两道剑气!直刺白狐眼珠!只听见一身哀嚎,青石不肯多浪费一时一刻,将手中的捆仙索套了出去,落地同七八个道士一同在白狐身上缠绕,捆仙索瞬时像那被烧红了的铁链,嗞嗞的冒起火花,那绳索触及皮毛之处,瞬时溅出鲜红的血花!再顺着毛发滴落在地上。

  桃先趴倒在草丛里,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但是她知道,白狐不能死!

  桃先抓起身边的木棒忽然冲了出去,照着道士和青石的身上就乱打一通!青石和道士们在和白狐的打斗里本来就身负重伤,勒捆仙索的气力已经是剩下的最后一丝了,现在就算被袭击,也早已无还手之力,纷纷都被打倒了!

  桃先趴在白狐身上大喊:“大狐狸你没事吧?”

  白狐动也不动,睫毛处迎照着月光,微微闪动着白色的微光。它只是大口喘着气,桃先都能闻到它呼吸之间那浓厚的血腥味!

  “大狐狸!”

  白狐缓缓的动了动,随后吃力的睁开眼睛,看着四处火光冲天。

  它站了起来,又看了桃先一眼,低低的吼了一声,随后往上空一跃!那巨大的白色形体便慢慢的开始消失了,碎成了细细的白色光辉,朝四周散去,白辉所过之处,熊熊的烈火就好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挣扎了几番就灭了。

  “大狐狸!”桃先哀叫一声,眼睁睁看着光辉散尽。

  “伏陵!”桃先张嘴就哭,她从来没有感到如此悲伤,自己的整个世界瞬间变得一片黑暗。

  “伏陵!你在哪……”

  未喊完,还有半截音还含在喉咙,桃先只觉得后脑一痛,就晕了过去。

  半月前前,因被族长发现接触人类,伏陵正被关于双羊山山洞受罚。可近日心中怪异,连守洞门的两个树精也不在了,伏陵破开族长设下的结界,回到桃山正看见一片破败的景象。

  回狐族的结界没有了,黑漆漆的断根,折倒的树,一座山被烧得面目全非!一阵风吹来,只剩下了黑色的灰烬。他感觉得到,这桃山满山,到处都是族长的气息……

  伏陵心里一沉,暗道不好!

  族长养的小狐在废墟里等待了许久,终于见伏陵回来了,扑过去就哭得稀里哗啦,把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诉了伏陵。

  霎时,天上风起云涌,将才还明亮的天空刹那间阴郁了下来!小狐拉扯着伏陵,喊:“伏陵伏陵,你哪里都不许去!族长交代了,你要带领族群到新的地方找寻安身之所,叫你切莫生事!族长还说,这是他的仙劫,要是躲不过,谁也怪不得!族长叫我不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但是我想不到要怎么解释,伏陵,你不要闹!”

  伏陵站在那里,小狐慢慢感觉到四周的气息全变了,变得异常可怖!那气息是妖气,纯正强势的妖王之气!

  小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被一只魔爪突然捏住了心脏!灾难要来了,比桃山覆灭更可怕的事情,无可避免的,就要发生了!

  蓦地,两行眼泪便从眼角滑出,伏陵的脑袋空白一片,甚至连哭出声都做不到,后来伏陵就消失了……

  接下来的几日,世界好像被颠倒了一般,那种临近世界末日的危机感深深荼毒着人们的心脏!

  各国瘟疫横行,战争不断!天灾!人祸!正以人们不能承受之重卷尘而来!

  武当山上,伏陵一人面对三千武当弟子,白袍翻飞!

  “妖孽!胆敢犯我武当!受死!”

  武当弟子叫嚣,他们视妖物如眼中钉肉中刺,齐齐往伏陵身上挥剑斩去!

  伏陵站在原地,稳如泰山!都还未近到伏陵身,刚才还嚣张得不行的弟子们全部被震散开来!法力稍浅的当即倒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他们面面相觑,无一不目瞪口呆!

  掌门见此情景,一坐而起!瞪大着眼睛看着伏陵,那讶异之态,好像都要把眼睛瞪出来了!

  “那是……”负伤的青石站在掌门身旁,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惨白!伏陵周围黑烟滚滚,是无尽的阴邪之气!“那种气息一般人绝不可能有,除非是……”

  “妖王……”掌门说,“数十万年都不曾谁有过的妖王资质,这狐妖,莫非是只灵狐!”

  “妖王……”

  青石颤颤巍巍的说,那惊惧之色,好像见到了来自地狱的恶魔!

  有古书显:妖王再世,生灵涂炭;力可屠天,屠地,屠尽万物;气可灭人,灭神,灭魔灵精怪;魔鬼重生,必血流成河,陷万世于浩荡之中!

  妖王这两个字眼,向来都只有在传说里听到,而如今,却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了面前,于这乱世之中!

  “想必最近突发战争,干旱疫病流行,处处民不聊生,横尸遍野!陷世人于苦难者,正是这妖狐!”青石怒道!

  掌门捋了捋长长的白胡须,若有所思道:“只是这妖王,为何平白无故到我武当山大闹?莫非……是半月前你去助古家独子古川之惹下的祸害?”

  青石想,之前光对付那尊只有不到五成法力的半仙就已经相当吃力,若是这妖狐真和那老狐狸有什么交情,面对连天神都没办法的妖王,今日必当是他青石的亡命之日啊!

  青石顿时跪在地上,额间细汗密布,那一向平稳泰然的声线此刻都在发颤,他说:“师兄!你可要救我!”

  伏陵不想再和武当弟子纠缠,迅速的在人群里穿插位移,所过之处,死伤一片!亡者的脖间均被利爪穿插而过,拉出了血淋淋的器官!

  青石拉住掌门的脚,不停的哀求:“师兄,你不救我,我今天可就真要命丧于此了!师兄,我不想死!”

  掌门看着在台下肆意的残杀着自己弟子的伏陵,终于忍无可忍,拔剑朝伏陵飞跃了过去!

  “妖狐,休要猖狂!”

  话音才刚落,从天而降的便是一滩滩的血滴!

  甚至没有人看见伏陵是什么时候又是以怎样快的速度跃到掌门身边的!那剑落了,伏陵尖长的利爪竟是一下就捅穿了掌门的心窝,那颗血红的心脏,还在伏陵穿心而过的手里跳动。

  伏陵阴沉着脸,所有人只看见头顶上的云层黑压压一片,云层里风暴暗涌!时不时响起阵阵闷雷。他的脸上沾了不少血迹,妖美精致的面容,墨发飞扬,就好像一部完美的杀人机器!加之残忍嗜血的杀人手段,自那唇角流下暗红色的血滴,向所有人深深昭示着危险!

  他立于半空,红白相见的外袍在风中噗噗作响!血染红了他的衣裳,在空气里留下了刺鼻的血腥味。

  青石看着倒在血泊中死相难看的掌门,到处都是惨不忍睹弟子尸体,这已经不是武当山了,这是伏陵制造出来的地狱!他顿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

  妖王绝对的杀伤力和这让人毫无还手之力的强势碾压!让青石悔得连苦胆都要呕出来了!

  伏陵一个轻跃,便跳到他面前,伏陵的手全是血液,自手腕而下,从那长长的指甲上滴落在地上,滴!哒……

  伏陵冷酷的看着他,嘴角勾起一个残忍的微笑!他就好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浑身都散发着浓郁的杀气!

  和他对视了几秒,青石便不敢再看那被血气充满了的眼睛!伏陵缓缓的开口,像在对青石处于凌迟之刑!

  “我要剜你的眼,因为你看不到黑白……”

  青石的腿好像麻木了,全身都因为极度的恐惧而不受他的控制,他只得手脚乱舞并用,不停的向后爬!

  伏陵又轻启唇,那性感声音具有很深的蛊惑力!像是在对枕边的情人说着私语,话到最后却又狠狠一恶:“我要挖你的心,因为你分不清善恶!”

  语毕,伏陵猛的将青石扯住往自己脚边一拉,那血红色的利爪便如同恶魔之爪一样向青石猛的扬去!

  青石用尽全身力气声嘶力竭的喊出一声:“你这妖狐!你这妖狐!”

  那声音传出去了好远,带着人心最深处的恐惧和心灰意冷的绝望,由武当山朝四周散去,最后再发出震耳的痛苦怒吼!

  桃先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架在了高台上的木桩上,阶梯旁聚着厚厚的干柴。看这时辰,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只记得这段时间在古府的柴房里,过着非人的生活。

  这是桃山下溪边,木桥中间正连接这这坐高台,是平日里村民们向狐仙进贡的地方。

  炎炎烈日,太阳就好像正挂在桃先头顶,在火灾里虽幸免于难,但还是伤痕累累,加上这半月被虐待出来的新伤旧病,单被那热气蒸一下,桃先就几乎快要虚脱!

  桃先的头昏昏沉沉,伤口也开始隐隐作痛,她咬紧了牙,悲伤的想着:伏陵还活着吗?

  不知道又昏睡了多久,桃先被吵闹的声音闹醒时,已经是傍晚了。

  古川之带头站在人群最前面,他蒙着一只眼,高举火把,看桃先的眼神像是恨不能把她嚼碎了!

  少女脸色苍白,如墨的几缕发丝沾在脸颊边,一双漆黑的眼睛冷冷看着高台下围拢着的人,他们个个怒目而瞪,看桃先的表情好像在看一个万恶的罪人。这些人,都是她曾欢喜打过交道的的近邻啊!

  桃先在人群里看不见自己的父母,想着许是被人关起来了。她只剩下半口气,已经没有力气挣扎,更不想说话,于是把头垂下来,静静的等待死亡。

  这时,古府一家丁喊话道:“半月前,桃家之女身染恶疾,无缘同古家大少爷完婚。”

  “可是事出有因,前有我家少爷怜香惜玉,古府提亲。两家定亲商议择日完婚,不想迎亲日桃先却突犯旧病!后有村邻传言妖闻之说,少爷心善,不忍娇妻受苦,便骑快马从武当山请来青石长老及众道长驱妖,可狐妖猖狂!历战后我们这边死伤过半,但是在青石长老的指挥下,就在我们快要成功剿灭那群妖物之时!桃先!她竟是和那妖物勾结,从中搅局!压断了我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就差那么一点!”古川之用手指比划着,一脸的痛心疾首!“就差那一点就可以把狐妖收服了。我古川之全心全意对她好,想方设法的使她开心,却被她勾结那只妖物剜走了一只眼!莫不是因为桃先和妖物有染,打下的那几棍放跑了妖物,我们现在也不会整日担惊受怕!连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你们说,此等可恨之人!此等恶毒之辈!她该不该杀?”

  家丁们趁势把火把扬起,喊道:“外面疫病横行,战事不断!这是谁造成的?是桃先!”

  “我们今夜就要在此撕破蒙蔽了我们无数个春秋的桃山狐仙传说!杀了妖女!以平复战乱,驱赶灾祸!”

  “杀!”古川之耸动着火把,脸部表情扭曲得几乎有些病态!

  “烧死这妖女!”人群里有人喊道。

  “杀!”

  桃先缓缓的抬起头,朝着黑烟四起的桃山深深眷恋的望了一眼。

  村民拿起火把把桃先周围的干柴点燃,桃先蔫蔫的被绑架在木桩上,像一只翅膀破败的狼狈蝴蝶。

  正当火势越来越大时,忽而狂风起,将那火焰瞬间吹灭,伏陵突然出现在高台,村民们看见浑身是血的伏陵吓得连出声都不敢,唯有古川之,自知大事不好就赶紧准备逃跑,但又一边暗自气愤!

  伏陵抬起一只手,那手掌里顿时燃起一团青蓝色的狐火,他看也不看,直接将火一甩而出,不多半会儿,古川之便被狐火包裹,惨叫连连!

  看见这一幕的人群里顿时炸开了锅!像踩在热锅上的蚂蚁,急得恨不能马上长双翅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桃先察觉了异响,心上紧绷的那根弦忽然响起一声好听的异响!桃先感觉自己又充满了力量,她喜出望外的抬头看去,果然看见了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人!

  “伏陵!你还活着!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桃先兴奋的喊着,本以为已经干涸的泪水又忽然像是开了闸的从眼眶里流出!心脏好像又活了过来!

  伏陵将绑住她的绳子解开,心疼的看着她。

  桃先躺在他怀里,通过炬台上微弱的火光也看着他,那目光好像带着深深的眷恋穿过了一千世,一万世,注视着如此清澈温柔的目光,心底最敏感的部分忽然开始决堤溃散,伏陵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桃先抬起手帮他擦拭着泪水,艰难的挤出一个微笑,问他:“这么久,你都去哪里了?我好担心你。”

  伏陵紧紧的抱住她,大概是难过得太深,一句话也说不出。

  桃先看着浑身是血的他,心疼的开始抽泣!伏陵的眼睛里尽是悲伤和落寞,但是她却无法安抚他!就只能哭了,但每哭一下,她的气息又会弱下去好多。

  “对不起,我陪不了你了……”桃先好像很累了,往他怀里拱了拱,昏昏欲睡。

  “桃先!”伏陵喊,那双腥红的眼里忽然闪过恐惧的光,“你别说话,我会想办法救你!你再等等我!”

  看着她满脸的泪痕,他的头像炸开一样疼!如果有什么救桃先的办法,他愿意用一切去交换!包括他的生命!再给他一点时间,再多一点点都好……

  伏陵说完抱起桃先就要走,桃先却抱住他的腰使劲摇头!她哭得越来越小声了。

  许久,桃先最后吃力的开口:“看啊,伏陵……他们都说我犯了滔天大罪,而我,不过是喜欢你……”

  那语气悲凉,带着很多很多的不舍得。那眉眼弯弯,深情款款,看了他很久很久,却最终再也没有发出下一个音。伏陵感觉到紧紧箍住自己腰部的手,蓦地松开了……

  他的一颗心也随之沉了下去,随着桃先消失的生命力一起,跌落进无底深渊,什么都抓不住。

  伏陵跪在高台上,桃先躺在他的怀里,好像两尊雕像一样,许久都不动弹。

  风起时,好像又回到了当初玩耍的时节,槐花落,桃花香,只是物是人非,往后亦不会再有。

  后史书记载:国尧十三年,战乱不断,民不聊生;似处身于地狱之中,不见天日。间阳帝开国仓救难,巡访遇骇病,卒;国三日覆灭,三年地不生草,平地荒漠。

  仙侠录撰:国尧十三年,有妖血洗武当。十长老,二掌门,死相惨状!皆被剜眼刨心,手足不辨,死无全尸;三千弟子独一人成活,醒时疯言疯语,如见天煞孤星,双瞳瞪似铜铃!片刻口吐白沫,咬舌自尽。

  异闻录传:妖亦有道,若犯其之心仪者,其必当诛之!苦世人如蝼蚁,受之波及,置身于水深火热之中,可怜,可怜……落笔:姜回

  后世各地传言:起雾时,见山间一颗茂华大槐,有白衫男子躺于枝上,面容精致,美似妖孽;其望树下,似与何人攀谈;雾散,山间不见其影。

  人活百年,死后不过归于尘土,而化成灰。

  妖不同,寿长,且情深,可活千千年,万万年,灵兽更甚!可不老不死,不伤不灭;偶死,独灵念及一生,受相思之苦,无所遁形;于漫长岁月,孤独到老,终此一生!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奇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