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张雪赵叔小说

张雪赵叔小说

老赵 著

连载中免费

张雪、赵叔是作者老赵所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中的两位主角。故事表达足够充分有力,言而有实,强劲有力。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孑然一身的老赵因为住的地方被划入规划整改的工程里,虽然即将得到一大笔钱,却也暂时没有了地方住,只得住在了好友的女儿家里。却不想已经快五十的他命运就从这里开始改变,每天都有不一样的桃花......

0.9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25

在线阅读

张雪、赵叔是作者老赵所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中的两位主角。故事表达足够充分有力,言而有实,强劲有力。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孑然一身的老赵因为住的地方被划入规划整改的工程里,虽然即将得到一大笔钱,却也暂时没有了地方住,只得住在了好友的女儿家里。却不想已经快五十的他命运就从这里开始改变,每天都有不一样的桃花......

免费阅读

  “刘浩,我劝你放尊重一点,现在的上班时间,把我逼急了,咱俩都得玩完!”

  听完张雪的恐吓,刘浩笑得更开心了,转身把办公室的门锁上,把杯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一边拉扯着自己的领带,一边一脸婬笑的向张雪走来。

  “那我要看看是你先玩完,还是我先玩完。”

  刘浩说完就扑向张雪,张雪躲闪不及,被他紧紧的抱进了怀里,发带被扯掉,一头秀发甩了出来,一股幽香飘进刘浩的鼻子里,他陶醉的深吸一口气,在张雪耳边小声嘀咕着:“别怕,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就尝尝。”

  说罢一把撕开张雪的衣服,瞬间漏出里面粉红色的胸衣,刘浩的脑袋扎进张雪的胸衣里贪婪的舔舐吸吮着。

  张雪恨不得一掌拍死在自己怀里乱拱一气的人,但是想着自己一旦跟他撕破脸,就真的没法在学校混下去了,恰好这时刘浩一口含住了她那两颗大蜜桃上的圆点。

  突如其来的温润感刺激的张雪忍不住失声叫了起来,刘浩的胡茬刮得她柔软有些痛,他灵巧的舌头又吮吸的她特别痒。

  在这种又痛又痒的双重体验下,张雪紧绷的身躯开始慢慢软了下来。

  而就在这是,刘浩又突然放开了张雪,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跟我到停车场来一会。”

  张雪本想不去,但是又害怕刘浩把所有事情都捅出去,于是便跟着刘浩走了出去。

  到了停车场后,刘浩猴急的将张雪拉上了车,脱下了自己裤子,露出软趴趴的东西,便将张雪的头按了下来。

  “帮我弄一次,以后我绝对不烦你。”刘浩威胁道。

  张雪深知今天是逃不过了,而且自己已经被刘浩给侵犯了一些,要是他全部爆出去,那自己以后也不用做人了。

  张雪强忍着自己内心的翻涌,一点点的像那里靠近。她平时跟陈家豪亲热的时候很少给他亲口服务,因为她从心底里觉得那玩意脏。

  但是眼下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把心一横,闭着眼睛就含住了那条软趴趴的东西。

  刘浩被弄的飘飘欲仙,十分享受,看着张雪趴在自己身下,那里更是膨胀了一点。

  刘浩腾出了两只手,自然绕到张雪的上身,去揉捏那两颗柔软,揉了一会觉得不过瘾,干脆从后背翻起张雪的衣服,解开了她内衣的扣子,又从领口伸到衣服里,肆无忌惮的把玩起张雪的丰满来。

  在刘浩的刺激下,张雪也忘记了一开始的排斥和屈服,嘴巴撅成一个圆圈,卖力的帮着他。

  每一次的不经意接触都让刘浩浑身畅快,加上现在还是在车里,如果有个人从车旁走过,能清晰的看到车内发生的一切,这种紧张刺激的感觉让刘浩有些招架不住。

  刘浩一边揉捏张雪的饱满,一边享受着身下的刺激,终于忍不住了,狠狠按压了几下张雪的头,便长舒一口气,摊在了座椅上。

  张雪嘴里含着刘浩的子孙唔唔了几声,抽出几张纸包住自己的嘴,把满嘴的子孙吐出来,之后焦急的催促着刘浩:“快,快开门!我要吐!”说着嗓子里还发出咔咔的声音。

  刘浩见状,来不及享受那畅快后的余温,急忙提着裤子打开车门,张雪从副驾驶翻到驾驶室,出来的时候就扶着车秃了。

  刘浩躲在一旁提好裤子,从驾驶室掏出一瓶水递给张雪,张雪接过水漱口,之后便打开驾驶室后面的车门,坐进车里整理自己的衣服。

  刘浩站在车外,透过车门上的窗户隐约能看到张雪那白花花的胸脯,下面竟然再次翘立起来。

  眼见着张雪就快整理好了,刘浩嘿嘿一笑打开车门,半个身子探进去,小声问道:“要不,咱们真枪实战来一次?”

  张雪瞪了刘浩一眼,没好气的说:“想都别想,我们说好就一次的,我已经满足你了,以后别来找我。”说完就要推开刘浩。

  本来刘浩已经打算偃旗息鼓了,被张雪这么一激,内心里那种征服欲望再次冒出来,好不容易搞定一个身材这么好的小娘们,岂能让她逃出自己的掌控。

  “嘿,我今天非把你办舒服了不可。”说着刘浩再次欺身上前,顺势压在了张雪的身上。

  张雪情记一下,一记膝盖直接顶在了刘浩的裆部,刘浩当即疼得双眼圆瞪青筋暴起,嗷嗷叫着跳下了车,弓着腰捂着裆原地打转。

  张雪趁机从车上下来就跑,没跑几步就被气急败坏的刘浩给抓住了,刘浩像第一次在办公室那样,一把薅住了张雪的头发,把她拖向汽车。

  张雪被他的力道和惯性直接带倒在地上,刘浩还在往后拖着,张雪挣扎了几次没站起来,丝袜已经被磨破了,裙子也翻到了屁股上面,露出了下面的黑色底裤。

  就在两人厮打的时候,突然一声底气十足的怒喝传来:“住手!干什么呢?”

  刘浩抬头一看,一个老头双手叉腰站在路口,正冲自己喊着,刘浩压根就没理他,继续拖拽着地上的张雪。

  老头见自己没能制住他,快走几步上前,结果突然发现地上被拖拽的女子不就是王雪吗?!当即加快脚步冲了过来。

  而张雪此时也看清了来人正是自己的赵叔,一种被抓奸在床的羞耻感让她无地自容,放声大哭。

  老赵冲到刘浩身边,飞起一脚踹在刘浩腰上,刘浩没想到这老头这么生猛,被踹了个狗啃泥,起身气急败坏的吼道:“你他妈想死是不是,我教训自己老婆关你什么事,不要以为你年纪大我就不敢打你!”

  “自己老婆?挣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不是自己老婆!”

  说着,老赵再次上前,一巴掌整掴在刘浩脸上,刘浩被老赵这一巴掌扇得眼冒金星,嘴角都出血了。

  这下刘浩是真急了,从地上摸起一块装修剩下的板砖就冲老赵冲过来。

  眼看着刘浩要行凶,张雪也急了,尖叫一声:“赵叔!小心!”

  听到张雪叫叔,刘浩迟疑了一下,但是握着板砖的手却因为惯性没收住,趴地一声砸在老赵右边脑袋上。

  当即鲜红的血液顺着老赵右侧的脸颊留了下来,在他脸上画出恐怖的血道子。

  刘浩也被自己的莽撞吓到了,万一一砖头把老头拍死,自己可是要偿命的!

  老赵生生挨了这么一下,竟然没什么反应,任由鲜血流淌到脖子,同时抡圆了胳膊对着刘浩的门面就是结结实实的一拳。

  这一拳直打得刘浩双眼翻白,口鼻窜血,整个人直挺挺的摔到地上。

  之后老赵一脚踩在刘浩胸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刘浩,仿佛从地狱里放出来的杀神一般,吓得刘浩魂不附体。

  老赵攻下身子一把揪住刘浩的领口,沉声喝到:“小子,你记清楚了,这是老子的人,敢动她的注意,老子拿命跟你拼!”

  说完扔下刘浩,转身走向张雪,有那么一瞬间,张雪被赵叔伟岸的身影所深深陶醉,不等她反应过来,老赵已经走到她跟前,弯腰直接一个公主抱,把张雪从地上抱了起来。

  张雪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一是被刚才的场景吓到了,二是无脸面对老赵,尤其是害怕这件事被老公知道。

  路上张雪曾小声提议让老赵去包扎一下伤口,老赵沉声说了句不用,就这么雄赳赳气昂昂的把张雪抱回了家。

  刚一下地,张雪就急急忙忙的搬出家里的急救箱来,给老赵处理伤口,好在伤口不大,只是刮伤,不用缝线。

  老赵坐在椅子上,张雪弓着腰小心翼翼的用棉球沾着酒精稀释液擦拭他脸上已经干涸的血迹。

  张雪弓着腰,刚才跟刘浩厮打的时候领口的扣子也崩开了,现在整个前胸都大敞着,老赵稍稍抬头就能看到张雪那硕大的柔软。

  由于刚才受到了惊吓,此刻张雪的呼吸还有急促,那饱满圆润的双峰随着呼吸节奏起起伏伏,老赵本来并没有往其他方面想,但是偏偏这个姿势他就正对着张雪的胸口。

  看着看着,老赵的下面也不受控制的翘了起来。

  而此时张雪刚好不经意间碰到了他的伤口,疼得老赵倒吸一口冷气,吓得张雪手一哆嗦,棉球掉了下去,张雪下意识的想去捡,结果低头就看到老赵那高高耸起的帐篷。一时间羞得有些不知所错。

  老赵也察觉到尴尬,小声说了一句:“可以了,不用弄了。”

  张雪小声嗯了一声,拿纱布和胶带把伤口巴扎好,之后便在旁白收拾起急救箱。

  老赵沉吟了一会,小声问道:“刚才那个人就是……”

  听老赵这么一问,张雪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边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一边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那个,那个人,那个人就是那个主任,还好你来的及时,不然我就糟了。”

  “哦,那以后下班我去接你,省的这个狗东西再干这种混账事!”老赵自己嘟囔了一句。张雪连声称是。

  晚上,张雪跟老公陈家豪开视频,宽松的睡衣漏出里面粉色的胸衣,陈家豪问了一下家里和公司的事情之后,便迫不及待的让张雪脱衣服。

  之前陈家豪出差的时候两人也这么玩过,但是今天晚上张雪确实没心情,陈家豪央求了几句之后无果,便耷拉着脸闹脾气。

  张雪只好装出一副委屈巴巴,不情不愿的样子,把胸衣的带子从肩膀上扯下来,没好气的说:“脱脱脱,天天就知道脱,有本事你过来啊。”

  陈家豪一边嘿嘿的安慰着她,一边熟练的解开自己的裤子,还特意把镜头对着自己的身下拍了半天。

  之后腆着脸让张雪继续,张雪白了他一眼,有些为难情的咬咬下唇,把整个罩罩都拉到肚子上,那两颗白嫩的柔软就这么袒露在睡衣里。

  视频里的陈家豪热情高涨,一边看着酥胸半露的张雪,一边快速的套弄着自己的身下。

  “老婆,你叫两声嘛,光看着没感觉。”陈家豪小声提议着。

  张雪一口回绝:“不行,赵叔还在呢,让他听到还以为我偷人呢。”

  “哎呀,不会的,赵叔在乡下呆习惯了,入夜就睡,现在早睡着了。好老婆,你就满足我一下吧。”

  看着陈家豪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张雪没好气的呸了他一口,虽然如此,她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一丝微弱的呻吟声。

  这让陈家豪很是受用,不停的催促她大点声,张雪跟陈家豪拗不过,便一手抚摸着自己的小白兔,一边轻咬着下唇发出蚀骨销魂的声音。

  “嗯~老公~”

  第一声叫出去之后,不用陈家豪安排,张雪便自摸起来。以前陈家豪出差的时候两人经常这么玩,聊以慰藉彼此之间的相思之苦和空虚寂寞的感觉。

  但是今天因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加上赵叔就在隔壁,张雪实在有些难以启齿。

  经过老公的软磨硬泡之后,张雪也彻底放开,先是用一只手揉捏着自己的大白兔,之后一路向下,划过平坦的小腹,直达那里。

  视频中的陈家豪整张脸都快贴到屏幕上了,瞪着大眼仔细地盯着张雪的私处。

  张雪手指头上落在了自己那里,随着手指慢慢打转,那里变得湿润起来。

  为了操作方便,张雪索性将手机撑在床上,正对着自己的那里,岔开两条腿,一只手在柔软饱满的双峰上抓揉着,一只手继续在那里探寻着。

  她用食指轻巧的在那里打转,随后整根没入,不停的搅动起来。

  发出的一声声呻吟,直听得陈家豪心痒难耐,恨不得从屏幕那头钻过来,扛起张雪的双腿狠命的抽送着。

  而此时隔壁的老赵也被这个声音吸引,他本来早已睡下,只是因为脑袋上的伤口有些疼,所以睡得并不踏实,此时听到这个声音更是一下子惊坐起来。

  不好!难道雪儿有危险!

  想到这里老赵一咕噜爬起来,赤裸着上身穿着短裤就冲出了房门,家豪今天才刚走,张雪这屋就这么多动静,要么是张雪偷人,要么就是下午那个王八蛋又偷偷溜进来了。

  不管是那种情形,他肯定都不能忍!

  而此时屋里的张雪和陈家豪两人也渐入佳境,张雪将两根手指伸进自己的那里,反复弄着,随着手指的动作,她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沉重。

  那边的陈家豪也加快了自己手上的速度,整个人在手机里都晃成一片虚影。

  而此时张雪也到了关键时刻,越来越多的晶莹从手指缝里流出来,整个下身一片狼藉,手掌拍在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呻吟声更是一声高过一声,刚开始还叫着老公,后面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得是什么,哥哥、亲人、爸爸都叫出来了。

  就在张雪即将登上快感顶峰的时候,突然嘭的一声,房门被人撞开,老赵只穿了一条短裤就冲了进来,大吼一声:“找死!”

  吓得张雪一声尖叫大脑一片空白,一道清亮的晶莹喷在了手机上,而手机上显示的正是陈家豪那张陶醉的脸。

  刚闯进来的老赵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张雪穿着宽松的睡衣依靠在床头上,罩罩被推到肚子上,睡衣半敞着,那两颗结拜浑圆的柔软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上面还有一丝淡淡的红晕。

  洁白平摊的小腹在睡衣下若隐若现,跟粉色的胸罩互相映衬着,显得性感又俏皮。

  再往下看,两条丰腴的大腿向两边岔开着,刚好挡住了最私密的部位,而一直手却放在大腿根部,很显然在做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而老赵刚刚冲进来的那一瞬间,刚好看到了最精彩的部分。

  乖乖!竟然能喷这么远!老赵心里暗叹,这绝对是好东西啊!自己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带劲的。

  老赵一时间竟看得呆住了,跨下的伙计也跟着昂首挺立起来。脑海中只剩下对张雪那里的幻想。

  还是张雪先回过神来,惊叫一声急忙扯过被子盖住自己,脸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老赵也瞬间反应过来,捂着脸就转身蹲了下去,整个房间静的只剩下被子里还在视频中的陈家豪的声音。

  “老婆,你怎么盖起来了,我还没完事呢,快快快,掀起来让我接着爽啊。”

  张雪此时又羞又气,听着老公说着露骨的话,张雪直接把手机伸到了被子外面,对着蹲在门口的老赵。

  陈家豪猛然间看见自己卧室蹲着一个男的,当时就炸了,隔着屏幕就开始吼:“是哪个王八蛋在那蹲着的,想死是不是!”

  刚说完就看到了一脸尴尬的老赵缓缓回头,陈家豪当时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整个人也懵了,嘴唇抽动了半天,最后有些埋怨的说:“赵叔,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往雪儿房间跑什么啊,唉,你看,这,我都误会了。”

  再仔细一看,老赵的头上还提着一片纱布,陈家豪又急忙关怀的问道:“赵叔你头怎么啦,你受伤了?怎么回事啊?”

  见陈家豪这么问,老赵心里也清楚了,看来张雪并没有把下午的事情告诉陈家豪,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告诉自己老公呢?

  老赵看了一眼整个人缩在被子里的张雪,铁青着脸沉声说道:“没事,天黑的时候出去跑步,没看清,被树枝子刮破了点皮。”

  不等陈家豪说啥,老赵又继续说道:“行了,雪儿上一天班也挺累的,别聊那么晚,都早点休息。”

  说完不再理会干笑的陈家豪,转身开开门就出去了。

  待老赵关好门之后,张雪才气急败坏的骂陈家豪,害自己在赵叔面前出这么大洋相,真是丢死人了!

  陈家豪反倒没事人似的宽慰张雪,说赵叔就跟亲爹一样,看见又能咋,以后就当没这事,该怎样还是怎样。

  如果这话在老赵来之前说她还信,但是自从老赵来了之后,自己跟他总是充满了尴尬。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