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纯爱 → 影帝归来燕培武漠

影帝归来燕培武漠

皇王 著

连载中免费

《影帝归来》是作者皇王所著的一本重生纯爱小说。两位主角分别是燕培、武漠。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他在巅峰之时被最亲近的人算计,最后跌落尘埃,被碾碎成泥。也许是怨念太深,老天不忍他就此消亡,给了他重生的机会!那些伤他的负他的算计他的,这一世他会加倍讨回来!

0.5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1/14

在线阅读

《影帝归来》是作者皇王所著的一本重生纯爱小说。两位主角分别是燕培、武漠。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他在巅峰之时被最亲近的人算计,最后跌落尘埃,被碾碎成泥。也许是怨念太深,老天不忍他就此消亡,给了他重生的机会!那些伤他的负他的算计他的,这一世他会加倍讨回来!

免费阅读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酒店房内两米宽的大床上,大床上躺着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还在熟睡,暖暖的朝阳照在他俊美又精致的面庞上,像笼罩上了一层柔光,他本来就好看到不像凡人,被阳光这么一衬,更是美的摄人心魂。

  在这世上敢称俊美到不像凡人的男人有几个?当然只有当红青年影帝燕培!

  另一个男人身材要比燕培高大许多,肌肉十分完美,五官有棱有角,剃了个简简单单的板寸头,显得十分霸气且有男人味。

  他单手撑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躺在他旁边的燕培,眼神满是宠溺和愉悦。

  甚至有些情不自禁的伸出另一只手,用食指轻柔的在燕培脸上轻轻勾勒。

  先是燕培斜斜的剑眉,然后是他高挺的鼻梁,顺着鼻梁下来是圆润的唇珠,手指在唇上停留了好几秒,轻轻的摩擦着,感受着指腹触碰的柔软,好像在回味这双唇昨天夜里的甜蜜滋味。

  男人不自觉的露出痴汉的笑,然后轻轻附身又亲了上去,动作很轻,生怕把昨晚精力用光的燕培弄醒。

  “嗯……”燕培半梦半醒的嘤咛两声。

  男人一惊,被吓的心跳漏了半拍,蹭的一下起床把自己的衣服拿上,直接就冲向窗户,单手一撑翻身跳了下去。3

  因为太慌张着急,内裤掉了出来都没注意到。12

  男人体格那么大,在床上蹦起来动作很重,把半梦半醒的燕培给完全弄醒了,燕培慢慢睁开眼,眼神从迷离到聚焦,聚焦后看到面前的环境,愣住了。

  燕培愣了整整三分钟,在反应过来后赶紧抬手往自己的左脸摸,很光滑。

  疤呢?被他亲弟弟用水果刀硬生生划烂脸留下的疤呢?!

  燕培猛的把被子掀开,看到自己光裸着的下半身,更加不能相信了。

  他的腿……完全了没有以前肌肉萎缩了的丑陋模样,而且像早些年那样修长白嫩。

  燕培闭上眼,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哦,可再睁开眼时,他的腿也还在!

  燕培试图动腿,可是三年没动过,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动了,慢慢的,多尝试了几次,他终于动了腿,挪到了床边站了起来。

  燕培艰难的迈着生疏的步伐走像浴室,一步一步特别慢,就像刚开始学步的婴孩,一不小心就会栽倒一样。

  从床到浴室不过十米的距离,燕培却走了整整五分钟。

  当看到镜子里只有二十来岁的自己时,看到光滑的左脸时。

  燕培笑了。

  不可控的笑出了声,

  笑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还有回音,可明明是笑,却让人听出了无尽的痛楚。

  燕培笑着笑着眼眶就红了,两手紧紧的握成拳。

  他可以确定了!他重生了!

  他重生回到了十年前,刚入行一年的时候,今天不出意外,应该是参加完颁奖典礼拿了影帝奖杯回来后,喝醉了,然后酒后乱性的第二天。

  上一世被至亲至信的人算计,在最辉煌的时候,从一个人尽皆知的连冠影帝,变成了一个需要依靠轮椅的残废,坐在轮椅上度过了不见天日的三年,尝尽了酸楚,到死的时候他都不曾甘心过。

  或是老天都为他感到不甘!给了他重活一世的机会!

  既然老天怜悯,那他就要死死的捉住这个机会,把上一世经受的屈辱和痛苦,加倍的还给他们!

  那些人不是嫉妒一出道就拿奖不断吗?不是嫉妒他粉丝近亿吗?不是嫉妒他长了一张绝色的脸吗?

  那这一世,他要让那些人好好看看,被他玩转的娱乐圈,还有谁什么事!

  他燕培,归来了! 燕培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出了浴室把散落一地的衣服裤子捡起来,然后往身上穿,简简单单的白衬衫休闲裤就能把燕昭的比例衬得非常好。

  不过……

  燕培蹲下身,看着地上明显不属于他的内裤,然后伸出食指勾了起来,举在眼前看了眼,然后歪头看向敞开的窗户和被风吹掀起的窗帘,脑子里浮现出上一世仅仅只见过几次的男人。

  他好像叫武漠。

  武漠永远都是一头扎手的板寸,衣服也永远都是一身工装套装,像修车工人穿的那种,穿在他一米八七肌肉健壮的身躯上,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第一次见,就是上一世的今天,那时他比武漠早醒了几秒,所以他能清楚的感知到武漠醒来后看着他的视线,尽管他闭着眼看不见,但也能感觉得到。

  那种眼神,应该是缠绵的宠溺的。

  最后在他假装要醒的时候,武漠慌乱的直接蹦起来抱着衣服就跳窗跑,睁开眼后的余光,刚好捕捉到了他单手撑着窗口跃下去的一幕,特别矫健。

  第二次见,是在顾子言跟他求婚的时候,那时整个餐厅所有人都在起哄让他答应,而武漠出现了,还是那身工装服,脸上抹了很多黑黝黝机油,手里还握着个大扳手,然后冲到他和顾子言的面前,说不能同意。5

  第三次……是他被算计,拍跳崖戏份的时候威亚被剪断,他失重掉下去的时候,武漠就像凭空出现一样,突然跃了下来紧紧的捉住他的手,然后把他扯近怀里,武漠看着他的眼神,是那么宠溺和缠绵,就像第一次床上时他感受到的一样。

  武漠给他当垫背,抱着他护着他重重的砸在了悬崖底下,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甚至能听到武漠骨头断碎的咯咯声。

  之后……他在轮椅上不见天日的苟活了三年。

  燕培轻柔的把内裤折叠好,然后放进口袋里,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给柳青寒打电话。2

  电话响了几下就接听了,电话那头传来明显没睡醒甚至还有点起床气的声音,“喂?你今天不是没有通告吗,怎么起这么早!你起得早也就算了一大早骚扰我干什么?不知道医生的睡眠很重要的吗!”

  “XX酒店1018来接我一下,别被狗仔发现。”

  柳青寒顿了顿,“不是吧,顾子言不会自己满足了就丢你一个人在酒店吧?我就说顾子言不是什么好卵,你怎么就是不听啊?偏要跟他在一起?我昨晚就不应该让他灌你喝酒!”

  燕培听到顾子言三个字之后,冷灰色的眼眸都透着寒冰,然后把恨意收敛了起来,“不是他,你先来接我,一会说。”

  “行吧。”

  燕培挂了电话,表情就沉下来了。

  顾子言,是皇天娱乐的总经理,也是燕培上一世的男朋友,燕培倒也称不上多喜欢他,而是因为当时顾子言追他追的猛烈,又永远保持着一副翩翩公子的优雅模样,对身边所有人都很绅士照顾,还特别照顾比他小了五岁的亲弟弟燕君安。

  所以干脆就答应了,不过在一起后跟之前没在一起区别也不大,只是拍戏之余要费心回几条油腻的信息。

  顾子言,燕君安……

  燕培冷笑,表情满是嘲讽。

  谁能想到,在他最辉煌的时候,顾子言和燕君安会联合起来给他重重一击。

  半小时后,柳青寒到了。

  柳青寒看着燕培,然后伸手扶着燕培的肩膀把他转了一圈,“你今天有点不对劲啊……”

  “哪不对劲?”

  “说不上来,就感觉你整个人好像被沉淀过了,身上的气场都没那么意气风发了。”柳青寒双手环抱在胸前,上下打量着,最后的目光停留在燕培平静的毫无波澜冷灰色眼眸上,“就好像经历了很多苦难一样?”

  燕培笑看着柳青寒,“你想多了。”

  柳青寒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耸肩,“好吧,赶紧走吧,你一晚没回去,估计你弟和六六着急得一晚没睡呢。”

  提到六六两个字的时候,燕培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不少。

  车上。

  燕培右手放在裤袋里,食指和拇指慢慢的在裤袋里柔软的内裤上摩擦,犹豫了好久,才开口求助,“能不能帮我找个人?”

  “找啥人?你要找人直接发个微博不就成了?就你那近亿的粉丝,就算是黑户也能帮你扒出来。”

  燕培侧头看着柳青寒,露出玩味的笑,“如果我说是找昨天晚上一夜.情的对象呢?”

  “噗!”柳青寒被刺激到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不是吧?你?一个谈恋爱一年手都不给顾子言牵的性.冷淡,还一夜.情?”

  “真的。”燕培嘴角含笑,把内裤掏了出来,还在半空中甩了甩。

  柳青寒看着尺寸明显比普通人大两圈的内裤,被惊到说话都结巴了,“我去……所以你昨晚,把顾子言那个大傻b给绿了?”

  “对。”燕培把内裤收回裤带里,开口,“我出面找人不方便,你有空帮我找一下吧。”

  “行,长什么样?”

  “很帅,特别野蛮的那种帅,一米八七,板寸头,应该是哪个车行的维修工。”

  柳青寒已经没话说了,他被燕培这一个个瓜抛出来吃的有些撑了。

  燕培,堂堂粉丝近亿的新晋影帝,放着娱乐集团总经理男朋友不碰,跑去跟一个车行的维修工搞一夜.情?

  柳青寒被刺激的懵了好一会,刚回过神来就发出一声惊够

  柳青寒这句震天吼一出,车身就猛的一震,整个陷进去一个大坑又被抖了出来,柳青寒赶紧把方向盘往右打,敏捷的停在路边。

  燕培扯着安全带,脸色苍白的开口,“怎么回事?!”

  “妈的!不知道哪个缺德的人在大马路中间挖了个大坑!车轮肯定磨到了,底盘肯定刮穿了。”柳青寒解开安全带下车看,然后无奈了耸肩,“不出所料,暂时走了了。”

  燕培刚想解安全带下车,抬眼就看见旁边就是一间车行,而车行正走出来几个穿着工装服的维修工人。1

  而领头的那个人,不是武漠又是谁?

  燕培笑了,不自觉的笑出了声,这巧合巧的还挺“巧”。 武漠为首,身后跟着几个身材都挺壮的男人,穿的都是一样的工装服,但是几个人包括武漠在内,其实都不像普通的修车工。

  至少那一身腱子肉,不是握握扳手搬搬轮胎就能有的。

  燕培解开安全带下了车,靠在车头上,右手插在口袋里,手指依然在轻轻摩擦那条属于武漠的柔软内裤。

  柳青寒也看到了武漠他们,脸一黑,“我算知道为什么大马路上会有坑了,肯定是这些黑心车行挖的!”

  燕培微微仰着头,徐徐的风把他偏长的发吹动,几跟发丝垂在额间,视线跟逐渐走近的武漠撞在一起。

  武漠心一慌,有些心虚的赶紧别开视线,不过下一秒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又对上了燕培的视线。

  武漠旁边一个银色头发的武召俊小声的开口,“老大,我怎么觉得未来大嫂看你的眼神怪怪的?”

  武漠沉默了三秒,然后笃定道,“我帅。”2

  “……”武召俊没话说了,只能点头,“嗯,有道理。”

  武漠他们刚走近,柳青寒就等不及的冲过去,指着武漠旁边的武召俊就开骂,“说!马路上的坑是不是你们车行挖的!有你们这么坑人的吗?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会出人命的?为了赚点钱道德底线都没有了吗?”

  被扑头盖脸一通骂的武召俊惊了,用看傻b一样的眼神看着柳青寒,毫不客气的还嘴,“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那么大的坑是我们能挖的吗?你自己没看到施工牌撞了上去还要诬陷我们?”

  “什么施工牌?”柳青寒不信,笃定就是车行干的,不然为什么这么巧他刚撞上去,车底盘被撞烂了,他们车行的人就过来了?

  武召俊叹了口气,弯腰看了眼车底,然后伸手进去用力一拽,一个施工警示牌就被他从车底拽了出来。

  柳青寒一看,眼神立马弱了下来,心虚的四十五度角看天,“哦,原来是这样啊。”

  这边,武漠已经走到燕培面前了,假装不认识的开口,“需要帮忙吗?”

  燕培看着武漠的眼睛,勾唇一笑,“认识我吗?”

  “不认识啊!”武漠回答的毫不犹豫。

  燕培扬眉,“哦?是吗。”

  武漠突然心虚,“是……吧?”

  燕昭笑了,直接跨步向前停在武漠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此刻只有二十厘米,燕昭歪头,把脖子上的草莓暴露在武漠眼前,笑问,“那你觉不觉得我脖子上这个草莓有点眼熟?”

  “咳,咳……”武漠被惊的直接被口水呛到了,咳了好一会才止住,“好像是有点眼熟的样子。”

  燕培眯了眯眼,看武漠不是很想承认的样子,心情沉了下去,刚想说不认识就算了,话还没开口,燕培的手机就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顾子言。

  燕培的眼神瞬间染上了寒冰,武漠也皱了皱眉头,好像很讨厌此刻给燕培打电话的这个人一样。

  燕培看了武漠一眼,转身走开了,走到一边才接听,语气冷淡,“喂。”

  “阿培,睡醒了吗?”电话那头的顾子言声音特别温柔,可燕培越听表情越冷。

  不过燕培闭上眼轻声吐了口浊气,然后也用温柔的声音回应道,“昨晚我喝醉了你怎么没送我?”

  “我想送你来着,但是公司临时有事必须去处理一下,正好六六在你身边,我也就放心的走了。”顾子言顿了顿,继续开口,“阿培,对不起呀,庆功宴那么重要的日子我应该陪你到最后的!”

  燕培讽刺的无声笑了,然后回道,“没事,公司的事要紧,先不说了,有事。”

  “唉,”顾子言着急的开口,“阿培先别挂,今晚有时间吗?想带你去尝尝我朋友新开的日式料理店。”

  燕培犹豫了下,答应了,“好,地址发过来。”

  说完就挂了电话,刚挂电话就看到柳青寒冲他招手,“医院打电话给我说医院附近出了连环车祸,很多伤者需要我回去帮忙抢救,我先走了!这里交给你了!”

  燕培闻言,点头。

  柳青寒直接看向武召俊,“喂,你送我!”

  武召俊看着厚颜无耻的柳青寒,“凭什么?”

  “凭人命关天!凭我是医生!快送送我真耽误不得!”

  武召俊没话说了,“等着!”

  说完就小跑回车行门口,骑出来了一辆机车,然后看着武漠开口,“老大,我送他一趟吧。”

  武漠点头。

  武召俊开车送柳青寒去医院了,武漠才向燕培开口,“这车底盘完全被刮掀开了,要修估计还要点时间,要不然进车行里坐会?”

  燕培看着武漠下巴上短短的胡渣,突然伸手去摸了下。

  武漠身体一僵,被燕昭突然的身体接触吓到了,但是又舍不得后退避开,只好结结巴巴的问,“你,你干啥啊?”

  燕培收回手,附身凑近武漠,压低声音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昨晚跟我上床的人亲我时,总有短短的硬硬的胡渣在蹭我,很舒服。”

  武漠猛的一咽口水,心想,是他跑的不够快?还是跳窗的姿势不够帅?还是遗漏的内裤写了他名字?

  燕培轻笑,转身往车行走去。

  武漠赶紧交代其他人把车修好,然后心虚的快步跟上燕培,一边走一边想他一会该怎么解释。

  对不起我一时忍不住就做了你?

  对不起我一时心虚来不及想就跳窗跑了?

  会挨打吧?

  虽然十个燕培都不够他打的,但是燕培啊!他的心肝肝!他的心肝肝要打他肯定不能还手,不仅不能还手还要问心肝肝手疼不疼的。2

  武漠把燕培往办公室带,把老板凳拖出来给燕培坐。

  燕培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下,翘着二郎腿抬头用冷灰色的双眸看着武漠,“说吧,认不认识我?”

  “认识。”武漠像一个被老师罚站的小孩,站的笔直,低着头小声的承认了。

  “喜欢我?”

  武漠点头,“爱你。”

  武漠爱你这两个字一出,燕培的脑子里就闪现出上辈子武漠冲出来抱着他坠崖时的眼神。

  他信。

  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武漠说爱他,他信。

  燕培想,他重活这一世,不仅仅要报仇,更要还武漠上辈子用命爱他的情债。

  燕培想到这,看着乖巧的像条大狗的武漠,突然抬手扯住武漠的衣领把他拉低。

  然后直接抬头吻了上去,甜滑的舌直接挤进武漠的嘴里。

  然后在武漠还没反应过来时候就退开了,直视着武漠发蒙的眼神,开口道,“那我允许你爱我。”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纯爱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