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纯爱 → 窥视小说钟秋傅盈

窥视小说钟秋傅盈

海鶄落 著

连载中免费

纯爱小说《窥视》的主角是钟秋和傅盈,作者海鶄落讲述了:傅盈作为一名私家侦探,某日收到一份高价委托请求,从此过上了监视大少爷钟秋的灰暗生活。他搬到了钟秋的隔壁,明面上接近,暗地里跟踪,又设置了多处监视设备将钟秋全方位笼罩在自己的目光下。然而随着两人的接触越来越多,傅盈对钟秋的了解越来越深,两个人的关系也逐渐变质……

1.2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20

在线阅读

纯爱小说《窥视》的主角是钟秋和傅盈,作者海鶄落讲述了:傅盈作为一名私家侦探,某日收到一份高价委托请求,从此过上了监视大少爷钟秋的灰暗生活。他搬到了钟秋的隔壁,明面上接近,暗地里跟踪,又设置了多处监视设备将钟秋全方位笼罩在自己的目光下。然而随着两人的接触越来越多,傅盈对钟秋的了解越来越深,两个人的关系也逐渐变质……

免费阅读

  【早晨七点五十分出门,坐司机车出发前往公司,上午十点左右突然回家取文件……】

  傅盈敲打笔记本键盘的手突然一顿,抬眼看向面前书桌上的屏幕。

  电脑带鱼屏的画面被不同的监控画面分割,此时桌面正中被放大的画面上,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正拿着一个文件袋推门离开。

  房门关上的声音清楚的从耳机里传来,傅盈低头继续打字——

  【十点十五分再次出门前往公司。】

  他将这封邮件写完发送,合上了笔记本塞进身边的背包里,关闭电脑打开了ipad,一边穿鞋一边在平板电脑上继续看小区里的监视画面。

  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已经进入电梯,似乎是还有事情着急处理,他不停地看手机又看一眼腕上的手表。

  傅盈伸手在屏幕点了点,放大画面想要看清男人在手机上看什么,但却突然发现男人的手机贴上了防偷窥保护膜,什么也看不见了。

  啧……”傅盈忍不住啧了一声,自己也推门离开等电梯下楼。

  站在电梯里下楼的时候,傅盈正看着手表计算时间。

  按照平日的习惯,男人应该已经出了电梯走在小区的院子里,步行差不多两分钟左右,就会坐上司机停在路边的车前往公司。

  傅盈推算着时间觉得自己应该加快点速度,不然有可能会跟不上监视对象的脚步。

  他坐着电梯下楼,走到小区门口的公交车站,却突然听见背后一声喇叭叫。傅盈下意识往一边避让,却没想到车在自己身边停了下来。

  车窗摇了下来,监控画面里男人的脸出现在眼前。

  他冲着傅盈一笑:“傅先生这个时候出门?这里不好打车,要去哪里?如果顺路我可以送你一段。”

  原来今天是自己开车回来的,傅盈立刻锁上自己的平板屏幕,心里想着还是应该在小区门口加一个摄像头,脸上却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

  傅盈没有第一时间说出自己的目的地,而是推辞说:“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毕竟他现在给自己立的人设是腼腆宅男,面对只客套过一次的邻居切忌不可以太顺杆爬,保持距离才能产生美。

  但是监视对象却摆了摆手说:“没关系,你先说去哪里,要是顺路我再带你,不顺路可能就要让你自己等车了。”

  怎么可能不顺路,爷就是为你而来的。

  傅盈心里嗤笑一声,戴着框架眼镜的脸上则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轻声说:“我去重天大厦旁边的图书馆,请问您顺路吗?”

  男人笑着点头:“我正好去重天大厦,上车吧。”

  傅盈点点头,拉开了后座的门上车,男人通过后视镜朝他笑了笑:“今天工作日傅先生不用上班吗?”

  啊,我去图书馆就是为了工作查资料。”傅盈说着一笑:“今天钟先生不用上班吗?”

  监视对象钟秋摇头:“当然要上班啊,我只是回来拿个东西,现在马上就要赶去开会。”

  他看看了眼时间,忍不住叹气说:“社畜真难。”

  傅盈依旧是温和笑着应和了两声,心里却在想真是funny马的pee,当总裁的还能叫社畜吗?怎么也得叫马夫了。

  自己这种地下工作者才最惨,24小时无休就算了,还没有五险一金,社保全靠自己交,要是出点问题办砸了事情可能还要被老板和监视对象两方报复。

  社畜是社畜,自己就是在悬崖间走钢丝的杂技艺人,手里还没有那根保持平衡的棍,能不能安全上岸全靠自己。

  两个人围绕社畜的话题说了两句,就都默契地陷入了沉默,直到车停在了图书馆门口。

  傅盈打开车门冲着男人笑了笑;“今天谢谢钟先生,改天我请你喝咖啡。”

  不用这么客气,都是邻居,你上次送来的水果很新鲜很好吃。”钟秋对着傅盈一笑:“我还有事先走了,祝你今天玩得开心。”

  傅盈摆手说再见,等到奔驰开远,他的脸立刻平静下来,抱着ipad转身刷了图书卡进了图书馆。

  找了个阅览室靠墙的角落位置坐下,笔记本连上网之后邮箱的提示声立刻响起。

  傅盈戴上耳机摘下脸上的平光眼镜放在一边,捏了捏鼻梁上的红印才点开邮箱,准备看看“大老板”又给自己回复了什么东西。

  傅盈不是什么正经人,不过是一个简单的从事灰色“盯人”事业的24小时无休的打工仔。好听了说他是个线人,不好听了说他就是个收钱盯梢的。

  本着只要不触犯底线,有钱什么都可以再商量一下的原则,傅盈在业内出了名的胆大敢接单,棘手的活都是单单五星好评。

  不过要不是五星好评的话,傅盈也活不到现在,早被那些老板们弄死了。

  傅盈有个习惯,就是用给钱的多少来给自己的顾客评论等级:给钱少的,叫声小老板;给钱不多不少的是老板;给钱很多的,就恭恭敬敬叫声大老板。

  这位大老板姓钟,和这次的监视对象一个姓,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钟老板联系傅盈用的邮箱,一封加密邮件寄过来,遣词用句无时无刻不透露着有钱两个字,并且隐晦说明自己被可恶的欧豆豆迫害的很惨,拉踩弟弟不是个好人,逼得自己在家里伏低做小,小白菜地里黄,三两岁没了娘。

  看得傅盈都想点一杯绿茶白莲,一边喝一边细品这封邮件里的似是而非。

  最后钟老板总结,只要两人齐心,其利断金,能够扳倒弟弟,他这里一点都不差钱,前提是傅盈愿意出手。

  傅盈把邮件看完,表情止不住的地铁老人看手机,心想哪里来的大傻帽,该不会是诈骗同行年中冲业绩钓鱼钓到自己身上来了吧?

  傅盈在家里一门不出二门不迈消沉了大半年,被这一封充满绿茶气息的邮件闹来精神,挽着袖子想要同诈骗团伙来个你死我活,没想到却阴差阳错被他抓着一条大鱼。

  人生果然是宁肯抓错,不能放过。

  傅盈感叹着自己的英明神武未卜先知,点开了那封热乎的未读邮件。

  钟大老板的回复邮件依旧简洁明了,一句知道了继续跟进,尾巴上骚气的加个心,让傅盈每次看了都十分不适,并且怀疑是复制粘贴。

  他瘪嘴回复一个收到,关掉邮箱页面,再次打开平板来看看观察对象钟秋先生现在在做什么。

  虽然傅盈还没有大胆到直接进钟氏公司安装摄像头,但是入侵他们的内网系统,利用公司里已经察看监控也足够了,毕竟已经安装好了的摄像头,不用白不用。

  傅盈调试着监控,顺手拿出自己书包里带的冷面包,三两口吃下肚,又喝了口热水,缓解了胃里抽疼,这才开始切换桌面上的监控画面。

  办公室不在,茶水间也不在,休息室也没有……

  傅盈挑了挑眉,最后在会议室的监控画面里找到了钟秋。

  大长桌旁边坐满了人,似乎在因为什么争吵,隔着摄像头傅盈只能看到画面听不到声音,不能知道开会的内容。

  他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忍不住啧了一声。

  算了,自己的任务暂时只是跟着钟秋,跟他关系拉近一些,还没有到了解公司策略的地步。傅盈没有提前自己任务进度的意思,只是将画面拉进了一些,让他更仔细能观察钟秋脸上的表情。

  虽然画面有些模糊,但傅盈不得不承认这位钟家少爷的确长得英俊潇洒,剑眉星目,往人群里一站也算是鹤立鸡群的好看。

  会议持续的时间不长,很快就宣布结束,员工们陆续离开了会议室,只剩下钟秋和身边的几个副总。

  接着钟秋又跟他们说了几句话,几个副总也出了会议室,只剩下总裁一个人。

  钟秋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一会,阖上笔记本电脑起身离开了会议室。他推开办公室的门,秘书已经拿着文件等候多时。

  秘书姓冯,一头黑发梳得整整齐齐,表情却不算严肃。他的将手上的文件放到钟秋面前,轻咳一声说:“钟总,这个季度的财报出来了。”

  放这里吧,我待会看。”钟秋喝了口水,看见冯秘书还站在这里,忍不住挑眉问:“还有事?”

  冯庆抱着手臂挑眉:“你还好意思问什么事,您的那位好大哥又去医院献殷勤了,老爷子打电话过来问你什么时候过去。”

  不去,没时间。”钟秋笑了一声:“有人陪他演父慈子孝就行了,怎么还要凑齐三个男人一台戏,非要我和钟春在他面前打起来才高兴?”

  冯庆一噎:“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提醒你做个样子也好,省得到时候又让媒体报道钟家父子反目企业易主的瞎话。”

  钟秋:“你都知道是瞎话了,还有什么好信的,只要股价没问题,就算是我爷爷活过来当家也没人关心。”

  冯庆见他又坐在桌子前开始看电脑,忍不住挑眉:“总觉得你忙得有点奇怪,最近也没什么大事要处理,你怎么整天盯着个电脑看?”

  有吗?”钟秋眉头一挑,看见冯庆冲着自己点头,随即笑了笑低声说:“没事,就是发现我的那位好哥哥又在做蠢事而已。”

  钟氏企业除了特定岗位下班时间不固定,其余的人都是六点下班。就算钟秋是老板,他也在时间一到就提着包离开。

  地下停车场的刷卡声不断,钟秋坐在车上倒是不着急,等着前面的员工先走了才开着车慢慢驶出停车场。

  没想到他刚刚拐弯,就再公交车站牌那里,瞧见了那位早上刚搭过顺风车的傅先生。

  钟秋眉头一挑,开着车靠过去,降下车窗看着抱着一摞书的傅盈笑着说:“巧了,又遇见了。”

  傅盈也是一愣,没想到晚上还会遇见。

  上车吧,再多停一会我就要被罚款了。”钟秋示意傅盈上车,等着人坐稳一脚油门提速,直接上了路。

  傅盈坐在副驾驶上有些懊恼,自己不应该为了省钱等公交车。这样一天遇见两次未免让人觉得太刻意了一些。

  钟大老板说钟秋是一个戒心特别重的疑心鬼,虽然自己暂时还没看出来,但钟大老板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傅盈想着微微偏头看了钟秋一眼,问:“钟先生每天下班都是这个时候吗?”

  差不多吧,怎么?想每天都搭车?”钟秋说着将车上的橘子软糖递给傅盈:“要吃吗?”

  傅盈道了声谢,拿了颗糖含进嘴里,嘴里蔓延的糖味渐渐安抚住了绷紧的情绪。傅盈将糖袋子放回原位,冲着钟秋又道了声谢。

  钟秋:“傅先生太客气了,都是邻居不用这么客气。对了,上次你送来的小台芒是在网上买的吗?味道很不错,不知道可不可以把链接分享给我一下。”

  那个是我朋友送过来的,不是网上买的。”傅盈想着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说:“钟先生喜欢的话,下次我朋友再送过来的时候,我再拿点过去。”

  那太麻烦了,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傅先生不必放在心上。”钟秋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开着车一路平稳回了家。

  两个人住的丰源小区是市里的高级小区,但就是位置偏了一点,居住的人不算多。钟秋这次直接将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

  不好意思,我下意识开车进来了。”钟秋停车了才反应过来傅盈还在车上,连忙道歉说:“一下忘记傅先生也在车上了。”

  傅盈:“没关系,我也可以通过中间的楼道回家。”

  两个人居住的十二栋是电梯入户的户型,一栋楼左右两个单元各住一户,中间夹着一个公用的消防通道,平时两边门关着,王不见王的,没什么事两户人家可能永远不会见面。

  傅盈抱着书同钟秋站在一起等电梯,两个人进电梯上楼,钟秋看着他手上的书,还十分绅士地帮他推开门。

  多谢了。”傅盈转头冲他一笑,脸上两个酒窝明显。

  钟秋愣了一下,目送着傅盈那边的门关上,才慢慢松开手阖上了面前的门。

  感觉到背后的视线消失,傅盈才松了一口气。他拿出钥匙开门,将从图书馆借回来用作伪装的书连着脸上的眼镜也一起随手扔在一边的沙发上。

  傅盈蹲在门边确定没有人进来过,这才换鞋走进书房,打开家里的台式电脑,将笔记本上的监控画面转移。

  验证身份通过之后他点开钟秋家的监控画面一个一个浏览过去,寻找钟少爷的身影,可他他看了一遍却没有发现,心顿时提了起来。

  傅盈抿了抿嘴,皱着眉又看了一遍依旧没有发现钟秋的身影。他退出全屏这才发现屏幕右下角最重要的书房监控画面一片漆黑。

  傅盈松了口气,心想还好是技术问题不是灵异问题,虽然走多了夜路早晚撞鬼,但他也不想惊险刺激的悬疑片变成惊悚可怕的鬼片。

  他一边喝冷水压惊一边调试画面,但毫无任何卵用,比见鬼更可怕的画面出现了!

  监控画面依旧是固执的伤悲,充满傅盈不懂它的黑。怎么调试都不改自己男儿本色,就是不出现画面,傅盈心停跳又加速,上下浮动堪比老山蹦迪。

  娘的,金老五这个坑货,给自己的东西居然这么次,才十五天摄像头就给他整坏了一个。

  傅盈咬着手指正想应该怎么办,就看见画面里又出现了钟大少爷的身影。

  脱了西装之后钟秋结实的身材更加明显,淡蓝色衬衣被皮带扎紧,长腿配上西装裤还有袖子挽起露出的腕表,十分的杂志西装男模。

  但是傅盈根本没兴趣欣赏,他盯着钟秋手上拿着的车钥匙,突然感觉到幸福来敲门。

  果然,钟少爷拿着车钥匙又弯腰将沙发上的文件拿起来就往玄关走,连外面的西装也没套就要出门。

  傅盈看着他穿鞋出门,立刻起身往门口走。

  他小心开了自己家门,推开隔开中间消防通道的门,趴在了钟秋那边的门上。电梯到达的提示音隐隐约约传来,傅盈听到后立马转头回家,冲进书房拉开抽屉开始翻找之前配好的钥匙。

  感谢耶稣玉皇大帝,钟秋没有用指纹密码锁,要不然自己还要费一番功夫。

  傅盈将全新的微型监控器从抽屉拿出来,确定可用之后带着工具直接穿着袜子出了门。钥匙很轻松地打开了钟秋的家门。

  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电梯,确定依旧是停在负一楼的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傅盈才小心在脚上套上了蓝色的鞋套,关门进了钟秋的家。

  比起自己的家,钟秋的房子倒是多了一些生活居家的意思。

  桌上有看到一半的杂志喝到一半的茶水,茶几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零食,皮沙发上还散落着几个看上去就十分柔软的抱枕。

  傅盈拿出手机瞥了眼上面的监控画面,确定钟秋的车已经开离地下停车场之后,这才走进书房,站在窗帘下抬头寻找自己安装微型摄像头的位置。

  摄像头倒是还在原位没有动,正对着钟秋的书桌,傅盈皱着眉看了一阵,转手将钟秋的椅子搬了过来,踩在椅子上开始检查监控器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当初他设计监控器位置的时候把什么情况都考虑进去了,但偏偏没想到监控器会质量不过关,阴沟里翻船。

  傅盈拆开监控器仔细看了看愣是没发现哪里出了问题,他啧了一声将摄像头直接揣进怀里,准备开始安装新摄像头。

  但这时耳机里突然传来声音,傅盈拿出手机一看,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都涌向了头顶。

  这姓钟的居然杀了个回马枪,开车回来了,现在已经进了电梯,还有三层就到家门口!

  傅盈立刻跳下椅子把东西归位,钟秋的电梯已经停住马上就要开门,现在冲出门就会碰个正着,被当场捕获。

  他回想一下钟家的装饰,立刻转身冲入了钟秋的卧室,拉开那个八个柜面的衣柜躲了进去,藏在了这个天气绝对不会拿出来的呢子衣中。

  古龙水还有樟脑丸的混合味道在鼻尖蔓延,傅盈在黑暗中屏住呼吸,甚至将耳机里的监控声音直接关闭。

  防盗门开锁的声音响起,傅盈看着画面里钟秋的身影,听着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声,努力让心跳声也平缓下来,不影响自己的判断。

  画面里的钟秋进了书房,因为没了监控画面,傅盈只能盯着走廊上的监控画面计算时间,判断钟秋在做什么。

  时间一点一点走过,傅盈舔着自己的嘴角,安慰自己钟秋应该只是回家拿东西很快就会出门,应当不会待在家里不走了。

  更何况就算待在家里,自己也可以趁着他洗澡或者别的时候溜走。

  心里思考着最坏的情况,傅盈开始计划脱身的方法。最差也不过是任务失败被发现,虽然自己的近身格斗术一般,但是出其不意把钟秋撂倒跑路也是没问题的。

  傅盈想着,钟秋的身影终于再次在监控器里出现。

  他手上多了一份文件,果然是拿掉了东西,应该马上就会离开。

  原本最坏的假设立刻被推倒,傅盈松了一口气,坐在衣服堆里咽了口口水,还没来得及庆幸脱离危险,就看见钟秋一转身进了卧室。

  一个草字涌上心头,傅盈立刻屏气凝神,看看这个大少爷要干什么。

  画面里钟秋把扔在椅子上的西装拿起来正准备穿上,但突然皱起了眉头低头在西装上嗅了嗅,然后把西装放在了一边,转身开始打开衣柜拿衣服。

  傅盈躲在衣柜的最右边,转头便看见最左边的门被打开,外面的光照了进来,跟着进来的还有钟秋的手。

  钟少爷翻找了几下似乎没有找到自己要穿的衣服,忍不住啧了一声开始继续打开柜门。傅盈缩在角落里,看着光亮离自己越来越近,似乎感觉到死亡也离自己越来越近。

  他握紧了拳头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临近的那一扇门也被打开,光已经照在了离他一拳远的地方。

  正当他准备出击的时候,钟秋翻找的手停了下来,取下了一件深蓝的西装。

  找到了。”钟秋带着笑的声音响起。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纯爱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