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仙侠 → 仙君请留步武灵灵司命小说结局

仙君请留步武灵灵司命小说结局

若止未央 著

连载中免费

《仙君请留步》是作者若止未央所创作的一本仙侠言情小说。主角分别是武灵灵、司命。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因为一着不慎,武曲星君打破了一个重要的宝物,无法修补后被震怒的玉帝问罪,最后被罚下凡间,需要完成一个特殊的任务才能重返天庭。风风火火被送下界的武灵灵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任务的关键人物竟然是自己的宿敌司命!

15.6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25

在线阅读

《仙君请留步》是作者若止未央所创作的一本仙侠言情小说。主角分别是武灵灵、司命。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因为一着不慎,武曲星君打破了一个重要的宝物,无法修补后被震怒的玉帝问罪,最后被罚下凡间,需要完成一个特殊的任务才能重返天庭。风风火火被送下界的武灵灵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任务的关键人物竟然是自己的宿敌司命!

免费阅读

  破军不知道何时离开了,荷花池里碧波荡漾,武灵灵躺在云石上一动不动。

  “咳咳!”一声轻咳从亭子里传来。

  武灵灵闭着眼睛说道:“走吧,五哥,我这会儿不想听任何人的劝。”

  “我可不是廉贞星君啊!”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

  武灵灵微微一惊,耳朵里的小凡早已钻了出去,飞向那人的掌心。

  “月老仙师?”武灵灵也坐起身来。

  “这样醉生梦死,可不是掌管天下武者的武曲星的派头啊。”月老捋着胡子说道。

  武灵灵嘲讽地一笑:“我连自己都管不了了,又何谈掌管天下武者呢?月老,要是你也要像他们那样劝我振作,那就不用说了。”

  月老笑了笑,说道:“星君,你明明该入轮回,却回了仙界,司命明明该回来,却陷入凡尘,你不想知道其中缘由吗?”

  武灵灵猛地睁开眼睛,问道:“月老,你究竟知道什么,快告诉我!”

  月老缓缓从衣袖里拿出一样东西递了过来。

  “前情镜?”

  “星君,看一次至少要损你三成仙力,你要想好了。”

  话音未落,镜面闪出一道金光,武灵灵早已驱动仙力,打开了前情镜。

  镜中显现的是她在凡间最后时刻经历的情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过之后,漫天的灰尘过了很久才慢慢散尽,树林空地的正中间坐着两个人,身材高大的白思明俯下身躯,将满身是血的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双眸里是难以描述的痛楚。

  两人的身边慢慢地浮现出两个虚浮的身影,一黑一白,手里都拿着锁链,他们走到白思明的身边说道:“武灵灵命数已尽,该跟我们走了。”

  白思明却抱着她一动不动,像是没有听到黑白无常的话一样。

  “司命星君,放手吧。”黑无常认出了他,劝道,“她该入轮回了,别耽误了她转世。”

  “走开。”白思明的声音冷漠冰冷,“她是仙界的人,轮不到你们带走她。”

  “她历情失败,已经回不去仙界了。”白无常在旁边说道。

  “谁说她历情失败?”白思明的声音骤然高了起来,吓得黑白无常都后退了半步,“不是要拿到命定之人的清泪?我现在就给她。”

  黑白无常对视了一眼,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白思明抱着她,嘴里开始念动咒语。突然间,他全身上下闪出金光,将他的面容映照得越发俊逸非凡。黑白无常见状在旁边震惊地喊:“你要废自己的仙力?不可啊!”

  “不要……不要……”看着前情镜的武灵灵也跟着发出了喊声,然而司命仙力非凡,黑白无常被一阵劲风吹得向后飞起来,司命身上的金光逐渐在半空汇聚,凝成了一个水珠,慢慢地落在了怀中人的手心里。

  武灵灵震惊地捂住了嘴,这是……他用自己的仙力凝成的清泪!

  怪不得她得以安然回了仙界,原来是他在最后一刻把仙力都给了她,但他为什么不用自己真正的眼泪呢?为什么要割舍自己千年的功力,让她和他两界相隔?

  镜中的司命身上的光芒逐渐变暗,他将她的手心连同那颗清泪握在手里,俯下身子,在她的唇边印上深情的一吻,嘴里喃喃:“开阳,梦里记得我,醒来,就忘了吧。”

  镜面的光芒一闪,画面消失,武灵灵瘫坐在地上,泪水沿着双颊滚落。

  “他现在怎么样了?”武灵灵垂着目光问道。

  “已经没了仙界的记忆。”月老说道,“灵灵,我再提醒你一下,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你最后一世做了那样的决定完全是因为你断定自己回不来,但你现在安然无恙,要是再醉生梦死下去,司命星君在凡间跟别的女人结婚生子了也说不定啊……”

  “砰!”

  武灵灵手掌往下一击,身下的云石应声开裂:“他要是敢,我跟他拼命!”

  “咳!”月老将地上的酒葫芦捡起来,口朝下倒了倒,嘴里漫不经心地说,“今晚玉帝宴请各宫仙位,这个当口,下凡谷的守卫比较松……”

  武灵灵听了立即会意,说了一声“谢了”转身就走,刚腾上云,衣袖却被人一扯,只见月老面色凝重地说道:“只有一个时辰够你打个来回,若是归来迟了,后果自负。”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小凡在月老肩上默然道:“仙师,武曲星君和司命星君究竟有没有仙缘啊?”

  月老微微一笑:“仙人的仙缘乃是天命,非仙力可为。”

  “仙师,这话怎么说?”

  月老从袖子里取出两块油青色微微发黄的竹片,上面分别写着司命和武曲的真名。

  “司命和武曲的婚牍?”小凡惊喜地喊,“仙师,你不是一直没有找到吗?就连他们两人手上的红绳,也是你借了个障眼法偷偷系上去的。”

  “瞎说!”月老使仙力在小凡脑袋上一拍,嗔怪道,“仙人若没有婚牍,我怎敢违背天命擅自做主?”

  小凡连连点头,不由得感叹:“原来他们二人真是天作之合啊!那他们的这两块婚牍仙师是从哪里找到的?”

  月老双眸一沉:”最近下凡的还有一人,若不是他,这两人也不会受这些苦难……”

  小凡吓得眼睛一瞪:”仙师你是说……南帝?那武曲星君这趟下去,还能回得来吗?”

  月老将手里的两块竹片“啪”地合上,说道:“对于他们二人来说,有对方在的地方,生死轮回也值得相守;若是没有对方,长命万年也索然无趣。回不回得来,只看缘分和造化了。”说着他把婚牍往袖口里一放,驾云而去。

  “仙师,咱们去哪儿?”

  “找玉帝,先定下南极长生大帝阻天命之罪。”

  武灵灵走到仙界下凡谷,阵阵仙风吹动她的仙袍,正如月老所说,这里此刻无人镇守。

  “司命,我来了,要是让我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绝对饶不了你。”

  她闭上眼睛,刚要跳下去,突然一道强劲的仙力从背后袭来,犹如一道绳将她捆了个结实,与此同时,她的身体被人往后一拉,重重地砸在一块竖起来的云石上。

  “想下界?”一个身穿白色仙衣,袖口上是银灰色绲边的仙人瞬间飞至,他看着武灵灵眯起眼睛,“先留下一样东西再说。”

  “南帝……”武灵灵感觉她的脖子像被掐住一般,窒息感传来,“你究竟想怎么样?”

  “怎么样?”南帝冷笑一声,“你们北斗七星君在群仙宴上嘲讽我,这仇我记了千年,从那之后南斗六星君和北斗七星君必须为敌。没想到司命竟然对你动了情,我便请求天帝赐给司命绝情盏,将他对你的情和过往记忆一并压制住。本以为他可以从此断情,没想到你竟然在群仙宴之后打碎了绝情盏,致使司命在那一刻恢复了记忆。我只好再次出手将他的记忆封印,然后让你堕入凡间轮回,永不再回来。没想到司命和你一起下界,每次都在关键时刻动摇。既然他不能忘情,那只有本尊亲自出手了!”

  武灵灵看着对面的人突然一笑:“原来是因为这个,我都记不清了。不过我和司命情意已生,断不会再抛弃对方,不管南帝要对我做什么,今天,我必须下界,谁也阻挡不了我。”

  “呵。”南帝不屑道,“既然你如此坚决,那就把司命因为你丢了的东西还回来,其他的事,我不会干涉。”

  “你要什么?”

  “你的仙力。”

  武灵灵淡然一笑:“南帝是想自己来取还是松开我,由我双手奉上?”

  南帝双眸一凛:“你当真愿意把所有仙力都献出来,从此除名仙籍,沦落人界?”

  “若不能和心悦的人在一起,为仙有哪里好?”

  南帝微微一怔,随即恢复了冷漠的表情,右手往前一伸,巨大的仙力将武灵灵裹挟住:“既然你执意而为,那我就不用客气了!”

  “住手!”

  一道喝止声响起,南帝的手停在半空。

  “敢动我们七星君之一,南帝也要问问我们吧?”

  武灵灵睁开眼睛,见到其他几位星君都身披铠甲,按照七星仙阵排列在空中。她心里一阵感动,却见南帝眼中闪过一抹森然的冷意,袖口一动,一个闪着金光的尖利器物显露出来。

  武灵灵大吃一惊,南帝的金仙罩是仙界最厉害的神器,仙人被罩住就会仙力尽失,化为凡人。平日里也只有玉帝允可才能使用,今日玉帝款待众仙,南帝竟然私自拿了出来。

  难道要因为她让其他几位兄弟蒙难?

  “大哥,玉帝的群仙宴这么快就散了?群仙怎么都来了?”

  “你说什么?”

  南帝和其他六位星君纷纷往东南方看去。

  武灵灵微微一笑,闭上眼睛,身体化为一阵青烟朝着南帝的袖口飞了过去。

  “兄弟们,我意已决,对不起你们了!”

  “老六!”

  “六妹!”

  武灵灵只听耳边“轰”的一声响,随即身上传来一阵抽筋拆骨的疼痛,她禁不住痛呼出声,眼前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耳边响起救护车的声音,武灵灵感觉自己被人抬到一个担架上,一路颠簸后,她被送进一个白色房间,随后就有很多仪器加到自己身上,一阵折腾之后,她被送进另一个房间,四周终于安静下来,只有耳边不时传来“嘀嘀”的响声。

  此刻正值夜半,她睁开双眼,确认自己又回到了凡间。

  武灵灵深吸了几口气,见四下无人,就随手扯掉了身上的各种管子,偷偷溜出了病房门。

  袖口里滑出一面镜子,她跟随镜子上的影像,七拐八绕,终于到了一间单人病房门前。

  推开房门,屋里漆黑一片,病床上躺着一个人,双眼紧闭,面容却是英俊非凡。

  武灵灵摸黑走到那人的病床前,伸出手指触摸上他的脸庞,眼里禁不住有泪滴滚落。

  她看了看床卡,上面写着:“白思明,植物人,三年。”

  “果然是哄我呢!”武灵灵说,“就这样,还和别的女人生孩子呢!”

  她突然想起月老的叮嘱,拿出那面银光闪闪的镜子:“月老那老家伙说,给他看看这个就能认出我来,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好东西……”

  话音一落,她手中的镜子光芒一闪,武灵灵定睛看去,顿时大吃一惊,脸上红云飞起。

  镜中是一片桃花树下,一男一女正在亲密拥吻,仙衣滑落在云石之下,无数花瓣覆在他们身上,像给他们盖上了一层薄薄的锦被……

  武灵灵掩住嘴,满脸震惊:“原来那次群仙宴后,我竟然和他……”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病床上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眼睛,冷冷地瞧着她,随后他的目光往镜面上一扫,脸色猛地一变,“这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和你……

  “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不过既然事情发生了,我会负责任的。

  “我们结婚吧!”

  一年之后。

  武灵灵下班回家的路上,顺道拐进了一家面包店。

  买了白思明最喜欢吃的可颂面包后,她拎着纸袋子推开了面包店的门。

  “啊哟!”玻璃门往外开的时候,突然撞到了一位老年人的头,他捂着头弯着腰站在那里,另一只手拿着根拐杖。

  “啊,对不起,碰到您了吗?”武灵灵赶紧俯身下去扶住了老年人,却蓦地发现他的拐杖特别眼熟。

  老年人直起腰来看着她,眯眼一笑:“没关系。好久不见啊,灵灵!”

  武灵灵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你是……月……月……”

  “我姓岳。”老人指着自己说道,“你可以叫我岳老。”

  “你怎么来了?”武灵灵见他衣着得体,鹤发童颜,更是暗暗吃惊。

  连月老都下凡来了?

  “来看看你们啊!”月老笑道,手往旁边一伸,示意两人往路上走,“仙界的一对死对头,也不知道在这里过得怎么样。”

  武灵灵脸上一红:“我和司命已经结婚了。”

  月老哈哈一笑:“我就说嘛!有婚牍的两个人,任谁怎么阻挠,都还是要走到一起的。”

  “我们俩有婚牍?”武灵灵一脸惊讶,“你以前可没提过这事啊!”

  “不然你以为玉帝能放任你们俩在凡间这么逍遥自在?”月老说,“自你也跟着下凡以后,玉帝大为震怒,本想发落你们,可是北斗六位星君联合请命,还拿出了南帝擅自拿走婚牍、阻挠你回仙界的证据,玉帝已经除了南帝的仙职了。”

  “哦。”武灵灵边走边静静地听着,心中并没有一丝波澜。

  “你看起来好像没有太高兴啊?”月老问道。

  武灵灵轻轻一笑:“我只想和他在凡间好好过一辈子,仙界的事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你们俩过得怎么样我得亲自看看才信啊!”月老说,“好不容易下来一趟,不打算邀请我去家里坐坐?”

  “自然欢迎啊!”武灵灵说,“不过,思明他在第四世受了伤,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仙界的人他自然更不认识了,你不要见怪。”

  月老“呵呵”一笑:“司命星君啊,即使他有记忆也不会对人有什么好脸色的。”

  武灵灵忍不住抿唇一笑:“那就跟我来吧。”

  进了一栋漂亮的白色公寓,武灵灵和月老来到一个白枫色的房门前,武灵灵从包里掏了半天,不好意思地对月老笑了笑,然后去敲门。

  月老也不以为意,她这大大咧咧的性子,到哪儿也改不掉。

  房门很快打开了,白思明的身影从门后闪出来,一把就把武灵灵拉了进去。

  房门“砰”地关上,他把她往墙壁上一推,将玄关的灯撞得一闪一闪,明灭交错的光线中,绵长而热烈的吻就覆了上来。

  武灵灵招架不住,即将丢盔卸甲之际,他的动作却突然一顿。

  “怎么了?”她颤声问道,双手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襟。

  “门外有不一样的气息。”他声音低沉,眉目微凛。

  武灵灵猛地瞪大眼睛:“月老!我把他给忘了!不过,你居然能感受到他的气息?”

  白思明将她往身后一拦,上前打开了门:“这可不是人的味道!”

  门外空空如也,门把手上悠悠飘下一张白色的字条:

  “星君能辨识仙人之气,说明体内仙气未失。二位归期将近,故人仙界相候!”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仙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