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历史 → 妄想渣A爱上我林煜程筠

妄想渣A爱上我林煜程筠

七月清风 著

连载中免费

历史小说《妄想渣A爱上我》是作者七月清风最新创作的一本架空纯爱小说,主角是林煜和程筠。大白兔就喜欢小黑狼,程筠像是把魂给丢在林煜那里了一样,明明周围的人都告诉他,他就是林煜最讨厌的那种人,可能是程筠自小没被人讨厌过,直到遇上了林煜。林煜明明知道那个人是自己最讨厌的那种,可还是没忍住动了心动了情……

6.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12

在线阅读

历史小说《妄想渣A爱上我》是作者七月清风最新创作的一本架空纯爱小说,主角是林煜和程筠。大白兔就喜欢小黑狼,程筠像是把魂给丢在林煜那里了一样,明明周围的人都告诉他,他就是林煜最讨厌的那种人,可能是程筠自小没被人讨厌过,直到遇上了林煜。林煜明明知道那个人是自己最讨厌的那种,可还是没忍住动了心动了情……

免费阅读

  林煜对着陷入昏睡的omega看了一会儿,然后翻身下床来到花园里抽烟。

  黑云遮挡住了月亮,四下寂静的只传来三两声的虫鸣,深夜的冷风吹过来,让alpha的思绪逐渐平静下来。

  脑海里的思绪虽然平静了,但心里却烦闷了起来。

  他看着原本荒芜的花园,在程筠的打理下变得生意盎然起来,程筠种的花已经打了花骨朵儿,预示着再过段时间能开花了,他又瞥见了靠近墙角的那颗樱花树苗,似乎也比之前长高了些。

  充分证明了种植它们的人倾注了心血与心思。

  alpha烦闷的抽完了烟盒里剩下的半包烟,把最后一个烟头重重的砸在地上,用鞋底碾灭了最后烟头。

  留下一地的烟头又回到了程筠的房间。

  程筠还睡着,他的睡相跟他的人一样乖,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只是眼角的泪水还没干,把又黑又密的睫毛都打湿了。

  alpha伸出手,用指腹给他擦干眼泪,在触碰到omega的脸时发现有些不对,程筠的体温有些稍高了。

  林煜皱着眉头去家用医药箱里翻出体温计,一量体温omega果真有些低烧了。

  他拨通家庭医生的电话让他赶紧过来。

  在等家庭医生来的时间里他把程筠抱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程筠的卧室里全是浓郁的信息素与激烈情事过后的味道。

  林煜把人抱到自己床上,又去浴室拿了毛巾把程筠腿间的体.液给清理干净。

  专为林家服务的私人医生在二十分钟后风尘仆仆的赶来。

  医生在看见床上带着欢爱痕迹熟睡的omega,跟坐在床头细心用毛巾给人敷额头的alpha后有些吃惊。

  想起前不久omega发情期这位林总还只不咸不淡的见自己给他开抑制剂。

  医生在看过以后说程筠只是因为情事跟情绪而有些低烧。

  omega不是什么药都能吃的,所以医生连药都没开,只嘱咐好好休息就没什么事了。

  折腾了大半夜,等到屋子再次只有两人时林煜看着程筠的睡颜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他心里很矛盾,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跟程筠做.爱的欲望。

  他质问自己,难道是喜欢上了这个娇弱胆小动不动就哭的omega?

  又在心里否定,不会,不可能,一切都是信息素的原因。

  都是因为他自身的本能才使得他抗拒不了程筠,他会被程筠影响仅仅是因为两人高度契合的信息素而已。

  “唔......”昏睡中的omega突然哼唧了两声,林煜伸手给他捻了捻被角。

  熟睡中的程筠像是感觉到了热源与alpha的存在,迷糊间拉住林煜的手臂,然后抱进自己怀里。

  林煜本来打算回房间休息的,可手臂却被omega双手抱着,他不敢硬扯担心会把程筠弄醒,只能无奈的叹息后翻身上床。

  程筠本就怕冷,在感觉到了更加靠近的热源后就往林煜怀里钻,刚捻好的被子被他弄掉了。

  林煜皱了皱眉,心里想的是推开他,可身体却搂住了程筠。

  怀里娇软的omega无害的哼唧了两声,扭动的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林煜扯过乱了的被子又给他盖上,随后才闭上了眼。

  林煜这一觉睡的很沉,以往除了喝的大醉以外他从来没有睡的这么沉过,甚至还难得的做了梦,梦里是他多年未曾梦见过的omega父亲。

  谢明溪站在漫山的野山茶花丛中朝他浅浅的笑着。

  “爸爸......”林煜望着清秀的男人,一边呢喃一边想要疾步走过去。

  林煜想告诉他这么多年了自己真的很想他,也想问谢明溪让老爷子让林卓跟他葬在一起,会不会让他不开心?

  可谢明溪跟他的距离没有丝毫拉进,清秀文雅的男人浅笑着让他回头。

  “煜哥......”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林煜回过头是看着他正一脸甜蜜笑着的程筠。

  ·

  林煜徒然睁开眼,外面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窗帘斑驳的撒在地板上。

  他望着天花板回神,却听见一阵淅淅索索,一转头就看见程筠以一个十分别扭的姿势慢慢挪下床。

  结果只刚走一步就哐当摔在地上,吓的林煜迅速从床上起身去拉他。

  等林煜把地上的人抱回到床上后厉声责问:“你怎么这么蠢?”

  “我没注意,腿有些软没站稳才摔的。”程筠望着他小声辩解。

  可omega心里想的是林煜这是在关心我吗?

  他果然是在乎我的。

  林煜大力扒开程筠捂住不给看的膝盖,泛红的一块估计之后会青紫。

  “对不起......”程筠看着alpha越来越阴沉的脸,小声的道歉。

  林煜听见他这样可怜的语气就烦,自己又没打他又没骂他,一见着自己就总是一副胆小又害怕的样子,跟你那个omega朋友在一起时怎么不见你这样。

  他越想越来气,控制不住的吼程筠:“你道什么歉!”

  omega的身体一怔,低着头看着被子,越发小声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吵醒你的,我只是想回房间。”

  程筠其实醒来好久了,刚睁眼时看见alpha英俊的睡颜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又看了看周围发现这是在林煜的房间里,而自己正被林煜紧紧抱在怀里。

  经历过昨晚的亲热后,omega本就会下意识的粘自己的alpha,而林煜的信息素更是让他舍不得走。

  可是他记得林煜似乎不喜欢他进来,上次发情期一过就让他赶紧回自己房间里了。

  程筠的头枕在林煜的胳膊上,靠在alpha的脖颈里,甚至能听得见头顶传来的呼吸声。

  就着这个姿势抬头盯着林煜看了好久,才依依不舍的从alpha怀里出来钻出来,钻出来前他还偷偷的亲了亲林煜的下巴。

  现在看着黑了脸的人,林煜果然讨厌自己。

  自己又惹哥哥生气了。

  林煜看着他道歉的委屈样,觉得很无奈。

  刚醒来程筠就这幅像是被欺负了的样子,若是换成别人在自己面前摆出这幅样子早被自己教训了。可偏偏这人是程筠,是他又娇又弱的omega,是他昨晚头脑一热甚至还想永久标记的人。

  而且程筠现在身上只穿着一件自己的白衬衫,耸拉着脑袋跪坐在床上。

  宽大的衬衫套在他纤瘦的身上空落落的,一件衬衫只刚刚盖住了大腿根,露出白皙细长的腿,解开的口子露出光滑的脖颈跟锁骨,上面还印着暧昧的红痕跟牙印。

  程筠带着这样一身暧昧痕迹委屈的跪坐在床上,可怜巴巴的道歉,林煜哪里还说的出话。

  alpha一手扶额深吸两口气,平复了心里的烦躁,然后说:“你没吵醒我,不用道歉。”

  “那我先回......”

  “就在这休息。”林煜打断他的话,语气中透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说完后林煜突然伸出一只手放在程筠的额头上,用手背试了试omega的温度,然后说:“退烧了,好好休息我叫人给你送吃的上来。”

  程筠先是没反应过来,只呆呆的望着林煜深邃迷人的眼眸,然后又眨巴眨巴眼睛回过神,接着脸颊上迅速飘起两朵红云,连耳朵尖都红了,他羞涩的垂下眼应了一声。

  林煜发现了omega的样子,突然觉得程筠傻傻的还挺可爱,控制不住的扬起嘴角笑了出来,他这一笑让程筠顿时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omega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看着他认真的说:“哥哥笑起来还是这么好看。”

  没有哪个alpha会不喜欢自己的omega赞美自己,林煜当然也不例外,他伸手揉了揉程筠的头,拉过一旁的被子遮住程筠光着的腿,示意他自己休息,然后就起身去洗澡了。

  程筠听他的话乖乖躺进柔软的大床里,抱着林煜盖过的被子,趴在林煜睡过的枕头上,心里开心的不得了。

  林煜洗完澡是光着上身出来的,他下半身只围了一条浴巾,常年的锻炼让alpha的身材好的让人嫉妒,偏古铜色的肌肤上还挂着未擦干的水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迷人的荷尔蒙。

  穿上衣服时只觉得他英俊挺拔,而没穿衣服时才能看到他结实精干的肌肉。

  程筠躺在床上闭眼装睡,他怕林煜反悔了又叫他走,他可不要,他喜欢待在林煜的床上。

  不对,准确来说他喜欢林煜这个人,连带林煜的所有东西他都喜欢,房间里有他的信息素,仅仅这一点就让omega舍不得离开。

  程筠本来闭眼装睡,可林煜从浴室出来时他依旧忍不住眯着眼偷瞄。

  alpha早就发现了他的小动作,只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嘴角,并没有拆穿,等到换好衣服出房门时才对着装睡的omega说:“好好休息。”

  程筠依旧尽责的装睡,在听见咔哒一声关门后才开心的笑出来。

  没过多久保姆来敲门问:“您需要我把餐食送上来吗?”

  程筠不敢在林煜房间里吃东西,他腰腿酸的厉害,颤颤巍巍的扶着扶手下楼,身体很疲惫其实没多大胃口,只吃了一点就回房间了,没多久就在林煜的枕头上又睡着了。

  昨晚真的太累了,再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程筠是被文偌的电话吵醒的,他闭着眼接起电话发出有些沙哑呢声音:“喂?”

  “小九你什么时候过来啊,要不要我去接你?”程筠听见文偌的话猛的睁开眼,大脑瞬间清醒了。

  才想起来昨晚林煜出门后接到文偌的电话,告诉程筠有人找他参加一个拳击友谊赛,文偌本来就打拳加上在C市又没事做,正无聊的慌而且听说还有丰富的奖金,于是就应了下来。

  当时文偌在电话里听出程筠似乎心情不好,于是就邀请他过来看自己比赛,分分心。程筠当时都答应了,可今天居然完全忘记了。

  人果然一被爱情冲昏头,别的什么都记不住。

  程筠充满歉意的说:“对不起啊文文,我忘记了,我现在就过来。”

  文偌听见他的声音有些哑以为林煜又欺负他,然后程筠又哭了一晚上,严肃的问:“你嗓子怎么了?”

  “......”程筠不好说是因为昨晚叫.床给喊哑了。

  “你昨晚是不是哭了?”文偌声音更大了。

  “没......”

  “姓林的又欺负你了?”

  “不是......”

  “他大爷的,等着我帮你削了他。”

  “不是不是,真不是,煜哥对我很好,我等下见面再跟你说。”程筠打断他的话快速解释,然后挂断电话。

  接着又给拨通林煜的号码打报告,乖巧的omega告诉自己的alpha要出去。

  “什么事?”

  程筠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料想林煜现在应该很忙吧,于是长话短说:“煜哥,我要出门......”

  林煜正听着底下经理的汇报,经理看他在接电话便停了下来,可林煜却摆了摆手示意让他继续,然后又问电话里的人:“去哪?”

  “去找我朋友,就上次那个。”程筠老实交代,可林煜却依旧不悦的皱起眉头道:“说了让你别乱跑,你就不能听两句,今天好好在家待着。”

  “我答应人家了,昨天就答应了......”程筠的语气里透着委屈,还带着恳求撒娇。

  其实林煜的态度已经很明确的表明不想让他出去,可程筠还是说已经答应了,林煜心里来气,厉声的说了一句:“随便你吧。”然后啪的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程筠瘪了瘪嘴。

  哎,哥哥又生气了......

  omega忍着难受爬起来洗了个澡,在浴室的镜子里看见自己身上的痕迹时很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哎,哥哥下嘴也太狠了

  而林煜这边挂断电话后黑着张脸,说项目策划的经理战战兢兢的开口:“林总。”

  “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经理擦了擦额头的汗,毕恭毕敬的退出去。等到办公室里只剩林煜一人时他拿起了电话对着那边说了一句:“你去帮我看着他。”

  程筠按照文偌发给他的地址让司机送他来,到了以后发现这里好像离市区还挺远,路上的人也不多,好几百米都不见一个人,但这栋建筑的周围却停了很多豪车。

  程筠打电话告诉文偌自己到了,只等了一会儿后就看见文偌出来了。

  “小九。”穿着一身休闲运动装的omega挥手叫他,文偌本就长的嫩,笑起来的时候简直像个高中生。

  “你怎么在这比赛啊?我看这附近不像有体育馆啊。”程筠说出心中疑惑。

  “哎呀,别在意这些细节嘛,我刚开始也觉得怪,后来发现这其实是个私人比赛。”文偌拉着他边走边说,嘴里还咬着个牛奶袋。

  “私人比赛!?那不就是......不就是打黑拳!?”程筠越说越小声,心里开始慌了。

  “应该吧,但也不是,那人跟我说就是个私人比赛,只是因为我是个omega,增加噱头罢了,而且黑拳我以前也打过啊,放心吧都是些小喽啰,我会保护你的。”文偌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以示安慰。

  其实他内心也不想来的,但没办法啊,他爹停了他所有的卡断了他的粮逼他回家,可明显文偌不是个任人宰割的主,正打算跟他爹斗到底。

  就在他惆怅该怎么活下去时,正巧有人介绍他说以前在国外见过他打拳,觉得他很厉害,而这里又正巧有人在办比赛,奖金还很高。

  这笔奖金要在以前文偌是肯定看不上的,还不如他的一支手表贵,可于此时的文偌而言那就是雪中送炭,雨中送伞,天不亡我。

  结果来了以后才发现是打黑拳的,但负责人却拉着文偌说:“你别担心,只是打着好玩的,不会闹出人命,而且你是omega,我们请你只是增加噱头而已,您想想有一个打拳厉害的omega参加比赛,这样谁不想看啊?”

  这话要换成平时文偌听见肯定扭头就走,我又不是来给你们当宣传的。

  可是现在没办法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不肯回家,也不好意思找好友借钱,就答应了参加比赛。

  文偌带着程筠进到内场,周围的alpha都打量着两人,目光宛如饿狼看见肉。

  “我给你找了个VIP座,这里离台上近,而且人又少,你等下得好好看我啊。”

  “嗯,你注意安全,打不过也不丢人的,只是你别受伤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程筠担忧的说。

  “放心吧,我有分寸,我先去换衣服啦。”

  程筠笑着点了点头,文偌也对他笑了笑然后转身去了更衣室了。

  与此同时的楼上,单向玻璃窗前一个男人端着高脚杯看着楼下跟程筠笑着说话的文偌,手里不紧不慢的摇晃着红色的液体,然后无声的笑了笑。

  可眼里没有丝毫笑意,而是宛如数九寒天里混着冰渣的湖水般刺骨的冷。

  文偌啊文偌,真是不乖,等下有你的苦头吃了,他饮尽杯中的红酒,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别一开始就让最厉害的上,慢慢玩才有意思,让我这个同父异母傻弟弟长点教训。”

  ·

  文偌回到更衣室,刚换好衣服感觉光线暗了暗,有人挡在他后面,omega不悦的皱起眉,一回头果然看见一个健硕的alpha凑在他面前。

  那人还刻意附身往文偌贴着腺体贴的腺体处凑,不怀好意的坏笑着说:“小宝贝这么瘦弱等下是禁不住的,不知道是谁竟然这么狠心,舍得让你这么个小甜心来打拳,要不要考虑跟了哥哥我,保证除了只让你爽疼也只在床上疼。”

  文偌瞥了他一眼冷冷道:“滚开!!”

  那人却不死心仍追着文偌说:“宝贝儿,哥哥是为了你好,你这样的身板在这只有被.轮的份。”

  文偌听了这句话竟然笑了起来,他本就五官精致、纯良无害,笑起来的时候更加迷人,眼睛里仿佛有星星。

  alpha被他的笑容迷的移不开眼,omega这时慢慢向他靠近,那人也跟着文偌笑了起来,以为omega是想通了要投怀送抱。

  结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文偌一个扫腿,在同一时间脖子被文偌死死勒住,文偌一脚踹在alpha身上,使得他不得不跪在地上,完全动弹不得。

  他看见刚刚还笑的灿烂的omega顷刻间变了脸,在alpha的耳朵边轻飘飘慢悠悠的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动动手就能弄死你?”

  轻柔的嗓音中却说出让人恶寒的话,明明比文偌高出许多的alpha此刻却不堪一击。

  他没想到文偌会这么厉害,只能认怂的说:“知......知道了......”

  文偌听后松开勒在alpha喉咙上的手,然后一脚踹在alpha的后背上,头也不回的去洗手。

  他嫌脏、嫌恶心,这些alpha整天都在发情,精虫上脑。

  为什么alpha总觉得自己天生高人一等?为什么认为omega天生就该被人豢养在家里做个生育机器?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omega骨子里就是骚.浪的?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omega靠不住?

  文偌大力的在水龙头下搓洗干净手,用白毛巾擦干手上的水,眼神也逐渐冷下来,等下一定要给这些眼睛长在头顶的alpha长长教训。

  另一边的程筠正坐在文偌给他安排的座位上,偷偷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有两面墙的酒架,还有调酒师跟吧台,像是一个酒吧,但正中央又设立了一个擂台,然后是以擂台往外散开的座位,又像是一个不正规的拳击俱乐部。

  程筠觉得怪怪的,但他从没去过地下黑拳馆,只在书里跟电视里或是别人口中听过见过,确实不像自己所认知的那种肮脏、混乱、充满暴力跟血腥的地方。

  omega心想“可能真是私人组织的拳击比赛吧。”

  程筠心想“可能真是私人组织的拳击比赛吧。”

  刚刚文偌带他来时人还不算多,随着天色越来越晚,周围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但全是alpha跟beta。

  程筠不知道这些alpha此刻看他的眼神有多么饥渴跟玩味,而那些beta看他的眼神里有的是同情,有的是嘲笑,还有的是带着看戏般的期待。

  周围的目光千奇百怪,让omega有些摸不着头脑,但程筠心思单纯,只以为是因为omega不常到这种地方来,这里的人觉得稀奇,才总看着他。

  得告诉文偌这种地方以后别来了,他一个还没被标记的omega,这多不安全啊。

  程筠被这些人的目光打量的有些不自在,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后颈被衣服遮挡住的腺体。

  他身上还带着林煜的信息素。

  想起自己那位总爱冷脸的alpha,程筠的目光愈加柔和,眉眼都带着笑意。

  ·

  与此同时在黑拳俱乐部外,项阳一边疾步行走一边给林煜打电话:“煜哥。”

  林煜此时正在开会,照理说按照他的性格是不该接电话的,但看见来电人是项阳就不由的想是不是omega出了什么事?

  他摆了摆手示意正在说方案的人停下,然后接通电话沉声问:“什么事?”

  项阳冷冷的扫了一眼拦住他们的人,然后继续对着电话里说:“煜哥,夫人去了北郊的私人拳馆。”

  “什么!?”林煜的声音大了些,眉头紧皱,周身散发出寒意,让会议室的气压骤然降至冰点。

  “他们的人拦住了我们,进不去。”

  “今天是什么人举办的?”林煜问。

  项阳转身离远了些然后说:“我查了,是文家的人。”

  “文家?”

  文家是Y市除了程家以外的另一大家,只不过也不是个干净的,自家内部都能争的头破血流,斗的热火朝天。

  程筠的那个好友不就是姓文?

  林煜脑海里似乎想到了什么,匆匆起身边走边说:“等我过来。”然后丢下会议室里懵着的一干人等快步离开。

  众人心想刚刚是看错了吗?

  堂堂林氏总裁,黑白通吃的林先生刚刚脸上竟然出现一丝慌乱,并且扔下一屋子的人走了。

  “打!打!打!”

  “打的好!”

  “上啊!”

  “哈哈哈,这个alpha不行啊,换一个!”

  在周围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尖叫声中擂台上的omega以漂亮的一击打倒了高出自己很多的alpha。

  台下的欢呼声更加热烈,程筠也拍手叫好替文偌加油鼓劲,文文真是太厉害了。

  文偌也高兴的向好友挥手,就在此时已经躺在地上好一会儿了的alpha又挣扎的爬了起来,然后向omega扑过去,文偌感觉察觉到了,险险的避开,随后一脸诧异的望着alpha。

  不对,这不对,按照拳击的比赛规则,这人已经倒地不起很久了,可是为什么裁判没有读秒?

  文偌望了望台下,此时才发现根本没有裁判,只有拿着话筒激情澎湃的解说员,以及刚开始时宣布比赛双方的主持人。

  没有裁判?

  omega侧身躲避着alpha疯了般毫无章法的攻击,眉头紧皱,面色.欲加难看。

  在参加这场比赛前主办方告诉他,这次的比赛是擂台赛,赢了的人将一直在台上打,直到被人PK下台。

  开弓没有回头箭。

  可是这场比赛里根本连裁判都没有,没有裁判自然也没有规则,没有规则便没有约束,没有投降跟弃权。

  只要赢的那方不放过你,你被活活打死也是没办法的。

  而赢了的那方也不能弃权投降到此结束,只能一直打......一直打......

  直到被后来的人打成死亡或残疾,才能算结束,下擂台。

  文偌之前在国外曾经见过这样的比赛,当时的他就觉得这样的场面太过血腥残忍,只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上当了!!!他被人骗了!!!

  omega恍然间的心神不宁,被alpha抓住机会重重的一拳挥过来砸在文偌白皙的脸上。

  文偌被打的靠在围绳上,他听见台下瞬间炸烈开的欢呼声,声音比刚才他打alpha时更加激昂。

  “打的好。”

  “快上。”

  “这么好看的omega,玩起来一定很刺激。”

  “打他,用力。”

  “omega果然不适合这样的运动。”

  文偌听着这些沉迷于血腥与暴戾声音,心里升起一阵寒意,他望着坐在底下同时担忧看向自己的程筠,用口型说:“跑。”

  快跑啊小九!!!

  ·

  时间仿佛过得很慢,偏僻的郊区大道上几乎看不见行人,而这座不起眼的建筑里却发出滔天的叫喊声。

  “上!快上!出拳!打死他!”

  “漂亮!打!”

  “打死他!打死他!”

  ............

  擂台上的文偌在击败第三个alpha后台下发出了剧烈的掌声、欢呼声、尖叫呐喊声几乎要把屋顶都掀翻。

  文偌虽然已经击败了第三人,但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的额角流着血,嘴边也乌青了一块,脸色愈加苍白,汗水打湿了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靠在围绳上剧烈喘气。

  主持人拿着话筒,口角流沫激奋的说:“恭喜文偌选手3连胜!!!接下来我们将请出今晚第四位挑战者,这位alpha是来自泰国的著名拳击大师,在道上有着死亡拳击手称呼的扎西,他人如其名上场便是非死即残,我们可怜omega文偌将会是什么命运呢?”

  文偌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话,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喘气,他已经体力快到极限了,缺氧与疲惫使得眼睛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大脑跟身体的反应也慢了下来。

  程筠在底下看着文偌,从刚才的几场比赛里也发绝了不对劲,他知道再这么下去的话文偌一定撑不住了。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