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牛小春芳桃小说

牛小春芳桃小说

张敏 著

连载中免费

牛小春、芳桃是作者张敏所编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中的主人公们。故事感悟生活中的情,把握了小说的真谛,我笔写我情。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傻小子牛小春虽然长得傻头傻脑,但是身体却是相当的壮硕。腰是腰,腿是腿的,把村里的那帮寡嫂和小媳妇勾的垂涎三尺,但他偏偏对芳桃嫂子情有独钟。

0.6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2/11

在线阅读

牛小春、芳桃是作者张敏所编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中的主人公们。故事感悟生活中的情,把握了小说的真谛,我笔写我情。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傻小子牛小春虽然长得傻头傻脑,但是身体却是相当的壮硕。腰是腰,腿是腿的,把村里的那帮寡嫂和小媳妇勾的垂涎三尺,但他偏偏对芳桃嫂子情有独钟。

免费阅读

  芳桃嫂忙不迭爬上去,摸索着把牛小春的器进自己的里,开始前后摩擦,一会就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吟

  牛小春翻身把芳桃嫂压在身下,坚强不屈的牛小春在芳桃嫂深入浅出,温热湿滑,随着牛小春的动作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很有节奏

  张敏吞吞吐吐一会,看到牛小春的小伙伴早就昂首挺胸,急切的去,自己上下运。一边运一边嘴里发出咿咿嗷嗷的呻吟,表情很享受。

  牛小春没有让她的享受持续多久,哪里容得她在上面肆虐,很快把她放倒,分她的两,一边狠狠一边抓着张敏的两座峰搓。

  张敏很快就被牛小春的凶猛冲击打败,每一次剧烈的击都让张敏感觉到一意从两腿间直冲头顶,一会就开始进入迷情的状态,只顾闭着眼睛,摇头晃脑的呻吟。

  这个疯女人,进入状态太快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可是她叫喊的声音不小,真怕有邻居听着。牛小春赶紧抓一个毛巾塞到张敏的嘴里,张敏很配合的含住,咿咿嗷嗷的声音变成了压抑的呜呜声,这声音让牛小春变得更兴奋。

  两人不断变换姿势,牛小春先是把张敏的两条高高扛起来,然后压下去,让张敏的膝盖几乎抵着自己的下巴。这样的张敏门户大开,牛小春的身体从上方一下一下砸下去,就像打夯机,张敏的呜呜声更加剧烈,眼睛里满是欣喜。

  牛小春狠狠冲杀一阵,开始调整节奏。听到张敏的呻吟有些声嘶力竭,牛小春不得不放慢节奏。扛起张敏的一条腿,从侧面挤进去,开始慢慢动作……

  徐思娣心里顿时涌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 她的预感在第二天就实现了。

  第二天徐思娣起了个大早,起来就开始做早饭,她想要早点吃完饭早点回学校, 不过昨天后半夜没有睡好,眼睛有些肿,精神不大好。

  做饭做到一半时,蒋红眉竟然起来了, 要知道她每天可是要睡到日晒三干才会起来的,没一会儿看到蒋红眉在院子里转了一圈, 凑到路口处踮起脚尖往外瞅了一阵,像是在等什么人似的, 来回踱步了许久, 又返回来凑到厨房外往里瞄了一眼, 看到徐思娣在做饭,人没有进来, 站在外面冲她喊了一嘴:“你那个死鬼爹吃醉了酒, 头疼得厉害,一会儿做完饭给他泡一碗生姜水出来醒醒酒。”

  说完,又看了她一眼, 进了屋, 语气竟然前所未有的缓和。

  徐思娣却皱了皱眉, 没有回话。

  转身去查看锅里的米粥好了没,正在这时,忽然听到外面来人了, 似乎来了好几个,徐思娣听到了男人中气十足的说话声,以及蒋红眉热情的迎接声,连宿醉的徐启良也起来了,一群人边聊边哗啦啦的进了屋,徐思娣手中的锅盖还没来得及放下,就忙跑出去查看时,这时人已经进了屋,只看到走在最后的是一个陌生男人的背影。

  屋子里的谈话声哗啦啦响了起来,因为厨房距离堂屋有些远,里头具体哪些人,说些什么也听不大清,只是,没一会儿徐天宝就跑过来了,闻到饭香味,踮起脚尖从蒸笼里掏出一个馒头咬了一口,又一把吐了出来,气冲冲的指着徐思娣道:“这馒头怎么这么硬,都快要馊了,徐思娣,你到底会不会做饭,你不好好做饭,我就让我爹我妈将你给卖了去换钱!”

  徐天宝牛气冲天,说完了撒腿就准备跑,却不料被身后的徐思娣一把逮住,徐思娣一手抓着徐天宝的衣领,一手掐着徐天宝的腮帮子,阴着脸看着他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徐思娣小时候其实是非常疼爱徐天宝的,小时候徐天宝算是她亲手带大的,也非常黏她,可是小孩子学坏是非常快的,自徐思娣去镇上上学后,徐天宝在蒋红眉夫妇的影响下,渐渐成了这样一个讨人厌的小孩。

  可是,即便如此,徐思娣每次回家还是会默默给他带一些镇上的零食回来,牛奶舍不得喝也是专门留给他的,徐思娣对徐天宝是又讨厌又心疼,眼下,随着他一天一天长大,心疼的天平渐渐向讨厌倾斜。

  徐思娣的神色有些凶恶。

  徐天宝虽时常欺负徐思娣,也不过只在嘴上占些便宜罢了,可到底年纪小,是打不过徐思娣的,眼下,被她这样恶狠狠地瞪着,心里有些惧怕,嘴上却咬牙叫嚷道:“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要敢打我,我让我妈打死你。”

  说着,见腮帮处的手指越掐越紧,徐天宝疼得快要哭了,只扯着嗓子唔唔道:“又不是我要卖了你,你拿我当什么出气筒,是俺爹···俺爹要将你卖给一个老男人还债!”

  话音一落,腮帮处的手嗖地一松,徐天宝用力的推了徐思娣一把,边往外跑边哭着嚎叫道:“哇,哇,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我···我告诉我妈打死你!”

  而徐思娣思绪恍惚,被推得身子一阵踉跄。

  听了徐天宝这番话,全身的血液开始倒流。

  盛夏的六月天里,她全身僵硬,只觉得蚀骨冰冷。

  正在这时,听到哭声的蒋红眉跑了出来,嘴里大声道:“怎么了,怎么了,七宝怎么了,不是让你喊你姐泡茶送到堂屋来么,怎么哭了起来。”

  徐天宝恶狠狠地冲将红眉告状。

  蒋红眉听了难得没有朝徐思娣发怒,反倒是将徐天宝搂在怀里哄了哄,道:“好了,别哭了,家里来了客人,这样嚎叫像个什么样子,一会儿等客人走后,妈替你收拾她。”

  哄完她的宝贝儿子,蒋红眉这才板着脸朝着徐思娣走了过来,道:“客人来了,不知道泡杯茶送来,读了这么多年书读到哪去了,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将茶泡好送过去。”

  徐思娣用力的攥紧了手指,手指都快要断了,只咬牙道:“我不去。”

  蒋红眉顿时怒了,将脚边那张小板凳一脚踢远了,恶狠狠的瞪着徐思娣道:“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么,那好,今天你就不用去上学了,以后也不用去上学了,念的什么书,越念越不听话,明天我就去学校给你办退学手续,这书你也不用去读了。”

  徐思娣将嘴里的牙齿都要咬碎了,浑身血液倒流,直涌向头皮。

  蒋红眉到底不想这会儿跟她翻脸的,见她脸色发白,知道抓住了她的软肋,顿时眉头一松,伸手替徐思娣理了理衣裳,语气微缓道:“一会儿要见客人,捯饬干净了过来!”

  顿了顿,又补重复了一遍道:“赶紧的!”

  说完,直接转身进了堂屋,进屋时一改刚才的冷脸,只笑眯眯道:“就来了,就来了,人在泡茶,一会人就来了。”

  徐思娣就跟个行尸走肉的僵尸似的,一脸机械的将茶端了送进去。

  一进屋,里面三双六只眼睛齐刷刷的朝她看来,眼神赤、裸裸的,就像是在打量货物似的,将她从上扫到下,又从下扫到上。

  三个陌生的男人。

  不是他们村的。

  一个老的,两个中年左右,老的看上去有六七十了,满脸皱纹,十分显老,牙齿都掉了,就跟大山里上百年的老树根似的,老得都冒出土来了。

  另外两个,一个小四十了,又土又圆又肥,腰上的肥肉隔着衣服鼓起了出来,腰下夹着一个皮包,脖子上挂着一根小拇指粗细的金链子,不像是山上的人,倒像是镇上的人,妥妥的暴发户。

  另外一个三十出头,与前一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又黑又矮又瘦,比徐思娣还矮,看着老老实实的,就是那双绿豆似的小眼睛不住往徐思娣身上瞟。

  看到徐思娣本人,三人似乎有些惊艳,三人忍不住交换了一个眼色,眼中露出满意之色,这时,徐思娣忍着心里的恶心给三人递了茶,暴发户双眼一直没从她身上挪开过,眼睛直勾勾盯着她,嘴里却冲着蒋红眉夫妇道:“这个就是你们家闺女?”

  徐启良点了点头,正要说话,被蒋红眉一把抢先了去,只见她一脸眉开眼笑道:“是的,我们家弟弟已经满十六了,现在在镇上念书,成绩···成绩那是相当的好,一直是全校第一,将来是要考省会最好的大学的,全校老师同学都十分看重她,咱们村陆家那个举人老爷知道罢,咱们家弟弟也要考那个大学,除了成绩好,这孩子还十分老实听话,叫往东绝对不敢往西,咱们家里的活儿都是她干的,刚才还在厨房里做早饭来着,能干的很,这方面随我,哈哈哈,哎,就是不知道这么能干的孩子,将来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小伙子去。”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