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拜山河红妆小说傅红绫尉尘

拜山河红妆小说傅红绫尉尘

羽漠 著

连载中免费

先虐后甜古言小说《拜山河红妆》的主角是傅红绫和尉尘,作者羽漠讲述了:少年将军,意气风发,在酒宴上对花魁一见倾心,明知对方是敌国的奸细,可酒气上头,色令智昏,便是故事的开始。“荣华归你,地位归你。你,归我。”

0.6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26

在线阅读

先虐后甜古言小说《拜山河红妆》的主角是傅红绫和尉尘,作者羽漠讲述了:少年将军,意气风发,在酒宴上对花魁一见倾心,明知对方是敌国的奸细,可酒气上头,色令智昏,便是故事的开始。“荣华归你,地位归你。你,归我。”

免费阅读

  日渐西沉,华灯初上。入夜的邕安城极尽奢靡,自从前朝皇帝取缔宵禁后,就像触动了什么机关一样。家家店门前都挂着两个圆滚滚的大灯笼,暖黄连成一片,像是在向世人展示着盛世的安逸。

  所谓盛世,永远缺不了两样东西——金钱和女人。

  这两种东西云集的地方也有两个,一是皇宫,二是青楼,前者那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也未必敢肖想的,可后者却任谁都能进去寻寻乐子。

  人分三六九等,什么人出入什么场所,故而这种风流乡也就有了优劣,北峤民风开放,莫说各地都有大大小小的窑子,更有甚者在边疆地带随便建个稍微大点的茅草房就能把这营生干起来。

  他国有那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人以此为淫风看不起北峤,但北峤人从不引以为耻,温饱才能思淫 欲,北峤此风不正是说明了国家的富庶吗,更何况又不是所有青楼做的都是皮肉生意,有些人看见半段手臂就能想到卖身卖肉,也不知道是谁脏。

  这些属邦小国的人只说不练,一边看不上北峤民风,一边又打不过只能年年上缴岁贡以示对强国的尊敬和讨好,着实是矛盾的很。

  正因为馆子多,故而能在这北峤帝都开下去的馆子再次也比别处最好的强得多,但要说个中翘楚,还得数佩青阁。

  佩青阁取自《诗经·子衿》中“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的意思,不但取名意境高雅,还占了留乐坊中最好的地界,装潢更是奢华,连门槛都是上好的胡桃木,比起京中官宦富人的府邸也是不遑多让。一到夜里挑上了灯,里面阵阵女子银铃一样的笑声飘荡出来,就像用了什么勾人魂魄的术法似的让人不由遐想。

  佩青阁开门做生意,自然是什么生意都做,但是身上没个百八十两的银子您也就别想着往里面迈了,一夜的花销够一家老小五年十年吃喝不愁了,可即便如此,仍有的是人趋之若鹜,甚至还闹过色中饿鬼变卖老婆孩子就为图一夜快活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

  但您要是进去了就会发现这儿与想象中的青楼大相径庭,门口从没站过那些个脂粉味呛人的伶人,台子上舞的是霓裳羽衣,乐师奏的是阳春白雪,女人淡妆浓抹各不相同,脾性也各异,可各个举止投足都带着三分优雅,媚气却绝不俗气,若没人说倒更像是阁中贵女在此聚会一般。

  青楼做成佩青阁这样的估计也算是天下独一份了,里面出些稀奇事儿放在这独一份的背景下也就显得不那么稀奇了,如今独一份的青楼里正住着个独一份的姑娘,只不过最初任谁也没想到,最后北峤粉饰了多年的太平盛世竟然因一个区区风尘女子颠倒了乾坤。

  姑娘如今年方二八,名曰傅红绫,刚刚一曲沉鱼夺得京城舞魁的名号,老鸨子有意借她赚笔大钱,故而傅姑娘现今无事可做无客可接得以偷闲醉心于书画之中。

  “客爷武功高强,何必要做那梁上君子?”傅红绫放下笔,将刚写得的字拿起来,吹了吹上面未干的墨迹,最后一笔落笔有些迟疑,整幅字没有了前面潇洒的意境,显得不尽如人意。

  身后传来一声轻响,细听下去,里面还掺杂着几声略显粗重的呼吸声,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极大的痛苦,傅红绫也没理,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字团成一团丢到了角落。

  “还不是被姑娘发现了。”男人轻笑了一声,声音竟以外的好听,如同美玉在上等的羊绒上摩过,在这样的黑夜里恰能扰乱人的心脏,留下一阵不轻不重的悸动,美中不足就是有点喑哑,倒也无伤大雅,甚至平添了几分味道。

  傅红绫转身走过去,路过他身边时几不可见地怔了一下,轻纱扫过男子腰间,将本就鲜红的衣袖沁得更深,傅红绫走到床边坐下,“你闻闻这屋子里的味道,这么大的血腥味,不知道的还以为今日姑娘我伺候了个宰猪的。”

  “哦,那还真是唐突佳人了,在下失礼,姑娘莫怪。”男子也转过身面对着傅红绫。

  傅红绫抬起头来打量这个莫名其妙闯进来还藏到房梁上的男子,腰间的伤口不小,涌出来的血染红了大片的衣襟,好在衣服是黑的,这要是白的估计能吓死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然而男子却没有因为这伤而露出丝毫痛苦的神色,腰杆挺的笔直,他站在那里就像一杆枪,刀刃忝饱了血,闪着紫微微的光。

  看着看着就略微有点愣神,她在这佩青阁虽然时日不长,但也见惯了京都里的贵人,莫说是世家公子,就是皇亲国戚未见的有此人耐看,那并不是什么一见惊心的容貌,细观下来却惊为天人,像是人间烟火融进了墨汁里,又铺了张上好的宣纸,挥笔描了幅山河远阔的图,而那图就藏在了他的眼角眉梢。

  他嘴角噙着笑意,若是常人,不论美丑笑起来总归会让人觉着容易亲近,可他嘴角的弧度看起来却让人本能得觉得畏惧,就好像长在南疆的食人花,固然鲜艳固然能淌出沁人心脾的蜜,却实打实的吃人啊!

  傅红绫到底还是见过些美人的,倒也没失态太久,顺着话头接上:“客爷说笑了,奴只是个卖笑的,谈不上什么唐不唐突的,只是您这幅装扮若是让旁人看去了终是不妥吧。”

  那男子没拾这茬,也不知道是站累了还是终于觉出伤处的疼痛了,径自寻了张椅子坐下,还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冷茶,末了还不忘品评一番,“这茶着实是难以下咽。”

  傅红绫心说难以下咽你还不是给咽了,也知道跟这人逞口舌之快占不到什么好,便说了句,“是奴照顾不周,下回客爷来定给您泡壶好的。”

  言下之意您要没什么事麻溜的该回哪儿去回哪儿去,别再这儿给我找麻烦。

  “若在下能活到下回,自然是要来找姑娘讨这杯好茶的。”男子就当没听懂,仍在那儿转动着茶杯。那只手手掌宽厚而手指修长,虎口处生着茧,一看就是常年拿刀留下的印记,但并不影响整体的轮廓,看起来依旧是优雅美观。

  傅红绫听着这漠不关心的语气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楼下闹闹哄哄的声音持续了有一会儿了,还有叮咣五四砸瓷器的声音,那些姑娘平日里一个个装的跟大小姐似的,现在叫唤得活似野鸡,她边听边托着腮看眼前的男子那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像是在跟他比谁比较能沉得住气。

  结果显然是男子比较厉害。

  这种时候总是先沉不住气的人比较吃亏,傅红绫本以为这种追兵都到楼底下了的情况,她肯定能扮猪吃老虎赢波大的,没想到这位爷比她想象的要难对付得多,他不把自己的命当命可以,傅红绫不行,原本的靠山倒了,断然是不能让自己新靠山就这么跑了。

  男子心思就没有这么活泛了,从听到这个姑娘说的第一句话开始他就知道这是个聪明人,索性开始走神,既然知道了她一定会帮他,所以比起她会怎么帮他,他更感兴趣的反而是她想用这个忙来换点什么。青楼里姑娘的住所从来贵贱分明,看着屋子里雅致的摆设,还有方才她练字时候用的文房四宝,一看就是京都第一铺的物件,那可不是一般人买的起的,所以这姑娘日子应当过得很舒服,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看来大概是为换一纸卖身契了。

  走神走了一半,傅红绫突然噌得一下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把匕首来,匕首约莫六寸,刀柄是块红玉,刀身极窄,很适合贴身藏匿,这倒是有些惊着他了,看这姑娘的生活环境也不像是需要跟人贴身肉搏的,但这把刀又显然不是用来削水果的。

  “客爷,您看您是自己把外衣除了啊,还是让奴来?”也不知道傅红绫想到了什么,忽然笑的很媚气,她本身也不是那种清清淡淡的长相,这一笑眼波流转,比之刚才那副礼数周到的样子反而更符合她的身份一些。

  男子也不客气,双手一摊示意傅红绫过来,还抽了口气做出一副身受重伤行动不便的样子出来。

  傅红绫倒也没什么异议,主要可能是觉得自己动手可能还快一点,她那动作完全不是伺候人更衣的架势,用一个形象生动的字来形容,那便是“扒”。

  带血的黑衣被傅红绫三下五除二扒下来,连同顶上的束帽一起丢进了床底下,那动作之爽利让男子不禁有一种被耍了流氓的错觉,退了黑色的外衣伤势显得格外触目惊心,伤口不长但略微有些深,边缘的皮肉翻着,白色衣襟的下摆已经全部被血浸透,可那伤口还在往外涌着血,傅红绫是真不知道这人是怎样忍着这样的伤痛还能跟她贫的,她甚至开始觉得自己救他是不是不太划算,毕竟像这种热衷于作死的人可能迟早有一天会把自己给作死。

  但箭已在弦上了,现在把他轰出去也不太人道,只好勉为其难地接着帮他,她是有心折磨一下送到手边的出气筒的,到最后抬起手来也没舍得往那伤口上蹭,匆匆在衣襟上抹了两下,低着头酝酿了一下情绪,又抬起手把自己头发揉乱。

  做完这一切,外面的人恰好推门而进。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