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玄幻 → 战王归来凌风

战王归来凌风

三品 著

连载中免费

玄幻小说《战王归来》是作者三品最新创作的一本现代都市架空玄幻小说,作者三品一起强大的幻想能力为读者们带来这样一部集合现代都市强者崛起和重生玄幻特色的男频小说,主角是凌风。周围的人都说凌风就是个拖累,将林芳带累的废物男人,一朝觉醒,凌风恢复自己的意识,成为那个站在登峰顶上的男人,看这些曾经瞧不起,欺辱他的人要如何收场!!欠我的,终将还回来!!

0.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11

在线阅读

玄幻小说《战王归来》是作者三品最新创作的一本现代都市架空玄幻小说,作者三品一起强大的幻想能力为读者们带来这样一部集合现代都市强者崛起和重生玄幻特色的男频小说,主角是凌风。周围的人都说凌风就是个拖累,将林芳带累的废物男人,一朝觉醒,凌风恢复自己的意识,成为那个站在登峰顶上的男人,看这些曾经瞧不起,欺辱他的人要如何收场!!欠我的,终将还回来!!

免费阅读

  “这人也太没出息了,就因为要零花钱没给,妈又骂了他几句,就跑出去自杀,这做人也太没底线了。”

  “一个上门女婿,窝囊废能有什么做人底线,活着就不错了。老天没眼,真该撞死他,省的我女儿继续受罪。”

  “没出息成这样,真是罕见,我看他连块皮都没破,肯定是为了长期白吃白喝,故意碰瓷儿。”

  听着岳母和两个小姨子的对话,凌风悠悠的醒转了过来,他记得自己昨天上午买菜的路上,被一辆疯狂飙车的宝马给撞了。

  在这之前他的确被林芳给骂了两小时,可他只当耳旁风,绝不是什么自杀啊。

  “妈,二妹都这样了,他居然还玩自杀也太不懂事儿了,我看赶紧让闭月跟他把婚离掉算了。”这时候楚姚玉不屑的说。

  “就是,要不是她,二姐也不会破产,更不会被人告上法庭,面临坐牢,都怪这个窝囊废。”小姨子楚东美又跟着说道。

  “给他义父打电话,让他们自己家来交医药费,我们才不会管他呢,走。”这时候岳母林芳说道。

  林芳他们走了以后,凌风才从床上坐起来。

  “我终于想起来我是谁了。”

  凌风做了个深呼吸,试着运行了一下体内的真气。

  三年来一直沉寂的功力,顿时便犹如长江大河汇流入海般苏醒了过来,真气激荡,医院都在摇晃。

  “要不是护身罡气自行发动,这下就完了。”

  江州的夜浮躁喧嚣,窗外霓虹闪耀,江山月色,一览无余。一道流星横亘天际,一闪而没,正似八年前的将星出世一般。

  凌风深吸了一口气,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愣了一下,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个陌生号码。

  “喂,老陈,是我。”

  对面立即传来一个激动的差点晕过去的声音:“皇,战皇,您还活着,这这,这三年您去了哪里,老奴,十分的想念您啊。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我失忆了。”

  “怎么会……”

  “一言难尽……我现在要见你,你立即到江州医院来。”

  “老奴参见战皇。”不到半个小时,陈黑白便风风火火的,带着一脸兴奋进入了病房。

  花白短寸平头,大约五十岁左右年纪,目前已经是江州首富的陈黑白,此刻已经已经泣不成声。

  凌风,龙国第一战神,受封战皇爵位,权势滔天。

  “皇,您失踪之后,老奴与杀神军十大战将,本打算立即殉葬……老奴不忠,请战皇赐死。”

  “本王知道,你们只是在等我回来,也不罪你,免礼吧。”凌风摆了摆手问道:“三年前我走火入魔,被人追杀,出事之前,让你布置的一切,是否还在运行?”

  凌风已然复原,举手投足一派皇者气象。

  皇者桀骜不驯,皇者雍容华贵,皇者睥睨天下,超然霸气。

  时隔三年,再次感觉战神神威,陈黑白激动的痛哭流涕:“启禀战皇,正常运转,只等激活。”

  “激活所有人,启动九街霸天计划,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是。”

  “你先回去吧,我回来的消息暂时不要让欧阳家和凌家的人知道,我怀疑三年前他们曾向我下手。”

  “是。”

  凌家,凌风父族;欧阳家,凌风母族,均位列龙国八大世家,受皇命,得册封,手持丹书铁券,富可敌国,有罪不究,世袭罔替尊贵无比。

  但这两家却都与凌风有着血海深仇……九街霸天计划,便是为他们制订,只可惜一场意外,让这个复仇计划迟了三年。

  陈黑白走了以后,凌风给老婆楚闭月打了个电话,直到此刻,凌风才知道自己的老婆楚闭月竟被人告了,今天正好开庭。

  重症监护室门口,一道道惊愕的目光正在打量着这名身材巍峨,气宇轩昂的年轻人,谁都想不通,这血肉之躯在撞报废一辆宝马7系之后,怎么会安然无恙呢。

  ’我特么居然结婚了,堂堂的杀神战皇,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存在,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结婚了,而且还是个任人践踏的上门女婿,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

  当凌风来到法院门口的时候,看到岳母林芳正坐在地上在嚎啕大哭,见他来了,立即扑过来厮打:“我女儿被拘留了,马上就要判刑,都是你害的,都是你这个窝囊废害的。”

  “你不是被撞了嘛,感情真是碰瓷儿啊。”楚姚玉冷笑着问。

  “妈,闭月怎么被拘留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凌风眸底杀气凛然,他不相信楚闭月会犯法,自家老婆人品咋样,他心里比谁都清楚,除了瞧不起自己之外,那女人几乎没毛病,又怎么会被判刑呢。难道这其中有人陷害。

  有些人,你放在心上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儿。醒来后,凌风早已发觉,自己已习惯了有楚闭月的日子,因此这件事情他管定了。

  “你还说,要不是你窝囊,让一个女人抛头露面去养,她又怎么会破产,又怎么会欠金鹏公司两百万的。”被凌风无意中爆发出来的战皇杀意笼罩,林芳本能的打了个寒噤,气势也随之弱了几分,差点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原来是这样。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凌风没有再和林芳等人纠缠,转身上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那潇洒离去的背影深沉如大海。

  林芳:“……”

  楚东美:“……”

  楚姚玉:“……”

  这废物怎么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耍酷啊,就这么跑了!”

  “这是个什么人!”

  “一个穷鬼,拽什么拽啊!”

  凌风上了出租车,立即给陈黑白打电话:“老陈,帮我约金鹏公司的老板出来谈一谈。”

  “金鹏公司,皇,这个女人她不配见您……”陈黑白实在有些为难,却又不敢抗旨:“她的幕后老板,也只不过是您家奴的家奴的家奴。我这就让他来见您吧。”

  孙瘸子瘸着腿,一路小跑的来到了蓝色咖啡厅外面,认真整理了一下衣冠之后,才迈步走了进去。

  “陈先生,我来了,听说主人要见我,这可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孙福只知道自己的主人,乃非凡之人,但他并不知道主人名字,更不知道主人就是传奇战皇。否则他将会更加感到荣幸。

  陈伯站在凌风的身边,面无表情的给他介绍,孙瘸子立即扔下拐杖跪在凌风面前。

  “主人,小的孙瘸子。十年来,小的无时无刻不想见到您老人家,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孙瘸子,江州顶级大佬,以心狠手辣,杀人如麻著称。传闻,凡是得罪了他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活的过三天的。

  自从他进来,这家店的美女老板苏柔就在打哆嗦,上去打招呼害怕,逃跑也迈不开腿。很多客人也逃的无影无踪。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孙瘸子一进来就给那个看起来穿着异常普通的青年跪下了。这是什么情况。

  “你本来不配跟我家主人见面,更不配跟他老人家讲话,可是你最近办了一件大事儿,成功的引起了主人对你的注意,所以才把你找来。”陈黑白阴沉着脸色说。

  “是是是。”

  孙瘸子不敢起来也不敢抬头,听了这话却是心中一喜,还以为陈伯真的在夸奖他呢。

  “不知小的做了什么事儿,竟然得到主人的青睐。”

  “你坑了我家主人的老婆,把她送监狱里去了。”

  “啊!”

  闻言,孙瘸子差点吓死,冷汗一直流到脖子里,磕头如捣蒜的说:“主人小的冤枉啊,八年前小的本是无名小卒,承蒙主人赏识,才有了今天,又岂敢做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凌风身体深深陷进沙发里,手指敲击着大腿,忽然说道:“楚闭月这个名字你听说过吧?”

  “楚,楚,没,没有啊,从,从没听过。”

  “孙福,你是想死吗?”陈黑白语气一厉。

  “小的不敢说谎,这名字我八辈子也没听过。”孙瘸子挺胸,跟着擦了把汗:“陈伯,您看这……”

  “刘雅丽是你的手下……”

  孙瘸子全身一震,暗想,原来是这娘们出的事儿,差点害死老子,我可保不住她了。

  他赶紧掏出手机给刘雅丽打了电话,让她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到蓝色咖啡厅来一趟。

  20分钟左右,咖啡厅的门被人推开了,外面走进来一个戴眼镜长直发的妖艳女人。

  “老大您怎么给这个废物下跪?”

  那细腰长腿眼神倨傲,身穿香奈儿抹胸长裙,满身珠光宝气的年轻女人,显然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威震杭城的孙福孙老大,竟然跪倒在一个穿着普通的年前人面前。而这个年轻人她还认识。

  他不就是楚家那个废物赘婿嘛。

  孙福猛然站起来,给了刘雅丽一个大嘴巴:“你他么的是不是想害死我,我草你全家的妈,你想死别特么的连累我啊!”

  刘雅丽还以为孙福要请她喝咖啡呢,没想到见面礼却是个大嘴巴,顿时吓傻了。

  “老,老大,这是,为,为什么?”

  “你还敢说,还不赶快给凌公子跪下,你知道你得罪了谁吗?”

  “凌公子……”

  一直处于懵圈状态的刘雅丽忽然明白了过来,感情孙老大是让人给蒙了啊。

  “老大,您打我我没脾气,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您受骗,这个人哪是什么凌公子,他就是楚家的一名废物赘婿,他老婆还欠我两百万呢。假如他是公子哥,那我就是天神了。您别给他跪,我这就让这傻13给您跪,还要他叫您爷爷。”

  “我可去尼玛的吧。”

  “啪!”

  见她不但不跪,还继续冒犯凌风,孙福顿时吓的要死,这要不把她嘴巴打歪,如何跟主人交代。

  而且他知道凌风不可能是假的,因为陈伯陈黑白是如假包换的。

  孙福一顿二十个大嘴巴抽过去去,跟着一脚踹在刘雅丽的小肚子上,将她踹飞了出去。

  要知道,就算只是陈黑白的势力,也决不是他可以抗衡的,要杀他,那简直比碾死一只蚂蚁都容易,何况是巍峨如山,神秘莫测,把陈黑白当成奴才的主人。

  所以尽管刘雅丽是他的得力助手,也只能把她丢出去了。

  “凌少,既然她执迷不悟,小的这就替您收拾了她。”说着,孙福伸手向刘雅丽的脖子掐了过去。

  不愧是江州霸主,果然够心狠手辣。

  “慢着。”凌风突然说道。

  “老大,您完全不用担心,我可以把这里的人全都灭口。”

  刘雅丽这个恶毒的女人显然是误会了,她以为孙福是因为跪错了人,面子下不来,才迁怒于她。随即自作聪明爆出这等提议。

  谁知话音刚落,又是吃了孙福一顿老拳,把一张花容月貌打的猪头一般。

  这话让凌风大为反感,心里已然动了杀机,可她知道刘雅丽现在还不能死,否则楚闭月就出不来了。

  “给她一天时间,去法院撤诉,办好了,活,割舌;办不好,死,凌迟。”凌风背着手站了起来,目光如刀的直视着惊惧恐怖的刘雅丽。气势之凛冽,超越凡俗。

  气势如虹,锋芒万丈,俨然杀神降临人间,这还是那个窝囊废物的楚家赘婿嘛,刘雅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时此刻,她才隐约感觉到,自己刚刚似乎犯下了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气度雍容,神情淡然的凌风,并未理会刘雅丽而是走到门口弹了弹手指头。

  指尖沉浮,强虏灰飞烟灭,大地山河破碎,世界格局都为之巨变,更何况杀一长舌妇呢。

  “呃……多谢凌少。”孙福还以为凌风要变着法折磨刘雅丽呢。却原来仅是如此,赶忙道谢。

  要知道以凌风小主人的行事作风毒辣手段,睥睨天下的身世背景,孙福想想就头皮发麻。

  “老大,我……”

  “闭嘴。”

  凌风说完之后,直接站起来离开了咖啡厅。

  一辆劳斯莱斯汽车上,凌风正抚摸着一块巴掌大的铜牌,闭目沉思,而作为江州首富的陈黑白,此刻却在充当他的司机。

  “老陈,我准备重组一家公司,就叫凌风闭月财团,你来出任这家公司的总裁,我给你当司机。”

  “皇,老奴万死也不敢。”陈黑白握着方向盘一哆嗦。

  “这是皇命,你有什么不敢,要杀光欧阳家和凌家的人,有时候,我需要你这个身份做掩护,。”

  “是。”

  当年凌风的母亲欧阳漱玉出身于炎夏八大家族之一的欧阳家,因为爱上了同样身为八大家族凌家的三公子凌正天,被欧阳家赶出家门。

  两大家族乃是世仇,欧阳漱玉为了爱情,乃与其父堂前三击掌,约定此后死生不入欧阳家门庭,伤心离去。

  凌正天信誓旦旦要娶她过门,谁知凌家的反应比欧阳家更为激烈,不但要将凌正天逐出家门,还要族谱除名,没收所有财产。

  凌正天贪恋富贵,舍不得锦衣玉食,向家族屈服。

  欧阳漱玉性情温婉恬淡,不知如何是好,跪在凌家祖宅门前一天一夜,最后被强行驱逐,一病不起。

  之后,欧阳漱玉产下一子。当夜,欧阳家派出杀手清理门户,幸为凌风恩师所救。因为产后受伤,五年后欧阳漱玉撒手人寰。凌风在母亲坟前痛哭三天三夜,誓言复仇。

  凌风18岁武功大成,从军,对敌人残忍弑杀,暴虐成性,犹如魔鬼,连战友都不敢靠近他三步之内。

  他以鲜血为饮,以枯骨做床,每次冲锋必携带一千人头而回,一切只为升迁,一切只为复仇,为了母亲,他不介意将苍生踩在脚下。

  凌风离开半小时之后,便接到了孙福的电话:“主人,事情已经办妥,主母即将出狱,只是小的意外发现了一个情况。”

  “说。”

  “是。”孙福恭敬的说:“启禀主人,小的回去之后对刘雅丽严刑拷打,辣椒水老虎凳全都用了一遍,结果有了意外收获。

  “刘雅丽交代,主母之所以破产,欠债,入狱,竟是被人暗地布局。那个人就是茂盛商会的副会长陈铭盛,刘雅丽也参与其中。”

  “我听说,陈铭盛觊觎主母的绝代姿容已经很久,不惜用半年的时间来布局,请君入瓮,目前他正准备借钱给主母呢。”

  “知道了。”

  凌风挂断电话,吩咐陈黑白开车去看守所。可是到了看守所,工作人员告诉他,楚闭月已经被两名女孩接走了。

  凌风赶紧拿起电话播了出去。

  “干嘛?”

  一看到是凌风的电话,心情差到极点的楚闭月顿时不耐烦的问,语气冰冷至极,充满讽刺。

  “闭月,你的事儿我都知道了,你现在在哪。”

  “哼,知道,知道有用嘛,知道能解决问题吗?”

  “闭月,我很关心你。”

  “不必了,跟你不太熟。”

  这个时候,楚闭月手中的电话被人抢了过去,凌风听到楚闭月同学李师师的声音。

  “凌风,我们在君悦雅阁会所808吃饭呢,你过来吧。”那声音倨傲中带着嘲讽,满满的居高临下。

  “好,多谢告知。”

  挂断电话之后,凌风让陈黑白先回去,自己打滴滴直奔君越会所。可是他刚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

  “哥们,你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里可是君越雅阁,麻烦你再看清楚点,吃拉面去前面那条街。”

  君越雅阁会所,百姓俗称天外天,非达官贵人不得入,想要进入这里,每年一千万的会费是基础,此外光有钱还不行,还要有身份地位。

  君越雅阁会所的老板霍都,更是江东省豪强霍家的旁支,连孙福都要让他三分。

  “我不吃拉面,我要去的就是君越会所。闪开。”

  “哥们,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赶紧走开。不然待会儿惊动了任何客人,被打的缺胳膊少腿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是不会有人把你当人的。”保安说道。

  “不当人当什么?”

  “蝼蚁。”

  这时候,有个穿着西装的平头从里面走了出来,板着脸嚷道:“吵什么吵,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到底怎么啦?”

  保安大惊,赶忙90度鞠躬:“怎么惊动您老人家了洪爷,这穷屌丝乡巴佬没有会员证,就想往里面闯,让我给拦下了。”

  “混你特么的账。这点事儿都处理不好,要你干什么吃的,这里出入的都是天上的人,惊动了他们你十条命也赔不起,这个,给我埋了。”自始至终高平头没看凌风一眼。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