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纯爱 → 觊觎小说秦意殷舒

觊觎小说秦意殷舒

高数真的好难学 著

连载中免费

纯爱小说《觊觎》的主角是秦意和殷舒,作者高数真的好难学讲述了:上辈子,殷舒对秦意一见钟情,却在热恋里知道了真相。原来自己的喜欢对秦意来说一文不值,秦意想要的也不是爱情,而是面包。重生在大学报名的那一天,殷舒猝不及防地遇见了十七岁的秦意。这一次,他决定远离。却逃脱不了某人的觊觎。对秦意来说,不管用什么方法,也要得到少年的心。

1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24

在线阅读

纯爱小说《觊觎》的主角是秦意和殷舒,作者高数真的好难学讲述了:上辈子,殷舒对秦意一见钟情,却在热恋里知道了真相。原来自己的喜欢对秦意来说一文不值,秦意想要的也不是爱情,而是面包。重生在大学报名的那一天,殷舒猝不及防地遇见了十七岁的秦意。这一次,他决定远离,却逃脱不了某人的觊觎。对秦意来说,不管用什么方法,也要得到少年的心。

免费阅读

  “秦意,你这个疯子。”殷舒的声音很沙哑,眼里满是恨意。他动了动脚,脚踝上的铁链发出声响。

  秦意搂着怀里的人,毫不在意对方的谩骂,他贴着殷舒的侧脸,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耳垂,“殷宝,再等我一段时间,等我搞定这一切,我就带你走,我们离开这里。”

  殷舒轻轻笑了一声,讽刺着:“去哪里?去一个更远的地方,这样我爸妈他们就更找不到我了,这样就更能方便你把我囚禁起来,是吗?”他低垂着眼眸,看着腰上别着的那只手,“放过我吧,秦意。”

  “已经第三天了。”殷舒说,“我已经被你关在这里三天了,哥哥他们迟早会找到这个地方,你何必这样。”

  秦意的声音从他耳边传来,“找到了又怎么样,找到了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殷舒听见他的话脸色变得苍白,声音也开始颤抖,“我才是个疯子,我真的是疯了才来招惹你。我已经不爱你了,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不能这样对我。”殷舒喃喃道。

  “没有分手。”秦意开口否认着,“我没有答应,你还是我的。”

  “殷宝,殷宝,我的殷宝。”

  他低下头吻了吻殷舒的脸颊,声音里满是温柔,“等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再一起布置一个新家,也会重新有一个宝宝,一个和你一样好看的宝宝。”

  听到秦意提到孩子,殷舒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不自觉地红了眼睛,他咬着嘴唇,摇头否认着:“不可能,我不可能跟你走,更不可能再怀上你的孩子。”

  “孩子已经死了,也不会再有了。”他一字一句地说着。

  察觉到了秦意手上一僵,殷舒心里生出些痛快,他急促地呼吸几下,随后开口说:“秦意,你知道孩子被流掉的时候才多大吗?”

  殷舒动了动身子,身子紧挨着秦意,他凑到对方的耳边,“三个月大的胎儿,好小一个,可是已经成型了。”

  看清楚秦意的表情,殷舒笑了一声。

  殷舒重复着那句话,“宝宝已经死了,以后也不会有了。”

  他抬手覆在秦意的手上,一边说着一边用力,企图掰开自己腰上的手臂,“去找你的未婚妻生吧。”

  秦意没再开口说话,只沉着脸看着殷舒,眼里的痛楚显而易见,但殷舒什么也没说,佯装看不见。

  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落荒而逃的是秦意。

  .

  殷舒已经记不清今天是被秦意囚禁的第几天,只觉得无力感慢慢充斥着他,也不再试图说服秦意。

  晚上,秦意回了家,抱着殷舒洗漱完两个人躺在床上,他伸手搂着殷舒的腰把人搂进怀里。

  “殷宝,殷宝。”秦意一声一声地喊着,却迟迟没等到怀里人的回应。

  殷舒的冷漠没让秦意生气,他反倒是搂紧了怀里人,轻声说着自己今天发生的事情。

  “秦意。”

  秦意停下话,“嗯?”

  殷舒转过身子和他对视,“快要情人节了。”

  秦意脸色变了变,“我知道。”

  “你生日那天,我们自己做一顿饭,好吗?”殷舒说,“我亲自给你做。”

  秦意有些诧异,他犹豫了一会儿,看到殷舒眼里的光,“好。”

  殷舒抿着嘴笑了一下。

  “好。”

  随后他便没再说话,只安静地靠在秦意的怀里。

  从那晚以后,殷舒的情绪慢慢有了转变,他开始回应秦意的话,时不时地还主动引起话题。

  情人节那晚,殷舒在厨房里忙碌了半个下午,他精心准备着秦意爱吃的菜,还开了一瓶家里的红酒。等到秦意回了家,他甚至还主动走到门口迎接着。

  殷舒嘴角的笑让秦意恍惚地以为今天依旧热恋,直到殷舒脚上的铁链发出声响,秦意清醒过来,他蹲**子抚了抚殷舒脚踝上被铁链摩擦出来的伤。

  殷舒闷哼一声,往后退了一步,嘴角的笑僵了下,“走吧,去吃饭?”

  秦意站起身搂住殷舒,带着人往餐厅里走去。

  看见桌上的菜,秦意再也藏不住脸上的笑意,他偏头吻了一下殷舒的嘴,刚想进一步的时候被对方抵住了胸膛。

  殷舒眨眨眼,“先吃饭。”

  “行。”

  秦意把殷舒锁在这间屋子里半个月,在这半个月里殷舒除了一开始抵抗,其余时间都表现得很乖巧,也正是殷舒的听话,让秦意放低了警惕。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捆在了床上。

  “殷宝?”

  挣脱不开手脚上面的绳子,也没得到殷舒的回应,秦意心里有些慌。

  他用力挣扎着,高声喊着殷舒。

  过了一会儿,殷舒才姗姗来迟。

  他脚上依旧锁着铁链,走起路来发出的声音却莫名让人颤栗。

  秦意看不清殷舒的表情,心里慌得不行,他颤着声音,“殷宝,你快把我放开。”

  再次听见秦意叫自己的小名,殷舒猝不及防地笑出了声音,他抬眼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一字一句清晰地说着:“不要这样喊我。”

  “很恶心。”他轻声说。

  秦意的胸膛快速起伏着,情绪强烈波动,他咬着牙,“殷舒,你先把我松开,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谈,好吗?”

  “你不要冲动,你想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我放你离开,以后也不纠缠你了。”他清楚地看到了殷舒手上握着的那把刀。

  殷舒听了他的话并不动容,只摇着头,“不了,我不相信你了,秦意,你就是一个骗子。”

  “骗子的话怎么能信呢,最后还不是要靠我自己。”殷舒拿着刀的手晃了晃,“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机会。”

  说完,殷舒便一步一步地往浴室里走去,无视掉身后人的挽留。

  秦意吓得胆裂魂飞,听见浴室里响起水声几乎要崩溃。

  可没过多久殷舒就出来了,他的裤子打湿了一半,衣袖也没挽起,手上的那把刀不知道放在了哪里。

  秦意松了口气。

  紧接着他看到了自己的手机。

  “密码是多少?”殷舒问。

  秦意没有回答,只是开口说:“你把我松开,我就跟你说手机密码,好不好?”

  站在一旁的人没有搭理他,只低头摆弄着手机。

  秦意向来谨慎,从来不用指纹解锁的功能,六位数的数字密码,殷舒试了好几个都没能成功。

  他怕把手机锁了,只好再次看向秦意。

  “密码。”殷舒说。

  秦意继续诱哄着,“殷舒,只要你把我松开,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你想离开我送你离开,想分手我们就分手,以后一辈子不见面都可以,好吗?”

  可殷舒依旧没有相信他,只摇了摇头,回答道:“不。”

  又试了好几个密码。

  秦意的出生日期,两个人在一起的那天,甚至连殷舒自己的生日他都尝试了一次。

  全都不对。

  殷舒有些着急了,他咬牙,最后输入了自己告白的那天。

  手机解开了。

  殷舒看到解锁的手机先是一愣,随后又看见了秦意的手机屏幕。

  他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殷舒没有勇气和家人拨通电话,只给游逸发了一条短信。

  【哥哥,再见。】

  “扑通”

  手机被扔在浴缸里。

  殷舒走进浴缸,温热的水很快打湿了他的衣裳。

  “殷舒!”

  看到了殷舒的动作,秦意瞳孔猛地放大,声音撕裂着,一瞬间苍白了脸色。

  秦意不愿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他用力挣扎着,试图把手脚的束缚挣脱开,一声一声地喊着殷舒,声音凄惨而又悲激。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浴缸里的水越来越红,血红的水落了浴室一地,连同着嘀嗒嘀嗒的水声刺痛着秦意的神经。

  “你醒醒,殷舒,求你了!”秦意大声喊着,“求你了,不要这样...”

  殷舒似乎听见了他的声音,稍稍偏过脑袋。

  秦意以为他要回应自己,飞快地说着:“你想自由我给你,我死,好不好,我们换一下,我才是该死的那个人!”

  “秦意...”殷舒的声音很微弱,但秦意还是听到了。

  他睁大眼,连呼吸都怕刺激到了殷舒。

  “以后...以后不要...再遇见了。”殷舒断断续续地说。

  “我们。”

  说完这句话,殷舒就再也没有回应过秦意的哭喊了。

  他慢慢地失了力,身体靠在浴缸边缘,就连呼吸都困难地很。

  直至死亡。

  “啊!”殷舒惊呼一声,猛地坐起身子。

  他伸手按住自己另一只手手腕,猛烈地呼吸着,胸膛快速起伏,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等到反应过来手腕没有传来剧痛,殷舒才缓缓收回了手,他摸了摸自己的胸腔,感受到了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又摸了摸脸颊。

  他还活着...

  可自己不是割腕自杀了吗?

  殷舒拿起柜子上的手机,在看清手机的那一刻愣住了,他手里握着的分明是自己大学时代用的那款手机。

  按亮屏幕。

  2017年8月30日。

  开学的那一天。

  殷舒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重生了,毫无防备地重新开启了自己的人生。

  殷舒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腕,完好无损的皮肤肯定了他的想法,随后他又解锁手机打开了通讯录,第一位不再是那个人,微信好友圈里也没有秦意的账号。

  翻遍手机,他都没看到跟秦意相关的消息,殷舒彻底松了一口气。

  可转念一想,自己才开始读大学,此时的秦意应该还在读高三。

  渐渐冷静下来,殷舒快速跳动的心脏也慢慢回到正常频率上,他翻身下床,环绕着房间四周,眼里满是怀念,走到书桌面前,桌上放着他的录取通知书,一旁摆着全家照。

  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房间门被人敲响。

  一个温润的男声从屋外传来,“殷宝,醒了没?”

  殷舒放下手里的相册,“醒了,哥哥。”

  他抿了抿嘴,又想起自己上一世割腕前给游逸发的那条短信,不知道他在看到那条短信、知道自己自杀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当初他为了斩断自己和秦意的联系,狠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如今重生,殷舒冷静下来后察觉到自己上一辈子的冲突自杀抛下亲人的行为有多自私,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家人。

  “那你先收拾一下吧,等下下来吃早饭。”游逸说。

  “好。”殷舒的思绪被打断,连忙回应着他的话。

  家人都等着自己下楼吃早饭,殷舒不再陷入沉思,赶紧走到浴室里洗漱。看着镜子里年轻了好几岁的自己,殷舒还是愣了一下神。他要调整心态,不能被家人看出异常。

  收拾好自己,殷舒连忙走下楼。

  站在楼梯口,殷舒就看见了围在桌边的家人。

  哥哥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父亲戴着眼镜看着手上的报纸。

  “早上好。”殷舒说。

  一旁的哥哥放下手机跟弟弟打了个招呼,“早。”

  殷正浩点了点头,也放下了手里的报纸,“吃饭吧。”

  “妈呢?”殷舒问。

  话音刚落,一个女声从身后响起,“殷宝起啦。”

  殷舒把游倩面前的凳子拉开,“妈妈,早上好。”

  “早上好呀,殷宝。”游倩笑眯眯地看着小儿子,“今天我们就要送你去学校啦,有没有觉得紧张。”

  殷舒抓了抓头发,“不紧张,爸妈你们也要去吗?”

  在他的记忆里,上辈子去大学是哥哥送他去的,爸妈因为有事而没能一起。

  “对呀。”游倩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

  殷舒点头,但没多问,一边吃早餐一边回想着十八岁时候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尽量让自己表现地更自然。

  游逸最先吃完早餐,他擦了擦嘴,“我吃完了,你的行李都整理好了吗?收拾好了我先去拿一些去车上。”

  殷舒一口喝光牛奶,跟着游逸一起往外走,“我也吃完了,收拾好了。”

  他跑到哥哥身旁,“我去拿吧,哥。”

  游逸摸了摸殷舒的头顶,“一起。”

  “啊...好。”殷舒因为他的动作愣了一下,随后回过神来,跟上了他的步伐。

  殷舒的大学离家不远,开车只需要两个小时就能到达,所以在开学之前殷家四人便商量好了开车去,既快捷又方便。

  两兄弟一人拿着一些东西,刚把行李都装在车上,殷正浩和游倩也走到了车库。

  “走吧。”游逸坐上车,“早点去学校,到时候可以抽出些时间去周围逛逛。”

  殷舒应了一声,心想着自己已经在那个学校待了四年,已经对周围的建筑店铺了如指掌。

  很快,四人便来到了学校。

  游逸的大学不是这一所,所以表面上的四人都不怎么了解这所学校。

  还没走多远,便被热情的大二大三学生围住。

  迎接殷舒的是一个大三学长,殷舒以前没有见过他。

  学长一路领着他们往寝室楼走去,路上不断地介绍着学校的各个建筑和历史,整个人洋溢着青春活泼,说话也热情风趣。

  殷舒此时心情也好上了一些,嘴角挂着笑,安静地听着游倩和学长之间的话。

  好在平时殷舒也有安静的时候,所以他此刻不怎么说话也不会显得突兀,就算家人问起来他也能用紧张来解释。

  “好了,这里就是你的宿舍了。”学长把他们一家人带到指定寝室,随后便离开了。

  殷舒打开门,入眼的便是姜云白的侧脸。

  姜云白听见了动静,偏头往门口看,他有些无措地站起身,眼里带着紧张,“你们好。”

  “你好。”殷舒开口。

  好久不见。

  他想。

  姜云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新室友。

  “我叫殷舒,你呢。”他主动伸出手,对着姜云白笑了一下。

  姜云白愣了下,随后连忙伸手握住了新室友的手,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你,你好,我叫姜,姜云白,云朵的云,白云的白。”

  殷舒听到他的话忍不住笑了一下,“殷舒,云卷云舒的舒。”

  看到他的笑,姜云白脸颊不自觉地有些发烫,他偷偷擦了擦手心的汗,看了眼一旁的游逸,小声地说:“你真好看。”

  殷舒一时没反应过来,就又听见姜云白的话,“你们一家人都长得好好看。”

  “噗嗤。”殷舒被姜云白的话逗笑。

  “对了,这个人是到了吗?”他指了指一旁的书桌,上面的东西摆得整整齐齐。

  姜云白点点头,“嗯,他叫郑昊,是第一个到寝室的。”随后又眨了眨眼,“现在去陪女朋友啦。”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交换电话和微信建立起了友谊,殷舒便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东西收拾到一半,最后一个室友姗姗来迟。

  殷舒看着宋景明大摇大摆地走进寝室,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打招呼,就又见宋景明被自己身后的人打了一巴掌。

  “哥!”宋景明捂住后脑勺,“你干嘛打我...”

  宋长谦扶了下眼镜,“好好走路。”

  “哦...”这下宋景明老实多了,中规中矩地走到屋里,对着另外两人说:“你们好,我是宋景明。”

  “你好。”殷舒说,“我叫殷舒。”

  “你好你好,我是姜云白。”姜云白说。

  “这是我哥。”宋景明往一旁让了让,露出了身后的人,“我哥叫宋长谦,今儿来陪我报名的。”

  宋长谦和两个小朋友打了声招呼。

  隔了一会儿,宋长谦又抬手看了眼手表,“景明,动作快些,小秦马上就要来了。以后要早起就不要玩得太晚,不然很容易像今天这样晚到。”

  “知道了,哥。”

  他说这话的时候殷舒刚好在跟家人聊天,没注意到宋家两兄弟说的话。

  收拾好了东西,殷舒和室友们打了个招呼,正打算和家人离开,就听见有人敲门。

  他以为是郑昊,于是走上前打开门。

  “你好,我找一下...”来人话说到一半便停住了。

  殷舒嘴角原本还挂着笑,看清眼前人后脑子一阵嗡响,太阳穴突突地跳,手腕也开始钻心地泛痛。

  “同学,你还好吗?”那个人小心翼翼地问,脸上满是担忧。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纯爱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