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战爷夫人她又逃婚啦楚慕语战擎渊

战爷夫人她又逃婚啦楚慕语战擎渊

沐二 著

连载中免费

经典言情《战爷夫人她又逃婚啦》by沐二,主角是楚慕语和战擎渊。传说中的战爷久病成疾,性情暴戾、俊美无俦、心狠手辣。替嫁成为战爷的第七任未婚妻,楚慕语表示压力山大,每天挣扎在逃婚第一线,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婚前,战爷似笑非笑的断言:“记住,我娶你可能有一万种理由,唯独不是因为我爱你。”不久后,战爷把小妻子捧在手心:“老婆,我错了。”

6.6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1/22

在线阅读

经典言情《战爷夫人她又逃婚啦》by沐二,主角是楚慕语和战擎渊。传说中的战爷久病成疾,性情暴戾、俊美无俦、心狠手辣。替嫁成为战爷的第七任未婚妻,楚慕语表示压力山大,每天挣扎在逃婚第一线,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婚前,战爷似笑非笑的断言:“记住,我娶你可能有一万种理由,唯独不是因为我爱你。”不久后,战爷把小妻子捧在手心:“老婆,我错了。”

免费阅读

  惊蛰前后的夜晚,通常都是暴雨连绵。

  凌晨时分,楚慕语好梦正酣,直到有人一把推开了她的房门,踉踉跄跄的跪坐到她床边。

  “楚慕语,醒醒!”

  来人牢牢地捉住她的手,十指纤纤卡入她的腕骨,冷汗如雨一滴滴落在了她的脸上。

  这个扰人清梦的家伙柔弱地喘了口气,姣好的脸蛋上呈现出惊恐万状的狰狞美丽,口不择言的命令道:“现在就是你报答我父母、报答我墨家养育之恩的时候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天边惊雷炸响,轰隆隆的划破天际——

  楚慕语用了三秒钟的时间清醒,慢条斯理的哼出一个音:“……嗯?”

  说话间,她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梦游似的睁开了眼睛。

  照亮半边天空的雷光下,那双眼尾上挑的眼瞳暗夜流光,有一种远超常人的沉着淡定。

  如果说她的五官顶多算是清美,那么加上这双眼睛,就犹如画龙点睛一般,充斥着动人心弦的绝妙魅力。

  然而下一瞬,她抬手戴上了从床头柜摸来的黑框眼镜。

  瓶底厚的镜片模糊了她灵动活络的眉眼,同时遮住了眼底与生俱来的几分匪气。

  慢吞吞打了个哈欠,楚慕语半梦半醒地开了口:“大小姐,你又有什么事?”

  墨果儿看惯了她的不温不火,又最看不惯她的不温不火,长睫一眨落下泪来,揪住她的衣领死命摇晃:“你到底听没听到我说什么!”

  明明这个人愚笨木讷又胆小,连墨果儿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在事发的第一时间想到她。

  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病急乱投医。

  楚慕语被晃得浑身乱颤,眼中藏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表面上则是茫然又怯懦:“我不明白……”

  她预备着要在这个雨夜听墨家的掌上明珠语出惊人的准备逃婚,等着看墨家被那位久病成狂的活阎王追杀到焦头烂额,却不料对方给了她更大的惊喜。

  “……总之跟我来!”

  三分钟后,只来得及套上衬衫牛仔裤的楚慕语身不由己的奔赴楼下,眼前是分外惨烈的车祸现场。

  她的目光愕然落在那全球限定版的超跑上,又格外看了眼牌照,镜片后的瞳孔由于过度震惊而缩成一点。

  “战家的车?”

  墨果儿恍若痴呆的点头。

  风雨交加的雨幕里,楚慕语僵硬的移到车前,咬牙用力拽开驾驶室变形的车门,只看了一眼便汗如雨下。

  驾驶室里满头鲜血昏迷不醒的不是别人,正是墨果儿原定于半个月后举行婚礼的未婚夫——战擎渊本人。

  当务之急,救人要紧。

  探手去摸男人隐在衬衫下的脖颈动脉,楚慕语的心比初春夜雨还要寒凉,直直坠了下去。

  这个人死了……

  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墨家门前!

  “楚慕语,我,我该怎么办?”墨果儿浑身抖若筛糠,在大雨中哑着嗓子尖叫:“我下个月还有音乐会要开,我不想死,不想坐牢,我……”

  此刻,楚慕语满脑子都是关于战擎渊如何心狠手辣的传言,分不出心思安抚墨果儿惊骇至极的心情。

  这种时候已经来不及深究战擎渊的死因,哪怕他真的只是作恶多端遭了报应,只要他死在墨家门前,就得拉上墨家所有人陪葬。

  难怪墨果儿口口声声要她报恩,不管怎么处理这具尸体,都是掉脑袋的差事!

  她可以不在乎大小姐的死活,却不能对她肖想已久的大少爷袖手旁观,更何况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下去。

  心神电转的考虑着如何收场,楚慕语伸手在身上摸了摸,不知道从哪里捏出一把薄如蝉翼的手术刀。

  一刀划破了安全气囊,她把占据驾驶室的死人推倒在副驾驶上,硬着头皮取代了他的位置,试探着发动了跑车。

  价值不菲的车子哼哼着喘息起来。

  楚慕语屏住呼吸,低声絮语:“加油啊,宝贝。”

  仿佛感受到她的鼓舞,车子半死不活的哼唧片刻,勉为其难的有了反应。

  心底长长出了口气,她侧眸看向车外惊吓的好像下一秒就会晕过去的墨果儿,哭笑不得的按下车窗。

  “上车啊,大小姐,这种时候还有心思摆谱,等我手捧鲜花的过去请你吗?”

  “我,我还要跟着去吗?”

  楚慕语无言的瞅了她一会儿:“你会挖坑吗?”

  墨果儿吓得泪流满面,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好像她再逼的紧点,就会当场失禁给她看。

  为了不让那噩梦一般的场面成真,楚慕语心灰意懒的摆摆手:“晚安,大小姐。”

  说完,她在心里估算了一下附近最好的抛尸地点,胆战心惊的狂踩油门,在倾盆大雨中呼啸而去。

  一路上,楚慕语心不在焉,专挑着避人耳目的小路绕行。

  她真是太天真了,本以为那位大小姐顶多是让她帮助逃婚,最了不起也不过是让她顶替着嫁过去一解燃眉之急,却万万没料到对方如此不按套路出牌。

  现在,这位传说中的活阎王气息全无的靠坐在真皮座椅上,额角涌出的鲜血沾湿了他的半张俊脸,纵然狼狈却依然无损他混血儿恣意狷狂的英俊。

  没心情欣赏一个死人的俊美,楚慕语收束心神,赶在天亮之前到达了目的地。

  费尽心思把尸体搬了出来,她在跑车的油门上压了一块石头,十分惋惜的目送着它开足马力沉入湖底。

  抬手抹了把满脸的雨水,独自去废弃的林间小屋找到一把铁锹。

  摘掉浸透雨水的劣质假发,扔掉毫无作用的平光眼镜,楚慕语在这一刻无可奈何的现了真容,顶着轰轰作响的惊雷奋力挖坑。

  冰冷的雨水噼里啪啦的砸在二人身上,不知不觉中,男人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一下。

  楚慕语完全没发现这不起眼的异动,直到脚腕处传来一阵剧痛。

  阴测测的嗓音近在咫尺的响起,每一个字都带着腥风血雨的煞气:“你——是——谁?”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手中的铁锹猝然落地。

  四目相对,她摄于他的气势不由自主的开了口:“楚……”

  俊美桀骜的男人胸口起伏的缓过气来。

  他烟灰色的瞳孔倒映出她惊疑不定的面孔,杀气腾腾的补完了未尽的话语。

  “我要——杀了你!”

  这……这么凶残的吗?

  当机立断的咽下名字中的后两个字,楚慕语僵硬着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瞅了眼自己挖到一半的坑,在凄风苦雨的背景下哑口无言。

  好吧,她承认自己现在的行为有那么一点点像是做贼心虚、杀人抛尸。

  但害死他的人并不是她,倒不如说她辛辛苦苦的搬运了他这一路,阴差阳错的救活了他。

  可惜,真相往往都是不会被人理解的。

  于是她当机立断的换了个名字,一本正经的报上假名:“楚楚。”

  雨幕下,战擎渊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

  他的瞳色极淡,衬的面部线条俊美森冷,望着人的目光阴冷而无机质,活脱脱一个阎王再世。

  足足三秒钟的时间,楚慕语一动不动的和他对视,生无可恋的看清了自己残留在男人眼中的倒影。

  她本以为这个夜晚已经够不幸了,没想到这会儿又迎来了更大的霉运。

  他看清了她的脸,而她还有大把的人生年华,不打算整天活在战家的追杀之下,日复一日的和杀手纠缠不清。

  所以,为了避免引火烧身,她是不是只能指望着他回心转意,乖乖咽气?

  然而他这回光返照太久了点,非但没有要死的意思,瞪着她的眼神还越加凶狠暴戾,掐着她脚腕的手指深深陷入她的肉里,不用看也知道肯定铁青了一大片。

  若不是此刻他筋骨寸断身受重伤,她毫不怀疑这家伙会从地上一跃而起,当场扼断她的脖颈。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楚慕语欲言又止,身为预备医生救死扶伤的本能和心有戚戚的忌惮在她心底此起彼伏、各自为营。

  挖好的坟墓就在眼前,如果现在她心慈手软,改天就换成她自己躺在里面。

  除非……

  心情复杂的吞了下口水,她一脸晦气地开了口:“战爷,我治好你,你不杀我,怎么样?听上去是个很划算的交易?”

  倾盆而下的雨幕中,战擎渊并未因此动容,盯着她的眼神依旧险恶。

  既像是在揣度她话里的真意,又像是根本没听清她说了些什么。

  楚慕语见势不妙,不得不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应付,挤出笑容循循善诱:“您看,这样做对我们都有好处,小不忍则乱大谋……”

  话音未落,男人毫无预兆的吐了口血,立时晕了过去。

  楚慕语啊了一声大惊失色,立刻俯下身探了探男人微弱起伏的颈动脉,悬着的心非但没能落下,反而悬的更高了点。

  人与人之间因缘际会,救与不救转瞬之间。

  这些本来都和她没什么关联,此刻考验的却都是她楚慕语的人品良心。

  “……我就当你答应了,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自欺欺人的嘀咕几句,楚慕语别无选择的叹了口气,借着暗淡的晨光找准了守林人废弃小屋的方位。

  既然他侥幸没死,自然不方便再用之前拖死尸的方式对待一个重伤患者。

  短短的十几米路,楚慕语一瘸一拐的艰难跋涉,半拖半拽的把人运进小木屋里来了。

  站在木质地板上活动着脚腕,她捋了把湿淋淋的长发,皱眉忍住了一声痛哼。

  要不是男人重伤濒死,楚慕语简直怀疑他是硬生生捏碎了她的骨头。

  回眸看了眼占据了大半木板床的男人,为了自己和对方的小命着想,她任劳任怨的从木屋里找到以前遗留下来的木柴,将就着生了个火。

  考虑到湿衣服对伤口不利,她明目张胆的扒了战爷的衣服,大饱眼福之后用透着霉味的被子很不尊敬的把他裹成个卷,纤细的指尖搭上他乱中有序的脉搏。

  很好,虽然脉象反映出的情况复杂棘手,幸而一时半会儿还断不了气,她还有时间回墨家取些必要的用具。

  暂且把病患孤零零的丢在小木屋里保持昏厥,楚慕语挥泪告别了暖洋洋的房子,举步维艰的在大雨中漫步了近半个小时,总算搭上顺风车,在最短时间内到达了目的地。

  此时,天边蒙蒙发亮,又是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

  她这落汤鸡似得样子暂且不提,又丢了眼镜和假发,只得委委屈屈的从坏掉的侧门里钻了进去。

  别墅内的佣人好眠正酣,她蹑手蹑脚的取了药箱和一套银针,离开墨家前,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低低的问候声音。

  “大少爷,欢迎回来,这次的学术演讲还顺利吗?”

  楚慕语身形一顿,鬼使神差般藏在墙壁拐角处侧眸望去。

  管家保镖等人毕恭毕敬的前呼后拥,越发显得正中间的男人俊美清隽,一举一动都赏心悦目。

  清润低沉的嗓音随即响起,不骄不躁的淡淡回道:“还好,没什么特别的。”

  从楚慕语的角度看去,只能窥见男人一片衣角。

  墨家的大少爷、墨果儿的亲哥哥、年仅二十四岁的医学博士——墨云端。

  无论哪一样名头,都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心情沮丧的收回目光,楚慕语郁郁寡欢的看向身边的玻璃,反光诚实的映照出她的身影。

  裤腿衣袖都是泥泞,长至腰间的黑发一缕一缕淌着雨水,暴雨冲刷带走了她的体温,脸色苍白的酷似游魂。

  细碎的额发下,一双瞳孔黑到泛蓝,充分暴露出她对墨云端心猿意马、垂涎三尺的野心。

  形象糟糕到一定程度,就只剩下自惭形愧的份了。

  楚慕语悄无声息的叹了口气,按照回来时的办法,轻手轻脚的溜出了墨家。

  在她身后,清俊如玉的男人身形一顿,若有所思的看向院落里某个黑暗寂静的角落。

  他一停,簇拥着他的人群只好跟着停。

  管家追随着大少爷的视线,莫名其妙的张望了一个来回,“大少爷,您看什么呢?”

  “不……”

  墨云端勾了勾唇角,轻描淡写的垂下眼眸:“大概是我看错了。”

  ……

  傍晚时分,战擎渊是被周身针扎般的剧痛惊醒的。

  睁开眼睛,面前是一片轻纱般的白雾,烟气和水汽一同缭绕。

  隔着这影影绰绰的雾气,战擎渊皱眉看了眼身边陌生破旧的陈设,一时不知道身处何地。

  与此同时,昏迷之前的记忆一下子跃出脑海。

  雨夜、车祸、还有那个不知道被谁指派,打算挖坑埋掉他的罪魁祸首——

  神色瞬间从茫然变为暴戾,战擎渊条件反射般蓄势待发,却不料牵动伤口闷哼了一声。

  眼看男人就要从木桶里蹦出来,楚慕语连忙合身扑过去压住他,献媚讨好的陪着笑脸:“战爷,战爷哎,求您看在我好不容易烧热这桶水的份上,再晕一会儿成不成?”

  战擎渊烟灰色的瞳孔迅速收缩,咬牙切齿的哑着嗓子:“是你?”

  “是我是我,不是我还能是谁?”

  楚慕语点头如捣蒜,巴掌大的小脸上黑一道白一道都是灰尘,脏的像是阴沟里的野猫。

  唯有那双眼睛是该死的灵动活络,带着点惹人喜欢又非常欠揍的笑意。

  若非这里不可能是传说中的亚马逊雨林,战擎渊简直怀疑自己是遇到了食人族。

  低眸看去,木柴燃着火焰舔舐桶底,浸泡着他的水乌漆墨黑,热度惊人。

  桶边还守着一个身份不明,疑似要杀了他的陌生女人,她眼巴巴的观察着他和这只桶,时不时还伸手进来试一试温度,只差拿只勺子来喝汤了。

  她这举动古怪的让人惊愕,以至于战擎渊暂时推迟杀了她的计划,阴测测的开了口。

  “你在做什么?”

  “给你治伤啊。”

  战擎渊微微颔首,搭在桶边的手指试探着攥了攥,眼神阴冷的瞄着她纤细的脖颈,一言不合就要暴起杀人。

  仿佛没有察觉到男人身上凛然的杀机,楚慕语自顾自的把他按在桶里,游刃有余的做出诊断:“你先天不足,毒素沉积在五脏六腑,是不是常年体温偏冷,手脚发麻,轻则吐血,重则昏迷?”

  男人抬起的手臂僵在半空,瞳孔深处顷刻间掠过一抹莫测。

  以上那些都是他的病症,而他从未与任何人提及。

  且不论她的医术是否真的高明,单凭她知道了这些,这个女人就不能留。

  “所以咯,这是我给你量身定做的治疗方法,依靠药浴和针灸,分成三个阶段,也许能压一压你体内残存的余毒。”

  就这么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楚慕语浸在药水中的双臂已经刺痛难忍,很辛苦的和病人商量着:“我知道在里面泡着的滋味不太好受,不过战爷您威名在外,肯定不会像我这种女孩子一样怕疼怕热。”

  “女孩子?”战擎渊嗤笑一声,眼角眉梢满是不屑:“你?”

  楚慕语扁了扁嘴,忍气吞声的不和病人计较。

  她若无其事的收回手,脚下则偷偷踢倒了两块木柴,睚眦必报的给药水加了加温度。

  趁着桶内的温度还没升高,楚慕语眼珠一转,努力挤出她所拥有的最诚恳的笑容:“战爷,您的身体如何您最清楚,就算没有这次的意外,您病到这种程度也不可能长命百岁,不如死马当活马医,让我试一试如何?”

  死马目光阴沉的瞧着她,“我给你机会,再说一次。”

  楚慕语打了个冷颤,脸上的笑容越发纯良:“我的意思是,您现在杀了我没有任何好处,倒不如我尽心尽力的给您治疗,您大人大量的饶我一命,怎么样,是不是个很划算的交易?”

  “……”

  战擎渊俊眉微蹙,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木桶边沿,许久没有开口。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改了主意,但想杀他的人绝不能留。

  不过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说清楚他的病症,治疗的方法前所未见,试一试……未尝不可?

  而楚慕语则是心中惴惴,总觉得自己是在与虎谋皮,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对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来说,不会再有比这更糟糕的初遇了。

  尤其当其中的另一位是战擎渊——江海鼎鼎有名的活阎王,那就更是糟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等他好的七七八八,她就看准机会脚底抹油。

  从此一拍两散,天高地阔,她才懒得管他死活。

  两人各怀心事的沉吟片刻,末了意味深长的对视一眼,算是勉强达成了合作共识。

  战擎渊烟灰色的瞳孔倒映着她脏兮兮的小脸,似笑非笑的低声道:“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还看不到效果……”

  “我就务必要死在您前头,明白明白!”

  明目张胆的松了口气,楚慕语俯身在地上摸了摸,变戏法似得拿出一个小包袱,献媚讨好的笑道:“战爷,您饿不饿?”

  “不饿。”

  楚慕语不以为意,从小包袱里掏出圆滚滚的几个土豆,依次摆在火边烤着,头也不抬的把大的分到自己那边:“反正屋子里没有通电,全靠这火堆照亮取暖,我把您那份放在这热着,想什么时候吃都行。”

  “吃什么?”

  “烤土豆啊。”

  “狗都不吃的东西,你拿给我吃?”

  楚慕语东奔西跑的忙了一天,正眼巴巴的等着土豆烤熟。

  这会儿听了男人毫不客气的鄙夷,心里暗暗长出刺来,貌似恭敬的回答道:“战爷,您不能这么武断,我保证只要尝上一口,狗和您都会喜欢……”

  话音未落,几滴热水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砸进她的脖颈,烫的楚慕语一个哆嗦。

  她欲哭无泪的站起身,很谨慎的远离了楚爷和他的木桶,“别别别,您别拿桶里的水浇我,明天一早我回……呃,我会找点面包火腿过来,您要是挨得住饿,就等着明天再吃。”

  战擎渊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看了看墙角处的单人床,“你准备留下来过夜?”

  “没办法,这药浴的效果现在还不好说,我只能留下来时刻观察,看看需不需要调整药方药量,还要一直添柴保持热度,绝对不是我贪图您的美色。”

  前半句的画风还算正常,贪图美色又是什么鬼?

  战擎渊深吸了口气,发现这女人油嘴滑舌的本事非同一般。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