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读好小说!手机版

首页纯爱 → 天鹅公子路醒顾垣之

天鹅公子路醒顾垣之

抱玉闲人 著

连载中免费

《天鹅公子》是作者抱玉闲人所著的一本都市纯爱小说。两位主角分别是路醒、顾垣之。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心一意跪舔高岭之花的路醒有朝一日竟然无师自通的醒悟了,不再肖想那个不属他的人,但是顾垣之却不干了。本想放弃做狗当个好人,但....路醒惊恐发现,这个天鹅公子……他有点奇葩啊。

1.5万字|次点击更新:2020/01/11

在线阅读

《天鹅公子》是作者抱玉闲人所著的一本都市纯爱小说。两位主角分别是路醒、顾垣之。这篇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心一意跪舔高岭之花的路醒有朝一日竟然无师自通的醒悟了,不再肖想那个不属他的人,但是顾垣之却不干了。本想放弃做狗当个好人,但....路醒惊恐发现,这个天鹅公子……他有点奇葩啊。

免费阅读

  于是顾垣之又不说话了,只安静地用着餐,他家教良好,不急不缓,严格贯彻着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几次路醒想和他说说话,都被顾垣之冷淡的模样打退了回去。

  这顿饭吃的索然无味,等到快结束的时候路醒赶在顾垣之之前起身,抢先一步走到柜台前结账。

  “您好,这是您的账单。”

  他接过来一看,痛心疾首的看着眼前数字,伸手欲掏钱,往口袋里一摸,更可怕的事情出现了。

  他钱包没了,没了……翻遍了两个口袋什么也没有,身后顾垣之也跟上来了,他看了看颇有些窘迫的路醒,又看了看面面相觑的店员,问了句:“怎么了?”

  路醒觉得再没有比这更让他难堪的场景了。

  “我,钱包忘带了...”他低着头,艰难地开口。

  结完账后,路醒跟着顾垣之出了餐厅,刚上车,他立马凑上去着急地解释:“不好意思垣之,我钱包好像落在——”

  顾垣之没有发动车子,在经过短暂的思考后偏头看他,问:“你没有钱吗?”

  这话可太伤人了,太没面子了,路醒赶紧苦口婆心的辩解:“我钱包应该是落在教室了,我发誓我出门的时候真的带出来了。”

  顾垣之故不再说话了,不相信,也不否定的样子,事关男人尊严的问题,路醒又说:“是真的顾老师,我回去就把钱转给你啊,我才不是故意讹你一顿饭钱。”

  可惜这一拳拳的,全砸在顾垣之这坨软棉花上了,路醒憋屈的不行,气呼呼地把头扭向窗外。

  路醒这憋屈的情绪持续了不长不短地时间,顾垣之也没有再开口,车子静静地行驶在拥挤的大道上,恰逢红绿灯,前面的车子排成长长的一队列,顾垣之熄了火,路醒往前后探了探,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兴奋地说:

  “顾老师。”

  顾垣之偏头去看,路醒把头靠在椅背上,痴痴地看着他笑:“刚才路过我们高中母校了,你看见了吗?”

  顾垣之看了看四周的建筑,的确很熟悉,路醒目光变得模糊:“我突然想起你高中毕业那会儿我和你告白的样子了,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喜欢的太久了,憋不住,只好告白了。”

  他陷入回忆里,喟叹了一声:“我真的好喜欢你啊,这么多年以来...”

  这突如其来的顾垣之并没有影响到顾垣之波澜不惊的情绪。

  车子里安安静静,只剩下顾垣之不知何时点开的的,缓缓播放着的悠远乐曲,路醒瞥了眼红灯,还剩40多秒,他想起今天最重要的一环,猛地扑到了顾垣之怀中,伸手捧着他的脸颊,轻轻笑道:“垣之,来接吻吧。”

  他松开了顾垣之的脸,转而双手交叉搂住顾垣之的脖颈,略微用了些力气把人拉了下来。

  双唇相印的那瞬间路醒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浑身都震颤了一下,他略微离开了一些,看了看顾垣之,对方也正看着他,问:“可以了吗?”

  路醒猛地又亲了上去,阻断了对方接下来的话:“不可以,还有三十秒。”

  他抵着顾垣之的牙关缱绻舔舐,如嗷嗷待哺的小婴儿吸吮着顾垣之被他弄得湿润的下唇,笨拙的舌尖试探着想要钻进顾垣之的齿间,但顾垣之似乎并不想如他所愿。

  路醒转而略有些泄愤地轻咬在他唇瓣上,却又在那之后立马心疼地舔了舔,车里暖气开得足,路醒由身至心都被熨烫的发热,在这挤满了大小车辆的大道上,在这狭小但又温暖的空间里,他和心爱的顾垣之,接了一个三十秒钟的,半甜半酸的吻。

  直到后方车辆传来不耐的喇叭声以示催促,路醒才猛地抽身退离,顾垣之愣了愣,路醒赶在他说话前先说:

  “这才是谈恋爱该做的事。”

  说罢快速解了安全带,开了车门下车,只留下一句:“正巧到了学校附近,我去找个东西,顾老师开车小心。”

  路醒个子不高不矮,在这寒冷的冬天里穿着并不厚重的棉服,在凛冽的风里缩成一团小跑着离开,顾垣之看了他一眼,突然想起路醒曾经说过自己很怕冷。等后面的喇叭声再次响起时,顾垣之忙发动了车子离开。

  路醒急急忙忙地跑到刚才上课的教室时,门已经锁上了,证明今天一天这间教室都不会再有课,只有明天再来了,他正想离开,一个人突然从楼梯间拐了出来,试探地叫了一声:“同学,是你吗?”

  是宋宁,确认来的人是路醒后他松了口气,小跑着朝他跑了过来,手里握着的,是路醒差点丢了的钱包,他递过来:“这是你的吧?我返回来找东西的时间在地上发现的。”

  路醒把钱包接过去,忙道谢;“你叫宋宁是吧?真的太谢谢你了,不过我现在有点急事马上就要走,等下次上课的时候见到你我再好好向你道谢,不好意思。”

  宋宁还不及反应,路醒已经飞快地下了楼梯,很着急的样子,身后有人叫了声:“宋宁,上课了。”他转身,跟着进了教室。

  这边,路醒拿了钱包飞快出了学校,不巧,天空不作美,竟然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要坐的公车恰好在他面前驶过,路醒没追上,一辆出租车停在他面前,师傅摇下车窗问他:“走吗?”

  这诱惑可真是太大了,要知道路醒平常是个能走路就绝不做公交,能坐公交就绝不换乘地铁,能坐公交地铁就绝不破费打车的人。主要是s市起步价太贵了,这还没上车呢,已经划了一顿饭钱,路醒对此深恶痛绝,所以平常鲜少打车,只是今天嘛...

  哎!路醒计算了一下路程,咬牙拉开车门进去了,司机开始打表,明晃晃的两位数照的路醒头疼,他幽幽感叹自己又少了一顿外卖钱了。

  万幸,顾垣之住的地方离学校不远,不过十多分钟路醒就下了车,忍痛付了三十大洋后他一路小跑着,紧攥着手中被他捏的有些变形的廉价的钱包,直直朝着顾垣之的家去了。

  没一会儿就到了,门口毯子变得方正,这说明顾垣之已经回来了,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按了门铃。

  半分钟后,顾垣之开了门,他换了宽松的家居服,瞧见是路醒,略微地有些惊讶,然后那惊讶很快不见,转而恢复原样。

  路醒门都忘了进,只是扬了扬手里的钱包,争一口气似的,对顾垣之说:“顾老师,我找到我的钱包了,你看,我没骗你吧。”

  顾垣之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路醒又说:“说起来我还真是幸运,钱包竟然被你们系的一个学生给捡到了,正巧他在附近教室有课,我刚到学校,就碰到他了,我为了来找你,都还没来得及给人道谢呢。”

  顾垣之终于了一点反应,像是有些困惑:“为什么要来找我?”

  路醒也楞了一下:“就给你看看..我真的带了钱包,没有撒谎。”

  气氛一下变得非常诡异,安静,尴尬,可路醒还着了魔似的,他甚至打开了手里的钱包,把里面夹着的零星卡劵,几张红色钞票抽出一半来给顾垣之看。

  透过自己手指间的缝隙,他看到了顾垣

  之扫了一眼那浅灰色的钱包,路醒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感到了一阵排山倒海似的难堪。

  顾垣之突然想起刚才下车时路醒瑟瑟发抖的背影,他别过身子,问:“你要进来吗?”

  路醒来的时候外面正在下雨,这个季节的天气很难出现暴雨倾盆的景象,但也足够淋湿行人了。

  他先是低头看了下自己占了泥污的鞋面,又看了下旁边摆放着的,光洁如新的地毯,摇了摇头:“不了吧,我就是想给你看看...想来看看你。”

  在这令人窒息的沉默里,路醒在顾垣之面前一向的死皮赖脸突然失效了,顾垣之其实什么也没说,他也什么都没做,可路醒不知为何就被这气氛里心照不宣的暗示给戳中了软肋,浑身提不起一点力气来,他觉得自己应该离开,但又舍不得,只觉得在离开之前应该还有什么未完成的事,可那是什么呢?

  “你在伤心吗?” 顾垣之问了句

  路醒从胡思乱想里抽身出来,有些懵:“啊?”

  顾垣之说:“气氛好像有点奇怪。”

  瞧,这奇怪的氛围连一向不问他事的顾垣之都感受到了,果然是有问题啊...

  “是因为刚才在餐厅结账的事吗?”顾垣之又说,罕见地话多了。路醒还没来得及高兴,顾垣之的下一句话直接把他按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你没有钱吗?路醒。”

  路醒的心猛地往下坠了一下,张口正欲辩解些什么,却迟迟吐不出一个字。

  而顾垣之,一如往昔,遗世而独立,他像是感受不到路醒低落的情绪,只是用着那样认真的眼神无悲无喜地看着路醒,好似在认真地劝诫着他:

  “或许你不该再继续浪费时间在我身上,去过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在这个年纪为了一笔不大不小的餐费而窘迫。”

  在那一瞬间,路醒的心跳短暂地加速了几秒,而后迅速冷却,在他不及反应间坠到最深处,喉咙里似灌了铅,再也说不出任何解释的话。

  可又有什么好解释的呢?即使钱包没有落在教室里,即使他们平静地吃完了这顿饭,付了钱,他仍然还是那个看见不足四位数的餐费会条件反射地皱眉的,会因为三十块钱打车费用而感到痛心的,27岁的,一无是处的路醒。

  而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爱了好多年的,强大而遥远的顾垣之。


下一页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纯爱小说排行

    人气榜