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科幻 → 不想当皇后的宰相不是好宰相牧冉观岳

不想当皇后的宰相不是好宰相牧冉观岳

跳跳么有糖 著

连载中免费

《不想当皇后的宰相不是好宰相》是作者跳跳么有糖所创作的一本奇幻穿越古言文。主人公分别是牧冉、观岳。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都市精致丽人牧冉突然稀里糊涂的就被一个赖皮的系统绑定,还被胁迫穿越了。根据这个无赖系统的任务,她必须从县官当到宰相才能回到现实世界,她从善如流,决定大展宏图,当一个好官。谁知,第一次发布任务的系统却告诉她,她的任务是去当贪官、当奸官!

1.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2/10

在线阅读

《不想当皇后的宰相不是好宰相》是作者跳跳么有糖所创作的一本奇幻穿越古言文。主人公分别是牧冉、观岳。这篇小说主要讲述的是都市精致丽人牧冉突然稀里糊涂的就被一个赖皮的系统绑定,还被胁迫穿越了。根据这个无赖系统的任务,她必须从县官当到宰相才能回到现实世界,她从善如流,决定大展宏图,当一个好官。谁知,第一次发布任务的系统却告诉她,她的任务是去当贪官、当奸官!

免费阅读

  灌溪县多年来被几个大家族把持着,十分之一的人,却霸占了灌溪县三分之一的土地。

  其中,势力最大的,就是孟家和李家,他们家族人丁兴旺,子弟众多,孟家把持灌溪政务,李家则掌握着灌溪的武装力量,他们和其他几个家族狼狈为奸,压榨和奴役着灌溪百姓。

  枪杆子底下出政权,这句话,牧冉是深信不疑的。

  只是,要怎么从李名山手里抢走武装力量,是个问题。

  牧冉这边在县衙冥思苦想,外面却谣言四起,说她这个新任知县,软糯好欺,没有气势和魄力,只是一个书呆子……

  几日之后,牧冉才听到这个传闻,苏诗烟气得跳脚,牧冉却不置可否,是不是软糯性子,以后就知道了。

  观岳在县衙养伤,一养就是七天,不过他体质好,第二天就可以下床在院中走动了。

  牧冉看着帅哥,心情大好,招呼他陪着喝茶聊天。

  到第七天的时候,他的伤基本都好了,牧冉以为他要走,谁知,他却说要留下。

  “为什么?”牧冉诧异,这些江湖中人,不是都很记仇吗?他之前被人追杀,这笔帐,难道不讨回来?

  “大人救了我的命。以后我这条命就是大人的,我看大人身边正好缺个贴身护卫,观岳不才,愿意留在大人身边,保护大人安全。”观岳坦坦荡荡。

  牧冉想了想,她还真是缺人手,于是欣然同意。

  尽管苏诗烟一万个不同意,却拗不过牧冉,眼睁睁的看着观岳以牧冉护卫的身份正大光明的留在了县衙,并有了正式的编制。

  她这两天正计划着搞事情,想让孟家和李家先闹起来,然后她才好坐收渔翁之利。

  正寻找机会,机会就自动送上门了。

  这天,她正无聊得自己和自己下棋,两名外姓衙役就鼻青脸肿的冲进了衙门。

  其中一个叫陆舟的衙役跪在牧冉面前,脑袋磕在地上“砰砰”直响,焦急的哀求,“大人!大人!求求大人救救我妹妹!”

  “这是怎么回事?”牧冉看着两人这样,也是吓了一跳,赶紧吩咐苏诗烟拿药箱为两人处理伤口。

  陆舟却根本不顾自己的伤,就差抱着牧冉的大腿了。

  “大人,李家要硬抢走我妹妹做妾。”陆舟眼中透着绝望,抓着牧冉的袍角,仿佛那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你先起来,慢慢说。”

  “来不及了大人,求大人救救我妹妹!求大人为小人主持公道!”陆舟急得不行,“李家的人已经把我妹妹带走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牧冉见他急成这样,赶紧叫上观岳出了门。

  路上,另一名叫荆万州的衙役说了事情的始末。

  其实事情很简单。

  李名山的一位好色叔伯李绅,垂涎陆舟妹子的美色,要陆家妹子当小妾,陆家不愿意,于是李家就将人强抢了回去。

  牧冉目瞪口呆,这么狗血的事她只在小说上看到过好么?

  这李家真是太嚣张了,当真不把她这个新任知县放在眼里啊!

  “他们太无法无天了!”牧冉捏紧了拳头。

  “大人,还有一个情况,李家人一口咬定陆家收了一百两银子的聘金,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的抢人。”荆万州在一边补充。

  “我们根本就没收!”陆舟义愤填膺。

  其实陆舟之前是先去找了孟长崎的,但是孟长崎说陆家收了聘金,李家要抬人走是天经地义的,如果陆家妹子不愿意嫁人,为什么当初要收聘金呢?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几日我妹妹陪着母亲去看病,医馆是李家人开的,他们开的药太贵,我们吃不起,于是我妹妹就没拿,医馆的人却说认识我,可以先赊着,之后会找我拿钱,我妹妹就把药拿回去了,这件事她也没有给我说,结果,今天那李家人就说那药值一百两银子,还说是聘金,然后就要抢走我妹妹去给那老东西做妾!大人,我妹妹才十四岁……”

  陆舟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行,本官清楚了。”牧冉捏紧拳头,就算她不是知县,这样的事,也要想办法管上一管!

  “荆万州,你去找其他外姓的衙役,你们兵分三路,一部分到李绅家汇合,等本官的命令;一部分去陆舟家,将看到今天所有事的街坊邻居全部集中到县衙去;还有一部分到李绅的药铺,将那天给陆舟母亲看诊的大夫和抓药的学徒全部带到衙门,他们可都是重要的证人!”牧冉沉声吩咐,“观岳,你脚快,先去李家,保护陆家妹子不要被欺负了。”

  李名山的父亲和祖父就是衙门铺头,到李名山这一代,李家的子弟基本都被安排进了衙门当差。

  他们跟着李名山什么事也不做,吃香的喝辣的,甚至做一些鱼肉乡里的事。

  而县衙的事就让那些外姓的衙役干,久而久之,自然产生矛盾。

  如今县衙里的衙役是泾渭分明的两派,只是,外姓的衙役们虽然人数更多,却没有团结起来,所以只有被李家欺负的份儿。

  很快,到了那位李绅的宅院,外面看,倒是平常,只是院里传来吹拉弹唱的声音,很是热闹。

  门口站着两名家丁,看到陆舟跑来,就上前拦住他,“姓陆的,你又来干什么?老子警告你,赶紧走,别来捣乱,否则……”

  “否则怎么样?”牧冉“啪”的打开折扇,挡在了两名家丁面前。

  “哪里来的野小子……”家丁才开口,就被牧冉毫不客气的一扇子敲在额头上。

  “混账东西,本官亲临,还不快让你们家老爷出来迎接!”大半个月了,她也该摆摆官架子了。

  陆舟趁机推开他们,“这是知县牧大人,还不快去叫你们老爷出来。”

  两个家丁懵了,他们当然早就知道灌溪新来了知县,不过,新知县不是唯唯诺诺,胆小如鼠的书呆子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势了?

  “还不快去。”陆舟见两人呆愣着,一脚踢了出去。

  两名家丁连滚带爬的进了门,牧冉和陆舟也跟着走了进去。

  院子里摆着几桌酒席,因为是纳妾,并没有别的宾客,只有李家的子弟在喝酒嬉闹。

  两名家丁跑进去,直接找了李名山。

  “原来牧大人也来喝我叔叔的喜酒?”李名山虽然笑着,但是看着牧冉的眼神儿却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

  这段时间,牧冉有多软弱好欺,李名山都看在眼里,所以根本没有将她这个知县放在眼里。

  “喜酒就免了,本官接到报案,说你们李家强抢民女,所以亲自过来看看情况。”牧冉绷着脸,一改之前的软弱脾气,变得强势起来。

  “何人如此大胆,居然颠倒黑白诬告!”李名山扯着大嗓门儿,瞪向牧冉身边的陆舟。

  “是不是诬告,把当事人请出来,本官自有论断。”牧冉迎着李名山的目光,一脸威严,心中却有点儿打鼓。

  李名山是个混子,读书少,不像孟长崎那么思虑周全,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今天这里都是他的人,他根本没有将牧冉这个小知县放在眼里,“大人如果是来喝喜酒的,我们欢迎,如果不是……”

  “怎么,李捕头难道还想对本官动手不成?”牧冉半眯起眼睛,心里有多害怕,外表就有多傲气。

  李名山嘿嘿一笑,还要说什么,屋子里忽然传来惊呼声,接着又是一阵嘈杂声。

  有人从里面冲出来,“名山哥,不好了,有人在里面闹事。”

  那人话音才落,牧冉就看到观岳护着一个穿着粉色衣裙的姑娘从里面走出来。

  李名山一看,顿时怒了,手一挥,李家子弟就冲上去要抢人。

  牧冉心中一惊,荆万州还没带人来,这里都是李家子弟,观岳再厉害,双拳难敌四手,吃亏的肯定是他们!

  正当她急得不行的时候,却看到冲上去的李家子弟被观岳轻飘飘的打得倒飞了回来。

  牧冉:(⊙o⊙)!是观岳太厉害还是李家的人太渣?

  不容她多想,李名山主动冲上去了。

  可惜,他声势浩大的攻击,在观岳手上没有走过一招!

  眨眼间,刚才气势汹汹的李家子弟,就狼狈的倒了一地!

  牧冉站在中间,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着眼前英俊帅气的观岳,心中为他疯狂打CALL,太厉害了有木有!

  陆家妹子哭着扑到陆舟怀里,瞬间成了泪人儿。

  很快,屋里数人扶着一身狼狈的李绅走了出来。

  李绅还想吆喝着李家子弟给他当打手,可是看着院里躺了一地的人,吓得面色一白,再看到和观岳站在一起的牧冉,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被人坏了好事,他心中正气呢,看到这个面如冠玉的少年知县,语气不太好的说:“牧大人怎么来了?”

  “本官不来,还不知道李员外这么龙精虎猛呢。”牧冉嘲弄着说,然后避开地上的人,径直进了屋,在大堂首座上坐了下来。

  李名山爬起来,凑到李绅面前,将牧冉的来意说了一遍。

  “大人,大人,这中间肯定有误会。”李绅陪着笑,跟进了大堂,看着站在牧冉身后的观岳,神情忌讳。

  “哦,如果是误会的话,那本官是不是可以把陆小姐带回去了?”

  “不是,大人,草民是说,您冤枉草民了。”李绅理理衣服,摆出委屈的表情。

  “冤枉?行,那你说说,本官怎么冤枉你了?”牧冉好整以暇的说,“你别说你和陆小姐两情相悦,你都可以当人家爷爷了,还两情相悦?”

  “大人,话可不能这么说,如果陆家不愿意的话,又怎么会收草民的聘金呢?”

  “呵,”牧冉冷笑,“怎么,在灌溪县,药费可以当聘金用的吗?李绅,别以为本官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愚弄本官。”说到后面,牧冉的语气和脸色都严肃无比,带着让人心惊的威势。

  李绅见这少年知县变了脸,有点儿懵,再次赔笑,“大人明鉴,草民不敢!草民早就为陆家准备了丰厚的聘礼……”

  “李绅,你当大燕律法是儿戏么?你知道强抢民女是什么罪吗?”牧冉拿起桌上的茶盏重重的放下去。

  一听牧冉这么说,李绅面上露出慌乱之色,“大人,大人,这真是误会,您不能只听一面之词啊。”

  “那行,你自己说,你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牧冉冷嘲着开口,她就不相信这个李绅在她面前还能翻出花儿来,“不过,你要是敢信口雌黄,说谎蒙骗本官,本官定-不-轻-饶。”最后四个字,铿锵有力,配上牧冉冰冷的目光,瞬间让李绅出了一身冷汗。

  “大人明擦,草民不敢说谎。”李绅擦擦额头上的汗,“大人,这陆家就是想讹我,之前陆家丫头经常带她母亲到我们济世堂看病,她母亲当时说她身体不好,拖累了家里孩子,说不想孩子跟着她吃苦,愿意把丫头给我做小,只要我能她吃好穿好,她就满意了……”

  “你胡说,我娘根本不可能说那样的话!”陆舟抱着妹妹,情绪激动的怒吼。

  “大人,当时陆家老太太说这话的时候,就在济世堂,听到这话的,可不止草民一人,济世堂的大夫和学徒都听到了。”

  “济世堂都是你的人,当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陆舟大吼,“今天你带人去我家抢亲,我母亲不要命的拦着,当时街坊四邻都看着,如果我母亲要妹妹给你做小,怎么会拦着!”陆舟大吼,“求大人为小的做主!”说着,拉着妹子对着牧冉跪下了。

  “大人,陆家只是想吞了草民的聘金,他们是想讹草民啊!”李绅见状,也冲着牧冉跪了下来。

  “你们各执一词,本官自然不能偏听偏信,这样吧,全部跟本官回衙门,本官好好的审一审这个案子!”牧冉说着,站了起来,盯着李绅说:“不过,本官有言在先,今天在这里,事情可以私了,如果本官升堂来审,那么犯案的人,本官一定会重重的处罚!”

  李绅一听这话,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圈儿,看了一眼旁边的侄子李名山,一咬牙,说:“那草民就跟大人回衙门,今天这事儿,大人得还草民一个清白,不然,以后草民还怎么在灌溪县立足!”

  “好,本官不会冤枉好人,自然也不会放过坏人!”

  因为今天的事涉及李家和县里的衙役,所以公堂外面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牧冉端坐在堂,开始审案。

  陆舟和李绅各执一词,争执不下。

  牧冉一拍惊堂木,吩咐带证人。

  济世堂的学徒和大夫被带上来,跪在下面。

  牧冉目光凌厉的盯着二人,厉声道:“你二人今日堂上所说,若有一字虚言,那便是做伪证、欺瞒本官,按律,杖责二十,罚银五十两。你们可想清楚了?”同时拍下惊堂木。

  那学徒和大夫眼中顿时露出惊惧之色,下意识的看向李绅。

  不等二人反应,牧冉再拍惊堂木,厉声喝问:“回话,你们可曾亲耳听到陆家老太太说要将女儿嫁给李员外做小?”

  两人一哆嗦,双双伏在地上。

  大夫先开口,“小……小的在给病人看诊,没有留意。”

  那学徒诧异的看了大夫一眼,又偷偷的看向李绅,冷汗都下来了。

  “那你呢?”牧冉装作没看到他的小动作,再次逼问。

  那学徒咬咬牙,“小的那日就在药堂,亲耳听陆家老太太说要将女儿嫁给咱们东家做小。”

  “你胡说!”陆家妹子气得直哭,陆舟恨不得暴起打人。

  “肃静!”牧冉低喝一声,又传了其他证人。

  陆家老太太和几位街坊被带了上来。

  陆家老太太一上来就跪着给牧冉磕头,一脸凄苦,“大人,大人您要给民妇做主啊……”说着,和女儿抱在了一起,“大人,我女儿早就和前庄孙家的二儿子议了亲了,说好明年孩子出了孝就嫁过去的,老婆子怎么可能答应将女儿给李员外做小啊。”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鄙夷的看向李绅。

  牧冉心中也是一松,有这么个情况,事情就更简单了。

  而李家的人则面色一变,“大人,她说谎……”

  “是不是说谎,本官自会调查!”牧冉一拍惊堂木,一脸威严,“来人,速去前庄,将孙家人带来。” 为防李家的人从中作梗,牧冉没让李家子弟的衙役去带人,而是让观岳和荆万州去的前庄。

  很快,孙家一家四口被带了回来,观岳还心细的顺路将为两家做媒的媒人带了回来。

  而孙家人给的口供,正如陆家老太所说,他们家的二儿子已经和陆家妹子定亲了,等陆家妹子出孝,明年就办喜事。

  而媒人更直接,呈上一本记录了事成收红包的记录账本,上面清清楚楚的记录着陆家和孙家定亲事成收取的八两银子、两只母鸡和两匹布。

  事情水落石出!

  “大胆李绅,你强取豪夺,光天化日,强抢民女,东窗事发,还巧言令色,颠倒黑白,诬陷陆家小姐,你……该当何罪?”牧冉厉声斥道,手中惊堂木用力一拍。

  下面的李绅吓得腿肚子一哆嗦,直接跪了下去,面色苍白着,眼中满是慌乱之色。

  “大人,我叔父是真心喜欢陆家小姐,一时头脑发热,才做出这样的事,我叔父愿意赔偿陆家两百两银子,还请大人从宽处理。”李名山忽然站出来,为李绅说情,想要用钱摆平。

  可惜,牧冉是铁了心的要用杀鸡儆猴,拿李家开刀。

  “银子要赔,但是,该怎么罚还得怎么罚,大燕律法岂是儿戏,王子犯法尚且和庶民同罪,何况你一个小小的李绅!”

  “李绅,你强取豪夺,欺辱陆家小姐,罚银五百两,补偿陆家,另罚银一百两,补偿孙家,杖责三十,□□三个月,以儆效尤!”

  牧冉判得很重,李绅面如死灰,而李名山更是急了,“大人……”

  牧冉却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惊堂木再拍,“周根,你当堂做假供,欺瞒本官,杖责二十,罚银五十两。”

  “大人!大人饶命!”济世堂的学徒周根高声哀求,砰砰的磕头。

  “即刻执行!”牧冉一声令下!

  堂上外姓的衙役顿时扑上去,将李绅和周根按住。

  板子“啪啪”的声音伴着两人的惨叫声在县衙大堂响起。

  也许是一直以来被李家弟子的衙役打压着,今天李家欺负的又是同事的妹子,那些衙役下手毫不留情,一会儿功夫两人的腰臀部位就开始渗血了!

  李家这些年在灌溪县横行霸道,作威作福,早就天怒人怨了。

  周围看热闹的百姓见状,纷纷叫好,他们真切的感受到,这个新来的小知县并不怂,是真的敢收拾李家人!

  李绅一向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样的罪,一顿打下来,整个人都奄奄一息了。

  李名山见状,请求将人带回去养伤。

  牧冉却简直要将人下狱,还说这是他罪有应得。

  李名山气得不行,咬牙切齿,却不敢当堂反驳牧冉。

  如此,李绅被拖进了县大狱。

  退堂之后,陆舟带着一家三口找到牧冉,千恩万谢的磕头。

  牧冉有点儿不习惯这样的场景,好说歹说才把人劝走。

  院子里清净了,牧冉才看到观岳抱着剑站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她。

  “干什么这样看着我?”没有外人,牧冉没有端官架子,而且,男人笑得太迷人,她觉得心跳有点儿快,在脸开始发烧之前,抓着桌上的冷茶灌了两口,谁知,动作太快,反而把自己给呛着了。

  背上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慢点儿。”

  牧冉诧异的抬头,男人又帅又迷人的脸庞近在咫尺,吓得牧冉下意识的往后一仰。

  观岳脸上掠过尴尬之色,后退两步,拉开距离。

  牧冉咳了两声,掩饰尴尬的情绪,“你武功挺厉害的啊。”那个李名山和他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

  “不是我厉害,是大人的捕快太无能了。”观岳笑着说。

  “今天谢谢你了。”牧冉说的是他将媒人也带来的事。

  “份内事而已。”观岳笑道,“不过,大人今天这样判了李家的人,以后怕是会很麻烦吧?”

  “我不能因为怕麻烦就让李家的人为所欲为啊,当官不为民跟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况且,今天这一出之后,衙役中那些非李家子弟,又被李家子弟欺负的,估计大部分都会为她所用了。

  观岳听了这话,微微一愣,半响后再次笑道:“大人言之有理。”

  晚上,李家族长找上了门,很直接的带着一个大箱子,说他已经去牢里看过李绅了,说李绅简直该死,但是,牧冉到底已经将人打了,如果继续在牢里,怕是熬不过去,他们愿意多给银两赔给陆家,也孝敬牧冉,希望牧冉这次高抬贵手,放李绅一条狗命。

  牧冉看着一箱子的金银珠宝,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她是女人,是女人就没有不喜欢珠宝的,可惜,再喜欢,她也只能绷着,面无表情的说:“李员外,国有国法,如果犯法了都像你们这样,拿钱了事,将律法当儿戏,那何以治国?何以□□?”

  李家族长见牧冉刚才看着珠宝眼睛一亮,现在又说出这样的话,心中暗恨,觉得牧冉是胃口太大,嫌他孝敬得少,于是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大人,话不能这么说,大人既然没有判舍弟死刑,那就是打算留他一命的,如今他在牢里奄奄一息,再拖两天,估计就死了……”

  “李员外,看来你对本官的判决有异议啊?”

  “草民不敢,可是……”

  “李员外,今天这事儿真不怪本官,本官去喜堂的时候,曾经和李绅说过,这件事可以私了,只要他愿意放过陆小姐,赔偿一二,这件事就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李绅不愿意啊,他说要本官在公堂上给他一个公道,本官也没有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啊。”

  牧冉的意思很明白,我给过你机会,是你们自己不珍惜。

  “李员外也不用担心,牢里有李铺头照应着,你们济世堂的大夫医术高明,用的药又是最好的,想来李绅不会有事的。”

  李员外杵在那儿,被堵得一个字说不出来,气得嘴都歪了。

  最后只得无奈离开。

  “李员外,你忘东西了。”牧冉指着那箱珠宝。

  谁知,系统贱贱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响起,【叮咚~随机任务,请收下李员外的珠宝。】

  如果不是坐着,牧冉简直要摔倒!

  什么破任务,又让她收受贿赂?

  【你其实叫收受贿赂系统吧!】

  【亲,那么多珠宝,你不喜欢吗?说不喜欢的话,就太违心了。】

  【喜欢不一定要占有好不好!】

  【这是系统任务,亲~再说,清官有什么好,又穷又累!】

  牧冉气得眼睛都要喷火了,尼玛,【我不收!】她要坚持原则!

  【亲,不做系统发布的任务,会有惩罚的哦!】

  【什么惩罚?让我死吗?那好啊,说不定我还能穿回去。】牧冉不怕威胁,【反正,本官坚决不收】

  系统:【你行!】

  李员外看着牧冉脸色变了几变,黑着脸让人将珠宝给抬走了。

  人都走了,连系统也不吱声了,世界安静了。

  牧冉心满意足,哼,惩罚就惩罚,咱可是威武不能屈的人。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